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皇婚 > 051
    這次秋獵,陸氏這個寵妃肯定要同行的,但五皇子望哥兒太小了,不宜隨著長輩們來回奔波,太后主動提議讓陸氏將望哥兒送到她這邊來,等陸氏回來了,再把望哥兒接過去。

    陸氏非常感激,她的兒子也是太后的親孫子,太后絕不會害他。

    “我替你照顧望哥兒,你替我照顧阿桃。”太后笑著提出交易。

    徐柔嘉一愣:“外祖母,我不去……”

    她沒說完,陸氏就先驚訝道:“阿桃為什么不去?”

    自從干侄女與兒子訂了婚事,這害羞的小姑娘就不肯去她宮里玩了,陸氏且盼著這次出宮要好好與干侄女親近一番呢,娘倆一起商量如何對付她那個冷冰冰的王爺兒子。哼,不是陸氏胳膊肘往外拐,她自己吃了兒子那么多氣,小兩口真的成親了,陸氏擔心的肯定是干侄女,怕小姑娘受委屈。

    徐柔嘉低頭道:“我有婚約在身,不便再出門。”

    陸氏哼道:“別的待嫁娘不出門,是怕夫家聽說了心有不滿,可你不一樣,我跟太后都不介意,皇上也不介意,老四更不會介意,你瞎顧忌什么?”

    徐柔嘉求助地看向外祖母,她不想去,主要是想偷懶啊。皇家的秋獵上輩子她幾乎年年都去,早沒什么可新鮮的了,有那閑功夫,她寧可舒舒服服地待在慈安宮。

    太后卻慈愛地道:“去吧,小姑娘家整天圈在后宮做什么,出去瞧瞧熱鬧。”

    太后還記得上輩子每逢秋獵,外孫女都會盼望著快點出行,到了圍場好多見謝晉幾次,少女懷春,再單純不過。如今外孫女不盼了,說明外孫女對老四還沒什么感情,既如此,那就更要多見見,相處多了才能處出感情。

    兩位長輩都要她去,徐柔嘉一張嘴說不過兩張,只好無奈地答應了。

    七月下旬,圣駕出宮。

    車隊浩浩蕩蕩地行了七八日,終于抵達了圍場。

    徐柔嘉自己有個帳篷,就搭在陸氏的大帳篷后面。

    這次永嘉帝出游,只帶了陸氏一個妃子,帝妃之帳只隔了兩三丈。

    徐柔嘉一下馬車就鉆到自己的小帳篷里了,趴在軟軟的床上讓玉瓶、玉環給她捶背捏腿。

    顛簸了一路,她全身的骨頭都要散架了。

    “熱水備好了,郡主起來沐浴吧。”兩刻鐘后,玉瓶輕聲勸道。

    徐柔嘉舒服地快要睡著了,不想動。

    玉瓶笑:“一會兒天就黑了,娘娘說了要您過去用飯的,難道還要等娘娘派人來催郡主才起來?”

    徐柔嘉聽了,這才打起精神去沐浴。

    大大的木桶能容兩個人,徐柔嘉泡了一刻鐘,總算解了疲乏。

    事后,徐柔嘉換了一件水紅色的褙子,草原全是綠色,這次徐柔嘉準備的多是紅衣。

    剛出浴的姑娘,膚色白里透紅,再穿上這件衣裳,走出帳篷,便被周圍的綠草襯成了一朵嬌花。

    玉環跟在主子身邊,都覺得自己也變美了幾分。

    主仆倆來到前面的大帳前,正好秋菊出來了,雙方打個照面,秋菊笑道:“郡主可算來了,娘娘等了好久。”

    徐柔嘉頗為意外,難道陸氏有急事?

    她立即跨了進去,結果一抬頭,就見周岐一身墨袍坐在陸氏左下首,側身朝她看來。

    那是她明年三月就要嫁的王爺丈夫啊。

    徐柔嘉驀地臉頰一紅。

    周岐的視線便頓在了她身上。

    自從選秀開始,他又有半年沒見過她了,如果說去年的她只是容貌嬌艷身段依然略顯青澀,這大半年過去,她不但長高了,就連衣襟……

    意識到自己失禮了,周岐忙垂眸。

    “姑母,您又捉弄我。”氣氛尷尬,徐柔嘉快步走到陸氏身邊,小聲嗔道。

    陸氏掃眼垂著眼簾心里不知在想什么的兒子,笑著道:“都是一家人,什么捉弄不捉弄的,以前你表哥來,也沒見你害羞臉紅。”

    “您還說!”徐柔嘉輕輕搖陸氏的胳膊,臉更紅了。

    陸氏怕她真的惱了,忙轉移話題,問兒子:“怎么就你自己來了,阿定呢?”

    周岐掃眼徐柔嘉的裙擺,解釋道:“他去熟悉圍場了,母妃若有事,明日我叫他過來。”

    陸氏只是隨口問問,見干侄女安安靜靜地坐在她身邊,就是不肯抬頭看準丈夫,陸氏就朝兒子使了個眼色,示意兒子自己跟未婚妻搭訕。

    周岐卻不知道該說什么,尤其是當著母親的面。

    陸氏動了,一邊起身一邊道:“你們來說話,我去里面拿樣東西。”

    徐柔嘉咬唇,杏眼偷瞄斜對面的男人。

    周岐肅容端坐,眼觀鼻鼻觀心。

    陸氏進了內賬,一進來就馬上轉身,挑開一絲絲簾縫往外看。

    周岐知道,母親再給他創造機會。

    他確實也想和她說說話。

    “月初我送進宮的葡萄,表妹可吃到了?”他看向垂眸靜坐的小姑娘,低聲問。

    徐柔嘉點點頭,聲音細細柔柔的:“吃過了,外祖母只吃了一點,剩下都給我了。”

    她說話的時候,一雙白玉似的小手輕輕地扯著帕子。

    周岐的目光便被她的手吸引了,那么嫩的指尖兒,不知握在手里是什么觸感。

    “味道如何?”他心不在焉地問。

    徐柔嘉想了想,道:“挺好吃的,比我以前吃到的好像要甜些。”

    周岐聞言,面露笑意:“那是咱們園子里自種的葡萄。”

    徐柔嘉:……

    咱們園子?她還沒嫁過去啊,他真是越來越敢說了。

    她紅著臉扭頭,沒吱聲。

    簾子后面,陸氏瞧著這對兒表兄妹,一個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個,一個臉蛋紅紅的,陸氏不知不覺就笑彎了眼睛。

    看來,再冷的男人也天生就懂得如何討女人歡心呢!

    正陶醉在小輩的甜蜜相處中,門外突然傳來侍衛的行禮聲:“皇上。”

    陸氏皺眉,再看兒子與干侄女,果然都站了起來。

    陸氏那個氣啊,她安排小兩口見面容易嗎,全被兒子的皇帝老子攪和了!

    因此,永嘉帝一進來,先收獲了寵妃的一雙眼刀。

    永嘉帝不明所以。

    等兒子與準兒媳走了,永嘉帝納悶地問了出來。

    陸氏不高興地解釋給他聽。

    永嘉帝笑了:“我還以為什么事,想讓他們倆培養感情還不容易,后日秋獵,讓阿桃跟著老四一道去就是。”

    陸氏眼睛一亮:“女子也可以去狩獵?”

    永嘉帝點頭:“素來如此,只是她們主要去玩了,打獵還是男人的事。”

    陸氏聽了,立即沒骨頭似的靠到皇帝丈夫懷里:“那我也要去。”

    永嘉帝:……

    這女人,一把年紀的還像小輩那樣貪玩。

    想是這么想,永嘉帝隨手就將陸氏抱到了懷里,啞聲道:“去去去,都依你。”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