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變心 > 289 你有照過鏡子嗎?
    “溫涼。”依舊是她先和溫涼打招呼。

    溫涼神色清冷的看著她。自上次和沈赫在醫院門口遇到她之后,她們兩人沒再見過,她不知她現在來這里找她做什么。

    “聽說你今天要做那個大手術,我過來給你打氣。”似是看出溫涼內心的疑惑,馮梓珊說,語氣態度像與溫涼是深交多年的親密的好朋友。

    “謝謝。”溫涼禮貌而冷淡的回了句。

    “你沒吃早餐嗎?”看眼她手上拿著的三明治和飲料,馮梓珊訝道。不待溫涼回應,馬上又道:“不吃早餐可不行,這次手術強度很大,不吃身體撐不住的。”把自己手上的提神飲料放到桌上,“你看,我還特意給你帶了瓶。”

    溫涼沒有看,又道了聲謝。

    “快吃吧,手術馬上就要開始了。”馮梓珊不介意溫涼對她疏離的態度,熱情的拿過她手里的三明治,拆掉外面包裝的塑料紙,遞給她。

    溫涼接過,但沒吃,馮梓珊看眼,笑了笑,又幫她打開沈赫給的那罐提神飲料,“手術最少也要6、7個小時,等你出來都要傍晚了,你這一整天就靠這餐。”

    溫涼還是不為所動,馮梓珊笑臉一收,有些嚴肅的說:“你是想昏倒在手術臺上?如果是這樣,那你還是別上陣了,對病人太不負責。”

    馮梓珊的話一語中的,溫涼不再固執,拿起三明治吃起來,馮梓珊重展笑顏,把飲料給她。

    見她吃完,馮梓珊才又道:“聽說這次是沈赫指名你做第一助手的,他還真是挺喜歡你。”

    溫涼暗暗一詫,面無波瀾的看著馮梓珊,想她說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見馮梓珊似是意識到自己這話讓溫涼產生了歧義,忙解釋,“別誤會,我的意思是,沈赫他對其他女人從沒這樣過,包括我。看來他跟你磁場挺合的,這樣很好,家和萬事興。”

    磁場合?

    她是不知道沈赫這么對她是另有目的。

    見溫涼不語,馮梓珊又問:“你覺得他人怎么樣?”

    “不怎么樣。”溫涼實話實說。

    馮梓珊愕了下,“你不喜歡他?”

    溫涼不知她說的喜歡指哪層意思,也無暇無興趣揣測,“抱歉,我要去手術了。”

    似是不料她這樣說,馮梓珊微微一怔,“好,祝你手術成功!”她馬上又悅笑,點頭。

    溫涼沒有道謝,走了。

    她身影消失的一剎那,馮梓珊臉上的笑容也消失。看眼桌上喝空的飲料罐和只剩一小口的三明治,馮梓珊唇瓣勾起一絲陰冷的笑,拿起飲料罐,用力一捏。

    雖有半年沒做一助,但溫涼并沒生疏,技術嫻熟的配合科主任,科主任很是詫異,不過什么也沒說。

    進行到放置靜脈阻斷帶時,溫涼突然感到一陣眩暈,夾血管鉗的左手一下松開,剎時,大量的血從血管噴涌出來。

    “不好!”科主任驚呼一聲,太過緊張,一時忘了溫涼的身份,厲聲斥喝,“溫涼,你在做什么?!”

    溫涼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頭越來越暈,還有些耳鳴,身體也站不穩。

    科主任看出她的不對勁,當機立斷,讓溫涼出去,換第二助手接替。

    溫涼走出手術室,無力的靠在墻邊,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小心翼翼,用了十二萬分的心,結果還是出了事。

    這下如沈赫意愿了。

    她微仰起頭,暗暗沉口氣。

    由于及時處理,沒有造成醫療事故,但茲事體大,術后科主任立即將此事匯報給了院長和沈赫。

    “為什么會這樣?”

    會議室里,沈赫坐在上次開會時坐的座位上,盯視同樣坐在上次位子上的,與他正對面的溫涼。

    盡管先前已經喝了水,休息過片刻,但溫涼頭還是有點暈,全身也沒有什么力氣,她臉色蒼白,看眼沈赫左右兩側坐著的院長和科主任,還有其他幾個院領導。

    由于她身份特殊,他們不好對溫涼責難,全都默不作聲,只遵沈赫的態度。

    視線轉到沈赫,他身體坐的筆直,緊繃著臉,這是溫涼第一次見他這樣嚴肅的表情。

    “可能是最近沒有休息好。”溫涼說,聲音微微虛弱。

    “知道自己身體不好,為什么還要堅持手術?”沈赫語氣帶著質問。

    溫涼如實道:“術前并沒有出現任何不好的狀況。”

    沈赫沉默的看了她2秒,身體向后靠到椅背上,“你自己說,這事該怎么處理?”

    “我沒意見,全聽領導處置。”溫涼神情淡淡,甘心認罰。

    沈赫臉容突然一轉,挑眉,笑了聲,“開除也可以?”

    溫涼暗暗一訝,直視沈赫。

    這事雖嚴重,但還不至于到開除的地步,看來如她所想,他真要動她了。

    可她能怪得了誰,這個機會是她自己拱手給他的。

    “怎么不說話?”沈赫步步緊逼。

    “呃……這個……”一旁一直默默聽著的院長忍不住發聲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面露求情的神色,“沈總,這件事還沒這么嚴重,按制度寫檢討,通報批評,再扣除3個月的獎金就行。”

    “這么輕?”沈赫眸子一瞟,睇向院長,“這制度誰定的?”

    院長噎住,臉色陣陣發白。他可不想把火燒到自己頭上,不敢再吱聲。

    沈赫重看向溫涼,溫涼面無一絲波瀾,鎮定自若,一派即使這樣也無所謂的。

    沈赫內心冷笑。這個女人憑什么這么淡然處之?是因為有老頭會在后面給她撐腰?

    “好,那就按制度來。”輕點了幾下桌面,沈赫一錘定音。

    溫涼暗自詫異,沈赫竟就這樣輕易放過她了?

    “溫涼。”依舊是她先和溫涼打招呼。

    溫涼神色清冷的看著她。自上次和沈赫在醫院門口遇到她之后,她們兩人沒再見過,她不知她現在來這里找她做什么。

    “聽說你今天要做那個大手術,我過來給你打氣。”似是看出溫涼內心的疑惑,馮梓珊說,語氣態度像與溫涼是深交多年的親密的好朋友。

    “謝謝。”溫涼禮貌而冷淡的回了句。

    “你沒吃早餐嗎?”看眼她手上拿著的三明治和飲料,馮梓珊訝道。不待溫涼回應,馬上又道:“不吃早餐可不行,這次手術強度很大,不吃身體撐不住的。”把自己手上的提神飲料放到桌上,“你看,我還特意給你帶了瓶。”

    溫涼沒有看,又道了聲謝。

    “快吃吧,手術馬上就要開始了。”馮梓珊不介意溫涼對她疏離的態度,熱情的拿過她手里的三明治,拆掉外面包裝的塑料紙,遞給她。

    溫涼接過,但沒吃,馮梓珊看眼,笑了笑,又幫她打開沈赫給的那罐提神飲料,“手術最少也要6、7個小時,等你出來都要傍晚了,你這一整天就靠這餐。”

    溫涼還是不為所動,馮梓珊笑臉一收,有些嚴肅的說:“你是想昏倒在手術臺上?如果是這樣,那你還是別上陣了,對病人太不負責。”

    馮梓珊的話一語中的,溫涼不再固執,拿起三明治吃起來,馮梓珊重展笑顏,把飲料給她。

    見她吃完,馮梓珊才又道:“聽說這次是沈赫指名你做第一助手的,他還真是挺喜歡你。”

    溫涼暗暗一詫,面無波瀾的看著馮梓珊,想她說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見馮梓珊似是意識到自己這話讓溫涼產生了歧義,忙解釋,“別誤會,我的意思是,沈赫他對其他女人從沒這樣過,包括我。看來他跟你磁場挺合的,這樣很好,家和萬事興。”

    磁場合?

    她是不知道沈赫這么對她是另有目的。

    見溫涼不語,馮梓珊又問:“你覺得他人怎么樣?”

    “不怎么樣。”溫涼實話實說。

    馮梓珊愕了下,“你不喜歡他?”

    溫涼不知她說的喜歡指哪層意思,也無暇無興趣揣測,“抱歉,我要去手術了。”

    似是不料她這樣說,馮梓珊微微一怔,“好,祝你手術成功!”她馬上又悅笑,點頭。

    回到辦公室溫涼就開始寫檢討,從小就是優等生的她都不知該怎么寫,上網查了范本,認真寫完后,溫涼看著手中人生的第一份檢討,清冷的臉龐微露出一絲自嘲。

    把檢討交到科主任那里后,溫涼就下班了,在電梯里又遇到了馮梓珊。

    “剛要去找你呢!”馮梓珊面露驚喜,隨即轉為擔心的道:“你沒事吧?還好嗎?”

    對溫涼通報批評的通知在會后不久就貼出去了,現在全院上下都知道,馮梓珊這么問自是要安慰她。

    溫涼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但對于她的好意還是領了,冷淡而禮貌的說:“沒事,謝謝。”

    “早晨看你精神狀態很好,怎么突然會暈?”馮梓珊一臉不解。

    溫涼沒有回答,只聽馮梓珊似是自言自語的說:“真奇怪,不會是吃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吧?”

    溫涼心尖猛然一蕩,幾秒后,馮梓珊似是自言

    的第一份

    溫涼沒有道謝,走了。

    她身影消失的一剎那,馮梓珊臉上的笑容也消失。看眼桌上喝空的飲料罐和只剩一小口的三明治,馮梓珊唇瓣勾起一絲陰冷的笑,拿起飲料罐,用力一捏。

    雖有半年沒做一助,但溫涼并沒生疏,技術嫻熟的配合科主任,科主任很是詫異,不過什么也沒說。

    進行到放置靜脈阻斷帶時,溫涼突然感到一陣眩暈,夾血管鉗的左手一下松開,剎時,大量的血從血管噴涌出來。

    “不好!”科主任驚呼一聲,太過緊張,一時忘了溫涼的身份,厲聲斥喝,“溫涼,你在做什么?!”

    溫涼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頭越來越暈,還有些耳鳴,身體也站不穩。

    科主任看出她的不對勁,當機立斷,讓溫涼出去,換第二助手接替。

    溫涼走出手術室,無力的靠在墻邊,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小心翼翼,用了十二萬分的心,結果還是出了事。

    這下如沈赫意愿了。

    她微仰起頭,暗暗沉口氣。

    由于及時處理,沒有造成醫療事故,但茲事體大,術后科主任立即將此事匯報給了院長和沈赫。

    “為什么會這樣?”

    會議室里,沈赫坐在上次開會時坐的座位上,盯視同樣坐在上次位子上的,與他正對面的溫涼。

    盡管先前已經喝了水,休息過片刻,但溫涼頭還是有點暈,全身也沒有什么力氣,她臉色蒼白,看眼沈赫左右兩側坐著的院長和科主任,還有其他幾個院領導。

    由于她身份特殊,他們不好對溫涼責難,全都默不作聲,只遵沈赫的態度。

    視線轉到沈赫,他身體坐的筆直,緊繃著臉,這是溫涼第一次見他這樣嚴肅的表情。

    “可能是最近沒有休息好。”溫涼說,聲音微微虛弱。

    “知道自己身體不好,為什么還要堅持手術?”沈赫語氣帶著質問。

    溫涼如實道:“術前并沒有出現任何不好的狀況。”

    沈赫沉默的看了她2秒,身體向后靠到椅背上,“你自己說,這事該怎么處理?”

    “我沒意見,全聽領導處置。”溫涼神情淡淡,甘心認罰。

    沈赫臉容突然一轉,挑眉,笑了聲,“開除也可以?”

    溫涼暗暗一訝,直視沈赫。

    這事雖嚴重,但還不至于到開除的地步,看來如她所想,他真要動她了。

    可她能怪得了誰,這個機會是她自己拱手給他的。

    “怎么不說話?”沈赫步步緊逼。

    “呃……這個……”一旁一直默默聽著的院長忍不住發聲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面露求情的神色,“沈總,這件事還沒這么嚴重,按制度寫檢討,通報批評,再扣除3個月的獎金就行。”

    “這么輕?”沈赫眸子一瞟,睇向院長,“這制度誰定的?”

    院長噎住,臉色陣陣發白。他可不想把火燒到自己頭上,不敢再吱聲。

    沈赫重看向溫涼,溫涼面無一絲波瀾,鎮定自若,一派即使這樣也無所謂的。

    沈赫內心冷笑。這個女人憑什么這么淡然處之?是因為有老頭會在后面給她撐腰?

    “好,那就按制度來。”輕點了幾下桌面,沈赫一錘定音。

    溫涼暗自詫異,沈赫竟就這樣輕易放過她了?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