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封少寵妻,超甜噠 > 第73章 女人,不要說臟話
    下午拍了幾場戲份,晚上八點蘇妤初就沒戲可以回房間休息了。

    每間房里只有一張雙人床,空間很大,蘇妤初的房間的窗戶正好面臨海面。

    蘇妤初站在窗前,看了一會外面的景色,抵不住睡意的襲來,爬上了床睡覺去了。

    在蘇妤初迷迷糊糊睡著的時候,一抹人影從窗戶爬了進來,借著外面的燈光,很輕易的走到窗前,看著床,上沉睡的面容,人影脫了衣服,掀開被子鉆了進去。

    蘇妤初感覺一邊的床塌陷,人頓時清醒過來,只見一抹人影鉆進自己的被窩里,眼底浮現一抹殺氣,手掌朝著那抹人影揮了過去。

    人影似是被驚動,大掌握著蘇妤初的手腕,蘇妤初又揮來另一只手,再次被鉗制住,蘇妤初準備抬腿,卻被制止住,翻身,被壓,在床,上,動彈不得。

    “是我。”低沉醇厚的聲音從頭頂響起。

    “臥槽。”蘇妤初聽到熟悉的聲音,忍不住破口大罵,他想嚇死誰啊,怎么每次的出場方式都是那么驚悚呢?能不能正常一回?

    “女人不要罵臟話。”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卻絲毫沒有要送來蘇妤初的意思,將她壓,在身,下,保持著曖,昧的姿勢。

    “你怎么來了?”蘇妤初動了動被鉗制住的手腳,冷聲問到。

    剛才回來的時候就覺得他不對勁,感情是在想怎么爬她房間的窗戶吧?

    有正門不走,爬窗戶,還真虧他想的出來,果然不能以正常的思維去看待他。

    封煜看了蘇妤初一眼,松開手,將她順勢攬入懷中。

    “睡覺。”低沉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蘇妤初嘴角一抽,動了動身子,卻被封煜摟的更緊了。

    被封煜這樣摟著,蘇妤初只覺得呼吸困難,全身熱的難受,這哪里是睡覺,簡直就是睡不著呀。

    “別動,乖乖睡覺。”封煜沉了沉嗓音,略帶威脅的語氣,摟著蘇妤初的手松了松。

    死女人,每天待在劇組拍戲,見一次面已經夠難了,現在竟然跑榕城拍戲,只發了一條信息。

    摟著她在懷里,煩躁的心情一下子平靜了下來,鼻腔里都是她的氣息。

    蘇妤初咬了咬薄唇,頭頂上方傳來平穩的呼吸聲,停在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她的心臟也跟著跳動起來。

    在他懷里動彈不得,蘇妤初也睡不著,借著窗外投射進來的燈光,看著他的臉。

    刀刻般的立體弧線,筆挺的鼻子,濃而長的睫毛,削薄的薄唇勾著一抹淡淡的弧度,蘇妤初看著,心臟跳的更快了。

    蘇妤初有種想要親上去的沖動,心中一驚,她什么時候有這種感覺的?

    搖了搖頭,將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全部拋在腦后,她現在想的是要完成夢想,讓所有瞧不起她的人后悔。

    ……

    第二天醒來,床邊的位置已經空了,蘇妤初撇撇嘴,起床,洗漱完走出房間,來到大廳,劇組的成員也都陸陸續續到了。

    吃了早飯,蘇妤初就看到封煜走了過來,身邊陪著一位與他年齡差不多的美女,身材高挑,波浪長發,胸前有料,走路的姿勢都非常的魅惑撩人。

    兩人走著,朝著餐廳走去,相互交談著什么。

    封煜的目光不經意的看過來,是看見了蘇妤初,又好似沒有看見,唇角一直勾著淺淡的笑容,很認真的在聽那位美女說話。

    蘇妤初看到此情此景,胸口像被壓著大石頭一樣,憋悶的難受,感情是從她房間出來陪美女來了。

    她以為封煜來這里是為了找她的,但是現在看來,明顯是她自己想多了。

    想想也是,他是京都所有名媛千金想嫁的男人,身邊更是不缺女人,她在生什么氣?

    而且他做什么也跟她沒有關系,她也不是他的誰。

    可是,明明知道是這么回事,心里還是有些難受。

    當初她問他是不是喜歡她的時候,她明確的說了自己不會喜歡他,更甚至,從未想過再喜歡別人。

    這種感覺不陌生,蘇妤初知道,卻不知道自己從什么時候,開始對他動了心。

    一整天的時間蘇妤初都在拍戲,自然沒有時間看到封煜。

    等閑下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

    晚上的海邊有些涼,吃過晚飯,蘇妤初和董青,米微他們回房休息。

    米微遠遠的就看到沙灘上不遠處圍著的一群人。

    “妤初姐,董姐,那邊好熱鬧,聽說晚上有活動,我們過去看一下吧。”米微摟著董青,語氣激動。

    蘇妤初見米微一臉的興奮,也不好擾她興致,便點了點頭。

    三人回房換了身衣服,蘇妤初穿著大紅色的上衣,黑色的緊身褲,將她的身材完全顯露出來。

    長發在腦后隨意扎了個馬尾辮,整個人看起來青春靚麗,充滿活力。

    三人走出酒店,便聽到不遠處好不熱鬧,音樂聲震破耳膜。

    寧靜的夜晚被拉開序幕,白天沉寂的人們到了夜晚開始狂歡。

    蘇妤初和董青米微三人到的時候,人們正玩的盡興,氣氛很好,熱情似火,沙灘上有許多男男女女載歌載舞,異常歡樂。

    女人們穿著漂亮勁爆的禮服,有的穿著性!感的舞衣,隨著音樂,熱辣的舞步,熱情而熱情,畫面,音質很是迷人。

    男人們大肆的擺動著身體,熱情歌舞,熱情洋溢。

    也只有在這里,大家才能真正的放縱自己。

    蘇妤初看著這樣的情形,突然間很想這樣的放縱和自由。

    蘇妤初一出現,男人女人皆是一臉的驚艷,男人女人上前,圍著四人跳起了歡快的舞蹈,舞蹈音樂都充斥著熱情,而女人水蛇般的身段,舉手投足間的風情更為迷人。

    “妤初姐董姐,我們也去跳舞吧。”米微興奮極了,拉著蘇妤初的手,進入人群。

    人群中,封煜穿著一身黑色的休閑裝,襯著他的身影更加的修長。

    身旁的江執穿著米色的上衣,深藍色的牛仔褲,蘇沐雅穿著粉色的上衣,米色的緊身褲。

    封煜看到人群中的蘇妤初,臉色難看,好看的面容布滿一層寒霜,墨色的眸子卻一直緊緊的盯著蘇妤初的方向。

    蘇妤初被米微拉著走進人群,小丫頭跟著跳起來,扭動著腰肢,好不愉快。

    沒想到平時文文靜靜的,也有瘋狂的時候。

    看著米微跳的盡興,蘇妤初也被勾起了興致,隨著音樂也跳了起來。

    一曲結束,緊接著另一曲勁爆的音樂響起,大家自主的一男一女跳著艷舞。

    曲子很激揚熱情,大多男女都跳成了艷舞,有的甚至跳成熱舞,大為火辣,四周的喝彩聲一陣高過一陣,帶動著小小的氣氛。

    蘇妤初也自然的和一個男人跳成了艷舞,蘇妤初穿著紅色上衣和緊身褲,雖然不及別人的衣服靚麗,但是紅色卻最為顯眼,一瞬間成為了全場的矚目。

    蘇妤初雖然不是學舞蹈的,但是作為演員,多多少少還是學過舞蹈,雖然不是很熟練,加上她曼妙的身材和絕美的容貌,舉手投足間就有震懾人心的魅力。

    而男人也是個能手,配合的蘇妤初天衣無縫,有種自然流露出來的風情,異常奪目。

    那起伏的動作兩人配合的很好,兩人甩頭,說不出的削薄。

    不少的男人看的熱血沸騰,異常沖動,吶喊聲,贊嘆聲此起彼伏。

    封煜看的一張臉越發的陰沉可怕,在蘇妤初和那個男人開始跳舞便已經不悅了。

    那雙黑眸里怒火燃燒,這樣的蘇妤初,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卻根本不想讓這些男人垂涎她的美麗。

    封煜黑眸黑眸深深的看著熱情舞動的蘇妤初,只見那個男人一只手摟住蘇妤初的腰肢,兩人幾乎貼在一起,封煜看的更加憤怒,像極了一根本來蹦的很緊的弦突然斷裂了,封煜握緊拳頭,青筋暴起,朝著場中的蘇妤初走了過去。

    封煜寒著一張臉,走到跟前,在眾人議論紛紛中,抓著蘇妤初的手,一直走。

    被人拉著的蘇妤初也是一臉驚愕,看著突然出現的封煜,蘇妤初心情莫名的有些愉悅。

    “封煜,你干嘛?”到了僻靜處,蘇妤初皺起了眉頭,有些不解。

    突然,封煜停了下來,一雙黑眸格外的幽深,似是壓抑著什么,低聲道,“以后不許再跳這種舞。”

    “這有什么,不過是為了開心,好不容易出來放松一下,干嘛那么嚴肅。”蘇妤初不置可否,本來跳舞是一時興起嘛,也不是經常跳,看他的表情怪嚇人的。

    “以后不準跳。”封煜怒不可遏,幾乎是吼出來的,天知道他剛才看到她跳那種舞有多憤怒和嫉妒,好像把她關在房間不準出來,不準別的男人窺視她所有的美好。

    “好好好,以后不跳了。”蘇妤初見封煜是真的生氣了,努了努嘴,妥協。

    聽到蘇妤初同意,封煜的臉色才有所緩和。

    “回酒店。”封煜拉著蘇妤初的手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兩個人邁步走在沙灘上,沙灘上還有其他的幾對情侶,享受著兩個人的獨處空間,空氣中夾雜著海水的味道,很腥。

    蘇妤初看向海邊,除了一望無際的黑暗什么都沒有,彎了彎嘴角,跟著封煜走進酒店。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