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養個權相做夫君 > 第050章 丁家的恩情
    “是是是!”丁夫人滿口答應。

    邱實已轉向了慕綰綰的輸液瓶,這種奇怪的治療工具,他從前一次都沒見到過,他不禁問:“這是什么,用來做什么的?”

    “這叫輸液。”輸液要好幾個小時,瞞是瞞不住的,慕綰綰便沒藏著這東西,詳細的跟邱實解釋:“我們的身體是有血管、肌肉和大部分水分組成。平日里吃藥,通過腸胃吸收,慢慢融入有病癥的地方,故而很慢。輸液呢,就是通過血管快速的將藥物送到全身,從而提高對抗疾病的能力和速度。”

    “原來如此。”邱實聽得很明白:“就好像燒傷了皮膚,直接在皮膚上給藥,比喝藥要快得多。”

    “就是這個道理。”慕綰綰點頭。

    邱實嘖嘖稱奇:“這法子是誰想出來的,厲害!真是厲害!”

    “這些藥又是什么藥?”他指著輸液瓶問。

    這就很難跟他解釋什么叫提純,什么叫復合等等名次了,慕綰綰面上帶著微笑,堅定的撒謊:“這是我家祖傳的,邱掌柜,我可不能告訴你。”

    “多謝姑娘救命之恩!”一聽是祖傳的藥物,丁夫人拉了拉丁詩華,兩人齊刷刷的就往地上跪了下去,她們都讀過書,知道醫者一般都有獨門藥方,那些祖傳的藥十分珍貴,有些人的藥更是給錢都不可能賣給你,可慕綰綰用了祖傳的藥,甚至連價格都沒給她們提。

    “這是做什么,快起來!”慕綰綰一手拉了一個,將兩人都拽了起來。

    同時,她將目光轉向邱實,有些無措的尋求幫助。

    邱實的好奇心很重,他才不管這邊什么情況,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輸液管和輸液瓶上,一邊看,他一邊念叨著什么,事無巨細的看了一遍,連輸液瓶上的小字都不忘讀了,最后,他指著老夫人手背上的針說:“這玩意是軟的,用什么做的?”

    “膠。”慕綰綰又寬慰了丁夫人和丁詩華兩句,趁著邱實問話,趕緊勸住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兩人,走到邱實跟前回答。

    “什么是膠?”

    “自然里面有很多具有粘性和可塑性的植物,經過切割提純能造出膠來,我可不會,不過,應該有人懂這個的。”

    如此神奇的治療方式,邱實更為驚奇,見慕綰綰換了藥瓶,他便將空瓶要了過去,繼續轉到一邊研究。

    老夫人輸了一瓶藥,呼吸漸漸均勻起來,這是消炎的,能減輕一些她的痛苦。她緊蹙的眉頭舒展開來,人看上去平靜了很多。

    丁夫人和丁詩華見狀,母女兩人忍不住抱頭悄聲哽咽又哭了一場。

    這天下午,慕綰綰沒能及時回到喬家,她一直守在丁老夫人的跟前,連著給丁老夫人輸了五瓶藥水,中途又扎了一次針,才算完成了這次治療。因為丁老夫人病在肺腑,她不好當著丁家人和邱實的面取更多東西,扒了針后,就沒再繼續做霧化。

    丁老夫人在太陽落山時醒來。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就看到兒媳婦和孫女圍在她床前,老夫人低低的說:“我剛剛做了個夢,夢到我快死了,還瞧見了詩華她阿爺……”

    “您老人家好著呢,能長命百歲!”慕綰綰笑著湊過去接話,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老夫人,您安安心心的,該吃飯就吃飯,該喝藥就喝藥,很快就好起來了。”

    丁老夫人滿臉疑惑。

    丁夫人就趕緊跟她介紹了一下慕綰綰,末了說:“娘,這位慕姑娘可真是神醫,您聽她的話,保準兒能好。詩華還盼著您給她講故事呢,上次說到花木蘭替父去從軍,后續還沒講完,你可不能耍賴,不然我經不住這丫頭潑賴……”

    老夫人哪會不知道兒媳婦孫女在哄她,她方才迷迷糊糊感覺到自己死了一回,如今又活了過來,心中充滿了感激,眼圈微熱,點頭答應下來。

    天色已不早了,慕綰綰要回下河村,她便跟丁夫人請辭。

    丁夫人送她和邱實出來。

    臨走前,她從實驗室里拿出治療肺結核的藥,一共是兩種,交給丁夫人又說了用法用量,最后囑咐:“丁夫人,這藥一定要堅持吃,一天都不能斷。另外,你去百草堂再開一副四逆湯,配合著一起吃。老夫人身體有炎癥下不去,咳嗽今晚能緩解,明天我再過來,給老夫人再輸一天的藥。”

    “這診金……”丁夫人猶豫著開口。

    慕綰綰看一眼邱實:“我在百草堂坐診,你問問邱大夫吧。”

    如今邱實已經見證了她的醫術,有這樣一位醫術高明的人坐診他的百草堂,他是求之不得,慕綰綰又給了他天大的顏面,他捋著胡須忙說:“丁夫人,診金跟從前一樣,還是一百文,抓藥的錢就算了,四逆湯也不是什么貴重的藥。”

    丁夫人千恩萬謝,將兩人一起送出了門。

    慕綰綰回到百草堂拿了先前抓的藥,此時天已經完全黑了,邱實便不放心她獨自一人回去,極力勸她今天在鎮上歇下。

    慕綰綰拒絕了,仍是要回去,她不放心喬老三一個人在家。

    邱實沒辦法,只得送她去鎮上坐牛車。

    哪知道回下河村的牛車早已收了,兩人等了一炷香時間,也沒能等到有車來。沒辦法,慕綰綰只能走回去。邱實又勸了一次,見她態度堅決,便不好再說什么,他給慕綰綰拿了家里蒸的包子還有水:“帶著路上吃,這一路回去還得一個多時辰呢。”

    “多謝邱掌柜。”慕綰綰收了水,拿了一個包子,其他的全部還給邱實

    這年頭家里都不寬裕,別人家的口糧,她不好意思多拿。

    邱實硬塞給她:“嘿,你還跟我客氣,要覺得不好意思,就當從你診金里扣。”

    他已同意了慕綰綰在百草堂坐診的事情,以后都是一家人,他說話跟著也隨意了很多。

    慕綰綰拗不過他,拿了包子和水,動身往下河村去。往城外走,自然是要路過碼頭的,慕綰綰遠遠的就看見喬明淵坐在水房里在記賬,水房里點了一盞油燈,將他臉上的輪廓投影得格外好看,這個人本來就長得十分俊朗,這般月色燈光,更給他的五官渡上一層柔和的光,他坐在那里,明明在干活兒,偏給人一種紙上點江山般的錯覺,令人移不開眼睛。

    他寫了應該有一陣子了,感覺到手臂酸疼,停下筆來揉了揉脖子。

    一抬頭,就看見了街邊站著的慕綰綰。

    街頭并無光,只看見一個肥胖的影子站在那兒,他卻奇怪的覺得,那就是慕綰綰。

    他站了起來。

    果然,走近一看,慕綰綰的臉上正掛著傻笑看著自己。

    “綰綰,你怎么在這里?”喬明淵吃了一驚,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番,才道:“怎么一回事?”

    “大哥!”被人逮了個正著,慕綰綰搔了搔頭,便將今天來鎮上賣山藥,順便給人治病的事情說了一遍,末了笑道:“今天那老夫人是你們學館館主的母親,我盡力先治著,等她好起來,她總得承我三分人情,到時候我再想想辦法,讓館主收你做個徒弟。”

    “大哥?”

    慕綰綰說了一陣子,卻沒聽到喬明淵應聲,她狐疑的抬頭,就瞧見喬明淵用一種復雜的眼神在看著她,眸光中閃動著水光。

    她滿腔的話頓時就全啞了。

    喬明淵此時心里驚濤駭浪般,遠不如外表那么平靜。一來是為慕綰綰高明的醫術震驚,連邱實這樣的老郎中都治不好的病癥,她卻信手拈來的治好了。二來,他從她絮絮叨叨的話語里,能聽到她對自己的關系和回護,甚至還能體會到她為他思慮周全的苦心。

    這個傻子!

    她圖什么?

    喬明淵心底一陣異樣,他有點猜不透慕綰綰,她明明是他娶進門的妻子,可他早就跟慕綰綰說過,只能把慕綰綰當妹妹,她難道不知道意味著什么嗎?意味著將來就算他飛黃騰達,他極有可能不能帶給她任何榮光,他甚至都想要將來要娶個自己喜歡的女子,那么,她的存在必然幾位尷尬。就算是這樣,她還愿意為自己付出,這不是傻子又是什么?

    想到這里,他微微有些著惱:“館主收不收我徒弟,憑的是我的本事,這事你不要管!”

    “哦!”慕綰綰沒搞明白他忽然的火氣是為什么,被他訓斥了一句,她滿腔的熱情瞬間就滅了。她臉上的笑容沉了下來,慢慢涌出委屈之感。

    她垂下頭看著自己的腳尖,一時間,空氣安靜無言。

    喬明淵說完那句話,瞧見她臉色白了一下,就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她對自己那么好,他卻這般不領情!

    他真想給自己一耳光,立馬放柔了聲音:“綰綰,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館主收徒弟一向是有自己的想法,他今天還來學堂考較功課,聽沈秋池他們說,就是甲級一等班上的學生也沒能入得了他的眼,我如今還在丙班上著課,館主未必能看得上我。”

    “我知道了。”慕綰綰聽著他解釋,稍稍好受了一些,她仰起頭:“你是怕別人嘲笑你,說你是走的后門,不是正大光明的手段,對嗎?”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