第二版主網 > 精品小說 > 大佬們的玩物【NP】 > 007 當小三遇見小四
    沈嬜歡喜的點點頭,懷里抱著一大桶爆米花,吃了幾口卻是摸到了他的手。她的心猛的一跳,轉頭看著他。

    張鐸不想承認,可被那樣的眼神望著,他有些不能自己。

    伴著愛情電影里的纏綿情歌,他微微側頭,吻住她的雙唇。沈嬜懷里的爆米花全掉在地上,她克制著心跳,手臂輕輕攔在他的脖子上,微微啟唇迎接著他滾燙舌頭的進入。

    經過這些天的親密,她已經能掌握基本的接吻技巧,兩人的鼻尖輕輕相碰,少女的幽香和男人的淡淡煙味纏繞在一起,迷惑了二人的心。

    張鐸干脆抱起讓她坐在自己腿上,沈嬜軟綿綿趴在他懷里,抬頭噘著紅唇,她眼睛水蒙蒙的樣子,看得他心中一動,狠狠低下頭再次吻住。

    “唔嗯……”她紅著臉輕哼了聲,雙手將他纏得更緊,兩人火熱的唇瓣緊緊貼在一起,而張鐸的手從她的寬松孕婦裙下鉆了進去,將她的蕾絲內褲扯掉,兩根手指滑進她火熱的甬道里,結果卻發現里面已經濕了……

    “小騷貨,想要了吧?”他輕笑了聲,沈嬜紅著臉不語,只是再次湊上去吻他的薄唇。而張鐸的手指則在她小穴里輕輕攪弄輕刺,戳刺得她小穴里淫水越來越多,然后又往上去摸索到那顆小小敏感花蒂。

    “嗯嗯……別別碰那……”敏感的地方被捏弄,她身體輕顫著,叫出的聲音卻是軟綿綿的酥人。張鐸被她的淫聲叫得受不住,拉開拉鏈將自己腫脹的欲望掏出,堅硬的龜頭就著淫水噗嘰捅開小穴,滑進那濕潤的甬道。

    “嗯……”沈嬜滿足的呻吟了聲。張鐸雖欲望漲疼,卻不敢過于粗暴,如今她的肚子大了許多,他的律動也變得溫柔許多。

    “嗯嗯……輕輕點……”她被頂得喘息不斷,察覺到他頂得速度加快了,受不住的叫了出來。見她這樣大肚子趴身上不方便,張鐸又抱著她翻身,讓她背靠在自己胸膛上。結合的地方被這樣扭轉一圈,爽得讓二人都悶哼了聲。

    沈嬜舒服的在他胸膛里調理著姿勢,覺得這樣輕松多了,雙腿搭在他腿上。張鐸的肉棒一次次溫柔的肏入小穴,伴著噗嘰噗嘰的水聲,不停摩擦著內壁。而她的手卻撫在自己稀疏的恥毛處,撫摸著敏感的陰阜,手指滑進花蒂處輕輕以摩擦。

    張鐸咬著她的耳朵,雙手輕輕揉著她的小巧胸腔,灼熱的呼吸吐在她耳畔,“小嬜的奶子越來越大了,以后叔叔都抓不住了……”現在還是小小的一團,但比開始時要大了些,應該有c杯了,雖然依然很小,但讓他看見她無限的潛力……

    雙乳被揉弄叫她心里砰砰跳,而他的抽送也漸漸的加快,但不會頂痛她,沈嬜舒服的扭著腰,小穴收縮緊緊夾住他的東西不放。

    “小嬜你快夾死我了……”他抽了口氣,里面溫度比平常更高,緊緊絞著他的東西,叫他實在銷魂蝕骨。兩人在電影廳里玩了近一小時,他才終于射出,又考慮著她的身體,不敢索要太久。

    出來時她身體還有些虛軟無力,幾乎站不住,只能完全倚在他身上。才發現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下。

    張鐸帶著她進了一間餐廳包廂,沈嬜看著菜單上的圖片,眼巴巴的望著他,這些看著都好好吃的樣子,她從來沒有吃過。奶奶給她做的東西,只講究營養,口感上是不怎幺注重的……

    “那就全都來一份吧。”被她小狗似的眼神看得好笑,張鐸這般道。侍者驚訝的看了二人,兩人吃這幺多?

    等了半小時,十幾盤精致的菜品端了上來,聞著香味沈嬜口水都快流下來了。正準備開吃,張鐸的手機卻是驟然響起,他皺眉了下,打開手機看了眼號碼,卻是眉頭一下擰了起來,看了沈嬜一秒,才放到耳邊接聽。聲音卻是不自覺的放輕了,“秋月?怎幺了?”

    沈嬜臉色一變,心中涌起股澀意,握緊筷子垂下了頭默默吃飯。

    另一端卻并不是凌秋月的聲音,而是家里的女傭,“先生,夫人這幾天病得厲害,她一直不讓我告訴你,可我看她實在難受,才打給了您,先生要是有時間,來看看夫人吧……”

    “好,我馬上來!”張鐸臉色一沉,掛了電話就起身要沖向門口,抓著門把時,卻驀然想起沈嬜,他轉頭看著她,“小嬜,你能自己回去嗎?”

    沈嬜強忍著心中酸澀,笑著點頭,“你要是忙就快走吧,我自己可以打車回去。”

    張鐸看了她一眼,然后咬咬牙甩門沖了出去。在他離開的瞬間,沈嬜痛苦的皺眉,再也吃不下飯,扶著肚子往外走,只是沒走幾步,肚子就傳來一陣劇痛,讓她一下站不住,坐在了地板上。餐廳的服務人員看見她這般樣子,都嚇了一跳涌上前。

    “小姐,小姐你怎幺樣了?”

    沈嬜扶著肚子,痛苦的皺眉,揪住一個女侍者的袖子,“我,我可能是要生了,請你幫我叫救護車……”

    白思瑩趕到醫院的時候,沈嬜已經順產下一名健康的男嬰。看著孩子她欣喜若狂,又看了看四周,發現沒張鐸的身影,皺眉道,“你張叔叔呢,怎幺沒陪你?”

    “叔叔,叔叔有急事走了……”她虛弱無力的道,抓住她的手,“白姨,小嬜讓你失望了,叔叔他不喜歡我,更別說愛上我了……”否則剛剛就不會那樣扔下她離開了。

    “現在先別說這些,好好養身吧。”白思瑩輕聲吩咐。

    張鐸開車到了凌秋月住的公寓樓下,急匆匆趕上了二十五樓,門一打開就沖了進去,“秋月怎幺了,她怎幺了?”

    “先生,夫人在臥室里休息呢。”看見他出現,女傭也是欣喜不已,先生最近來這里的頻率越來越少,雖他對夫人的說法是工作太忙,可身為女人的直覺,卻覺得只怕不是那幺回事兒。

    張鐸沖進房間,見凌秋月躺在床上,臉色有些發白,心中陣陣自責,在床邊坐下,握住她的手,“秋月你怎幺病了,怎幺不打電話給我,有沒有看醫生?”

    凌秋月如今四十二,看著卻十分年輕,只是臉上帶著輕愁,她淡淡搖頭,“只是些小毛病而已,你工作不是忙嘛,我怎幺能一直打擾你……”說著抬起手在他眉眼上輕輕撫過,眼神柔情似水,“公司的事很忙嗎?”

    張鐸對上她的眼神,有些心虛,點點頭,“嗯,最近的確很忙,所以才沒有太多時間來陪你,等我忙完這陣子,就有時間了。”這兩月因為沈嬜懷孕,他的大部分時間都占用在她身上,兩個月只來她這里四次,想想也的確是不該。

    “是嗎?”凌秋月臉上神色有些黯然,卻是驟然質問,“阿鐸你什幺時候開始學會對我說謊了呢……”

    張鐸臉色一變,臉上的笑變得僵硬,“秋月你胡思亂想什幺?我怎幺會騙你?”

    凌秋月看著他嘆息一聲,伸手輕輕在他手臂上捻下一根黑而長的發絲,看著他,臉上的笑有些凄楚,“我是短發,白思瑩是卷發,那這根頭發是誰的?”

    張鐸臉色大變,表情有些懊悔。

    “阿鐸剛剛是跟這個女孩在一起吧,因為接到我的電話來的太急,所以連細節也忘記處理了,是不是?”她雙眸緊緊盯著他,不放過他任何一個微妙的表情變化。

    “秋月,不是,她不是……”張鐸不習慣對她說謊,在她眼神下完全失了冷靜,急切的想要辯解。

    凌秋月輕吸口氣閉上了眼睛,只覺得心臟好像被人撕碎了。“那個女孩是什幺樣的人,漂亮嗎?脾氣好不好?她愛你嗎?”

    她輕輕問,雖然受過太多委屈,可因為太愛這個男人,讓她自愿承受這一些的苦,只以為他的愛真會那樣的地久天長,如今卻被狠狠打了一耳光。

    是啊,雖然他愛她,可她在身份上,的的確確是個見不得光的小三,又怎幺又保證沒有小四上來奪走他呢,她只是太自信了。

    “秋月……我跟她的關系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我也不喜歡她,你別多想!”看著她失望的眼神,張鐸心里后悔萬分,自己欠凌秋月的這一生都還不了,如今卻又給她一次打擊失望。

    “阿鐸,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凌秋月苦笑,“如果你不愛我了,我不會纏著你的,我隨時可以離開,不會再打擾你……”

    “不準!”張鐸厲聲暴吼,想要再解釋,手機卻是再次響起,他看了眼號碼,是白思瑩,平常她是基本不會主動打自己電話的。所以只怕是有要事,他冷冷的應了聲,“什幺事、”

    “小嬜生了,是個男孩,你在那個女人那里吧?”白思瑩冷笑了聲,雖然沈嬜沒說他去哪,可看見她紅著眼眶的樣子,她哪里猜不出來。

    張鐸心中一震,握緊了手機,生了?這幺快就生了?小嬜給自己生了個兒子?

    他心中激蕩,再也按捺不住,對凌秋月道,“公司里有點急事,我必須要回去,秋月,明天我再來看你,一定會來看你!”

    說完他急匆匆的甩門而去,凌秋月看著他的背影,臉上的笑慢慢凝住。只是一個電話,就這樣迫不及待的回到那個人身邊,她這輩子,靠的就是他的愛,才甘心承受了這幺多的委屈痛苦。

    而現在,他變心了,自己已經一無所有了……

    張鐸開車飚到醫院,沖進了病房。白思瑩正陪著沈嬜,看見他來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張鐸不理她,只是坐到沈嬜身邊,“小嬜,你感覺怎幺樣?”

    沈嬜沒想到他竟然回來了,心里有點開心,紅著臉點點頭,“沒事,就是有點累。”說完指了指旁邊的小床,張鐸激動的將襁褓里的寶寶抱起,看著那皺巴巴的樣子,眼睛都亮了。

    “行了,你來了就好好陪她吧,我要先回去了。”白思瑩說了聲,拿著包包就走了。

    張鐸在她身邊坐下,“今晚我在醫院陪你,你想吃什幺?我讓家里的人做好送來。”整晚張鐸都在陪著她,初為人父的喜悅,讓他忘記了所有。

    晚上陳媽帶著煲好的雞湯親自送來,張鐸難得溫柔的拿著勺子親手喂她。沈嬜覺得先前心里那些難受和委屈,現在通通都沒有了,只乖乖的張口吃著他喂的東西,要是這種幸福能永遠下去多好。

    可上天仿佛在嘲笑她的妄想,張鐸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那響亮的音樂聲讓她心驚肉跳。沈嬜瞪大眼看著他。張鐸輕蹙了下眉頭,拿出手機看了眼號碼,放在耳邊道,“秋月?不是說明天去看你嗎……”

    “先生不好了!”女傭焦急的聲音響起,“夫人剛剛割腕自殺了……”

    手中的白碗驟然落地,張鐸腦子里一下空白,什幺也想不起,只是拔腿往門外奔去。沈嬜看著他再次消失的背影,只能眸中含淚的嘆息了聲。

    凌秋月匆匆被送到醫院,而且剛好就在沈嬜住院的這家。她因為傷口割得太深,送到醫院來時已經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身上大片大片的血看著十分嚇人。

    沈嬜一個人在病房里發呆,腦子里也空空的。護士姐姐推門進來,見她坐了起來,忙道,“你現在應該好好躺著休息。”“我睡不著。”她一臉無奈,心里裝著那幺多事,怎幺還睡得著呢。

    護士在一邊忙著,忽的抬頭看著她道,“奇怪,一直陪你的那位先生,剛剛抱著一個女人進了醫院,那女人割腕自殺呢,血流了一身可嚇人了……”

    沈嬜渾身一震,腦子里空白了幾秒,想著剛剛他震驚的表情,原來……她立刻跳下床奔出了病房,然后看見了在急救室外站著的張鐸,他英俊的臉上充滿痛苦和悔恨,還有一種恐懼將他籠罩其中,讓他看著如此脆弱仿佛一擊就碎。

    “叔叔……”她不知道為什幺要走上前,就是控制不住的靠近,輕輕喚了聲。

    張鐸心中被痛苦和無盡的悔意所啃噬,若凌秋月出了事,他這輩子也不能原諒自己。而聽見她的聲音時,張鐸心中所有的恐懼和怒火都爆發出來,轉頭狠狠瞪著她,“都是你,都是因為你!”

    他痛恨的瞪著她,雙手狠狠掐住沈嬜的脖子,將她重重摔在墻上,“要不是你,我就不會背叛她,要不是你,她就不會去做傻事!”他欠她的已經夠多了,要是再欠一條人命,那會壓得他喘不過氣來,而她是始作俑者!

    “叔叔……”她痛苦的皺眉,只覺得喉嚨火辣辣的痛。走道上的醫生和護士都沖了過來,想要將張鐸拉開。“先生你冷靜點,快放開她!先生她才生下孩子,身體還很虛弱!”

    沈嬜淚流滿面,看著他眼中對自己的憎恨,只能無力苦笑。

    張鐸整個腦子里都是混亂的,驟然聽見某個小護士的怒吼,理智也漸漸的回籠。他一把松開手,沈嬜一下滑倒在地,幾個醫生連忙將她扶起。沈嬜后退了數步,與他慢慢拉開距離,然后狂奔著離開。

    張鐸一直守候在凌秋月床邊,看著她灰白的臉,臉上的痛苦讓俊臉變得扭曲。

    他們的故事很老套,他和凌秋月是青梅竹馬的戀人,她是老管家的女兒,兩人從小感情就深厚,可父母并不同意他娶這樣普通的女生,還使計分離二人,最后他在父母逼迫下結婚了,可并沒有打算放棄凌秋月。

    凌秋月被他私下包養起來,等到父母去世,他掌握了公司大權后,便想要離婚娶她,凌秋月卻是不同意,她內心對白思瑩深有欠意,所以死活不同意他離婚,然后兩人就保持著這樣畸形的方式,生活了二十多年。

    明明深愛對方,卻不能給她名份,張鐸對她深有虧欠,所以只想盡力對她更好,而這次,卻竟然讓她去做了傻事……

    十點鐘,凌秋月才終于醒來,看見病床前的他時,苦笑了聲,“你何苦救我?”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