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絲婚保衛戰 > 第六十七章、好言相勸
    我不想多說什么,反正就覺的我幫窘境的習梅心才安。

    這事鬧的任鵬憂心重重,沉默寡言的。我逗他,說:“女兒都七歲了,你應該高興,應該感謝習梅為你養了女兒。”

    他居然說:“習梅當初是搞不清這孩子是誰的,要早知道是我的孩子,她早做了。”

    這話不無道理,我勸他,這充分證明:“你還是幸運的,有個自己的孩子。”

    話音剛落,他愣愣望我,問我難道沒想過生個我們自己的孩子。

    我解釋:“在欣欣沒出現前,我想過有個我們自己的孩子,可是現在……”

    我還沒說完任鵬就擺手,他深嘆一口氣,說我就是怕我婆婆。

    我說:“沒有,只是現在出現了這種事。”

    任鵬卻還是說我就從沒想過生個孩子。

    我不想跟他吵,跟他爭辯,說心里話遇上任鵬,我才真正知道了什么叫愛,什么叫幸福,怎么才是真正的兩口子。他懂我,我懂他,除此之外就是見不到就特別想。見了面兩人相望的雙眸中是滿滿的愛意。

    沒有別人在場,我走過去從身后緊緊抱住他,臉貼在任鵬的后背,說給我時間。

    任鵬卻問我,他是不是個不稱職的丈夫,是不是個懦夫。

    我說沒有,邁過這道坎得段時間。

    他一下轉過身,把我緊擁在懷中,說他怕失去我。

    我安慰他,這輩子我真正只愛過他,別人入不了我法眼。

    他聽了更是激動的擁緊我。我趁機跟他商量,要不真給習梅五萬,她以前在手機店給別人打過工,自己干應該可以。

    任鵬答應下班去趟我家。

    下班后,我和任鵬到房子,不見習梅母女,我一下就著急的叨叨,這習梅怎么不聽勸,又去哪兒了?

    任鵬倒無所謂,說:“淪落到這種地步,習梅也不好意思,走就走了唄!”

    我訓他:“心比肝大。”說完就給習梅打電話,問她在哪里?”

    她說她已租好房子了,讓我放心。我聽到車流聲,判斷出她帶欣欣在街上。問她到底在哪里?

    她才說實話,她決定今晚暫住旅館。

    我一聽就吼她:“旅館里什么人沒有,嚇著欣欣咋辦?在哪兒,我們開車去接!”

    習梅聽出我不高興,又覺得我說的在理,不讓我過去接,自己打的回來。

    掛了電話,任鵬就在那叨叨,說這習梅究競想干什么?這會回來,他就把態度表明,欣欣他帶走。說完任鵬望我。

    我自然是向著習梅,說:“這事兒先緩緩,楊浦離開習梅,欣欣我們要帶走,誰也承受不了。”

    “她這個消極的樣子,會影響到孩子的!”任鵬說完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兩手指互握,捏的咯叭響。

    “要不……”我剛要開口,習梅手拉欣欣進來了。她看到我們,勉強著向我們露出笑容。

    任鵬不望習梅,叫欣欣過來,欣欣還挺乖,一過來就依進任鵬懷中。任鵬的大手摸著女兒頭,問她喜歡吃什么,他現在就帶她去吃。

    欣欣很懂事,抬頭望媽媽。習梅怕碰到任鵬的目光,低著頭說想去就去吧!

    欣欣才小聲的說吃漢堡包。

    任鵬一聽高興的抱起欣欣,說:“咱們叫上哥哥一起去,好不好。”

    欣欣大聲響應:行!

    我阻止,不去叫博博了,哥哥要學習。任鵬不理我們抱上欣欣出門。在關門時,他甩一句,如果欣欣不鬧,他就帶欣欣去那面房子。

    我說可以,習梅望了一眼不吭氣。聽到關門聲,習梅就一遍遍地說,任鵬不能奪走欣欣,不然她無法活下去。

    我安慰她不會。她卻還是不信,說任鵬跟她話都不說,就是恨她,就是想奪走女兒。

    我感覺到習梅這幾年被楊浦壓制,心理有點問題,防備心理特別強。

    勸她有我在,不會的,并且任鵬也不是那種無情無義的人。

    家里沒菜,我們下樓吃飯,結果在飯館碰到了王二和蘇娜吃飯。我對這兩人本感冒,結果還坐到了并排。

    王二財大氣粗,不鳥我。蘇娜如坐爭氈,筷子在碗中劃拉著,面條挑起放下,放下挑起,小聲嘀咕什么,可能就是想和王二遛之大吉。

    王二不理她,挑起面條,大口大口吃,做出一副饞人的樣子。但他頭都不敢抬,而我這人最恨這種男人,本要好好諷刺幾句的,一想這在飯館人多,還是給留點面子。

    當服務員把飯端上桌,我還在扭頭盯著王二。習梅拉我一把。

    等我低頭吃飯時,王二和蘇娜偷偷走了。習梅問我是不是認識。我就講,王二和蘇娜的丑事。習梅打插,說她一看那兩個就不是兩口子。

    話音剛落,楊浦和一個短發的女人有說有笑進來。我和習梅傻愣愣望著。楊浦似乎沒注意到我們,他與那女人去了斜對角依窗的位置,在那個女人落座前,楊浦像個紳士一樣,拉開椅子,接過那女人的包放到了窗臺上。轉身右手搭桌沿,左手扶那女人椅背,彎腰低頭,一副親昵樣,可能問那女人吃什么飯?

    我正為這種場面感到咬牙切齒,習梅罵一句王八蛋,起身離桌,端起桌上的茶杯,快步走過去,就在楊浦轉身坐的時候,朝楊浦臉上潑去。

    茶水不燙,我知道。倒是那個女人嚇壞了,一遍罵習梅瘋婆子,一遍抽紙趕快起身給楊浦擦臉上的水,還問這是咋回事。要不要緊,要不報警,楊浦卻說不用報,這是個神經病。

    習梅氣呀!居然罵她瘋婆了,她狠拍幾下桌子,就沖著望著的顧客大聲說:“這是我男人,在外有了這個野女人,居然把我們的房子賣了,還把我們母女攆了出來。”

    這下,在場的顧客議論紛紛,而那個女人一聽習梅的話,手指習梅,倒問楊浦,她說的是不是真的。

    楊浦一副苦喪樣,說因為女兒不是他親生的。我趁機起哄,說你從出生養到七歲,跟親生的有啥兩樣,可你卻賣掉了房子,讓她們娘倆沒有住處,四處借宿。

    這下那女人,一把抓起窗臺上的包,甩一句楊浦你王八蛋,扭頭就走。楊浦氣的手指我和習梅罵一句兩個神經病,狼狽的走了。

    我和習梅轉身走時,聽到顧客議論:那男人就該打。

    出了餐館,習梅就哭出聲了,我勸她人都望著她,她似乎很傷心,居然走了幾步,抱住電線桿子泣不成聲。這場面,惹得過往的人都看。我拉習梅別哭了,過往的人都望呢!手一伸過去,習梅就把我胳膊甩開。

    剛好任鵬打來了電話,問:“我們在哪里?欣欣要媽媽呢?”

    我掛了電話,兩手扳開習梅抱電線桿的手,勸她別哭了,欣欣在房子哭著要媽媽呢?

    習梅一松開電線桿,抱住我又哭,說她對楊浦那么好,楊浦早就在外面有人了。

    我勸她這樣也好,離婚了重新開始新的生活。她說她無臉見任鵬,狠不得讓任鵬打她一頓,她死了也甘心。

    我訓她瞎說什么呢?你死了欣欣咋辦?說到后面都是哭腔,我又想起了省城我求馮偉跪過,哭過,鬧過,死的心也有過。

    坐進出租車里,習梅把頭依在我懷中哭,我也淚水漣漣。這種痛只有我能體會,而每次想起,總會傷心。

    回到家,一進門欣欣就撲進習梅懷中,問是不是媽媽不要她了。習梅不言語把女兒緊緊擁在懷中。

    任鵬還是一副冷面孔,說話時還是不望習梅,從包中掏出一張卡,放桌上。

    習梅看到了,驚恐地瞪大眼睛,吼,她不要錢,她要女兒,就當她求他了。說時兩手把欣欣擁得更緊。

    “我不是那種人,許艷不是說你要開店嗎?這五萬你用!”任鵬說時再此拿起卡扎在手中望習梅。

    習梅還是緊張的搖天說不要,她另想辦法。

    任鵬氣習梅這種地步了,還在他面前逞能,訓:“你告訴我想什么辦法?是不是又去舞廳買醉攀個大款,還是去洗腳屋當……”

    欣欣還在旁邊呢?這是什么話,我搗一把任鵬,吼他胡說什么呢?說著抓過他扎在手中的銀行卡。

    任鵬不樂意,手指著習梅,說:“你看看,她這個樣子,好像是我們欠她的了。我告訴你習梅今天我出面幫你,一你是我女兒的媽媽;二我是看我妻子許艷的面子;三我告訴你,你就別再打我的主意;四你這幾日趕快瞅著開店,欣欣和我們一起住,暫時我接送上學。”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你們忙市場,還是我帶欣欣!”習梅強調。

    “怎么?你不相信我!”任鵬質問,問時雙眸透著冷冷的光。

    “這事是我的錯!你們現在幫我,我已經很感激了,不想讓欣欣給你們添麻煩。”習梅說時眼神是真誠的。

    任鵬聽了先是嘁一聲,質問:“這是什么話,我自己的孩子,怎么叫添麻煩。”說完向欣欣招手,叫她過去。

    也許真是血濃于水的關系,欣欣掙脫開習梅,向任鵬小跑過去。任鵬伸開雙臂,摟住女兒在額上親了一囗。

    這情景刺激著習梅,她抺著淚,起身小跑著去了臥室。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