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請把握好接吻的尺度 > 第九十四章
    一句“隨時”,讓韓辰繪心態崩了。

    這這這……

    不是說好了建國之后不許成精嗎?

    這個宛如“泰迪精”轉世的鄭肴嶼是怎么回事?

    別管拍攝地點在哪里,肯定少不了執行導演、跟鏡導演、攝影師、助理、其他各類工作人員。

    萬一真的拍攝到一半,鄭肴嶼突然因為想和她干點羞羞的事,來個中場暫停――難道他們兩個就丟下幾十上百個動作人員去鉆小黑屋嗎?

    鄭肴嶼可以不要臉,畢竟他是小鄭太子爺,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沒人敢說他,但韓辰繪就不一樣了啊!

    韓辰繪未來還要在娛樂圈混飯吃的,要是這種事被傳出去……

    她還要臉嗎?

    他絕不允許自己做這種掉逼格的事情!

    不對,這已經不止是掉逼格了……

    而是毀逼格!

    韓辰繪氣呼呼地一拍桌子:“不行!我要抗議!”

    鄭肴嶼正在逗旁邊的小猴子菜豆,聽到韓辰繪的話,他“哦?”了一聲,微微扭過臉,推了推眼鏡,笑瞇瞇地對她說:“寶貝,你的抗議無效。”

    這個該死的臭男人……

    過去,韓辰繪覺得鄭肴嶼是行走的“斯文敗類”和“紙醉金迷”,他已經不能說是這兩個詞的代言人,而是他讓這兩個詞語有了模樣和表情。

    現在呢,他又可以完美代言“陰陽怪氣”和“笑里藏刀”了。

    “那……”韓辰繪瞪著鄭肴嶼,她氣得呼吸加重,“那我們就干脆不要參加這個綜藝好了呀!”

    鄭肴嶼逗著菜豆吃了個碧根果,再看向韓辰繪,他又推了推眼鏡,微微一笑:“為什么不參加?我覺得這個節目很好啊,像你說的,可以記錄下來我們的深愛時光,將來留著回顧也是一個美好的回憶呢~”

    什么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什么叫做“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韓辰繪萬萬沒想到,鄭肴嶼這個魔鬼竟然可以說出這樣的話!

    還能更不要臉嗎?

    韓辰繪氣的直喘粗氣,“哼!”了一聲,就憤而離席!

    她連早飯都沒吃,光吃氣就飽了。

    韓辰繪“噔噔噔”跑回臥室,鉆進被窩里,委屈巴巴地把自己抱成一個球。

    -

    當韓辰繪拂袖而去之后,鄭肴嶼沒有像過去似的,第一時間跑上去追她、抱她、哄她。

    而是裝模作樣地喂小猴子菜豆吃東西。

    菜豆呆呆地望著韓辰繪消失的方向,幾秒鐘之后,轉而看向鄭肴嶼,同時口中發出“唧唧唧?”的叫聲。

    “怎么辦?”鄭肴嶼輕輕笑著,撫摸了下菜豆的猴頭,“你的同胞韓小灰又生氣了。”

    “……唧?”

    菜豆一臉懵逼。

    鄭肴嶼又笑了一下。

    他覺得自己這輩子都戒不掉這個名為“韓辰繪”的病毒了。

    他喜歡她身上的一切。

    并為之著迷。

    他的惡趣味幾年如一日。

    除了和他鬧離婚的時候,其他的時間,韓辰繪一開始梨花帶雨,鄭肴嶼就晴空萬里;韓辰繪一開始拍案而起,他就春風得意――

    他最喜歡自己老婆的三個狀態:笑嘻嘻、氣嘟嘟、哭唧唧。

    她每次生氣時瞪眼嘟嘴的小模樣,讓他的心化成一汪春水。

    而她抱著他“嗚嗚嗚”“嚶嚶嚶”,委屈巴巴地叫“老公~”,他就完全應了《月亮惹的禍》里的歌詞――

    再怎么心如鋼鐵也成繞指柔。

    什么“小鄭太子爺”都無所謂了,那一刻他就是他的“淚下臣”,只想為她上刀山、下火海。

    當然這些事情,他依然是永遠不會告訴韓辰繪的。

    畢竟他老婆可不是一名“凡人”――

    不要指望這個寶藏女孩能做出正常人的舉動,她一定會抖耳朵、翹尾巴,然后……騎在他腦袋上“拉屎”!

    ――作威作福、耀武揚威。

    鄭肴嶼又給菜豆喂了一根香蕉。

    他頗為無奈地嘆了口氣

    雖然……現在也差不多了!

    -

    韓辰繪縮在被窩里,抱著手機,可憐巴巴地注視著屏幕上的時間。

    老規矩。

    五分鐘!

    如果五分鐘之內,他過來抱她、哄她,她就勉為其難地原諒了他。

    否則――

    韓辰繪抿了抿唇。

    她一定要“小作精”上身,讓他好好喝一壺!

    就在韓辰繪盯著時間的時候,她的微信突然響了起來。

    她沒有點進去,就看到手機上方的提示欄。

    是她的姐妹群。

    朱芷欣:【@韓辰繪,快出來,我看微博上有消息說你要和鄭肴嶼參加綜藝?】

    韓辰繪撅嘴。

    參加個屁!消息倒是傳的挺快!她還沒告訴Anemone結果呢,沙雕網友們就開始八卦了。

    時珊珊:【為什么要參加綜藝啊?什么類型的?最近辰繪缺錢了嗎?】

    幾秒鐘之后――

    朱芷欣:【你看辰繪的樣子像是不缺錢的嗎?成天泡夜店,都給她泡出花兒來了,還拼命給陪酒女小費,全場老爺們兒沒有比她出手闊綽的。】

    時珊珊:【賭五毛鄭肴嶼會直接給辰繪拿錢,不會去參加那什么狗屁綜藝……上一個寵物綜藝就夠大跌眼鏡了,再去一次?雖然他確實很愛很寵辰繪,但我覺得到不了這個地步……希望鄭肴嶼能打我臉吧!】

    哼!

    韓辰繪又傲嬌起來了――

    壞女人!你也太低估我老公對我的愛了!你就等著打臉吧!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突然響起腳步聲。

    韓辰繪立刻豎起耳朵。

    腳步聲原來越近――

    直到傳來輕輕地推門聲。

    韓辰繪看了看手機屏幕上的時間。

    正好五分鐘!

    又是一個壓哨!

    哼!算他有良心!

    韓辰繪悄悄地關掉手機屏幕,眼睛一閉,開始裝逼。

    鄭肴嶼一下子就見到縮在床邊的大“受氣包”。

    他輕輕笑了笑,坐到床邊,輕車熟路地將他的大受氣包撈進懷里。

    “干什么?為什么突然生氣了?除了昨天回來就睡覺了,沒有‘安排’你,我應該沒有做錯什么吧?”

    鄭肴嶼故意壓低聲音,又撩人又蠱惑:“我的女王大人,我不是按照您的吩咐辦事的么?”

    聽到“女王大人”這個稱呼,正在“裝死”的韓辰繪再也裝不下去了,雖然眼睛緊閉著,可緊抿的嘴角卻止不住地上揚。

    只要是彩虹屁,別管是綠毛還是鄭肴嶼,她都很受用!

    鄭肴嶼微微俯丨身,輕輕吻了下韓辰繪的臉蛋。

    “我確實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啊,留下一個影像,將來等到我們老了,白發蒼蒼了,也可以抱在一起回顧我們的曾經,你這個想法挺好的啊。”

    韓辰繪終于忍不住,慢慢地瞇開眼,小聲比比:“我本來就覺得很好啊,但是你的約法三章很過分啊!你也不能就‘隨時’想那啥我吧……”

    “怎么了?哪里過分?”

    鄭肴嶼微微挑眉,理直氣壯的。

    “你是我老婆!――老婆你懂是什么意思嗎?――我們是合法合情的!我想什么時候上你就上你,還需要挑時間和地點?”

    韓辰繪一下子又被氣得眼睛溜圓。

    這個男人是個魔鬼嗎?

    哦,對,他不僅魔鬼,還直男呢:)

    “抱歉――”鄭肴嶼又吻了下韓辰繪的嘴唇,再用指尖戳了戳她的鼻尖,似笑非笑地說,“有老婆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韓辰繪:“…………”

    好有道理哦,無法反駁呢:)

    “那……”韓辰繪掙脫出鄭肴嶼的懷抱,脖子一梗,“就算你有老婆可以為所欲為,那也不能‘隨時’呀!你倒是錄完了就拍拍屁股走人,他們看在你是‘鄭肴嶼’的面子上,也不敢有什么非議,可我就不一樣了啊!我將來還要在娛樂圈混飯呢!?你上來一個‘隨時’――”

    韓辰繪委屈巴巴地捂住臉。

    “我以后怎么見人啊……他們一定以為我在家里沒地位……嗚嗚嗚”

    她假哭了幾聲,見鄭肴嶼根本沒理她,她立刻收了聲,猛地放下捂臉的手――

    “可是!”

    她挺直腰板,雙手掐腰,小表情又傲嬌又裝逼:“我明明是家里的女王大人!”

    “對對對――”

    鄭肴嶼將“鼓鼓”的韓辰繪抱進懷里,要笑不笑地說:“你不僅是女王大人,還是女神大人、公主大人……”

    韓辰繪推了下鄭肴嶼的胸膛,一字一句,兇巴巴的。

    “――你!不!許!學!鄭!綠!毛!說!話!”

    鄭肴嶼抿唇忍笑:“好好好我不學。”

    韓辰繪認真想了想,“絕對不能‘隨時!’我們要規定次數!在錄制節目的時候,每天只能一次!一次做完了,你就不許再提意見了!”

    鄭肴嶼面無表情地盯著韓辰繪。

    就在韓辰繪以為他要對她在床上實行“棍丨棒教育”之時,他卻突然開口。

    “五次。”

    韓辰繪差點沒背過氣去。

    五次?

    Hello?有事嗎?

    “不行!”韓辰繪憤怒臉,“一次!說一次就一次!”

    鄭肴嶼面無表情+2。

    “四次。”

    韓辰繪憤怒臉+2.

    “一次!”

    鄭肴嶼面無表情+3.

    “三次。”

    韓辰繪憤怒臉+3.

    “……次!”

    她立刻補充了一句:“我已經很仁慈了!不許再和我討價還價!”

    鄭肴嶼立刻挑起一側眉梢,露出一個不陰不陽高深莫測的表情,似笑非笑地說:“好啊,次吧。”

    這個時候的韓辰繪,還不知道鄭肴嶼為什么會是這樣的表情和語氣。

    也不明白為什么他會如此痛快地答應“次”。

    后來――

    當她明白這個“次”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時候,她恨不得穿越回去掐死鄭肴嶼,再殉情自殺QAQ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