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空間醫女:穿梭古今做代購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你這個渣女
    按云瑤原本的工作習慣,擦就擦了,又不是沒見過。但眼前這人不同,雖然沒有挑明,但兩人心里都已默認了對方,云瑤再沒法把他當成個普通的病人來對待了。

    她去換了一盆水,征詢蕭楚寒的意見道:“還要繼續擦嗎?”

    蕭楚寒的耳尖微微一紅,卻堅定地嗯了一聲。

    好吧,如你所愿。云瑤把毛巾擰干,輕輕幫他掀開一點上衣,卻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

    “你笑什么?!”蕭楚寒嗔怪道。

    “哦,沒事沒事,咱們繼續。”云瑤一邊小心地幫他擦洗,一邊看著他被剃得清潔溜溜的小鳥忍笑,身子都有些忍不住地抖。

    “本王看著很好笑嗎?”蕭楚寒被她笑得連害羞都顧不上了,黑著一張臉質問道。他的身子還從沒給人看過呢,這小丫頭,不但不發花癡,居然還敢嘲笑他。

    “沒有!一點都不好笑!”云瑤努力咬緊牙板起臉,快速略過那不該看的地方。

    蕭楚寒從手術室出來后就一直躺著沒動,也不知道自己是個什么情況,見她笑得離奇,也忍不住抬起頭打量了一下自己,這一看,臉就更黑了。

    “你……你們……”他呆了半天,一張臉紅了又白,再說不出半句話。

    “你千萬別多想,這只是正常的醫學流程,是為了防止手術中有異物落進傷口引發感染。”云瑤忙一本正經地解釋,趕緊把他的上衣放下來遮好。

    “你怎么懂這么多?”蕭楚寒尷尬地岔開話題。

    “我就是學這個的呀,只不過我學的是護理,畢業后只能當護士。”云瑤幫他脫下兩邊的袖子,把上衣拉下來遮住那羞人的地方,又去換了水來繼續擦洗上半身。

    “你學這個的?那你……”蕭楚寒皺著眉,不肯再繼續往下說了。

    “別介意,這只是工作。再說我以后也不當護士了,絕對不會再去看別的男人。”云瑤看著他,心虛地解釋了幾句,見他臉色稍霽,忙又發誓道:“我以后就只看你一個人,這樣總行了吧?”

    “哼,你以為你想看就能看了嗎?”蕭楚寒嘴角含笑,偏過頭去,只耳尖還帶著一抹羞紅。

    “好,你給我看我再看。”看著他身上長長的傷口,云瑤的眼睛酸澀,原本要說的一句諷刺也變了味。

    蕭楚寒轉過頭,見她雙眼含淚,忍不住輕輕摸了下她的臉,道:“傻丫頭,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嗯,你好好躺幾天,傷口很快就能長好了。”云瑤吸了吸鼻子,更加小心地幫他擦洗傷口周圍的血跡,擦干凈后又幫他把衣服穿好,拉過被子蓋住滿室的春光。

    兩人拉著手一陣無言,只聞淺淺的呼吸聲。

    良久,蕭楚寒叫了一聲:“云兒……”

    “嗯。”云瑤應了一聲。

    “你再親我一下。”

    “傻子!”云瑤忍不住笑了,拍了拍他的臉,說道:“別親了,會牽動傷口的。”

    “可是我想要……”蕭楚寒拉著她的手搖了搖,閉上眼催促道:“快點,就親一下。”

    他那雙眼輕輕閉著,長長的睫毛投下濃密的陰影,兩片唇微微翹起,邀請她去品嘗。云瑤看著他柔弱的美態,嘴里說著不親,卻不由自主地低頭,與他嘴唇相貼。

    蕭楚寒發出一聲滿足地喟嘆,呼吸聲漸漸急促。云瑤怕他動作大了傷口會痛,只略略親了一下就抬起頭,引得蕭楚寒不滿地睜開眼。

    “我還要!”

    “算了算了,不親了,不然等會兒疼起來還要叫醫生。”云瑤忙抓住他的手安慰,又許他好了之后再慢慢親,親個夠,他這才滿意地點頭道:“那好吧,只是等我好了之后你不許賴賬,不許再偷偷扔下我一個人跑了。”

    云瑤微微心酸,保證道:“肯定不會,以后我絕不會丟下你一個人走。”

    蕭楚寒一顆緊繃的心此時才算落了地,仗著自己尚在病中,他又忍不住指責道:“你還沒告訴我上次為什么不告而別呢!你知道我找你找得有多苦嗎?”

    云瑤聽他說起上次的事,頓時呆了一下,腦子里又不可抑止地想起王宮,想起王宮里的那位美人,想起他的未婚妻。

    蕭楚寒發現她的手漸漸涼了,心中一片慌亂,忙把那手緊緊握住。他想把云瑤擁進懷里,剛一使力,頓時發出一聲痛呼。

    “啊,你怎么了?”云瑤回神,忙按住他說:“你別動,小心傷口崩裂了麻煩!”

    “云兒!你別跟我生氣,別再扔下我一個人,好嗎?”蕭楚寒的語氣中已帶了一絲哀求。

    云瑤咬了咬唇,沒敢掙開他的手,只得任他握住,卻煩惱地嘆了一口氣。

    “蕭楚寒,我跟你來自不同的世界。我們這里是一夫一妻制,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只能娶一個女人。我在這里長大,從小接受的就是這樣的觀念,所以,我真的沒法去做你的什么側妃,就算是正妃都不行。”

    “你是因為這個才走的嗎?”蕭楚寒急聲說道:“你放心,我回去后就去神王城找大長老退親。我不要別的女人,我只要你,只要你一個!”

    這句話如醇酒流過云瑤心田,她的眼淚終于止不住地流了下來。“真的嗎?你真的會為了我去退親?你真的從沒愛過燕姬嗎?”

    “自然,我的心只為你一人開放。”蕭楚寒吃力地伸手,抹去她的淚珠,“傻丫頭,這下你該放心了吧?”

    云瑤不好意思地抹了把臉,忍不住又笑了。“我聽黑狐貍說過,你們是政治聯姻,你想娶燕姬只是為了從神王殿獲取更多物資幫助西涼百姓。你放心,我這里糧食多的是,咱們再辛苦一年,明年把高產稻種推廣開,你就再也不用去求人了。”

    “云兒,我的云兒!”蕭楚寒輕嘆一聲,“若早知會遇上你,我便是再難也不會去向燕姬求親。”

    “沒事,你也是為了西涼百姓,我不會怪你的。燕姬那里算是我對不起她吧,咱們盡力補償她就是。”

    蕭楚寒把她的手拉過來貼在臉上,脈脈的溫情在兩人之間流動,室內一片安靜旖旎。

    這晚云瑤便在一邊陪護床上睡了,蕭楚寒勉力側身,看著云瑤的睡顏,仿似仍在夢中。

    第二天一早醫生來查過房,蕭楚寒的傷恢復良好,很快就忍痛下了床,小袁扶著他自己走去了衛生間。等他再回來時,云瑤幫他把床搖起,喂他喝了一點稀飯。

    蕭楚寒餓了一天,終于吃到點東西,忍不住長長嘆息一聲道:“云兒,你說要天天給我做好吃的呢?不會就是指這個吧?”

    “哪兒能呢?”云瑤忙舉手保證,“我現在就回去給你煲湯,你乖乖在這里輸液,我很快就回來。”

    “你要回去?那我不吃了,你別走好嗎?”蕭楚寒有些心慌。這里的人他一個都不認識,別人說的話他也有好多不懂,他不想一個人留在這里。

    云瑤正犯愁,手機突然響起,是唐佩佩打來的。“你等一下,我接個電話。”她跟蕭楚寒交代一聲,拿著手機走去一邊。

    “喂,瑤兒,昨天我進了實驗室,沒接到你的電話。怎么了?你朋友受傷了?哪個朋友?我怎么沒聽你說過?”唐佩佩連珠炮一般問個不停。

    “哦,沒事,昨天我就是想跟你借點錢來著,后來你哥借給我了。”云瑤忙安慰她一句,卻不知道該怎么解釋蕭楚寒的身份。

    “聽說你朋友長得帥極了?我等下去看看!”唐佩佩極八卦地說道:“他能吃飯了吧?我讓保姆煮點魚湯中午帶過去,你想吃什么?我給你一起帶。”

    “天降救星啊!我正說沒法回去煲湯呢!”云瑤開心死了,送了唐佩佩三個么么噠這才掛了電話。

    中午唐佩佩拎著湯罐來探病時,唐霈竟也跟著一起來了,手上又抱著一束鮮花,還提著一籃水果。

    云瑤忙把他們讓進來,把東西都接過去放下。

    唐佩佩假模假樣地去問候了蕭楚寒幾聲,立刻把云瑤扯到一邊,興奮地問道:“這個帥哥你在哪兒認識的?天啊,這顏值,我給120分!”

    “快給我介紹一下,我要做他的顏粉!”

    云瑤苦笑一下,說道:“姐們你矜持一點,他很內向的。”

    “不管不管,我一定要做他的粉絲!他演什么片子的?我怎么從來沒見過?有微博嗎?分享一下!”唐佩佩說著就往外掏手機。

    云瑤頭疼死了,拉住她說道:“他其實是我男朋友……”

    “什么?你把你的乖乖小弟弟甩了?”唐佩佩的聲音一高,蕭楚寒和唐霈立刻朝她們看過來。

    云瑤忙尷尬地捂住她的嘴:“沒有沒有,我都跟你說好幾遍了,方良玉真的只是我的合作伙伴,他叫我姐姐的。這個才是正牌男友。”

    “哼,我看你就是個顏狗,渣女!”唐佩佩假裝指責了她一下,又逼著她分享戀愛經驗,纏得云瑤頭疼萬分。見蕭楚寒一邊應付著唐霈,一邊目光灼灼地看著她們,她只好拉著唐佩佩走到病床前。

    “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唐佩佩,我的同學,好朋友。唐霈是佩佩的哥哥,你們昨天已經見過了。”她又指了指蕭楚寒,“這是蕭楚寒,我男朋友。”

    蕭楚寒沖他們點頭算是打招呼,唐霈卻在聽到男朋友幾個字時愣住了。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