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嫡女風華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風向變了
    “主子,夫人往東海方向去了。”

    秦一回報,君久黎放下手中的折子,忘了眼窗外的落葉。

    郁蔥的花園地上已開始飄落奚落黃葉,有淡淡的蕭瑟,映照在君久黎如水的深邃眸子中,蕩漾起一圈圈惆悵的漣漪。

    “入秋了,她該是去看云姨了。”

    孔雪瑤在京城的這段時間,他一直都派人暗中跟隨,想必孔雪瑤也察覺到了,所以才沒有立即將人甩開,畢竟京城還算是他的地盤,作娘的總要給兒子些面子。

    “叫下面的人回來吧,不用再跟了。”君久黎放下牛毫毛筆,沖著秦一清淺一笑。“反正你們也追不上。”

    娘若要將人甩開,簡直是分分鐘的事。

    秦一他們能跟到現在,純屬對方放水。

    “呃……是。”秦一揉揉眼,以為自己迷糊了。

    主子剛才是沖他笑了?

    低頭掐算了下日子,難道他錯過了什么?

    再回神,君久黎又變回了平日冷漠的樣子,難以靠近。

    秦一摸著腦袋離開,正巧遇到秦三回來。

    “主子知道夫人離開了?”秦三很少主動開口,瞬間勾起秦一的好奇心。

    “知道了!主子說我們不用繼續追,反正也追不上。”秦一嬉皮笑臉,少了樁事他還能多偷會兒懶。

    “夫人每年這時候都去東海國是為了什么?”秦三追問。

    秦一正好打了個哈欠,一臉迷茫。“夫人向來行蹤不定,我怎么可能知道?”

    說這話,他偷偷瞟了眼秦三,見他蹙眉思索,眼里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芒。

    “兄弟你怎么突然對這好奇起來了?都說女人心海底針,夫人的心思更難猜,你就別多操心啦!”一把勾住秦三的肩頭,秦一完全沒讓人看出破綻。“不過我想眼下入秋,天涼了,夫人每年都挑這時候去東海,想必是喜歡暖和的地方吧!”

    秦三眼中暗流涌動,悶悶應了聲,情緒不高,這狀態讓秦一非常不爽。

    同是家主分撥給大少爺的人,秦三到底成天在想些什么?他難道還忘不了家主給的任務?

    跟隨主子,唯有衷心,秦三如果再這樣下去必定會被主子踢出門!

    前景堪憂!

    秦一知道周圍很可能有其他暗衛在,他趕緊把話題轉開。

    “說起來你有沒有覺得主子最近越來越愛笑了?”

    秦三默不作聲,他從來不笑,也瞧不見別人眼中的笑意。

    “我想……這大抵就是愛的力量吧!”秦一的歡脫和秦三的低沉形成鮮明對比。

    秦三幽幽看了他一眼,終于有了反應。“主子現在是高興,但君家和秋家都還有兩位大小姐……”

    話還沒說完秦三就被堵住了嘴,秦一咧嘴沖著前面一笑。“大小姐,您來找主子?”

    蘇月冷抬頭就見秦一捂著秦三的嘴,兩人姿勢怪異,有些好笑。

    “過兩天完顏冽就要來取血了,我想過來和久黎商量一下。”蘇月冷問:“他在忙?”

    “哦不,主子正在等你!”秦一嘻嘻一笑,捂著秦三大半張臉迅速撤離。

    蘇月冷目送這兩人離開,莫名其妙。

    “沒想到秦三平時看起來那么沉穩,原來也是和秦一是一卦的。”

    搖搖頭,蘇月冷進了君久黎的書房。

    “冷兒你來的正好,有件趣事想必你有興趣。”君久黎和蘇月冷默契地相視一笑。

    “是什么?”蘇月冷走到君久黎身側一探,發髻上綴著的粉藍色流蘇隨著他的擺動一跳一跳,靈動可愛。

    君久黎好笑,索性將下頭探子的匯報交在蘇月冷手上。

    “溫芷言迷上了不知錦容?”蘇月冷哭笑不得。“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他們第一次接觸是中秋夜宴,可能當時就看上了眼。”君久黎聳肩。

    宮宴上他整個注意力都在蘇月冷身上,根本就沒心情去關心別人的瑣事。

    “可是不知錦容不是要娶楚真兒的嗎?他不要聯姻了?”據她所知,這次的聯姻可是關系到不知錦容能不能順利奪得凌云國太子之位的決勝局。

    “想不到他還是個情癡?江山美人最終選了美人?”

    蘇月冷實則是在打趣,對此并不相信。

    “非常不巧,他選擇的還是江山。”君久黎彎下身彈了彈蘇月冷的小鼻頭。“小丫頭,現在開始會說反話了?”

    “嘻嘻。”蘇月冷捂住鼻子燦燦一笑,覺得兩人靠的有點近,小心往后退了一步。

    君久黎微微挑眉,將女孩的小心謹慎看在眼里,并不戳破。

    他有的是耐心。

    “不知錦容不過是來者不拒,但并沒有要負責的意思。”君久黎從蘇月冷手中緩緩抽出信函,楚真兒的名字大剌剌寫在上面。

    “不知錦容以開放商道減免大盛國商隊稅收為條件,朝廷沒有理由拒絕這么誘人的條件。”

    凌云國這些年逐漸吞并了許多西域小國,原本的新月國也是他們目標之一,只不過蘇月冷的出現改變了歷史進程,促進了君久黎一攬子計劃的執行,最終將西域最值錢的一塊肥肉吞入口中。

    而除此之外,西域還有許多讓諸國心動的香料、絲綢、茶葉、器皿等等……尤其是西域人的黑金鐵,高產且無堅不摧,是目前整片大陸最好的兵器鑄造材料。

    可這種黑金鐵,只有西域腹地有。

    而凌云國近水樓臺先得月,早早發現了黑金鐵的商機,將其完全壟斷,大盛若是要充盈國力,壯大軍隊力量,那必須要得到大量黑煙鐵來打造兵器!

    現如今不知錦容主動開出利好條件,大盛沒有理由拒絕。

    畢竟在眾臣看來,楚真兒再如何得寵,也不過是一個公主。

    在他們眼中,皇室的女眷天生就背負著聯姻和親的責任,這是她們天定的命運。

    而像長公主楚瑾闌這樣終身不嫁的,是所有朝臣的眼中釘肉中刺。

    那么好的一個資源,竟碰不得!

    實在叫人氣憤!

    尤其是對男多女少的大盛國皇室而言!

    “今日早朝上皇上已經做了決定,楚真兒這次和親勢在必行。”君久黎語氣淡然,對于這些人的悲歡離合,他沒有任何興趣。

    “可惜了……”蘇月冷低下頭,想到楚真兒遠嫁凌云國后即將遭遇的種種,心有些許刺痛。

    她知道她不是圣人,沒有這個責任義務,更沒有著這個能耐去左右楚真兒的未來。

    但當知道她的悲慘結局,也知道該如何避免,卻要讓她無所作為坐壁上觀,當真殘忍!

    “冷兒,怎么了?”

    君久黎注意到蘇月冷的異樣,伸手握住她的手,發現冷得可怕。

    俊眉微蹙,難道前世的和親出了什么事?

    “沒什么。”蘇月冷沉淀下情緒仰起頭,笑得很乖巧。“我就是覺得難得和楚真兒搞好關系,還沒沾光享受呢,這位公主殿下就要走了。”

    “小傻瓜。”君久黎眉頭微松,也不戳破。“和親的日子都沒定下,你有的時間沾光。”

    “再說了,我的身份難道還不夠你滿意?”

    蘇月冷眨眨眼。“夠!當然夠!我就隨便說說。”

    她總有種感覺,如果她敢說不夠,君久黎鐵定會對她做什么!

    想到這,蘇月冷臉倏地就紅了。

    君久黎心一動,剛想彎下身親親她的小臉蛋,蘇月冷卻“嗖”地一下直接竄了出去。

    “我和心悠約了下棋!先撤啦!”

    蘇月冷背過身的臉此刻紅得像過年掛的燈籠,懷里的小鹿怦怦亂撞,差點就要跳出來!

    鬼才會下棋,在她和吳心悠眼里,棋子就是黑色白色不同的小圓盤,完全搞不懂怎么玩。

    “讓開!本皇子要進去!”

    經過國師府前院,蘇月冷聽見熟悉的聲音在外頭響起。

    湊過去一看,就見國師府外照舊排了一溜子遞名帖的人,而為首最顯眼的,就屬正在叫囂跳腳的楚暮羽。

    蘇月冷沒有直接露面,她雖然要很想出去逛逛,但眼下鳳凰剛出世,外界一定是多番動蕩,對她不軌的人一抓一大把,上回貿然回侯府已經是冒險,這會兒她還是乖乖在這里待著吧!

    “你,過來。”蘇月冷不能出面,便找了前廳的護衛來幫她把楚暮羽帶進來。

    “哼!瞧見沒?本皇子和你們不一樣!”

    楚暮羽聽到自己能進去的時候還有些不敢相信,但周圍那么多雙眼睛看著,他第一反應便是趕緊甩一把帥。

    昂著高貴的頭顱進了國師府,外頭等候多日的人有羨慕有嫉妒,但沒辦法,國師府的門檻,真不是他們隨意能跨入的。

    而七皇子楚暮羽成為這些天頭一個被主動邀請入國師府的人,這消息瞬間在京中各大臣皇子那炸開。

    “由此可見,國師對七皇子很是器重啊!必定是有什么要緊事要親自吩咐!”

    “你這話是何意?鳳凰出世后第一個入國師府的人是三皇子,可并非這紈绔的七皇子。”

    溫丞相和自己府上的門客議論紛紛。

    “三皇子那是由皇上欽點,去國師府測姻緣的,這可和被國師親自邀請進去是兩碼事!”

    這區別對待,確實叫人起疑。

    國師的態度決定皇子的前程和未來,這是無可厚非的。

    而在這個關鍵的節骨眼讓楚暮羽進府,國師不會不知道其代表的意思。

    “先有三皇子被解除婚約在前,后有國師獨獨請七皇子入府在后……”

    溫丞相摸了把胡子,精明的雙眼微微虛起。

    “難道……這風向要變了?”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