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便在兩人對戲中流逝,九點十三分悄然到來,季禾莧放下劇本,用鼓勵的眼神看著葉問問。

    葉問問深吸口氣,又不是沒有親過,大方一點。

    她震動翅膀,像昨晚那樣飛到季禾莧的臉邊,把自己貼了上去。

    下一秒,她感覺到一股熱流自體內躥出,再然后,她不由自主跌倒在季禾莧的懷里。

    成功了!

    “季老師,果然是和時間有關。”葉問問一時激動,忘了自己還在季禾莧懷里,“如果因為體力不支的原因變小,晚上九點十三分,養足精力后,再以吻為媒介,我就可以變大。”

    季禾莧攬著她的腰,含笑點頭。

    看著季禾莧溫柔的目光,葉問問臉一紅,慌忙從他懷里起身,再摸口袋,手機和錢也變回原來大小了。

    現在已經確認她在晚上九點十三分時變大――季禾莧當初畫化精靈的時間應該是在晚上的九點十三分,而昨晚她在激動之下親了季禾莧,正好也是九點十三分,陰差陽錯的符合變大需要的條件。

    接下來需要驗證下一次變小會在什么時候,若不控制植物,她能堅持多久。

    葉問問用了三天時間做試驗,得出結果:如若她不使用控制植物的能力,變大后,時間長達二十四小時,也就是說在第二天晚上的九點十三分,必須得吻一下季禾莧,否則又會變小。

    而吻了之后,她可以又堅持二十四小時,換句話說,如果她想要每天保持正常體型,必須在每晚九點十三分親季禾莧。

    若是想縮小,當晚不吻季禾莧,她會在九點十三分時,變成小小的花精靈。

    以上,是在沒使用控制植物的前提下,如果她使用了,會根據自身體力來判定,一旦體力消耗過多,就會自行縮小。

    雖然有些麻煩,但她也不會天天控制植物,除非特殊情況,所以只要在正常活動下,她每天親一下季禾莧,就可以保證自己一直處于正常形態。

    這意味著她即使變大,也無法離開季禾莧,花精靈和季禾莧已經綁在一起。

    對此,葉問問并不意外,花精靈本就是季禾莧畫出來的,有這樣的情況實屬正常。

    她現在在思考一個問題,沒有一勞永逸讓自己變大的方法,每天都得吻季禾莧,時間久了,季禾莧會愿意嗎。

    而且……

    萬一季禾莧以后有了喜歡的人,他未來的女朋友怎么會容忍自己的男朋友每天晚上讓一個女孩親呢。

    雖然她是花精靈,但她也是女的。

    換位思考,如果她是季禾莧未來的女朋友,絕對不會愿意看到這種情況發生。

    葉問問嘆了口氣,縮小時可以心安理得的讓季禾莧養,現在卻不能了。

    她既然每天能保持正常體型,總不能天天讓季禾莧養,她也應該做點什么。

    可她想來想去,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么,會做什么。

    她雖然自學過高中課程,但她并沒有上過高中,也沒什么專業技能,找工作的話,似乎也只能去找一些服務員之類的――這是她在網上搜索得出來的結論。

    “怎么了?”季禾莧剛剛洗漱完,從浴室出來,就看到葉問問愁眉苦臉地坐在床邊。

    葉問問誠實地說:“季老師,我應該找一份工作。”

    季禾莧擦頭發的手頓住,隨后坐在床邊,溫聲問她:“那你想做什么工作?”

    葉問問迷茫搖頭,悶悶道:“我什么都不會。”

    “沒關系,不會的可以學。”

    季禾莧在她頭頂輕撫,不急不徐地說:“重要的是,問問,你自己有想做的事嗎?”

    葉問問被問住了,她想做什么?

    剛開始成為花精靈的時候,她最想做的事是變大,現在雖然不能百分百解決變大一事,但這樣反而更好。

    她可以在變大和縮小兩種體型中切換。

    等遇到程媛后,她想報仇,想為以前的自己討回公道,想讓程媛和院長所做的一切公之于眾。

    這件事在季禾莧的幫助下,已經開始,這幾天程媛在網上做了聲明,稱一切都是子虛烏有,還買了水軍,卻無事于補。

    再加上季禾莧的推動,網上罵聲更厲害,同時,陽城警方已經開始介入調查愛心福利院。

    可葉問問已經死亡,最重要的人證不在,無法擁有最有力的證據,不過沒關系,網友們的憤怒會是一把利刃,陽城相關部門,頂著上面的壓力,一定會盡全部力量排查。

    真相如何,相信過不了多久,就會由官方渠道通知。

    院長和程媛最終會有什么結果,葉問問不關心,只需要知道她們不會好過,她就開心了。

    院長在陽城,幾乎可以只手遮天。她以前從來沒想過,對付院長和程媛會這么輕松,

    可這樣的事到季禾莧手中,卻似乎沒費多少力量,就解決了。

    如果沒有季禾莧的幫忙,即使她擁有正常體型,想要報仇,絕對不會這么容易。

    她想做的事情,現在一一實現,到目前階段,她最想做的事……

    葉問問回望季禾莧,道:“季老師,我想考大學。”

    她以前的夢想是希望能養好身體,考個好大學,大學畢業找個好工作,平平安安過一生。

    現在她已經擁有健康的身體,還擁有一些不可思議的能力,可她見識少,大部分情況下會很依賴季禾莧。

    她需要學習更多的知識,讓自己眼界更寬,而不是以花精靈的身份跟在季禾莧身邊,讓他養。

    她自學過高中教材,只要努力一點,考個大學不是問題。唯一的問題是,如果她考上大學,季禾莧不可能陪她一起去學校,他要工作,而她必須每天靠吻他才能維持正常體型。

    季禾莧似乎沒有這方面的顧慮,聽完葉問問所說,他很贊同:“我替你聯系輔導老師,讓老師將高中的知識慢慢教于你,再讓朋友幫你安排身份,明年就可以參加高考。”

    “我們有一年的時間,等你考上大學,這個時間段,我們應該能找到可以讓你永遠保持正常體型的方法,即使沒有也沒關系,總會有其他辦法,你不用擔心,安心備考就好。”

    葉問問怔怔地看著他,眼淚忽然涌出來,止都止不住:“季老師,你不覺得我是個麻煩嗎,我一直在麻煩你,我……”

    “問問。”季禾莧溫柔的替她擦掉淚水,“如果你是別人,或許會是麻煩,但你不是。你的出現,是我創造而成,你是葉問問也好,是花精靈也罷,無論你做什么,于我來說,都不是麻煩。”

    葉問問哭得更兇了。

    季禾莧眼底浮現出心疼,伸手將葉問問攬入懷中,輕輕拍打她的后背,她以前得到的善意太少,他又出現得太晚。

    他的掌心輕撫她后背時,感覺到衣服下、貼服在背上的翅膀,隨著她的哭泣輕輕抖動。而她通過翅膀,可以感知到他掌心的紋路,以及手掌傳遞的溫度。

    溫暖的讓人想哭。

    葉問問微微轉了個方向,把頭抵在季禾莧的肩膀上,任由自己任性地哭個夠,季禾莧也不阻止她,直到她的情緒慢慢平靜下來,才在她耳邊輕聲道:“好了嗎?”

    葉問問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季禾莧扶住她的肩膀:“我看看,眼睛腫了沒。”

    葉問問順著他的力量抬頭,眼眶紅紅的,再看季禾莧胸前和肩膀上的衣服,已經被淚水暈染開一大片。

    她吸了吸鼻子,季禾莧遞紙巾,起身去浴室浸濕干凈的毛巾,替葉問問擦泛紅的臉。

    葉問問仰著小臉,任由他動作。

    “季老師,我想成為你的助理。”因為哭過,聲音有些悶悶的,“這樣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劇組,做一些我能做的事,邊學習邊工作。”

    季禾莧沉吟片刻,點頭應下,天天讓她待酒店,他也不放心。

    見小家伙頂著紅紅的眼睛笑了,季禾莧笑道:“怎么不問我工資待遇。”

    “不要。”葉問問趕緊搖頭,她現在完全是被大佬養著,怎么還能要工資。

    季禾莧沒在這個問題上繼續逗她:“以助理身份去劇組,問問這個名字不能用,包括以后辦理身份信息,問問也不能問。”

    葉問問這個名字并不多見,何況因為程媛,她的名字頻頻在網上被提起,為了避免諸多麻煩,她必須得化個名字。

    當初她被遺棄在福利院門口,包裹里有張紙條,上面寫著“葉問問”三個字,沒有其他任何信息。

    葉問問明白季禾莧的意思,雖然只是一個化名,但總歸是自己使用,便道:“季老師,我的化名跟你姓,可以嗎?”

    季禾莧神色微動,嘴角上揚的弧度似乎深了許多,他道:“真的要跟我姓?”

    葉問問重重點頭,她并沒有其他意思,只是單純的就想和大佬姓一個姓。

    “也好。”季禾莧道,“想好取什么了嗎?”

    葉問問搖頭,好歹也是個名字,總不能小貓小狗的胡亂取一個,季禾莧道:“悅影明溪橋,浮照東流爾,季悅爾,怎么樣?”

    葉問問默默喊了幾遍,不知為何,特別高興:“喜歡。”

    心想大佬不愧是大佬,信手拈來一首詩,就可以給她取個名字。

    “喜歡就好。”季禾莧待要再說點什么,一旁的手機忽然響了,是視頻電話。

    來電顯示易菲。

    葉問問看到了,大佬的媽打視頻電話過來,她悄悄往旁邊挪了些,季禾莧看了她一眼,隨后接通電話。

    “兒子,我回國啦!”季媽媽興奮地說,“媽媽明天來探班……等等,你旁邊那條腿是誰的?”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