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精品小說 > 為還高利貸淪為性奴的破產超級富豪母女 > 為還高利貸淪為性奴的破產超級富豪母女(1)
    2019年9月1日字數:9,581字***********************************出場主要人物:劉惠茹:曾經的單身女總裁有名企業家女強人,上過新聞,出席過各種國際商務會議,氣質風韻美熟女,四十三歲,發型是大波浪,身高一米七三。

    劉娜娜:曾經不可一世的富家大小姐,脾氣很大,因化妝品柜臺小姐一句話不高興甚至砸過名品化妝品商店,讀一年幾十萬人民幣的貴族學校,衣柜里一雙高跟鞋幾萬人民幣,花錢大方,出手闊綽;后來母親破產,一切的曾經都成為了過去。一米七三,身材勻稱。

    ***********************************(一)我媽做生意破產了,借了高利貸,還不上,黑道大哥給我和我媽留下話說,還不上這筆錢,就用我們的屁股還,限期兩個月。大哥和他的馬仔臨走的時候,在我家的桌子上砍進去一把刀。

    曾經我是那樣一個不可一世的富家大小姐,住著別墅豪宅,穿著名牌服裝,我的一雙高跟鞋都是上萬人民幣一雙,一剎那間,天塌了,我家的錢全部沒有了。

    我媽從小一個人帶著我長大,我媽是有名的女強人企業家,一瞬間破產了,我家什么都不是了,我家的別墅被拍賣了,甚至我和我媽為了還錢連私密的名品內褲胸罩都要送到原味內衣市場賣掉那去換錢,拿去還錢。

    我意識到我成了窮人,愛逛夜店開一瓶酒幾千甚至上萬人民幣也不在乎的我再也不可以像之前一樣瀟灑了,我全身上下剩下的只有我天生漂亮的身體,我覺得我媽和我會成為妓女,因為這筆錢把我們的腎賣了都不能夠還上。

    從前我的酒肉朋友們都棄我而去,因為我再也不是那個和他們一個階層的大小姐了,我打電話她們再也不會接聽了,我知道她們在躲著我,因為她們嫌棄我窮,正如我之前嫌棄別人窮一樣。

    我媽破產以后我也退學了,因為我再也交不起貴族學校一年幾十萬人民幣的學費了,我悄悄的轉到一個普通的職校里邊,和三個普普通通的女生共同住在一個窄小潮濕的宿舍里面,我穿上了路邊攤買來的衣服,我之前的衣服全部當掉了,甚至我的名貴胸罩內褲都全部拿去賣錢了,因為我家欠了高利貸。

    (二)我剛剛放學,走在從教室回宿舍的路上,我媽擔心我的安危,不叫我在家住著。我家的別墅被拍賣之后,我和我媽就租住在城中村里的一個小破房子里,和從鄉下來的女人們一起用臭氣薰天的公共廁所,吃路邊攤上幾塊錢人民幣一頓的便當。

    今天就是還錢的最后一天了,昨天,我媽和我把我們穿過的進口鞋墊賣了出去,但真的湊不出再多一毛錢來了,我今天一天慌慌張張,因為我媽早上給我打電話,叫我千萬不要回家。出什么事情她一個人承擔,我擔心我媽,我真的害怕,我害怕老虎那群人,他們是出了名的殺人不眨眼的狠人物,我媽如果出什么事情,我覺得自己也不要活著了。

    其實我媽叫我一個人跑掉的,但是我舍不得我媽,而且我覺得自己做妓女就做妓女吧,保命要緊對不對,我想幫我媽還錢,我不想自己跑掉每天在遠處虛偽的擔心我媽的每天,所以即使叫我做下賤的妓女我也愿意,我這幾天我想清楚了,我認命了。

    我想到這里,離開回宿舍的小路,走出學校的大門,為了省錢不坐公車,在夏日的烈陽下走了半個多小時,回到城中村和我媽祖住的破屋子。我媽看見我說我是不是瘋了,立刻就要趕我走,我和我媽說:“出任何事情,我都不會跑,做妓女就做妓女,反正我也不是處女了,我無所謂,我不會丟下您不管的,我即使跑掉了,我也不會放心您……”我還沒有說完,我媽就抱著我一起哭了起來,我看見我媽是第一次哭。

    我給我媽擦乾了眼淚,我媽呆呆的看著我好久,然后低下頭又繼續呆呆的看著坑坑洼洼的水泥地面。

    (三)該來的時候還是會來的,我家的門傳來了敲門聲,我深呼吸了一口氣,慢慢地站起來去開門。門剛剛打開,老虎哥和他的馬仔們就沖了進來,站滿了本來不大的小屋子里邊。

    “劉總裁,劉大小姐,呵呵,錢湊起了嗎?”老虎輕蔑的看著我和媽媽,臉上的橫肉帶著冷笑。

    我媽呆呆的坐在床上,我站在老虎的面前,一句話都沒有講。

    “看來是沒湊好對不對?呵呵……沒湊好沒關系,兩條路,一條路死!”

    老虎說到這里,從包里拿出一把尖尖長長雪亮的砍刀在桌子上敲了一下,“一條路去賣……選哪一個?……呵呵。”老虎說完,他身后的馬仔叉著胳膊對我們冷笑著。

    老虎手里的砍刀把我媽和我嚇了一跳,我的心臟怦怦的跳著,我媽被嚇的半天沒有說出話來,還有一絲大小姐脾氣故作冷靜的我看著老虎微微顫抖的說:“虎哥……我和我媽沒湊齊錢……您能寬限……寬限幾天嗎……?”

    沒有想到,我話音剛落,一個耳光就重重的落在我的臉上,把沒有防備的我抽倒在水泥地上。

    “操你媽的小臭婊子!跟我他媽的講條件,我今天砍死你知不知道?操你媽的……”老虎說著就拿到砍刀比劃著要來砍我,我看見老虎的架勢,被嚇得大叫一聲,坐在地上向后不住的躲。

    這個時候,我媽突然過去用手擋住老虎的胳膊,然后立刻跪在地上哀求著老虎:“虎哥,我們賣,我們賣……求求你了虎哥,娜娜還小,不懂事,我們賣,我們賣……求求你了……”

    我真的是第一次看見我媽這樣低三下四的求人,求一個黑社會的老大。我媽上過新聞,被官員接見,出席過各種國際商務會議,出門甚至有保鏢保護,曾經那樣的叱詫風光,沒想到我媽竟然落到這種地步,我看見我媽的樣子,我的心好痛,不懂事的我好像一下子懂事了,我好想哭,但是我忍住了,我不想丟掉最后這一點大小姐的尊嚴。

    老虎看見我媽跪下來求他,把刀子收住了,靜了靜然后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看著跪在地上的我和我媽。

    “劉總裁……來,把我這只腳舔干凈了,我今天就放過你女兒一條狗命,否則我砍了她,做成肉餡賣包子,然后拉你去賣屁股。”老虎一只手里拿著刀一邊冷冷的說著,同時一只手伸出去把腳上的皮鞋和襪子脫了,把滿是皮屑的臭腳晾在半空,我媽的眼前。

    老虎把鞋子脫下來的一瞬間,整個小屋子都彌漫著腳臭味,我想仗著自己原來的大小姐脾氣站起來和老虎廝打在一起,但我突然意識到我已經不再是那個天不怕地不怕,吵架吵到把人家化妝品專柜的桌子翻了的大小姐了,我呆呆的看著一切,我害怕,我知道自小就開始進監獄無數次的老虎真的能夠把我砍死。我不敢勸我媽一句話,我怕我把老虎惹火了,我和我媽都要死。

    我媽呆呆的看著老虎伸出的腳,然后跪著在地上向前挪動了幾下,我媽眼神空洞的把老虎的腳捧在手里面,張開嘴,含住了。突然我媽乾嘔了一聲,抹了抹嘴,繼續睜著眼睛給老虎舔著腳,空氣都要凝固住了,我想哭但哭不出來,我想替我媽給老虎舔腳,但是我怕惹到老虎,我就像一個癡呆一樣看著眼前的一切。

    看著我媽分開老虎的腳趾,伸出舌頭,一下子一下子的舔舐老虎骯臟不堪臭氣熏天的腳趾縫。

    “哈哈哈哈,看見了嗎?……劉大總裁,曾經的女強人,風云人物,現在給我舔腳……哈哈哈哈。”老虎看著我媽,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

    “大哥,您厲害……您厲害……”老虎身旁的馬仔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拍馬屁一樣的對著老虎豎著大拇指。

    “呵呵……你們的大哥厲害吧……曾經的女強人劉大總裁給我舔腳……呵呵……”老虎和馬仔們嬉笑著說完,惡狠狠的問著我媽,“臭婊子好吃嗎?”

    “嗯……好吃……香……”我媽一邊仔細的舔著老虎的每一個臭臭臟臟的腳趾縫,一邊在小聲喃喃的說。但是不知為何,我媽把自己的右手漸漸的伸向了自己的裙子底下,一邊給老虎舔,一邊開始自慰起來,我聽到一邊給老虎舔腳的我媽,好像開始在小聲呻吟著。

    老虎冷笑了幾聲,看著坐在地上的我說:“劉大小姐,看見了嗎?……看你媽媽有多么賤……給我舔腳居然舔嗨了……呵呵……真的是母愛偉大……哈哈哈哈……”

    眼前的這一幕突然叫我想起思春期的時候,我在我媽的電腦里面不小心發現的SM影片,我發現那些影片的時候真的很驚呆,不過我想到我媽一個人帶著我,身邊沒有男人陪伴;一個女人是有性欲的,我理解我媽,也許她就是在用那些影片慰藉自己的性欲。我沒有想我媽是一個壞女人怎樣怎樣,而且發現那些影片之后,我趁我媽不在家的時候偶爾會把那些影片拷貝到移動硬碟自己的里邊,自己偷偷的看,然后慢慢的融入被虐的角色,悄悄的把手順著自己絲滑的小腹伸到兩腿之間開始自慰。

    我想到這里,理解正在給老虎舔腳的我媽,也許也想到了那些影片,被眼前這一幕刺激到了女人最本能的性欲,所以我媽情不自禁的自慰了,而且忍不住發出了呻吟聲。

    如此思考的我,突然感覺自己的陰部一瞬間有了性欲被喚起的酥癢,我知道雖然我媽和我屈辱的承受著眼前的這一切,但是不爭氣的肉體被條件反射被刺激起來,我的雙腿不由自主的夾緊了幾分,無意識的想叫本已經不老實的陰蒂更加的多一分刺激感,我知道自己的陰部正在流出春水,因為我感覺到自己的內褲漸漸的濕了。

    我突然不爭氣的好想像我媽一樣也跪在老虎的腳下,給老虎舔著他臟臟的臭腳,但是我自己的尊嚴和自己的肉體掙扎著,抗拒著自己不叫自己這樣去做,而且我也害怕在這時候多說哪怕一句,惹怒了脾氣不正常的老虎,把我和我媽用刀剁成肉餡。

    “臭婊子是不是很香?哈哈……哈哈……和爺爺我說說……”老虎一臉淫笑俯視著腳下的我媽,一邊把手里的尖刀在桌子上輕輕的一下一下的敲著。

    “虎哥的腳好香……婊子愛吃……婊子最愛吃虎哥的腳了……”

    我聽見我媽嘴里含著老虎的臭腳,含含糊糊的說著。

    “不錯……不錯……哈哈……愛聽……哈哈……臭婊子跟你女兒說說……哈哈……哈哈……”老虎繼續陶醉著又帶著幾分威脅看著我媽冷笑著說,說完手里敲著桌子的尖刀聲音略為的重了幾分。

    我感覺我媽好像想拒絕老虎的要求,也好像大腦在抗拒著肉體性沖動的反應,也好像我媽是在怕老虎手里的尖刀,總之我媽沖破了最后一絲掙扎般的慢慢說了出來:“媽媽喜歡舔虎哥的臭腳……虎哥的腳好香……媽媽還不起錢對不起虎哥……”

    我媽說到這里,老虎突然哈哈大笑,一下子把我媽踹倒在地上,站了起來,整理了幾下褲腰說:“操你媽的賤貨,你虎哥的腳都被你舔臟了,你不但和你臭婊子的女兒要還錢,還要賠償弄臟我的腳的錢,知道不知道,哈哈哈哈……”

    我看見我媽癱軟在地上,用手背抹了抹嘴,含羞般的低頭小聲說:“臭婊子知道了……對不起虎哥……”

    我媽說完,老虎帶著高興的表情穿好鞋子看了看四周,看著坐在地上的我和我媽說:“劉大總裁,劉大小姐,不要在這里磨磨蹭蹭的了,站起來,走,賣身給虎哥還錢去吧……哈哈哈哈……”

    剛剛大腦和身體一直在掙扎是不是要去給老虎舔腳發泄性欲的我,因為老虎的站起身子,那種原始的欲望不但沒有嘎然而止,反而突然之間更加強烈了,也許沒有得到就越想要吧,對于性欲,對于身體,更是如此。

    我沒有理睬老虎,慢慢的站起身子,走到我媽跟前,把我媽從地上攙扶起來,曾經風光奢華的我媽穿著從路邊攤上買來的連衣裙,腿上包裹著膚色的臉頰褲襪,唯獨大波浪的長發像從前一樣飄逸的搭載一邊的肩頭直到豐滿的胸前。

    我媽低著頭好像很害羞的樣子,我知道我媽可能冷靜了幾分,意識到剛剛在我面前的表現,叫自己的心里面多了許多羞澀。我媽沒有直視我的臉龐,我卻注意到我媽的臉上帶著熟女的羞紅,我和我媽踩著廉價不透氣的高跟鞋,心里腦里完全空空的,像兩個無腦的喪尸一般,跟著老虎這一群人走出租住的家門,被老虎一群人推進門外巷子邊停著的廂型車里,然后被一身臭汗味的馬仔們緊緊圍坐在車座位當中。

    (四)“劉大小姐,我想操你,哈哈!”車門剛剛被重重的關上,坐在我身邊的一個馬仔就對我嬉皮笑臉的說了這樣一句話。

    老虎聽見了,在車子最后排的座位上嬉笑著和馬仔們說:“媽的,性騷擾劉大小姐,是不是他媽的很爽?……哈哈哈哈……”

    “大哥當然爽了,這可是曾經連正眼都不會看我們一眼的劉大小姐和劉大總裁啊……嘻嘻……嘻嘻……”馬仔說完,一雙雙臭手在我媽和我的身上腿上裙子底下胡亂的揉捏亂摸著,我和我媽被揉的出于女人害羞的本能左躲右閃不敢大聲的叫著。

    “哎呀呀……劉大小姐和劉大總裁的褲襠全部濕透了……”

    “大哥……真的濕透了……”

    馬仔們簇擁著我媽和我,像發現什么寶物一樣,扭過頭去和老虎你一言我一語的在說。

    “劉大小姐,劉大總裁……原來你們母女他媽的是兩個這么著急做婊子被干啊,剛出門褲襠就濕了,這要是光屁股在嫖客面前走一圈,尿都要流出來了是不是……哈哈……”老虎剛剛污言穢語的侮辱完我媽和我,整個車里面哄堂大笑,我使勁的咬著自己的下嘴唇,忍著眼淚不叫自己哭出來,也生氣自己的身體這樣的不爭氣,但是我的意識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剛剛冷靜一秒,片刻卻又癱軟在老虎馬仔們亂抹亂捏的張張臭手之下。

    “大哥,真的是帶劉大小姐和劉大總裁去賣身嗎?”一個馬仔突然扭過頭問了老虎一句。

    “對啊……靠……你他媽的是傻了還是呆了……告訴你們,她們不再是曾經他媽的不可一世的大總裁大小姐了,不要怕她們……”老虎聽到這個馬仔的話,語氣里好像透出一絲的不高興。

    老虎剛剛說完,這個馬仔沒有為自己辯解,反而有些吞吞吐吐想要說些什么,好像思考過了幾秒,這個馬仔怯怯的說:“大哥……其實……其實……”

    “其實你他媽的怎樣?操你媽的!有屁快放!”脾氣不正常的老虎真的不高興了,突然大聲嗆了馬仔一句。

    馬仔聽見,這次不再像剛才吞吞吐吐了,飛快地說:“大哥弟兄們其實下午商量說能不能玩一次劉大小姐和總裁想問問您我們出錢。”

    “是是是,老八說的沒錯大哥,兄弟們真的想……嘻嘻……”

    那個馬仔說完,這群馬仔一個接一個的幫他補充確認,我心里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被馬仔們摟抱著亂摸著的身體,不爭氣的越來越燥熱,我的乳頭都感覺挺挺脹脹的,內褲里面早已經湯湯水水。

    “呵呵,呵呵,操你們媽的,呵呵,呵呵……”老虎聽見馬仔們的話,自己呵呵的怪笑著,“你們給我聽好了,跟著大哥,大哥不會虧待你們,這兩個臭婊子雖然要賣大錢,自己兄弟,一個人一塊錢,輪奸,哈哈……其實大哥不需要找你們要錢的,叫你們出這一塊錢,就是為了讓你們體驗,體驗羞辱咱們劉大小姐和劉大總裁的快感,哈哈哈哈……”

    “大哥厲害……還是大哥會玩……”

    “大哥會玩……大哥會玩……”

    馬仔們你一言我一語的朝老虎豎著大拇指。

    “你們快點把錢都找出來,一個人一塊錢,塞給我們的劉大小姐和劉大總裁,不要給多了,哈哈哈哈……”

    馬仔們趁著車外的街燈,在口袋里翻著錢,一邊問老虎:“大哥,咱們去哪玩?”

    馬仔們剛剛問完,老虎對著司機喊著說:“阿力,咱們去經常去的那片小樹林里邊。”

    馬仔們聽見老虎的話,一個一個嬉皮笑臉的說:“我靠大哥,不僅僅是玩輪奸,還要露出啊,能不能再多點變態的,哈哈哈哈……”

    “你們射她們高跟鞋里叫她們喝大哥都不管你們,大哥開心,兄弟們開心,任憑你們隨意玩弄,哈哈哈哈……”

    老虎說完,一群馬仔像瘋了一樣壞笑著在我媽和我身上揉弄,我和我媽靠得緊緊的,低著頭,我真的沒想到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天,我這個不可一世的大小姐居然淪落到要被在小樹林里輪奸,如果這事情被我曾經的那些大小姐閨蜜們知道,一定會笑死我的。

    我這樣想著,我自己的陰部完全沒有被我自己的想法打攪,繼續傳遞給我大腦渴望被干的訊號,我的精神突然像繃緊的松緊帶一樣,一剎那崩斷了,我認命了,我想起我的那些大小姐閨蜜,又想到自己的現在和絕望的未來,我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到以前了,我突然向抗拒雙手投降,全身被身體本能的性沖動完全籠罩,我閉住了眼睛,有意識的倒在我媽的胳膊上。

    馬仔們在我和我媽的身上亂摸著,我完全放松自己體驗著這種屬于女人本能的性反應性沖動,雖然這一幕帶著滿腹的屈辱,但這份屈辱卻帶給我不一般的性刺激,就像我偷看的那些影片,我媽媽藏在電腦中的性虐待影片里面的女主角。

    (五)馬仔們在向我和我媽的胸罩里面塞著骯臟不堪的一塊錢人民幣,我干凈的身體第一次體驗到被骯臟的金錢弄臟的感覺,我曾經因為有錢不可一世,我如今因為沒錢被金錢玷污,喜歡思考的我在被馬仔們亂摸的一瞬間好像想清楚好多經過,娜娜,你今天從大小姐變成了小姐。

    “大哥,到了,我們把劉大小姐和劉大總裁扒光了吧,哈哈哈哈哈……”

    我覺得自己好像慢慢聽不清楚任何聲音了,我的視線漸漸的變得模糊,我在放棄自己的最后一份尊嚴,我放棄自己的思維,放棄自己的聽覺,放棄自己的視覺,我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被馬仔們扒掉,我看見緊靠著我的我媽身上的衣服也被一件一件扒掉,我的耳朵里全是馬仔們淫笑的聲音,我的眼睛里面只剩下廂型車頂昏黃小燈泡彌散在我眼睛里面萬花筒似的螢光。

    突然我醒了,我和我媽光著屁股被馬仔們和老虎一起踹下車去,車外好黑,我的全身好涼,我和我媽光著屁股露著乳房一絲不掛的坐在不知是在哪里的樹林之中裸露的冰涼泥土地之上,遠處蟋蟀的叫聲此起彼伏,夏日的夜,我恍惚的視覺慢慢的又清晰了,我和我媽彼此赤條條的抱在一起,我第一次如此異樣的觸摸到我媽媽的裸體,那樣的絲滑,每寸肌膚裸露在沒有遮擋的大自然空氣中,我們母女想找一個遮羞的地方卻找不見。

    我本來的已經湯湯水水的陰部第一次被大自然戶外的空氣觸碰到,一絲涼意抹過我的陰毛密林之間,我潮濕的陰部被戶外的空氣刺激得更加酥癢難耐了,我的腿無意識的夾得緊緊的,不是因為我怕羞,而是大腦驅使我無意識的夾緊了雙腿,會叫漲得不能自己的陰蒂更加的不能自己一份。

    我和我媽被馬仔們各自簇擁著,我們像兩只牲口一樣被拽起來驅趕到一棵小樹旁邊,我和我媽赤裸裸的光著腳站在泥土地里,被馬仔們擺好姿勢崛起屁股,我和我媽的屁股溝完全被打開,裸露在毫無遮擋的天空之下,還沒有等我細細體會,我感覺自己的陰道口被一根粗粗的肉棍慢慢從外向內撐開,我的陰道壁隨之也慢慢的從外向內撐開,我知道自己開始被干了,我不想掙扎,因為身體和精神早已經投降,我不是大小姐了,我是大小姐母狗,一個我記憶力邊我媽電腦里面私藏影片的題目。

    我媽就崛著屁股站在我的旁邊,我和我媽的手都扶著相同的一棵小樹,小樹的樹皮非常粗糙,呼應著馬仔們的雞巴,除了野性只有沒有人性。

    我不知道老虎什么時候干的我和我媽,我也不知道誰干了我和我媽,我只知道我的陰道被陌生男人們的雞巴一下一下的抽插著,一個干完了拔出去換另一個插進來,抽插抽插,再拔出去,再換另一個插進來,繼續抽插抽插。

    我和我媽完全變成了這群男人雞巴的活塞和容器,我覺得我媽和我自己不但已經不是大小姐了,我覺得我媽和我已經不算是人了,我和我媽成了男人泄欲的工具,我媽和我唯一得到的只剩下被迫縱欲的性快感。這種性快感源于本能,每種動物都會擁有;我和我媽沒有了自由,沒有了思考,沒有了選擇,我和我媽只剩下每種雌性動物都擁有的本能反應,我媽和我成為了動物,我連母狗大小姐都不稱為是,我和我媽只剩下母狗這個詞能夠形容當下的我們。我彷佛失聰的聽覺,一邊又一遍的被馬仔們你一言我一語的污言穢語洗刷著。

    “劉大小姐的腳好臭啊……”

    “靠,刀渣,你真他媽的變態,喜歡聞臭襪子……”

    “老大,劉大總裁的逼太松了,兄弟們不干總裁的逼換做干劉大總裁的屁眼啦……”

    “老虎哥,兄弟們把大小姐和總裁的高跟鞋快射滿了……”

    “劉大小姐的逼真他媽的緊,好爽……”

    “老三,你他媽的真夠會玩,在大小姐的高跟鞋里尿尿,有你的……”

    馬仔們在一邊說,我和我媽只剩下女人性本能抑制不住快感而發的呻吟聲在這靜靜的夜里回蕩著,沒有依據人類的語言從我和我媽的口中反駁著馬仔,回應著馬仔,我和我媽就像兩條只會叫的母狗,被女人原始的性本能降伏。

    我和我媽突然被馬仔們拽著頭發拉扯著光著女人應該保護得最多的屁股跪到了裸露的泥土地上。

    “快點喝吧,哈哈,營養豐富的精液,大小姐臭臭高跟鞋盛滿的精液……”

    “劉大總裁快點喝,和你女兒一樣,精液混合自己腳臭高跟鞋的味道,美味又提神,哈哈哈哈……”

    我的逼被馬仔們輪插的現在只剩下無截止的抽搐,我全身都是未能釋放的性欲,我的本能想要性高潮,但是還差幾分,沒有得到。我雙手捧著馬仔們遞給我的高跟鞋,顫抖著一口一口的吞咽著自己高跟鞋里滿滿的精液,我的本能驅使我盡力想通過這一點有些近乎變態扭曲的方式滿足自己達到高潮,我大口大口的喝著,最后一飲而盡,我的逼抽搐的更厲害了,但是我的高潮還徘徊在我的陰部神經之間,不能釋放出來。

    我看見我媽和我一樣,像一條成熟的母狗,頭發凌亂的母狗,我媽的酮體在夜光下被修飾得完完整整,一條跪姿曲線完整的在手里面捧著的精液高跟鞋里圓滿結點。

    我喝完了,嘴巴里充滿了騷騷咸咸的精液味道,我張著嘴無力的呻吟了一聲,高跟鞋落在我身前的地面上。

    “大小姐,精液高跟鞋喝玩了,喝尿液高跟鞋吧,哈哈哈哈,騷騷的,營養更豐富,里面還有你媽媽的臭腳味,用自己的鞋子喝完,幫你換換你媽媽的鞋子,哈哈哈哈……”

    “劉總裁,嘗嘗兄弟們的尿,看你女兒喝的多么有滋有味,……還有你騷女兒的腳臭味,幫你們母女交換高跟鞋,彼此嘗嘗彼此的臭腳味……哈哈哈哈……”

    我捧著媽媽的高跟鞋,大口大口的喝著這群畜生的尿液,這是我第一次喝尿,而且是喝男人的尿,真的好騷,難以下咽,但是我的身體本能驅使著我喝下去,越是知道難喝,越是知道這是尿,越是想還要喝下去,好像想叫女人天生喜歡承受被動的快感更加的多一份受虐的快感。

    我媽媽的腳是超級的汗腳,我真的像馬仔說的品嘗到了我媽的腳臭,我媽的腳臭不知道為什么更加驅使著我的性本能快感愈加的強烈,我喝完了,我看見我媽也喝完了,我和我媽同時像灘爛泥一樣攤坐在地上。

    (六)不知道過了多久,馬仔們叫只會倒吸氣的我媽和我,光著腳赤裸著穿上鞋里殘留著精液和尿液的高跟鞋,我和我媽真的像兩條完全被性欲吞噬沒有思想的母狗,被馬仔們趕回了廂型車里。

    車子又繼續開動,我也忘記了馬仔和老虎怎樣的繼續調侃著我媽和我,我和我媽的眼神都是呆滯著,全身上下只剩不住抽搐的陰唇在證明我們兩個是活著的。

    不知過了多久,車子停了下來,夜深人靜,我媽和我光著屁股只穿著精液尿液高跟鞋從車里被趕出來,我看見這是一個骯臟破敗的小巷子,我還沒有看清周遭,我媽和我就被趕進車門外的小巷邊的破院子里,院子好像垃圾回收站一樣,堆滿廢舊紙箱和破塑膠瓶。

    我只聽見老虎向院子里喊:“老張,快出來見你老婆吧,明天和你老婆注冊領結婚證書,附送一個女兒,哈哈哈哈。”

    老虎說完,從點著昏黃燈光的破房子里走出來一個滿臉皺紋全身破衣爛衫骯臟的流浪漢。

    (未完待續)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