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巧女喜當家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會點別的本事
    沈小魚一看這兩位就糟心,那么大歲數一點道理都不懂,之前她還以為這兩位走了呢,沒成想還在這呢!

    孫嫂子這會兒也剛好到大門口,看到這二老,腳步也是一頓,一時間有點不知所措。

    “你們二位是還有什么事兒?要錢還是要命,要錢沒有,要命你等我會兒,我去衙門找人,把人逼死也有說法!”沈小魚黑著臉說道。

    孫婆子一看沈小魚就害怕,也不想和沈小魚說話,轉頭就去和孫嫂子說道:“我們要走了,住房的鑰匙拿來給你。”

    孫嫂子結果鑰匙一句話都沒有說,孫婆子嘆氣一聲,兩人就先走了。

    沈小魚看人真的走了,也就放下心來,就說道:“嫂子,進院兒吧。”

    孫嫂子想了想,就轉頭去追,沈小魚看孫嫂子又去追,無奈的搖了搖頭,孫嫂子到底還是心軟的人。

    孫嫂子追上了二老,就拿出了身上的錢,這些日子從沈小魚那拿來的工錢都在這里了。

    “爹,娘,大直待我不薄,這些錢是我所有的錢了,給你們當路上的盤纏用吧。”孫嫂子說道,今日之后,她也就抬起頭做人,她是欠孫大直的情,卻也不欠別人的。

    孫婆子看有錢拿,剛要拿,孫老漢就咳了一聲,說道:“這錢我們不要,大直死了,你們也沒有孩子,以后你自行改嫁也行,和我們老孫家也沒有關系了,這錢……我們要是拿了,大直怕是真的要怪我們了。”

    孫婆子一看錢也拿不成,就直接往前走了。

    孫老漢看了看孫嫂子,也跟著走了。

    沈小魚正洗手,孫嫂子就回來了,雖然神情城中,但是也看得出孫嫂子松了一口氣了。

    “明天你先去老房子把自己的行禮也取回來吧,房租應該也到了,找房東退了房,以后就在這住著!”沈小魚說道。

    孫嫂子點頭:“原本也沒有什么行李,很多東西也都是我和大直過日子時候用的,現在也……用不上了,想想要不然賣了算了。”要不然也是睹物思人,自己一看心里就難受。

    沈小魚知道孫嫂子還有點低落,就說:“賣了也行,咱這也啥都不缺。”

    晚上吃過飯,沈小魚就去趕訂單,一看地址,是惠家的地址。

    “這是定的書架嗎?”沈小魚看著圖上隨意畫的是個書架子的樣子,琢磨自己好像沒有這么多的料,就先放一邊,先做別的。

    沈小魚一直忙到很晚才睡,第二天一早,孫嫂子取了貨就要去鋪子。

    “嫂子,晚上取東西的時候讓春芬和紅棗跟你一塊去,一塊幫著拿拿東西!”沈小魚也這時候出門,就囑咐了一嘴。

    孫嫂子點頭:“成。”之后二人分道各走各的了。

    沈小魚到了衙門就自己忙自己的,對新領導的溜須拍馬已經到位了,之后就還是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就行了。

    答應蕭胥在做幾個木頭人,她也得動作快一點。

    武運知道沈小魚這有事兒,就招呼了幾個工匠一塊來,大家也都挺積極,除了關鍵的機括是沈小魚自己動手弄的,其他的木頭外殼都是大家幫忙弄的,七天之后,五個木頭人就做好了,外型上雖然不如她做的第一個那么精致,但是功能上是有差別的,做實驗也足夠了。

    “找個人去梟衛營給蕭大人報信兒吧。”沈小魚看東西都做成了,就讓蕭胥快點試驗。

    衙門的雜役去報信兒,到了梟衛營直接報了沈小魚的大名,蕭胥就知道是有好事兒,當即就說:“趕緊去工部,把東西,還有魚縣主,全都拉回來!”

    副將鄭源主動請纓,帶著人馬就直接進了城。到了工部衙門,就直接找沈小魚,至于聶幀,問都沒問一句!

    沈小魚看人來了,就說:“鄭將軍等我一下,我去叫聶大人!”

    “叫他干啥?”鄭源說道:“有你在這東西不就能整得明明白白的嗎!”

    沈小魚苦笑:“走流程,別著急啊!”然后就去找了聶幀。

    聶幀一聽要做新的試驗了,就說:“沈大人自己去就行了。”

    沈小魚說道:“我自己不行,我一個姑娘自己去軍營也不合適,而且這工部的事兒總得有個做主的才行啊!”

    聶幀心里一片凄涼,這幾天自己真的是形同虛設啊……

    沈小魚看聶幀渾身都散發著憂郁的氣息,就問道:“聶大人是不是覺得這工部的事兒無從插手啊?”

    聶幀抬頭看向沈小魚,沈小魚說的也的確是這么回事。

    “其實工部的人都很簡單質樸的,有什么活也都是認認真真的干,不會因為大人初來乍到就欺生的。”沈小魚說道:“工部的人都是有一技之長的,大家別的都不看,就看本事,只要有本事,大家也都是高看一眼的。”當初她一個女子剛來的時候也是戰戰兢兢,現在不也是和大家相處的一團和氣的?

    聶幀苦笑,問題就出在這里了,他缺的就是本事,別說工匠,讓他傳針他都費勁!

    “沈大人的意思我懂,我琢磨著,這工部我是呆不長了……”聶幀很是失落。

    “啊?為啥啊?”沈小魚問道:“又有更好的地方了?”

    聶幀笑著搖頭:“不是,只是我對工部的事情是真的不懂。”哪怕裝懂都裝不出來,一個圖紙倒著還是正著他都不知道。

    沈小魚咋舌:“不懂就不懂唄,大家都看得出來的。原先的姚大人也就是能看懂個圖紙,別的也是啥都不會,畢竟是文官出身,和我們這些技師工匠還是有區別的!”她也不傻,經過上次看圖紙的事兒,哪里還不知道聶幀壓根就不懂圖紙啊!

    聶幀一愣,就問:“都知道我是外行?”

    “啊,整個工部,不是內行的少,是不是外行,幾天也就看得出來了。”沈小魚肯定的說道。

    聶幀覺得自己真的是不好意思啊,好歹也是個侍郎,竟然這樣不濟事。

    沈小魚說道:“看不懂圖紙不要緊,聶大人可以會點別的!”

    “別的?”聶幀不懂。

    沈小魚就說道:“當然是會左右逢迎啊,就比如說這次我做的這個木頭人,蕭大人那邊要是說這東西真的有用,你就該直接拿著圖紙去找皇上,爭功勞啊,不光給自己爭,也給我們下面的人爭!知道為啥我一做東西,大家都愛來幫忙嗎?”

    “為什么?”聶幀這些日子也看得出沈小魚的號召力了,工部不管是工匠還是技師,都愿意和沈小魚來往。

    沈小魚得意的說道:“因為幫我就是幫他們自己,上次做新弩箭的時候,姚大人借著這個機會直接升官,其他人也能升品級,最不濟還有賞金,都是占便宜的好事,誰傻誰才不幫我!”

    聶幀聽了沈小魚這一番話,心中起了波瀾,他伯父也給他講過,說姚成能從工部這樣的后勤部門跳去內閣,都是因為姚成兩次立功,現在一想,這兩次立功哪次都有沈小魚的功勞。投石機,人家做的,新弩箭,也是人家做的!

    “只要左右逢迎爭功就行?這么簡單?”聶幀說道。

    沈小魚笑道:“聶大人,這為官之道我是不太懂,但是咱們這,就是這么簡單。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工部就是這么簡單的地方,大家也有著驕傲,想靠著雙手得到榮華富貴,而不是靠著玩陰招踩人。

    聶幀想了想,就說:“行,那咱們也走吧,既然就這么簡單,我要是再做不好,那這位置還不如趕緊給好人騰出來!”

    沈小魚看聶幀有了精神,就琢磨這次自己應該還能撈點什么,就算官位坐到頭了,好歹給點金銀財寶也夠本了!

    沈小魚和聶幀兩人到了大門口就上了車,走到半路的時候,馬車停了,鄭源就過來知會了一聲:“上次不說要個操偶的老師傅么,正找呢!”

    “正找?”沈小魚問道,話音剛落,就看一個人被帶來了,沈小魚一看,樂了,還是個熟人。

    那人戰戰兢兢的,看到沈小魚的時候就說道:“沈老板?”

    沈小魚笑著點頭:“宋老板,真是巧了啊!”

    宋老板在京都城經營一家戲偶班子,前幾日還在她這定了一批精致的人偶,這一來二去的和沈小魚也算是熟人了。

    “可不是巧了,我也不想來啊!”宋老板苦著一張臉,京都城的小商小販有哪個愿意和當兵的人扯上關系啊,他這說是“請”,和劫沒有啥區別了,現在心里還慌得很!

    沈小魚就說道:“沒事宋老板,先上車!”

    鄭源原本想讓宋老板跟著他們的馬車走,不過看沈小魚和這宋老板熟悉,也就隨著沈小魚去了。

    上了車,宋老板看到聶幀,就問:“這位是……?”

    “這是我們工部侍郎聶大人!”沈小魚的話音一落,就看宋老板扭頭就要下車,被沈小魚笑著就拉扯回來了。

    “宋老板,沒事,我們聶大人很親民的!”沈小魚笑著說道。

    宋老板感覺今兒不是什么好日子……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