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初吻日記 > KISSx72
    男人情侶款的微博很明顯意味著正式公開。

    就算前陣子的互動給大家打足了預防針,但兩位流量的官宣加上大勢CP修成正果,還是引爆了熱搜。

    兩條微博迎來了史無前例的猛烈轉發和評論,不光大家被猝不及防地秀了一臉,紀寧也毫無準備。

    ――她根本都不知道紀時衍會這么發。

    窗外夜色正濃,云月勾纏。

    她跳下椅子,鞋也忘了穿,赤著腳打開房門。

    男人肘部抵著沙發扶手,食指搭在唇上,剩下的修長手指漫然垂落,卻仍然遮不住唇邊笑意,笑得像個意氣風發的少年。

    紀寧無聲無息地走到他面前:“在笑什么?”

    “嗯?”

    紀時衍這才發現她已經出來了,視線落在她光.裸腳背上。

    “沒穿鞋?”男人招手,“坐過來,地上冰。”

    她弓了弓足尖,徑自踩上沙發,然后在他身邊盤腿坐好。

    他有潔癖,如果換了任何一個人在地上走了圈又踩沙發,他大概會直接把人拎出去。哪怕家里每天有人打掃,地上也很干凈。

    但小祖宗是不一樣的,小祖宗得有特權。

    男人瞧了她一眼,只是問:“冷不冷?”

    紀寧搖頭,從身后扯了個枕頭出來,腦袋墊在上頭:“你還沒回答我。”

    紀時衍回憶起她的問題,眉尾揚了揚,語調說不出的愜意自在:“還能笑什么,就是覺得被羨慕……”

    紀寧:?

    “很爽。”

    不過寥寥兩句話,男人的滿足都要溢出來了似的。

    明明應該失語于他的小題大做,但心境仍跟著愉悅起來,她也埋進毛絨抱枕里,無聲無息地彎唇。

    他靠過來,琥珀烏木帶著居家服的氣味徐徐擴散。

    “看到我發的微博了沒有?”

    “肯定看到了呀,”她揚揚手里的手機,“我微信都快被消息擠爆了。”

    從剛才到現在都沒停過,要么是祝福要么是嫉妒,還有直接在她對話框開叫的――比如宋瑜。

    宋瑜在一連串尖叫后,極少地毫不吝嗇自己的夸贊:【這個公開方式好浪漫,您太會想了。】

    紀寧:【不是我想的,紀時衍自己發的。】

    宋瑜:【你們倆沒合計過???】

    【沒有,我剛剛是參加微博話題活動,他發了我才知道的。】

    【我靠,這男人真的絕,這回應殺傷力太大了,我在晚自習課上都聽到隔壁樓在尖叫。】宋瑜在對面唉聲嘆氣,【你真會投胎,下輩子把你的好命給我行嗎?】

    一說完宋瑜又意識到不對:【算了,被養黑號那段日子運氣也不是很好,當我沒說。】

    【……?】這位朋友還挺會盤算。

    【不過整體來說還是不錯的,你熬過來了,現在事業愛情也雙豐收,標準的人生贏家。】

    【事業還沒有吧,】紀寧說,【我高含金量的大獎還沒拿過。】

    宋瑜嘩然:【對自己要求這么高啊?那行,等你拿獎之后獎勵你。】

    【獎什么?】

    【請我吃飯。】

    ……

    回到今晚的重點,顯然,男人的殺傷力不僅限于學校,微博和朋友圈也都被他通殺。

    微博上的大家幾乎把紀寧當成了追星錦鯉――

    【轉發這個紀寧,你也可以和愛豆公開戀情。】

    【我受不了了,這么甜的東西是人看的嗎?!】

    【這個回應實在是太蘇了,前后呼應,既有過去又有未來還照顧了追星女孩的心情T.T今夜酸到無眠。】

    大熱事件也絕對不缺句型跟蹤,朋友圈和一些微博的大V都在仿造句式玩梗。

    【我的現在:[頭發茂盛圖片]我的未來:[光頭圖片]】

    【我的現在:[肥宅]我的未來:[老一些的肥宅]】

    【我的現在:[單身]我的未來:[無止境的單身]】

    一整晚都有無止境的熱點跟蹤,鼠標女孩們磕到迷幻。

    紀寧也看了很久的微博,被各式各樣的梗逗樂,想起去洗澡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多。

    她最近得調整一下早睡的作息,下周就要進《關于雪落時》的劇組了。

    少女起身,正巧碰到男人洗完澡出來。

    他白色浴衣熨帖齊整,額發微濕,有水珠淅淅瀝瀝地滾進他衣領里。

    男人就這么瞧了她一會兒,忽然輕笑了聲:“委屈你了。”

    紀寧偏頭。

    “全世界都知道了――”

    男人垂眼,明明是在道歉,卻沒有絲毫悔意,仍是在笑:“你好像只能綁在我身邊,逃不掉了。”

    ///

    《關于雪落時》開拍的第二周,紀寧之前合作的美妝套盒也正式上線售賣了。

    套盒從顏色到眼影粉質都是她把過關的,就連盒子上的設計她都提出意見修改過幾次,諾諾都說:“管不管都拿那么多錢,不少網紅開店什么都不管的,我家藝人連LOGO大小都親力親為地監督調整。”

    但用心一定是有回報的。

    有她之前手鏈賣到斷貨的先河,這次美妝套盒先開啟的是預售模式,預售十天銷量就破了十萬。

    ――沒人想到預售還能這么賣的。

    并且第一批預售通道關閉后,還有很多人說自己沒看到消息沒有買,在求第二輪預售。

    其它女藝人紛紛效仿她,開始聯絡廠家炒人設做聯名,可惜開創先河的最大的蛋糕,已經在她碗里了。

    之前簽過的T家旗袍也在最近開始了宣傳片拍攝,由于二人已經官宣了戀情,宣傳片自然也是一起拍的。

    劇組批了半天假,讓他們前往攝影棚拍攝物料。

    攝影師是個美國人,好在二人的英語水平都不錯,所以也不需要翻譯。

    今天的拍攝主題是誘,引誘的誘。

    很快,攝影師用流利的英文讓她跨坐在紀時衍腿上。

    紀寧大腦空白片刻,第一次希望自己沒有聽懂。

    男人配合拍攝燙了羊毛卷,帶著弧度的劉海兒定在額側,半靠在椅子上的時候真有點風流落拓的味道。

    見她遲遲不動作,他挑眉:“不行了?”

    當時是她自己答應接下的,那么拍攝內容也要她來承擔。

    “為了工作,”紀寧深吸一口氣,“我沒什么不行的。”

    她扶著男人肩膀翻身上去,攝影師還在火上澆油地說著“都是情侶不要害羞,大膽一點”。

    旗袍半開叉,暗紅面料襯得少女愈發白皙,腿又細又直。

    男人的手放在她腰間,本還放松的雙腿也慢慢緊繃,維持著這單一的動作太久,他終于忍不住瞇了瞇眼,鼻尖滲出一點汗來,喉結克制地滾動。

    他本就不擅長忍耐。

    攝影師喊的那聲結束簡直是救心丸,紀寧劫后余生地從椅子上下來,感覺腿已經僵成了木頭。

    看成片的時候他倒是又恢復了泰然自若,還有心思觀察她:“……耳朵怎么還會紅?”

    她雙手攏住耳垂:“里面太悶,耳朵受不了。”

    他好像又在笑,但她已經管不住了。

    拍完T家的物料,二人又投入電影拍攝中。

    紀寧得配合光線拍攝,由于早晨的景比較多,她有時候就真得三點起床四點開拍,人都沒睡醒,就要拿起刀子開始處理魚。

    好在紀時衍也在陪著她早期,沒有單打獨斗那么難捱。

    這部電影預計要拍攝七個月,也是處于導演想要慢工出細活的類型。

    在她拍攝的那幾個月,江茵也順利幫她拿下了A家的全球代言人。著名的高奢品牌,旗下囊括美妝、護膚、成衣以及香水,他家的全球代言從來沒有過請中國人的先例,就連在國內找當紅的藝人,要么是給推廣大使,要么是中國區代言人title,要么只給單調的美妝線代言。

    能找她做全球代言人,不止是對她在國內人氣和號召力的肯定,更是對她在海外影響力的看好,以及整體形象的滿意。

    《此間有星辰》不僅在國內網播量破了三十億,更是被海外電視臺購入,成績斐然。

    紀寧也首次擁有了大規模的海外粉,加上和紀時衍的戀情公開,《幻愈》未播就有大批電視臺爭相購買。

    合約簽好后,她跟進了一些拍攝物料,結果某天突然被刷上熱搜,各大營銷號發現A家換了主頁,留了個代言人的剪影,說十號官宣。

    營銷號當然坐不住了,又開始炒話題:【A家十號解鎖新全球代言人,看這個剪影很像紀寧啊,會是她嗎?】

    粉絲都說等官宣,前排熱評里卻有這么一條:【怎么可能?不可能給中國人全球代言的,那種資源都是國外最頂尖藝人的,是紀寧換團隊之后跑出來碰瓷了嗎?建議清醒。】

    沒想到第二天A家就提前官宣了,@出紀寧,并配上誠摯的合作語:【與你共度,每一秒都值得紀念。】

    昨天那條“建議清醒”的微博被挖出來,大家迫不及待地想打醒發言人:

    【官宣了,還真是紀寧,謝謝你肯定了這個代言的地位。】

    【我才建議你清醒一點,睜開眼睛看看我們收視破2票房靈藥手握無數代言帶貨能力一流的優秀演員紀寧好嗎?】

    【您好,我是醫生,請問您是否因為過于臉疼需要來我們醫院就醫?殘障人士有補貼哦。】

    這個人人聞名的代言花落紀寧,自然是引起了不小的討論,她的能力也讓不少人與有榮焉起來:【品牌創立至今好像還是第一次找中國藝人做全球代言人吧,紀寧真的厲害,頂流實錘了。】

    【雙紀真是中國娛樂圈在海外的臉面啊。】

    紀寧的風評一路水漲船高,韓冪和陶湘二人則在被爆出丑聞后漸漸隱退,公司為了撇開關系主動解約,小三和吸.毒則是女藝人最沾染不得的污點,碰上這種新聞,則一輩子翻身無望。

    孫荷并沒有退圈,不認命卻又翻不起水花地演著十八線不知名小網劇,穿梭在爛劇之中,偶爾被人想起拎出來說兩句,親切地獲得嶄新外號――孫撲街。

    年底,《關于雪落時》正式殺青,紀寧也在同月受邀出席了華金獎。

    華金獎是業內公認的含金量最高的獎項,通俗一點來說,這里面獲獎的最佳男女主,才有被稱為影帝影后的資格。

    也不是沒有拿過最佳女主角,《胭脂煮酒》、《此間有星辰》、《玫瑰與那時風》這三個劇都讓她拿過不少獎項的最佳女主,但她和華金獎的交集卻始終缺席,今年終于靠《同心圓》入圍了最佳女配。

    雖然當天晚上沒有拿獎,但入圍已經是最大的肯定,和她一起入圍的都是老戲骨和優秀的青衣演員,在她這個年齡能拿到提名,算非常不錯了。

    紀寧那一整晚都像是喝了假酒,走路都有點飄飄然,說什么都想慶祝一下,讓紀時衍帶她去喝酒,結果酒館打了烊,家里也沒有庫存。

    她神經還處于亢奮狀態,關了手機強迫自己睡覺,結果翻來覆去地就是睡不著,只好大半夜爬起來去陽臺欣賞夜色。

    她正哼著歌蕩秋千,男人聽到聲響從房內走出,倒了杯溫水:“怎么還沒睡?”

    “我睡不著。”少女可憐兮兮地回頭看。

    男人坐到她身側,水遞給她喝了一口,這才問:“原因?”

    “可能是因為被提名了,”她撐著秋千遠望,“我小時候最愛看華金獎的頒獎典禮,覺得那地方很神圣,是殿堂。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出現在那個地方,而且我還有解說詞,聽到解說詞的時候我心都快跳停了,比你給我告白的時候都快。”

    紀時衍:“……”

    “我是不是很沒用?”少女撇嘴,想起什么似的,“你是在比我大一歲的時候拿的獎吧?那天你什么感覺,也像平時那么冷靜?”

    時間久遠,男人思忖了會:“那天晚上……好像是激動了一會。”

    “激動到什么程度,失眠了嗎?那天幾點睡的?”

    “九點。”

    “……”

    紀寧哽了會,坦然地接受現實:“看來沒什么能讓你失控的。”

    男人看了看肩上枕著的少女,思緒難自控地飄往旗袍拍攝那天,睡意都跟著消退了不少。

    “怎么沒有?”不知道過了多久,他這么回答。

    少女沒有動靜,像是在他肩膀上睡著了。

    紀時衍抱起她,走進房內,極輕地將她放在床上。

    紀寧本來有些困倦,結果被他一放到床上,聞到他枕頭上的氣息,忽然就清醒了起來。

    男人背對著她已經躺下了,她躡手躡腳地蹭過去,還沒來得及干點什么,男人倏地轉身:“到底還睡不睡?”

    少女眨了眨眼睛,“我睡不著……”

    “你再在被窩里動來動去,”男人握住她手腕,“我不能保證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說完之后,他又轉過身背對她,好像很規避和她的觸碰一般,又像在壓抑什么,

    手機不在身邊,此刻也真的無聊,紀寧只好又湊上去,在他耳邊問:“你覺不覺得你手心挺熱的?空調讓你上火嗎?”

    紀時衍:“……”

    少女氣息就在噴灑在耳后,混合著特有的檸檬味道,攪得人方寸全亂。

    男人忍無可忍,翻身將她壓在身下,“你覺得到底是什么讓我上火?”

    她頗為無辜地摸了摸他的眉心:“我、我嗎?”

    紀時衍吐息紊亂,料想她今晚肯定是瘋了,什么都敢說。

    半晌,男人松下來,埋在她頸窩里嘆了口氣:“你別弄我了。”

    第三次轉身讓自己冷靜下來之后,毋庸置疑地,迎來了少女第三次的襲擊。

    她小心翼翼又試探地戳了戳他的后頸,聲音很輕:“那如果我非想弄你呢?”

    “………………………………”

    他沒給她再次開口的機會,男人翻身上來,連吻都帶了些兇狠的意味,紀寧舌尖被啃咬得發痛,嘴唇也酥酥麻麻半失去知覺。

    偏偏他又慢慢地折騰她,像是把她剛剛的那些試探全部還回來,少女嚶.嚀著足跟蹭床單的時候,他才低聲道:“痛的話跟我說。”

    她的語調帶著鼻音,糯聲回:“嗯。”

    男人緩緩揉著她耳根,克制地動作。

    如同海浪侵襲焦巖,碰撞沖擊出滾燙汗水,溫存繾綣至舌尖傳遞,一寸寸靈魂在她的身體里腐朽崩壞,最終在曖昧纏繞間洶涌釋出。

    客廳里被她打開的電視好像還在放,說了些什么她已經記不清楚了,只記得他撐在自己身側青筋暴起的手臂,還有視線里上下起伏的吊燈。

    不對,上下起伏的好像不是吊燈,是她。

    ……

    一次結束已經是凌晨三點。

    紀寧被擦干凈之后重新放回床上,本以為這下夠累了總能睡著吧,結果一閉眼,就是男人咬著后槽牙青筋暴起汗水滴落的模樣。

    她左翻翻右翻翻,把背對著他的男人又給翻了過來。

    他的聲音帶著些微嘶啞:“……還是睡不著?”

    “嗯,”她往下拉了拉被子,露出一雙濕漉漉的眼睛,“你想不想……”

    本來想問他喝不喝牛奶,結果男人點點頭,指腹摩挲過她耳根:“還想。”

    紀寧:“……啊?”

    她的計劃,本來是凌晨四點睡覺,然后睡到十二點起床,睡滿八個小時。

    結果當然是失敗了。

    四點的時候她在床沿,五點的時候她在沙發,六點的時候她在浴室,七點了,天都亮了,她在飄窗。

    八點的時候社畜出門工作,她終于回到了最初的起點。

    真的精疲力竭地躺在床上的時候,她突然想到自己發過一條私密微博,是說愿意和他大戰三百回合。

    ――曾經許下豪言壯志時腦子里進的水,都是她今晚流的淚。

    她再也不胡說八道了嗚嗚嗚嗚。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