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戀戀浮城 > 第 3 章
    七月初的這一天,位于香港半山中環的一間女子中學內,一改平日幽靜,十分熱鬧。

    這是一間由英國教會在幾年前創辦的女校,生源多來自定居于此的西方人和那些同意將女兒送來接受最新教育的開明本地家庭。今年的夏季學期就要結束了,今天就是放假的日子,接下來,將會有一個長達兩個月的悠長假期。

    校園里花木蔥郁,不時有雀鳥和松鼠出沒。穿著校服十四五歲的女學生們開完了結業會,解散后還不肯離去,穿梭在校園里,相互告別,仿佛一群嘰嘰喳喳的小鳥,到處洋溢著快樂的青春氣息。

    因女校嚴禁男子入內,故今天來接人的男性,統統被無情地擋在了外頭。

    校門外等著的許多人里,就有白家來的劉廣。

    劉廣是個中年人,精明而能干,是白家的得力助手。他本是被白成山從古城派至廣州接小姐的,并沒打算來香港,因小姐先前曾與鏡堂少爺講好,等女校放假,她自己會搭船回來,毋須他們去接——這一點,她曾再三強調。

    鏡堂少爺知道小姐的脾氣,強行去香港接,反恐惹她不開心,當時也同意了。但前些日,大約是被少奶奶提點了幾句,唯恐小姐臨時又變,依舊不肯回來,為了穩妥起見,這才改了主意,讓之前曾隨他去過香港探望小姐的自己領著新找來的這個司機一道再去——不管小姐高不高興,到了放假那一天,截在校門外,把人穩穩妥妥地接到手帶回去要緊。

    劉廣等在校門外搭出來的一處遮陰亭下,邊上是另幾個西裝革履,看起來有些身份的斯文人。他已翹首等待了半天,卻始終不見小姐出來,不禁有些焦急起來,但想到少爺安排在這里看顧的人說,小姐前兩日確實已經訂購了今天回廣州的船票,便又稍稍放下了些心。

    雖然這里曬不到太陽,但還是熱。他抖了抖黏在身上的綢紡長衫,擦去腦門上冒出來的一層汗,轉頭看了眼身后不遠之外,那個和自己同來的聶姓年輕人。

    校門外除了自己站的這地,再沒有別的遮陰處了,而這年輕人隨自己等在這里,獨自停在路邊,背上的衣裳早被汗水打濕緊緊貼肉,他卻依然站得筆直,雙目平視著前方。

    仿佛從到了后,他就是這個姿勢,在白花花的日頭下,已經站了快一個時辰。

    從廣州坐船來的時候,劉廣不小心吃壞肚子,上吐下瀉。看不出來,這個沉默寡言的年輕人竟十分細心,不但給他請了西醫,還把他照顧得很好。現在見他這樣在日頭下曬著,心里有點過意不去,于是叫了他一聲,讓他過來,站自己邊上等。

    聶載沉笑了笑:“多謝劉叔,我不熱。”

    劉廣見他不來,只得作罷,又擦了擦汗,扭頭朝里再次張望,忽然眼睛一亮,高興地道:“出來了!出來了!小姐出來了!”

    聶載沉循著劉廣所指的方向,望了過去。

    校園的蔭道上,由遠及近,走來了一個年輕女孩兒的身影。

    雖然距離還遠,但聶載沉的目力好,依然能辨。

    女孩兒看起來和自己相仿的年紀,個頭卻只觸他下巴的樣子,一張素面,長發垂胸,梳成時下城里常見的國人未婚女子的辮,身穿一件普通的淺藍色中式衫裙,手中提了一只看起來仿佛帶些分量的大箱子。

    他略感意外。以為白家小姐是摩登的裝束,沒想到如此樸素的樣子。

    她漸漸近了,在校門附近停了下來,和幾個遇見她奔過來道別的女學生說著話。

    烈日兇猛,正毫不留情地在他的頭頂上吱吱地烤炙著,但從不遠之外那片樹蔭的縫隙間撒下來,撒到她的身上,卻就變了,變成了晶瑩的點點細碎寶石,閃在她帶笑的面靨之上,明亮得有些耀目。

    聶載沉的目光略略一定,隨即轉頭,挪開了視線。

    ……

    白錦繡和校長卡登小姐道別后,回宿舍收拾了箱子,拿了之前預定好的船票出校。

    同在香港的一個好友,前兩天就見面話別過了。這是去年從歐洲回來后,她第一次回家。

    知道躲不過去的。更不可能因為避婚,一輩子都不回。

    她已經決定了,與其這樣拖著,不如回去,想個法子徹底解決。

    何況,她真的有點想念老父親了。小的時候,油燈的昏黃光中,父親一手噼里啪啦打算盤,一手抱著不肯去睡非要賴坐在他膝上的自己的一幕,至今想起,心里還覺溫暖。

    “放假在家也不能偷懶呢。要畫完十幅寫生,回來我要檢查的。”

    “記住了。白小姐假期安樂。”

    女孩子們咯咯地笑,和白錦繡揮手道別。

    白錦繡臉上帶笑,目送她們離去。

    “小姐!小姐!”

    白錦繡看了過去,一怔。

    “劉叔!”她快步走了出去。

    劉廣上前搶過白錦繡手里的箱子,掂了掂,心疼地搖頭:“這么重,小姐你自己怎么拿得動?也不叫個人!”

    “還好。劉叔你怎么來了?”

    “鏡堂少爺怕小姐你一個人路上不便,我正好也沒事,干脆就過來接小姐了。”

    劉廣一邊小心看她臉色,一邊笑呵呵地說。

    白錦繡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倘若說,從前爭取出國的機會是一場斗爭的話,那么接下來的這場斗爭,只會加倍地困難。她心里很是清楚。

    在父親和哥哥的眼里,自己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娃娃。在歐洲的那幾年就不用說了,身后緊緊跟著派去的人。回來后在這里,還是這樣,后頭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只不過怕她鬧,都不讓自己看見罷了。

    她的心里生出一絲無奈和懊惱。但對著從小看著自己長大的叔輩人,不好意思表露,于是笑了笑:“辛苦劉叔你了。”

    小姐的態度挺好的,沒有生氣。

    劉廣松了口氣,指向聶載沉:“老爺給小姐你買了部汽車在家用,他是少爺特意請來的,往后就專門替小姐你駕車。小姐放心,少爺請的人不會有錯,他開得極好,前些天我親自先試了的。他姓聶,名叫……”

    “我們怎么去碼頭?”

    她只淡淡掃了眼站在日頭下的他,接著問劉廣。

    “哦,租用了一輛車。太陽大,怕曬得太燙,小姐你坐進去不舒服,他把車停在了陰涼的地方!”劉廣趕緊解釋。

    白錦繡環顧四周:“是我走過去嗎?”

    “白小姐稍候,我這就去把車開來。”

    聶載沉開口,轉身往停車的地方大步而去,很快駕車回到近前,停穩后,下來,接過劉廣手里的箱子,放了上去,轉頭,見白家小姐已經朝他走了過來。

    距離這么近,連一根發絲的繞曲,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強烈的陽光照耀下,她細細脖頸上的肌膚,白得仿佛濃郁的蜜奶,眼角微挑,透著天成的嫵媚味道,漂亮面孔上的那個精致下巴卻微微地翹著。驕傲而冷淡。

    拂過了一陣若無似無的帶著淡淡幽香的微風,她從他的面前走了過去。

    他的睫毛上,凝了一滴熱汗。

    聶載沉眨了下眼,那顆熱汗沿著他的面龐倏然滾落。

    他轉過臉,伸手拉開了車門,恭聲道:“白小姐請上車。”

    ……

    三人到了碼頭,順利登上了一艘太古公司從香港發往廣州的火輪。

    一夜就到。白小姐住單人頭等艙。

    從上船后,聶載沉就沒見她的面了。只于當日黃昏的短暫片刻,遠遠地看見她出來,換了條長裙,散著長發,在甲板的船舷邊停了一會兒。風吹著發,一段窈窕的身影,在夕陽里一動不動,仿佛在想心事。很快就有單身男子上來搭訕。風將說話聲傳入聶載沉的耳中。

    男子衣冠楚楚,看起來是個正派人,關切地問她怎的一人在此,是否需要自己幫忙。

    聶載沉立刻從暗處走了過去。

    這是她兄長的意思。

    在他替她開車的這段時日里,也要負責她的安全。

    快要靠近的時候,聶載沉停了腳步。

    他看見她不緊不慢地從隨身的小包里摸出一支細長的香煙,嫩白的指夾了,“叮”的一聲,金色的德國帝王打火機從口子里跳出藍色的火苗。煙點著了,她徐徐地吹出一口煙。

    “滾。”

    眼皮都沒抬一下,她的紅唇里冷冷吐出了一個字。

    男子一愣,訕訕掉頭離去。

    她沒動。金色的夕陽,照在了她的側臉上,長睫末梢陰影里的那片絕色,濃得有些化不開。

    聶載沉不想被她發現自己就在近旁,悄悄地退了回來。遠遠地,看著她靠著舷,又抽了幾口香煙,隨后掐滅煙,掉頭回往艙房。

    她再沒出來。這一夜,聶載沉睡在她的隔壁,平靜無事。

    火輪在數次停泊后,在次日的中午抵達廣州,停在了太古倉碼頭。

    白鏡堂知道妹妹乘的火輪中午抵達,帶了人,與自己的表弟將軍府的明倫,已經來到碼頭。

    聶載沉也早早地等在了白小姐的艙房門外,預備送她上岸。

    他耐心地等了好一會兒,門從里打開,白小姐終于現身在了門口。

    聶載沉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再次定了一定。

    她竟改了裝束。一夜過去,紅唇如火,長發卷曲,頭戴一頂用羽毛和蕾絲裝飾出來的白色洋帽,洋裝束腰,曲線玲瓏,裸著兩條牛奶里浸泡了拔.出來似的細胳膊,白得扎眼。

    和昨天相比,完全換了個人。

    “小姐,鏡堂公子和明倫表少爺在碼頭了……”

    劉廣急匆匆地奔了進來,忽然看見白錦繡的裝扮,愣了一下,張嘴停住。

    “劉叔,我這樣好看嗎?”

    白錦繡笑吟吟地問。

    “好……好看……小姐怎么打扮都好看……”劉廣遲疑了下,吞吞吐吐,“但是小姐……”

    “好看就行。我也好久沒見舅舅舅母了,有些想念他們。走吧。”

    她邁著優雅的步伐,搖曳如花,再次從聶載沉面前走了過去,仿佛他根本就不存在。

    聶載沉走了過去,提起她留在門口地上的那只箱子,默默地跟了上去。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