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碰瓷新娘 > 第153章:受傷了
    看著躺在地上的男人的樣子,應該是癮犯了,神志不清的樣子。

    他的手里還拿著刀,似乎準備站起來繼續剛才的行為,但是周建可不會給他這個機會,他快速的上前,先是將他手里的刀踢到了一邊,然后將地上有些神志不清的男人打暈了。

    小鎮上的人雖然知道他們這里有很多販的人,但是像這樣在大街上打斗,還見血了卻是第一次見,旁觀的人也是馬上的就報警了。

    肖渲苒看著周建緩緩的滴著血的胳膊,眼淚差點就掉了下來,“你的胳膊……”

    其實他也不想讓肖渲苒一大早的看見這么血腥的場面的,但是剛才的情況好像也不是他能控制的,看著肖渲苒快要哭出來了,他抬起手撫了撫她的長發,“沒事,別哭,喜歡哭的媽媽生出來的寶寶不好看。”

    小鎮很小,警方馬上就來了,看了一眼地上暈過去的人,然后看了一眼受傷了的周建,警方先是帶周建去鎮上的診所包扎了傷口,然后便帶回派出所去做了一個記錄便讓他們回去了。

    每年到了鎮上人流量最大的時候,有的癮君子在大街上癮犯了的事情是經常發生的,不過傷人卻是第一次。

    兩個人回到家里,已經是不早了,肖渲苒很是乖巧的說道:“你去休息吧,我去給你做飯。”

    周建一笑,“算了吧,我們去外面吃吧,你去做飯,一會兒不知道會吐成什么樣子呢,你聞的了油煙的味道?”

    想想,自己好像是真的聞不了這個味道,但是想想他們早上出去吃個早餐,周建的胳膊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她現在是真的不敢出去了。

    周建似乎也知道肖渲苒是在擔心什么,他笑了笑,說道:“放心吧,注意一點,不會再出這樣的是了,你剛才在派出所不是也聽警方說了,這癮犯了在街上傷人的事情還是第一次,這是幾率很低的事情,所以出去吃個飯是沒關系的。”

    聽周建這么說,肖渲苒也是勉強的同意了。

    吃過了飯回到家里,周建看著已經要困了的肖渲苒,說道:“我們明天就回去吧。”

    經歷了早上的事情,她現在是真的不想在這里了,她看著周建的胳膊,心疼的不行。“好。”

    看著她這有意無意的往自己的胳膊上看的眼神,周建笑了笑,“現在知道我為什么不讓你回玉溪吧,你為什么總是不聽我的話?”

    今天一直都沒有哭的肖渲苒,聽到這句的時候,突然的就哭了,“可是,你之前都不和我說清楚啊!”

    這么說來她還委屈了?周建用沒受傷的那只手將她攬進懷里,安慰道:“好了好了,別哭了,是我的錯,你別哭了,我以后都說清楚好不好?”

    聽周建這么一哄,肖渲苒哭的更兇了,她將自己的鼻涕眼淚都蹭到了周建的衣服上,“你為什么要這么慣著我?”

    周建的笑意更深了,原來她還知道啊。他輕輕的撫這她的背,說道:“那我不慣著你,那慣著誰,你想看我慣著別人嗎?”

    “你敢!”肖渲苒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淚,惡狠狠的說道。

    原本吃過了午飯,肖渲苒就有些困了,這一哭似乎更加的消耗她的精力了,她現在暈暈乎乎的想去睡覺。周建因為早上穿的是一件T恤,但是胳膊受傷了,現在弄衣服有些困難,所以要把衣服的袖子剪開才能把衣服換下來。

    不過這都不是最艱難的,晚上,肖渲苒洗完了澡,看著周建受傷的胳膊,他這樣自己洗澡肯定是會碰到水的,想來想去,只能幫他洗了,反正都老夫老妻了,也不是沒看過。

    她走到周建的身邊,鼓起勇氣說:“走吧,我幫你洗澡。”

    聽見這句話,周建一臉笑意的看著肖渲苒,他剛才沒聽錯吧,他仔細的想了想,他應該是沒聽錯的,對于這個提議,他還是很喜歡的。

    他馬上便站起來了,走進了浴室,還回過頭來看一眼肖渲苒跟過來沒有。

    到了浴室里,肖渲苒才覺得面紅耳赤,雖然之前也看過,但是像這樣站在她面前,她要幫他脫衣服,而且還要給他洗澡擦身體,而且她還看到了有明顯變化的某部位。

    想想他胳膊上的傷口那么深,要是一會兒他自己洗澡沒注意,碰到水感染發炎了,她就有些難受,想著,她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不要亂想,開始專心的給他洗澡。

    但是周建現在可不止是想單純的洗個澡了,看著面色酡紅,不知道是因為浴室里的熱氣還是因為害羞,看起來非常的害羞,他故意的動了一下自己受傷的胳膊,果然扯到了傷口,立刻疼的呲牙咧嘴的。

    肖渲苒見了,馬上的便瞪著周建,“不是讓你別……唔……”

    看著正準備訓自己的女人,周建低頭便親了上去。

    因為擔心自己亂動會碰到周建的手,所以肖渲苒只好乖乖的站在那里讓周建親。直到她有些呼吸不過來的時候,周建才放開她。

    看著已經有些腿軟,站不穩的肖渲苒,周建覺得這樣吻她,似乎自己會更難受,畢竟他現在也不能做什么。但是他不想就這樣停下來,他伸手抱住肖渲苒的腰,可憐兮兮的說道:“老婆……”

    看著周建的眼神,肖渲苒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先不說她現在懷孕了不方便,而且他的手還受傷了,要是一會兒扯到了傷口,肯定是很難愈合了。她瞪著周建,“站好!你把我衣服都弄了,快點站好,不然你今天晚上就打地鋪!”

    這女人,一點同情心都沒有,自己的手都這樣了,她居然還說出讓自己打地鋪的這種話,周建真的是太傷心了。

    聽了她的話,他現在也只好乖乖的站好了,盡量的忽略自己的身體里的某種感覺。看著這個給她擦身體的女人,等她生完了,看他怎么收拾她!

    洗個澡,洗得周建十分的難受,自己的老婆站在自己的面前只能看不能吃。洗完澡,他乖乖的在床躺著,他的手臂現在很難向上伸,所以衣服也是肖渲苒幫他穿上的,他覺得這鎮上的診所給包的太嚴實了,這樣不好穿衣服,等明天會蒼南市之后,得去醫院重新包一次。

    他們來的時候是周建收拾的行李,現在到了要回去的時候,就變成肖渲苒來收拾了。

    她將自己和周建的東西都收拾好了,其實他們在這里才待了一天,但是周建帶了很多的兩個人的衣服,看得出來,周建來的時候是準備在這里陪她多待一段時間的。

    早晨,兩個人吃完早餐便出發了,因為周建現在手上有傷,所以是肖渲苒在開車。

    才到蒼南市,肖渲苒就把車子開到了醫院。她也知道鎮上的診所可能真的不怎么行,周建手上的傷口很深,所以還是在檢查一下,上一下藥比較好。

    因為傷口比較深,之前在玉溪也沒有怎么仔細的檢查,只是簡單的上了藥,所以肖渲苒堅持要周建去檢查一下有沒有傷到骨頭,上藥的時候她是看見了的,傷口真的太深了。原本周建只是準備重現包扎一下的,但是肖渲苒堅持,他也只能乖乖檢查了。

    拿到檢查單,看到沒什么問題,胳膊上也重新上藥了,兩個人便準備回去了。肖渲苒算是松了一口氣,只是皮肉傷,好起來也要快一些。

    兩個人才剛走到醫院的電梯口,便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看著朝著他們走來的蘇葉,肖渲苒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雖然她知道周建和她在一起的時候還沒有認識自己,但是只要她一想到這個女人和周建翻云覆雨,心里就覺得不舒服。

    周建其實也沒想過要理會蘇葉,畢竟他和蘇葉之間的關系,他已經說的再清楚不過了。

    蘇葉看了一眼正在等電梯的周建和肖渲苒,她優雅的走了過去,走近了才發現,周建的胳膊受傷了,她和周建在一起那么久,都沒有見到周建受傷過,她有些驚訝的問道:“你受傷了。”

    周建“嗯”了一聲便不再說話,畢竟他的身邊現在可是站著某個醋壇子,而且這孕婦的脾氣嘴惹不得了,他現在可不敢惹她生氣。

    蘇葉看著站在周建身旁的肖渲苒,沒有打招呼,她們兩個人的交流不是很多,但是似乎從一開始就知道,她們兩個人回事水火不容的關系。

    正好電梯來了,三個人同時的走進了電梯了,蘇葉佯裝看了一眼時間,對周建說道:“到了飯點了,要不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周建拒絕的話還沒說出口,肖渲苒便說道:“好啊,正好我餓了。”

    自從周建把蘇氏和蒼南地產的項目交給了陳默負責,她想要和周建見一面就變得更難了,她知道周建在躲著自己,還是為了別的女人,但是她就是不相信,他和肖渲苒從認識到結婚到現在,也不過才一年多的時間,而自己和他在一起那么多年,他難道真的就忘的干干凈凈嗎?

    所以她努力的想要往他的身邊湊,這個曾經近在咫尺的男人。所以即使這頓飯有肖渲苒在場,但是她還是愿意在這樣的情況下和周建吃一頓飯。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