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八零年代女首富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第一次發覺自己這么有魅力
    侯富本以自己家里住進來倆爺,自己要當孫子一樣的伺候他們。沒想到的是這倆小伙兒卻是很勤快,特別是趙雷鳴,又是幫忙刷碗,打掃衛生。

    這些活兒趙雷鳴從小就被姚小桃指派干,他覺得這是很正常的事兒,隨手就干了。

    出去擺攤賣衣服的時候,趙雷鳴還大包小包的幫他抗。

    侯富卻是覺得心中太有罪惡感了,怎么自己當初鬼迷心竅要騙他們的錢。

    韓重雖然不太愛干活兒,嘴巴也夠狠的,懟的他老倒噎氣,可是這小伙子也有他的好處啊。

    韓重在部隊十多年的鍛煉,走路胸膛挺直,站立如勁松迎雪,短發長眉,怎么看都有一股英雄男兒的精氣神,非常符合這個時代人們的審美觀。

    他往賣衣服的攤位面前一站,那些買衣服的女人們都都不自主的看他兩眼,也有人女人們為了多看她幾眼,跑到攤位前面故意的挑衣服。

    雖然那些為了看韓重的女人們不是來買衣服的,可是做生意就怕人氣旺,攤位前面的人越多,更多的人越愛去湊,那生意就自然很好。

    侯富沒想到這韓重居然有這樣的功能,用散發著荷爾蒙氣息的體魄俘獲女人們的心靈,顧客明顯的多了很多。

    逐漸的,女人們也發現了趙雷鳴似乎也不比韓重差,雖然沒有韓重的腰桿直,可是這小伙子濃眉大眼,高鼻梁,棱角分明的臉甚至比韓重更帥,最重要的是他給的感覺是可靠,值得信任的感覺。

    刷臉是不分時代的,一個賣女人衣服的攤位前面有倆不同款型的帥哥,加上衣服也是最流行的新款式,生意好的完全出乎了侯富的想象。

    當然,在趙雷鳴心中沒有想到這些原因,他認為這個侯富非常的會做生意。

    遇到瘦一點的女人,他就夸人家苗條。

    遇到胖一點的女人,他就夸人家健康。

    長的白的說人家皮膚好,長的黑的說人家發質好。

    就是來個丑八怪,他都能從人家身上找出來一個閃光點,大加贊美,來賣衣服的顧客每個人都是一臉笑容。

    侯富的這些能處來源于小時候的一段經歷,他小時候家窮,家里養活不起,就讓他學習本地的一種叫墜子書的劇目,打算讓他日后靠這個營生活命,墜子書就是那種專門夸人的說唱藝術,他從小學習這些,見什么人能都能夸出來一朵花。

    以前他在老家做生意,這些話用不上,老家里人實誠,八零年代的人也淳樸,老聽他夸人的話覺得他這個人輕浮。

    后來來廣州做其他生意,這些話也能用上,但是效果都不是太好。

    唯獨開始賣女裝衣服的時候,他才發現小時候學到技能居然可以促進銷量,女人們就算是明明知道說的不是真心話,只要是夸贊,心里都美滋滋都,何況侯富夸的十分的到位。

    侯富也善于觀察,夸人的機能慢慢運用的越來越熟練。

    趙雷鳴這是學到能處了,慢慢的也跟著侯富學習推銷介紹衣服。

    在給女客戶贊美的同時,他會子啊忽然之間,他就想到宋晴天了,頭發那么黑,皮膚那么白,眼睛水汪汪,嘴巴紅嘟嘟,五官那個部位都是無可挑剔的。

    不說外表,吸引他的更多是宋晴天的聰明真誠善良更。

    總之在他眼中在他心中,宋晴天就是完美的。

    倆帥哥吸引顧客的目光,侯富一張舌燦蓮花的嘴巴,新潮流行的衣服。

    天時地利與人和,這一天的生意做下來,晚上一算賬,賣了1000塊。

    韓重知道宋晴天做生意很厲害,沒想到這個侯富居然也不錯。

    贊美侯富的話,他可說不出來,韓重心中他就是個騙子,一心只想要回自己被騙的錢。

    “侯富,你這個王八蛋,一天賣這么多錢居然還騙老子的錢。”

    “大哥,我也不知道生意這么好啊,這也少不了你們的功勞啊。”

    侯富自從被韓重抓到,這大哥的稱呼一直沒有改口,韓重卻是心安理得的接受著。

    韓重道:“我們幫你抗包看攤位,肯定有功勞。”

    “大哥,我說的不是這個功勞,是其它的功勞。”

    韓重不解,“啥功勞?”

    侯富被他們大了十來歲,看女人是看的很準的,那些女人們眼神中的東西他清楚的很。

    “你和雷鳴往哪里一站,就是我不喊不叫不招呼,也會有人來買衣服的,你看那些女人們那個不多看你和雷鳴幾眼。”

    “我日,侯富,你這個王八蛋,原來是讓我和雷鳴出賣色相幫你賣衣服啊。”

    侯富低低說了一聲,“看你兩眼也少不了一塊肉,怕啥呢。”

    “王八蛋,你再說一句老子揍你。明天老子也不去了。”

    “大哥,別啊,這樣不能怪我,誰讓你長的精神,身板挺,站如松坐如鐘,隨便一個路人經過我們的攤位,不多看你兩眼都難,更別說是女人們了。”

    侯富這是又開始發揮自己夸人都長項了。

    韓重也是凡人,也喜歡聽到溢美之詞,這侯富夸的又恰如其分,語氣也真誠,韓重當下就信了。

    他扭著頭在自己身上亂看,自言自語的說:“我咋都沒有看出啦呢。”

    趙雷鳴知道韓重是被侯富給灌迷魂湯,笑笑沒說話。

    第二天,三人又去擺攤,韓重就開始注意有沒有人看自己。

    果然如同侯富所說,是不少女人都盯他兩眼,他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發覺自己這么有魅力,胸部越發的挺了,腰越發的直了,比標準的軍姿更威武,精氣神越發的濃烈,儼然一個沙場歸來的凱旋將軍。

    攤位前面有這么斗志昂揚的人,明眼人一看這就是在部隊呆過的,偏偏有不長眼的人來找事兒。

    那天,在電子市場擺攤的時候,問趙雷鳴收保護費的那群流里流氣的青年來找事兒了。

    趙雷鳴一眼就認出來走在最前面的那個青年,長頭發喇叭褲。

    青年叫驢順子,是廣州一個叫三合幫的小混混兒,在三合幫負責收取擺地攤做生意人的收保護費。

    驢順子是粵州省英德人,這小子從小就不務正業,半個月前來去廣州混日子,加入了三合幫。

    驢順子膽大臉皮厚,更重要的是會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

    廣州這地方擺攤做生意的來自華夏國四面八方的,各個地域的語言非常復雜,懂粵語又會說普通話就是一項很強的技能。

    因為這個機能,驢順子進了三合幫不久,就被安排去收保護費,

    驢順子大大咧咧的喊道:“老板,交錢交錢了。”

    侯富認識驢順子,知道這個地痞背后有考試,是個不好惹的人,心想近兩天生意挺好,怕驢順子給自己找麻煩影響生意,就從錢包里面拿出10塊錢遞過去。

    驢順子并沒有接錢,而是把侯富手中的錢給彈掉在地上,還用腳踩了踩,“你這是打發討飯的嗎?你生意這么好,最少交50塊錢出來。”

    侯富正猶豫著給與不給之間的時候,趙雷鳴抬眼說,“又是你們來收保護費的?10塊錢我們就很難賺,你這要的未免太多了吧。”

    “呦,小子,今天不見,你這么快可就轉行了,不賣電子改換賣衣服了。”

    那日趙雷鳴一心想做生意,乖乖的交了10塊錢,驢順子就覺得他是個好欺負的,又不是攤主,輕蔑的看他一眼,也懶得多理他。

    趙雷鳴喝斥道:“你們收取保護費,還胡亂加碼,做生意都不容易,賺點錢全部進了你們的口袋。你們這是違法犯罪,也太恣意妄為了。”

    驢順子一聽這話,“我還以為你是個軟蛋,居然還有幾分膽識,看來不教訓教訓你,你只不知道天高地厚,這個地盤誰做主了。”

    韓重問趙雷鳴,“這些人就是那天在電子市場收你保護費的人?”

    趙雷鳴點點頭。

    韓重聞聽此言就跳了過去,指著驢順子的鼻子罵:“你們這群王八蛋,活膩了,又欺負到老子頭上了。”

    驢順子笑道:“怎么還有一個刺頭!看你是不知道老子的厲害……”

    韓重今天特別有自信,有滿腔的英雄氣概想發泄出來,瞌睡的時候這枕頭就送來了。

    驢順子話未說完,只見韓重騰挪間舉腿抬臂,左砍右劈,就三下五去二,把驢順子和他帶過來的那些人全部打趴在地上,一個個的哭爹喊娘,

    韓重指著地上被驢順子踩過的錢,命令他道:“給老子撿起來吃掉!”

    驢順子沒想到韓重的身手這么厲害,心里害怕,他可不想吃踩過的錢。

    韓重可不管那么多,抓住驢順子的脖子,捏住他的下巴,把錢塞進他的嘴里。

    “以后別讓老子看見你們!滾!”

    驢順子喉嚨里面一陣刺癢,有火不敢發,好漢不吃眼前虧,他思索著先套命要緊,拔腿就要跑,韓重又叫住了他,“把那天收我們的10塊錢交出來,還有你們剛才吃下去的錢一并拿出來。”

    驢順子看自己帶的人根本無法和韓重抗衡,只能乖乖的交出錢來。

    進三合幫以后的這段時間,驢順子還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欺辱,心中意難平,這著韓重有些本事,就心里開始計劃回到三合幫去找幫手,然后好好來收拾一下韓重。

    驢順子回到三合幫,把自己的遭遇一說,幫會里面立刻有人義憤填膺,幫會領頭的就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去找侯富的攤位。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