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親愛的患者大人 > 第69章 終身大事
    關于方知洄在工作日回家這事,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于嚴錚而言,這樣毫無準備的碰面,同樣給他帶來一瞬間的手足無措。

    兩個人面對面坐在沙發上,方知洄看了他半天后,主動問話:“你和淼淼是在交往?”

    嚴錚點頭,一時不知自己是應該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還是問一句答一句。

    真是怪讓人頭疼的……

    “嚴先生會下棋嗎?”

    “會一些皮毛。”他謙恭有禮地回。

    就見方知洄彎身,從沙發底下取出一個盒子,把里面的棋盤棋子拿出,嚴錚識顏色的幫忙擺好。

    當然,如果現在他可以上網的話,應該可以到論壇上問問:和未來老丈人下棋,是要打心理戰還是技術戰?

    方知洄執黑子先落,在嚴錚落子時問:“淼淼是個要強的女孩子,如果你們真的走到那一步,你的家人可以接受她繼續做現在的工作嗎?”

    嚴錚落子,直起身:“您可以放心,我的家人都很開明,并且在女性追求自己事業這一點上,保持一致支持的態度。”

    方知洄點頭,臉色明顯舒緩不少。

    實話講,他對嚴錚的第一感覺是不錯的,從推門看到他時,就感受到他身上那股溫儒清淡的氣質,是與生俱來,更是后天不斷養成加深的,這樣的人能讓自己這么多年單身的女兒考慮結婚,多少不是個一般男子。

    接下來的棋局,兩人沒再交談,倒是嚴錚沒有想到,方知洄的棋技著實不錯,最后幾顆子下的位置都不虛,對手步步緊逼,他一時沒顧上想別的,繼而落下一子。

    這一盤棋局已然分出勝負。

    方知洄輕笑兩聲,抬頭看嚴錚的眼神中透著贊許之意。

    “嚴先生是做什么的?”

    “我是心理醫生,做這行快4年了,也有一所暫時由我負責代理的心理診所。”說這些不是為炫耀,畢竟他是來談婚論嫁的,家底必須如實招來。

    然而在回答完這個問題后,客廳里便是長久的沉默。

    方知洄臉色微變,嚴錚又哪里看不出,只是此情此景根本沒有他詢問解釋的余地,多說一句,可能就會讓事情變得更復雜。

    “咔噠”是鑰匙轉動門鎖的聲音,方淼先進門,剛邁進一只腳,就聽到自家父親的聲音,“那我不能同意你們結婚。”

    用晴天霹靂來形容現在的情形可以說是再合適不過,客廳里方媽還在“為什么”問個不停,方爸則是沉默著收拾棋盤。

    雖說隔了一道門、幾堵墻,那聲音還是能傳進臥室。

    “我爸都問你什么了?”方淼靠在嚴錚肩上,小聲問。

    嚴錚摟住她的腰,“也沒問什么,可能是我的職業給我拖后腿了。”

    “那你難過嗎?”

    “我為什么要難過?”

    方淼直起身看他,一雙眼睛黑白分明:“同志,現在的形勢是你被拒婚了呀。”

    嚴錚聽了一笑,把她重新撈到自己懷里:“放心,我一定會娶你。”

    情人嘴里果然說得都是情話,方淼紅著臉,嬌羞地拿小拳拳捶他胸口,捶了沒幾下,就被他抓住拿到嘴邊親了一口。

    晚飯時,方淼嚴錚坐一塊,方媽坐他們對面,時不時就要給這倆人,尤其是未來女婿夾個菜夾塊肉,方知洄坐在象征著一家之主的位置上,一頓飯就看自己老婆對這已經被他pass掉的女婿各種關照。

    終于他看不下去了,“砰”把筷子放回碗上:“我吃飽了!”

    方媽瞅他一眼,“那行,你去那邊看電視吧,聲音調低一點。”

    方知洄吃驚地睜大眼睛,最終還是走一邊看電視去了。

    看著這兩中年人的互動,嚴錚眼中漫過笑意,方爸是大學教授,外人看來嚴肅古板,可一碰上方媽就跟個老小孩似的,他側眸看正在啃骨頭的方淼,對未來更憧憬了。

    飯后,兩個小情侶一塊把碗洗了,方家人一向很早睡,9點鐘就熄燈了,只是家里沒有空臥室,在幾番推拒下,嚴錚睡在皮質沙發上,除了他腿長有些睡不下之外,其他都還好。

    客廳里掛著鐘擺,嚴錚做了噩夢驚醒之際,是凌晨1點。

    他翻起身,到廚房給自己倒杯水,一轉頭,就看到從主臥出來的方爸。

    幾分鐘后,兩人各拿一杯水在陽臺上吹風。

    “我不同意你們的婚事,嚴醫生就沒有什么想問的嗎?”方知洄目光投向遠處。

    嚴錚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嘴角輕輕勾起:“我能猜到您拒絕的原因。”

    “你們是怎么認識的?”

    嚴錚握著水杯的指尖有些泛白,他低下頭,不知該如何作答,那是個秘密。

    方知洄轉過身看他,神色莫測,“你就是她找的那個心理醫生吧?”

    嚴錚一秒轉頭,臉上是少見的詫異。

    想確定的事情有很多,可現在都能從對方眼里找到答案。

    ——

    韓俊馳今天和一個房地產公司的老總吃飯,對方委托他處理一個合同糾紛案,一喝酒喝了通宵。

    喝了太多,韓俊馳有些昏昏欲睡,手中的酒杯映在眼里都有重影,一不留神,腦袋就磕在吧臺臺面上。他清醒一瞬,站起來。

    “傅總,明天下午我還有案子要處理,先走了。”

    傅遠也喝多了,眼底布滿血絲,見他要走,立馬伸手抓住他:“韓律師先別走,還有件事我得找你說說。”

    韓俊馳手臂一抬,打算甩開他,卻聽到已經喝得醉熏熏的人繼續說:“匯和是不是……是不是有個律師叫黎昕,專打離婚官司的?”

    一聽到那兩個字,韓俊馳瞬間精神不少,他坐回去,順便找吧臺小哥要了兩杯冰水。

    “你怎么知道她?”他急切地問,又聯想到某種男女關系。

    傅遠笑了兩聲,“那個女人可真是惹人討厭又不知進退,居然……居然攛掇我的妻子……和我離婚?”

    韓俊馳喝下小哥遞來的冰水,涼意一路從口腔蔓延到肚子里,放下杯子時,又白一眼傅遠,“攛掇?別是傅總做了什么對不起自己老婆的事才好。”

    “哼!這么多年……算了,女人就是麻煩,尤其是那個律師。”傅遠冷笑,“給她點警告就好了。”

    “咣”酒杯應聲滾落在地,傅遠眼皮耷拉下來,人就睡著了。

    “什么意思,你把話說清楚?”韓俊馳急眼,下意識給黎昕打電話,那邊久久無人接聽,不安的感覺呼之欲出。

    ——

    K市的夜風很暖,穿過皮膚給人一絲清爽。

    世上有許多種情感,看似漠不關心的,卻是牢牢把你放在心上的。大人們,也是有很多秘密的,那些秘密或輕或重,最重的那份,是守護著兒女的秘密不被更多人知曉的秘密。

    嚴錚好半天理清思緒:“難道,您知道淼淼的事?”

    方知洄一笑算是回答,“總要有人知道我女兒的悲傷,既然不是媽媽,是我這個做父親的也好。”

    他停頓一下,又說:“其實我不是介意心理醫生這個職業,相反的,能有個知心人陪伴她,我也安心。可萬一她對嚴醫生你產生的是依賴,不是愛情,到時又當如何?”

    “交往的事,我們都考慮了很久,能走在一起,很不容易。”嚴錚認真解釋:“您也應該相信淼淼,她是個很理智的女孩子。”

    方知洄長出口氣,心中有所動搖:“私心里,希望我的女兒可以遇到一個愛她的人,組成自己的家庭,可又時常擔心,她今后的生活會不會很艱難。如果這個人是嚴醫生的話,你可以向我保證,無論發生什么,都可以像現在這樣堅定嗎?”

    放在任何人身上,這個問題回答起來,沒什么困難的。

    嚴錚正了正色,屏息凝神許久,每個字鄭重且堅定:“我會比現在更珍惜她!”

    方知洄爽朗地笑了兩聲,嚴肅和強勢盡數隨著這一笑煙消云散,拍拍準女婿的肩膀回房去了。

    留下嚴錚在窗邊又站了會兒,拿出手機發出一條信息,心情極好地開始賞月,約莫半個小時睡意才重新涌上來。

    ——

    方淼回家住,就不能再睡到太陽曬屁股的點,7點起床不算晚,可家里除了方太后之后沒別人。

    “媽,爸呢?”她幫忙把早點擺上桌,順帶問一句。

    而且……嚴錚也沒個人影,難道是被老爸給“攆”走了?

    “去公園晨練了,你爸最近迷上教那些老年人唱歌了。對了,嚴錚和他一起。”

    “一起?那爸臉色怎么樣,好還是壞?”方淼趕忙竄進廚房,眼神中有好奇有擔憂。

    方媽瞥一眼她,把熱好的牛奶取出來端到外面,就是不理她。方淼又跟到外面,什么招都用上了,就是沒套出話。

    “這不是回來了,自己看。”

    門開了,方知洄笑意盈盈地進來,方淼搞不清楚狀況,伸著脖子往門外看了看,就見嚴錚穿了一身運動裝回來。

    這是真的一起晨練去了?

    方淼把人拉進衛生間,把新毛巾沾上水遞給他。

    “你和我爸是不是達成了某種協議?”方淼雙手環胸,那架勢勢必要審問出個所以然來。

    嚴錚把脖子擦干,似笑非笑地挑眉看她:“一紙婚約的協議算嗎?”

    “我爸……”她太過激動,一開口嗓門有點大,急忙捂住嘴巴:“我爸同意了?”

    嚴錚的聲音里帶著明顯的笑意:“是女兒看上的人,老爸總得例行考察吧。”

    “那我爸都給你出了什么考題?”

    嚴錚把毛巾浸濕扭干,放到旁邊晾著,又伏到方淼耳邊,十分曖昧地給出答案:“秘密。”說完,他氣定神閑地往外走。

    方淼努嘴,摸摸還存著他熱氣的耳朵,到底是沒忍住,一個人偷著樂了好一陣兒。

    早飯過后,方知洄就上班去了,方媽非常細心的給兩個小年輕留了獨處空間,半上午拉了幾個朋友逛街走了。

    畢竟兩個都不是什么開放的人,上午的時間就用來看電視了。

    方淼窩在嚴錚懷里,撕開一條巧克力,喂給他一顆。

    “你什么時候回A市?”

    嚴錚垂眸,笑著摸了摸她的鬢角,“明天吧。”

    “明天啊……”方淼斂下眉眼,興致缺缺地把巧克力放在一邊,“突然領悟到思念是件多么可怕的事,一旦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巴不得每分每秒都能和他一起度過。”

    “我也是。”嚴錚眉目沉靜的垂著眸,“偶然想起,會覺得從前以同-居伙伴的身份和你度過的每一天都有點浪費。”

    方淼閉上眼,抿著唇沖他笑:“嚴錚,我沒能向你走出的那一步,卻是你向我走來,它改變了我們的關系,才讓我如此幸福。”

    四周突然靜下來,擺鐘的聲音提示時間正在流逝,方淼正疑惑時,唇邊就被一片溫熱所覆蓋。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