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精品小說 > 士兵的復仇(奴隸拍賣大會續) > 【士兵的復仇】(1)
    【士兵的復仇】1(蛋疼的開始)2019年9月1日特拉德大王國,綠水河北岸曾經首屈一指的強大國家,數百年前這個強大的王國牢牢占據著綠水河北岸最為肥沃的中央地帶,據史書中所言,當時他們的軍勢之盛,財富之富足,遠超周圍的國家,有著大王國之稱。

    然而在之后的數百年間,由于中央權力的暗弱,特拉德大王國的國力不斷衰弱,中央王權和各地的軍閥之間的矛盾愈演愈烈,最終使得后者慢慢脫離特拉德大王國,成為獨立的邦國。

    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內,特拉德王權不斷努力將軍閥的權力掌握在王室手中,開始任命王室成員為各地的派系長。

    然而自古以來王權的衰弱必須導致派系軍閥的崛起,雖為王權成員,但成為派系長的軍閥們仍然擁軍自重,這種緊張的關系一直持續到黑潮到來,黑潮撕裂了特拉德大王國,同時黑潮過后,周邊流亡者,傭兵和獸人勢力紛紛入侵,給與特拉德致命一擊。

    現在的特拉德已經名存實亡,領土內被各個盜賊團,傭兵團占據。

    而周邊的軍閥則紛紛開始宣布自已擁有曾經特拉德大王國的繼承權,在這些軍閥之中有幾名尤為強大,有著強大魔法力量的暗影女領主奧莉薇婭和曾經是大王國神圣主教的圣光大主教瑪格麗特就是那些最強大的軍閥領袖之一,而這兩位是的地盤則分別位于特拉德的舊都,如今國內最大的非法都市亞塞斯的東西兩面,西面是暗影女領主奧莉薇婭的地盤,東部則是瑪格麗特的圣地,互相視為仇敵的兩大派系自王權崩潰之后,已經交戰過數次,互有勝敗。

    暗影女領主奧莉薇婭正端坐在她的黑絲王座上,這位雍容華貴的婦人留有一頭棗紅色的長卷發和大理石一般雪白的皮膚,整個人包裹在由黑色和紅色編制而成的高領豪貴外衣之下。

    奧莉薇婭很年輕時就結過一次婚,并生有一個女兒,但她的丈夫很快就離奇墜樓死亡,雖然女領主聲稱只是因為丈夫醉酒失足而死,但民間則是認為奧莉薇婭在暗中一手操控著此事。

    理由很簡單,奧莉薇婭本人并沒有皇室血統,而她的丈夫則是皇室成員,為了保證自已的統治得以延續,生下了有著皇室血統的女兒之后,丈夫的存在就顯得十分礙事。

    于是處理掉自已的丈夫之后,這位暗影女領主憑借著女兒的王室血梳得以穩坐在自已的位子上。

    而站在她身邊的就是她的女兒,愛德拉。

    愛德拉無疑繼承了她母親的美貌和氣質,同時明亮的雙眼和矯健的身姿讓她相比貴婦般的母親,更有一種年輕的活力。

    不同于母親是一個純粹的法師,愛德拉是一位魔劍士,從母親那里學到了暗影魔法的同時還學習了劍術,指揮著屬于自已的女性部隊。

    母女兩個人的性格都十分外露,奧莉薇婭對自已的權威和儀態都十分著重,無時無刻都在顯露著她作為貴族女軍閥的威嚴。

    而愛德拉更像一個被驕寵的貴族大小姐,囂張跋扈的氣息完全展露在外,而她本人也毫不掩飾。

    畢竟美少女加上軍閥獨生女,讓她的確有天之驕女的資本。

    “你們三個人就是來加入我軍的傭兵團長嗎?”

    在臺階下,低頭跪著三個男人。

    分別是個貴服的年輕人,雄壯的戰士和穿得和普通士兵沒有二致的無名士兵。

    “餓狗團在此,愿意加入大人的軍隊。”

    粗野的戰士抬起頭,露出的牙齒少了幾只,看起來很傻,但眼神中是對財富的渴望和愛德拉那誘人的雙腿的欲望,畢竟這位大小姐可是艷名四方。

    不過或許是過于粗野,報名字的時候,女領主和她的女兒都忍不住輕輕一笑。

    “荊棘之花兵團在此,美麗的愛德拉小姐,你的美貌就好像荊棘叢中的最嬌艷的玫瑰般。而在下愿意用勝利來贏得你的芳心。”

    貴族的男子的話語讓愛德拉慢慢走近,男子輕輕握著愛德拉的手,眼神之中全是挑逗。

    “有點意思,或許你會成為一個很好的情人,如果你真能給我帶來勝利的話。”

    面對那俊美的男子,愛德拉倒是有點心動。

    “不過,荊棘中的玫瑰可不好摘喔。”

    “我叫卡特,我的......”

    名叫卡特的男子正準備報出自已那小小傭兵團的名字,就被愛德拉打斷了。

    “知道了,就這樣吧,你們三個人準備一下,明日就和我一起出征迎戰瑪格麗特。”

    那位大小姐完全沒有把卡特放在眼里,轉身走回母親身邊。

    “請問大人,關于愛德拉小姐的承諾是否還生效?”

    卡特突然抬起頭問,眼睛中盯著愛德拉的翹臀。

    “是的,當然還生效,如果有軍團能幫助我們戰勝瑪格麗特,那么那位首功者將成為我的丈夫。”

    愛德拉回過頭,艷麗的臉上卻帶著嘲諷,“不過前提是,你們真的能做到這一點。”

    無用質疑,所有人前來這里的目的都是一樣的,成為暗影女領主的女婿,那個有著王室血統的美少女愛德拉的丈夫。

    一旦娶了愛德拉,財富,權力和地位,乃至一位上等的美少女都可以擁有,可以說是出人頭地最好的機會,特別是對于卡特這樣一名普通的士兵來說尤是如此。

    不過,看著臉上掛著嘲弄般笑容的母女兩人,她們心中所想的卻是如此的外露,不加任何掩飾。

    但是對于在場的三個人來說,的確也不需要掩飾,男人們用自已的生命去爭取財富和美女,而后者用自已的財勢和美色來獲得勝利,這是一個公平的交易。

    愛德拉目送著三個人離去,當美少女回過頭的時候,正看到自已的母親弄著一個魔法水晶,饒有興趣地觀看,似乎對水晶中的景象的興趣遠大于那三個兵團長。

    “母親大人,你還在看暗影女領主的遭遇嗎,真是壞心眼呢。”

    女兒笑著對王座上的母親說。

    “無論多少次,看著她現在像個母狗一樣讓人玩弄踐踏的樣子,都讓我如此的愉快。”

    奧莉薇拉一邊手支撐在臉頰之上,細細地品味著水晶中的情景。

    在水晶之中,一個藍色頭發,有著一種夜之貴族氣息的女人和她的女仆正被亞塞斯的男人圍在中央,不斷地浣腸和輪奸,水晶中記憶著這個夜之女主人是如何從堅強不屈被活生生折磨到像個婊子一樣慘叫求饒的每一刻。

    被稱為夜之女主人的珊多拉是是王室的后裔,雖然并非直系,但作為旁系的血統仍然高于奧莉薇拉,同時擁有著強大的魔法能力,這也是后者將其視為心腹大患的原因。

    所幸,珊多拉本人對權力之爭并不感興趣,王國崩壞之后她帶著自已的女仆前往自已的莊園開始避世的生活,本以為自已已經擺明了態度,但她并不知道奧莉薇拉仍然將其視為潛在的威脅,將她高價懸賞在了無法都市亞塞斯的奴隸市場之上。

    而珊多拉本人也的確小看了那些狩女獵人的的實力,最終連同女仆一起被生擒活捉,然后賣到奴隸市場成為公開的玩物。

    “讓我也知道,啊,堂堂的夜之女主人竟然被蹂躪成這個樣子~”

    愛德拉帶著嗜虐般的笑意走到母親的座旁,然后一只靠在另一旁的扶手上,將頭湊過去,饒有興趣地看著水晶中珊多拉被狩女獵人們玩弄時的樣子。

    “真是活該,秉持優雅的珊多拉在男人的手里看起來也和母豬沒什么兩樣嘛。”

    愛德拉美麗的眼神中充斥著惡魔般的笑意。

    作為奧莉薇拉的獨生女,愛德拉的性格高貴又殘忍,她既是一個美麗性感的紅玫瑰,又是一個殘忍戲虐的小惡魔,“不過母親,這樣一來你再也不必擔心她的威脅了。”

    “的確如此,接下來就是要解決瑪格麗特這個婊子了。”

    奧莉薇拉收起水晶,站起來。

    “不用擔心,母親大人,愛德拉我一定會擊敗圣光軍勢,為母親成為特拉德的女王做出貢獻的。”

    說完愛德拉優雅地向母親行了一個禮。

    ............................數日之后,來自東邊圣光大主教瑪格麗特的軍隊已經在平地上排開。

    而暗影女領主奧莉薇拉的則是占據了一個小山坡,在平坡周圍結陣。

    這支軍隊之中,就包括有卡特傭兵團和另外兩支競爭對手。

    至于率隊的愛德拉則騎著她紅色的戰馬處于最中央。

    愛德拉年紀很輕,所以整個人并不顯得高大,略有些嬌小的她披著一身紅黑相間的緊身戰袍和襯衣騎在一匹鮮紅的戰馬上,在她身后則是幾十個戎裝打扮的女戰士,這些或是手持弓箭,或是堅盾的美麗女戰士是愛德拉的親衛隊,作為奧莉薇拉的獨生女,愛德拉喜愛華麗的排場,這讓她的親衛隊和下方的士兵比起來格外差別巨大。

    相比起愛德拉那華而不實的親衛隊,以及全副武裝的正規軍,其它雇傭兵和征召士兵則寒酸的多的多,他們大多是穿著零散,湊合而成的護甲,比如卡特身上只有頭盔和胸甲外,其它地方都是只能用襯衣和皮革來做為填塞,就這樣加上手上的長劍和圓盾,已經花光了他所有的家當。

    “勇敢的士兵,瑪格麗特的軍隊就在前方,奮勇作戰吧,你們之中最勇敢的男人將會得到我的眷顧,記住這一點,為你們的女主人而戰吧!!”

    愛德拉騎在馬上發出作前的宣言。

    作為美貌和高貴的女爵,愛德拉的身體的確是眾多男性為之作戰的一大理由,也的確愛德拉會在戰后選取一名最優秀的男性給予賞賜,作為一夜情的伴侶。

    不過這位男性是誰往往是愛德拉從她所喜愛的長相中挑選,同時也有些那些男性往往很快就會離奇死亡的傳言。

    不過真假都無從得知,男人們所看到的則是穿著緊身戰衣,還露在美麗大腿的愛德拉騎在戰馬上的媚姿,只沖著她的美腿和屁股,就足以讓男人沖動起來。

    “記住,沒有我的命令不要沖在最前方,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愛德拉那個小婊子。”

    卡特的部隊被分配在軍隊的左翼,他知道這個外表美麗的小妖女內心是多么的險惡,愛德拉可以隨時利用任何人,用完之后毫無憐憫地拋棄他們。

    卡特比誰都要了解這一點。

    很快戰爭就開始了,前方瑪格麗特的大軍上方升起來一道圣光,籠罩著她的軍隊,然后就是一陣亢奮的嘶吼聲,接著敵人出現在視距之內。

    最前方的是瑪格麗特的前鋒,那些一群只穿著布甲,手持狼牙棒或是斧子的平民,他們是瑪格麗特軍隊的先鋒,炮灰同時也是最主要的戰力之一。

    這并不矛盾,在大主教圣戰魔法的加持之下,這些平民被飽含著圣光教義的狂熱情緒洗腦,一個個都變成奮不顧身的狂戰士,雖然裝甲和武藝并不高超,但其士氣之高昂遠勝愛德拉這邊的雇傭兵。

    卡特看著那些圣戰平民身后一整排全逼武裝的精銳士兵,有些自嘲地一笑,在這個破碎的王國就是如此。

    平民們被領主大人強召而來,穿著沒有絲毫保護的裝備,為他們的領主大人而戰,而那些大人和他們的精銳則是裝備精良在站在后方,看著數量最為龐大,卻像雜草一樣的炮灰為了那些微不足道的東西互相拼命。

    卡特用手上的盾牌攔下了一個敵人的斧擊,然后一槍刺中了對方的胸膛。

    這很容易,對方沒有技巧和裝備,要刺死這樣一個雜兵非常簡單,然而這終究只是雜魚間的互換,對戰局起不了任何作用,也不會有任何大人物關心你。

    在戰斗的期間,卡特一直在不斷回頭,看著愛德拉的旗幟最否還在,他知道這些女孩有什么心思,她會放棄他們,一定會。

    但是戰爭之間容不得半點分神,特別是像他這樣普通的士兵,很快他和他的傭兵團就被狂熱的圣教士兵所淹沒,那些奮不顧身的平民口中贊頌著他們那在身后觀戰的圣光大主教之名,瘋狂地沖擊著他的陣線。

    “這里守不住了,往山坡上撤!!”

    在看那個所謂的餓狗團的團長被斧頭砍成肉塊之后,卡托果敢地下達了撤退命令。

    “不允許后撤,堅守陣線,這是愛德拉小姐的命令!!!”

    一個黃頭發的親衛隊弓箭手站在山塊上用弓箭射在他的身后。

    雖然沒有射中,但這是赤裸裸的威脅,一旦卡特和他的同伴后撤,箭雨就會毫不留情地射向他們身后。

    于是卡特的選擇只有兩個,被前方的狂熱士兵用利斧或狼牙棒砸死肉泥,或是被愛德拉的親衛隊用弓箭射成刺猬。

    而最重要的是,當卡特回過頭的時候,愛德拉本人已經失去了身影。

    “該死的小婊子,你果然背叛了我們!!!”

    在戰場之中,一介士兵的卡特發出了凌厲的嘶吼聲,然后一擊重擊,狼牙棒結實地砸在他的后背,幸好有半身甲所遮擋,才讓他的后背沒有被砸穿。

    一頭砸在地上的士兵掙扎著抬起頭,只看到一個美麗的,穿著白色神官袍的女子站在他面前,用鞋尖砸在他的頭上,然后重重地一腳,將他整個人踩暈過去。

    .........................瑪格麗特的軍營大牢之中,當卡特和他的部分被俘虜之后,分別綁在一個個木棍上前,完全動彈不得。

    不過這并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們下半身都是赤裸地,男性的陽具毫無保護地暴露在外,而且每個人的下面都充血硬了起來。

    因為在他們的面前,站著五個神圣但又無比妖艷的女神官,每一個都是爆乳肥臀的同時,身上還只穿著幾乎是透明的薄紗,腳上是白色的高跟鞋,手中各持有一根鞭子。

    卡托和其它士兵的眼光不由自主的放在女神官們那淫媚的肉體之上,僅僅只是憑借著這爆滿的身材,就足以讓男人射了。

    “懺悔吧,有罪的人,你們的身體已經證明了你們罪惡的心靈,在神鞭之下洗滌你們的內心吧。”

    其中打頭的一位神官用鞭子重重抽打在了卡特赤裸的肉棒和下面的蛋蛋上面。

    這是男人最敏感脆弱的部位,這僅僅一鞭子就讓男人發出殺豬般的慘叫的同時,還將精液全射了出來。

    “不,求求你們,不要,我受不了。”

    男人的慘叫聲無比凌厲,“我有罪,放過我,放過我!!!”

    “可是,你下面的罪惡仍然還在勃起,這就是你的罪惡還在在的證明。”

    女神官近距離看著卡特,將他的臉強行轉過來,近距離地看著她堅挺的胸部,還有那誘人的下體。

    該死,這些女神官還用了香水,整個人都有一種攝魂的香味。

    “哪個男人看到你們的身體還硬不起來啊!!!”

    卡特瘋狂地叫起來,這簡直是讓男人無法言喻的酷刑!這些騷到出汁的女神官個個衣無片縷,身上還噴了香水,然后站起一排擺出各種欠操的樣子讓男人睜著眼睛看,一旦男人的下面硬起來就用鞭子抽打他們的下體,還說只有罪惡之人看到她們才會有邪念,而這些罪惡必須要得到凈化,這就是來自圣光的拷問。

    “那只是說明你們身上還有邪念罷了,乖乖說出你的秘密,然后匍匐在大主教瑪格麗特的圣光之下吧。”

    最美貌的那個女神官輕輕用手指劃過卡特赤裸的胸膛。

    “讓圣光帶走你罪惡的靈魂吧!!”

    “我已經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了你,包括愛德拉的計劃,那個小丫頭就沒有相信過我們!!”

    卡特看著女神官再一次舉起了鞭子,一般而言男性應該在這們的酷刑下都會軟下來,但這些女神官身上彷佛帶著一些魔性,當男人看著她赤裸的肉體時,情欲就會不自覺的涌上來。

    “我已經知道你沒有我們所需要的信息了,不過瑪格麗特大人除了你們心中的秘密之外,還需要你們的忠誠,圣光會照耀你們的,罪惡之人,相信圣光吧。”

    說完,又是一道重重的抽打,直接抽中男人下半最不堪痛苦的部位,同時其它女神官也在用同樣的方法抽打他的同伴,整個軍營之中充滿了男性俘虜們此起彼伏的慘叫聲而每一次的鞭打之后,男人都感覺到自已的靈魂被抽走了一部分,而對圣光的恐懼和虔誠卻又多了一份。

    “我,我相信圣光.......”

    卡特轉過頭,他的一個同伴已經被折磨到兩眼失去神采,用空洞的聲音說道,而他的下體也因為鞭打,終于再也硬不起來了。

    這時候卡特才想起來,很多男性士兵在戰敗之后歸降瑪格麗特的原因,圣光大主教擁有著諸多軍閥之中最為充沛的兵源,除了圣光洗腦之外,恐怕這種酷刑也是一大理由,這也只一介主教能成為特拉德幾大軍閥之一的證明。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