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家有萌寶:陸總追妻不用愁 > 142 負面消息的后果
    “你們走廊就這一個監控嗎?”葉之宇臉色嚴肅的問道。

    “是每隔一段距離都會有一個。主要陸先生您的房間剛好是在這個位置,監控的角度不能完全拍攝清楚,所以就...”酒店負責人擦擦額頭的冷汗道。

    陸宸飛沒說話,目光如炬盯著依然在播放的監控視頻,突然他開口道,“那邊那個機位的畫面,停一下,倒回去再放一遍。”

    畫面被回放,該機位是女人離開之后,朝著與陸宸飛房間相反方向走的后續畫面,只見她的臉明顯朝著某個方位看了眼,還微微點了點頭。

    “這就說明,最后那張照片,是有人刻意在角落拍攝,而且用房門做了掩飾。”葉之宇道,“老大...”

    “這只是推測,從我們的角度上來看,還是不能作為直接的證據。最好的澄清方式,還是要有另一個角度的視頻才行,否則網絡上公布的那張照片....”另一邊的警官開口道,“陸先生,如果您需要徹底調查的話,我們可以配合。比如找出這個女子,讓她出面澄清。”

    “不用了,今天謝謝。”陸宸飛冷著臉,轉身走出了監控室。

    陸宸飛的這則消息,給陸氏集團帶來了不小的麻煩。‘辰光’項目啟動在即,作為總裁的陸宸飛竟然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被人拍了這樣的負面照片,并且還是在他新婚燕爾三個月以內的。于是,這一波負面消息的后果就是陸氏的股票在不斷異動,十分不穩定。

    陸振南坐在家里,聽到公司那些老董事給他打來的告狀電話,當下就氣得吹胡子瞪眼的,掛了電話后,“這臭小子,究竟在搞什么呢?怎么莫名其妙被人拍了這樣的照片?”放下電話陸振南氣呼呼道。

    “老爺,我想小飛是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他跟安然感情那么要好。”厲叔開口道。

    “我當然知道我兒子是不會做出對不起家庭的事情,但是外人相信嗎?你是沒聽見那群老家伙興師問罪的口氣,好像一個個都親眼所見一樣,他們啊,就是害怕公司因為這些事情丟了項目,丟了口碑,然后影響他們的利益。收錢的時候一個個宸飛長宸飛短的,現在不過出點小動蕩就直接坐不住了。”

    “那些人畢竟不是陸家人,老爺您跟他們置氣什么呢。”厲叔輕笑著道,“這件事情,我相信小飛會有辦法處理的。”

    “現在最關鍵的是,小飛一直籌備‘辰光’項目可千萬不能受到影響,前期投入了不少錢進去了...唉...”

    “爺爺,爺爺...”就在這個時候,小豆包像是小蝴蝶一樣跑進了書房里,“爺爺...”

    “恩?豆包怎么了?”陸振南幾乎是秒變臉一般把小丫頭拉到懷里,“怎么一臉委屈的樣子呢?告訴爺爺,誰欺負你了?”

    “爸爸媽媽。”

    “恩?”

    “他們都好久沒來看豆包了。”小豆包委屈癟嘴道,自從她到爺爺家住以來,爸爸媽媽都好久沒來了,雖然這里有花園玩,有好吃的東西吃,但是小家伙還是不可避免是會想念父母。

    “一會兒爺爺就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今晚就回家,好不好?”陸振南拍拍小豆包的后背哄著她道。

    “好。”小豆包點頭。

    陸振南慈愛得看著小豆包,不知為何,從她的側臉看過去,總覺得小豆包好像真的跟陸宸雪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不單單是今天,自從小豆包在老宅陪他住以來,他有無數次看到小豆包,都覺得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女兒小時候。

    晃了晃腦袋,他怕是也想念陸宸雪了吧,也不知道她恢復得怎么樣了?都好久沒有消息過來了。

    回程的路上,陸宸飛的眉頭也始終沒有松開,葉之宇一邊開車一邊看了看他道,“老陳發來消息說,股價方面已經得到控制了,另外我剛收到項目組的信息,一切正常進行,不會有任何影響。”

    “恩,知道了。”陸宸飛沉聲道,“這次我們來參加這個商談會,林奕洋那邊知道消息么?”

    “這次商談會不是保密的,只要稍微查一下就能知道。”葉之宇說道,“老大,我也懷疑整件事情搞不好又是這個林奕洋在背后搞鬼的,我已經向前臺要了一個那女人的基本信息,回頭就讓磊子查一下。但是,如果留的是假信息的話...還有啊,昨晚你教訓的那個流氓,警方也跟我說了一些情況,用處對于我們來說不算大。”

    “如果這兩個人只是拿錢辦事的話,他們是絕對不可能直接接觸到林奕洋的。”陸宸飛淡淡說道,“林奕洋葫蘆里到底賣了什么藥?雖然照片是有板有眼的,但時間一長,自然也就不了了之,甚至我要誠心想澄清,隨時都可不攻自破。”

    “挑撥你跟大嫂的感情?”

    “對他有什么好處?”

    “也許,他不要好處呢。”

    “...”聽了葉之宇的話,陸宸飛仔細琢磨了起來,“林奕洋跟姐姐之間,或者跟我父親之間,絕對沒有那么簡單。你去查一下,林氏當年為什么會破產?”

    “好。”

    ......

    安然結束了一天工作之后,懶洋洋伸了一個懶腰,只感覺渾身神清氣爽的,這一天下來,她工作倒是不忙,卻額外接了不少來自各家媒體的電話,內容自然就是她老公的莫名傳聞,她幾乎口干舌燥解釋了一天,也表達了自己的立場,甚至還義正言辭要求這些媒體不允許斷章取義,否則就公開錄音告她們隱瞞事實真相。

    莫顏坐在一邊,就看著她安姐一會兒一個電話,說辭幾乎都一樣。

    “安姐,陳總那邊一早就寫好了澄清公告,還讓我一起發送微信號呢,只不過突然沒下文了。”莫顏說了句,“現在你這邊不停有電話來,我有點懵啊。”

    “不用懵,肯定是你甲方大老板陸總授意的唄。”安然擺擺手,“不是授意讓這些電話打給我啊,他還沒那么大權限可以操控媒體的嘴,我想應該是澄清公告出現了一些問題,反正我看股市什么都穩定了,估計想等新聞自然冷卻吧。”

    “那,這不會影響你們的感情嗎?”

    “有什么可影響的?我相信他啊。”安然晃了晃手機,“不過,該有的對事態度還是要有的。”

    “啊?”

    下一秒,只見安然撥通了陸宸飛的電話,“我下班了,不用你接,我自己回陸宅,就這樣,掛了。”說完,利落掛了電話,然后開始收拾東西。

    “???安姐,你這是...”

    “回去跟豆包告狀,說她爸欺負我。”安然笑著拿起包,“先走啦。”說完,就離開了辦公室。

    “我有點看不懂安姐的操作了。”

    “我等單身狗當然不會明白啦,走走,逛街去!聽說廣場那邊又開了家新餐廳,拔草走起!”

    安然走出公司大樓之后,并不意外看到陸宸飛的車也停在那里。然而她目不斜視,直接略過走上前的陸宸飛,徑自朝著自己的車走去。

    “然然,不是說,不生氣的嗎?”陸宸飛急忙伸手拉住了安然道。

    “不生氣,是不可能滴。”安然嘟囔著甩開陸宸飛手,“我自己去陸宅。”

    “然然,你不是相信我的嗎?怎么還生氣呢?”陸宸飛又上前兩步拉住了安然,直接把她圈固在自己的懷里,“那你氣什么,告訴我?”

    安然偏過頭,就是不看陸宸飛。因為她怕看了就沒氣了,誰讓自家老公長得帥呢,不行,不能看,不能看。安然皺著眉頭內心給自己催眠。

    然而,這種不給他眼神,甚至皺眉的表情,在陸宸飛看來簡直就是如臨大敵一般不知所措了。

    “不,不是說當,當面道歉就不生氣的嗎?”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