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精品小說 > 拯救人妻 > 拯救人妻(38)
    拯救人妻第三十八章貴婦2019-6-22舊日情緣的生意十分紅火,每天的流水也很客觀,這讓吳勇的心情十分愉悅,不過想到自己自己那一份大部分都要用來折抵股份不覺有些郁悶,他心里很清楚這股份不是那么好拿的,意味著自己要和洪海鑫緊緊綁在一起,而且要承擔酒吧的一切風險。

    想到劉莉莉那天對自己的警告,吳勇有時候也不免在心里嘀咕,洪海鑫和宋自成到底對自己有什么企圖,不過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人家都是家大業大的老總,自己全身上下加起來也不值幾個錢,有什么可圖的,騙財不可能,偏色,開玩笑吧。

    吳勇索性不去管這些事情,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錢是真的,就算是有風險,自己也要把這筆錢拿到手,到時候是走是留就看自己的心情了,最后大不了自己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要了,洪海鑫也不會太為難自己吧。

    酒吧每天晚上的顧客都不少,而且還有很多老顧客,吳勇經常也會和這些老顧客聊聊天,送點小禮物,拉攏一下關系,這也是和劉莉莉學的一些招攬生意的小技巧。

    這段時間酒吧里經常有一個女客人光臨,年齡大概四十多歲,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大家貴婦,氣質華貴,渾身都散發著成熟的氣質,每天晚上來到酒吧后,只會點一杯酒,默默的坐在角落中聽著音樂發呆,然后結賬離開。

    不少男客人都被這女人的風姿所吸引,想借機搭訕,不過那女人只是冷冷掃了一眼,亮了亮自己手里的車鑰匙,那些男人就知難而退了。

    吳勇雖然不認識那鑰匙上的標志,但也知道那車絕對是價值不菲,不然不會這么容易就嚇退其他客人,要知道能來這里消費的客人開的也都是豪車,寶馬奔馳十分常見。

    吳勇對這個女人產生了好奇之心,經常在不忙的時候觀察對方,雖然對方年齡比自己大了許多,但卻依然有著讓男人心動的魅力,不像劉莉莉那種從骨子里透出的嫵媚妖嬈,而是渾身都散發著一種無法模仿的雍容氣質。

    吳勇經常會暗自揣測對方的身份,這樣一個女人為什么會經常在酒吧流連忘返,難道也是為情所傷,還是另有心事,以她的魅力又有什么男人能夠舍得冷落她呢。

    不過吳勇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從來不敢上前打擾對方的雅興,自己和對方身份差距太大,再說那么多優秀的男人都吃了閉門羹,自己又何必自討沒趣呢。

    今天晚上那個女人又準時出現了,還是和往常一樣點了一杯酒,坐到了熟悉的角落里開始發呆,那落寞的樣子看的吳勇有一種上前攀談的沖動。

    他從吧臺拿了一碟糕點走了過去,輕輕放在那女人的桌子上,看到對方露出疑惑的表情,笑著說,這是本店贈送的,請您品嘗。

    那女人看了看點心,又仔細打量一下吳勇的模樣,微微一笑問道,你是這個酒吧的老板嗎,我很喜歡這里的風格,也很喜歡酒吧的這個名字,舊日情緣,我們不是應該珍惜過去的緣分嗎。

    其實這個酒吧的風格和名字都是原來就有的,吳勇覺得很不錯所以沒有改動,只是局部更換了些零碎的東西,但聽到女人的夸獎,心中一熱沒有否認而是說道,其實我做這個酒吧也是出于愛好,希望能有一個讓人懷舊的地方。現在的人活的太浮躁了,應該偶爾靜靜心。

    女人輕輕一笑,忽然伸手手指往旁邊一指說道,你這人還有點意思,比那些男人都強多了,陪我喝兩杯吧。

    吳勇一時受寵若驚,沒想到對方居然會讓自己留下,便小心翼翼的坐在一邊,招呼服務生拿上一瓶紅酒來,又給女人倒上一杯說道,我看你經常來這里喝酒,不過總是一個人過來,難道沒有人陪你嗎。

    那女人看著吳勇苦澀一笑說,我就知道你會問這個問題,不過看在你今晚陪我喝酒的份上,我就告訴你,我是一個結了婚的女人,不過現在我和沒結婚也差不多了,你是不是覺得我來這里是覺得寂寞想找男人了。

    吳勇心中一嘆,看來又是一個被婚姻折磨的女人,只好搖搖頭說道,我覺得你不是那種女人,只有真情的人才會受到傷害,如果你真的無所謂了,也就不會這么痛苦了。

    女人楞了一下看著吳勇說道,看你年紀輕輕,倒是知道的不少,難道你也被人傷害過嗎,還是說你也曾經傷害過別人。

    女人的眼神已經開始迷離,渾身都散發著一種誘人的氣息,讓吳勇有些意亂情迷,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樣,這是和當初被劉莉莉誘惑完全不同的感覺,劉莉莉能挑逗起自己作為男人的本能,而面前的這個女人卻讓自己感到了靈魂的顫栗,可對方只不過是一個自己并不認識的女人。

    吳勇不知不覺中和女人喝完了一瓶酒,那女人給吳勇講述了自己的故事,原來她和丈夫也算是一見鐘情,結婚后也很恩愛,可不久之后她便感到和丈夫性格之間巨大的差異。

    她是一個感情細膩,希望丈夫能經常陪伴的女人,而丈夫卻是一個事業心很強的男人,經常都夜不歸宿,而且回來也是行色匆匆,很少和她有感情的交流,雖然物質上丈夫給了她無比豐厚的補償,可感情上她也一直都無法得到滿足,經常深夜暗自垂淚。

    如果是一般女人可能會有兩種選擇,要么離婚,要么出軌,可她卻兩條路都不想走,因為她還有孩子,不希望帶給孩子傷害,也不愿意背叛自己的丈夫,讓自己的娘家人蒙羞。

    吳勇聽著對方的遭遇唏噓不已,看來有錢人的生活也不見得就比普通人要好過多少,煩惱都是一樣的,而且他也隱隱開始擔心,自己這么長時間冷落秦嵐,不知道秦嵐心里是不是和這女人一樣的想法。

    吳勇心中警惕自己絕對不能讓秦嵐落到這種境地,要靠到酒吧借酒消愁,他相信秦嵐也不會背叛自己,只是現在自己這個狀況恐怕還要持續一段時間,只能讓秦嵐再受點委屈了。

    眼看酒吧里的人越來越少,已經到了快要打烊的時間,吳勇看那女人已經有些醉意朦朧,忙搖了搖她的胳膊問道,你在哪里住,要不我叫個代駕送你回去。

    那女人看著吳勇,搖搖頭,卻反手抱著吳勇的胳膊固執的額說道,我不想回家,家里什么都沒有,我就想在這里喝酒,快拿酒來。

    感到對方胸前異樣的柔軟,吳勇不覺有些心猿意馬,卻馬上把這念頭打消了,看到對方已經有些迷糊了,無奈之下只能攙扶著對方來到附近的一家酒店,開了一個房間。

    把那女人扶到床上,吳勇已經是渾身大汗,這女人看著不胖,但抱在懷里卻是豐腴無比,柔軟豐滿,他只好去洗手間簡單的沖了個澡。

    從衛生間出來,吳勇向床上看去,頓時呼吸急促起來,卻見那女人把自己的衣服脫了大半,露出了一身雪白滑膩的肌膚,那成熟豐滿的嬌軀在燈光的映襯下,散發出讓人心醉的光芒。

    吳勇下意識的走到床前,仔細打量著眼前這具充滿致命誘惑了的女人軀體,每一處似乎都蘊藏著無數的秘密等待自己探索,無論是高聳的酥胸,還是雪白渾圓的大腿,還有那挺翹的雪臀都在等待著自己的撫摸。

    吳勇很想挪開自己的目光,他知道自己不應該這樣偷窺對方,可心里卻有個聲音在喊著,怕什么,反正她現在人事不省,你就是上了她也不會有人知道。

    沉睡中的女人依然散發著成熟女人獨有的迷人韻味,雖然緊閉著雙眼,看不到那深黑如海的雙眸,可那濃淡得宜的柳眉、鮮美嬌嫩的櫻唇,挺翹的瓊鼻,卻依然讓人心醉沉迷。

    而在女人無意識的動作下,她那一雙依然飽滿堅挺的雪峰在上衣的包裹中傲然挺立,似乎在向眼前的男人發出誘人的邀請,期待著他的攀登。

    吳勇看的口干舌燥,身體早已經有了最自然不過的反應,上前一步伸出顫抖的手在女人光潔如玉的小腿上輕輕的撫摸著,不時的抬頭看著對方的反應,生怕驚動了女人。

    。

    雖然已經是四十多歲的女人,可對方的肌膚保養的如同二十多歲的女孩,白嫩無比,又光滑細膩,摸起來如同在把玩一塊上等的玉石,吳勇開始只敢用手指輕輕的觸碰,看到女人沒有反應,才大膽的用手掌撫摸起來,那種刺激銷魂的感覺讓吳勇幾乎要吶喊出來。

    忽然女人身體輕輕扭動了一下,小腿往回勾了勾,大概是皮膚被吳勇有些粗糙的手摸得有些發癢,下意識的躲避著他的手,但卻并沒有清醒過來。

    不過吳勇卻嚇得不輕,他從未干過這種竊玉偷香的舉動,連忙縮回手來,心砰砰的跳動著,自己真的是膽子太大了,雖然不知道這女人的身份,但無論是從穿著還是氣質,都能看出對方非富即貴,不是自己能招惹的起的。

    而且從女人一開始的傾訴中,吳勇也知道對方是有老公的人,而且她老公還是一位成功人士,如果讓對方知道自己偷偷占他老婆的便宜,自己可沒有好果子吃。

    所以吳勇趕緊收起自己那點被撩撥起來的色心,走到一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眼觀鼻,鼻觀心,半天才冷靜下來,渾身上下卻又出了一身冷汗,看到床上沉睡的如玉美人,癡癡的看著,心中感嘆這樣的女人居然會被冷落,真是暴殄天物。

    不過這種事情到處都有發生,輪不到自己主持公道,再說他自己現在不也是為了忙于事業,而把嬌美的妻子丟在家里不聞不問。

    想到這里,吳勇心里有些內疚,便想給秦嵐打個電話,可伸手一摸卻發現自己手機剛才丟在酒吧沒有帶過來,正要躡手躡腳的離開,卻忽然聽到那女人發出一聲呻吟,眉宇之間有痛苦之色,連忙走過去查看。

    原來是那女人覺得睡得不舒服,伸手想把自己胸罩脫下來,卻卡在衣服中,可能不小心扯到了嬌嫩的肌膚,所以才忍不住發出呻吟聲,不過這卻讓吳勇有些為難,想為對方接觸掉身上的束縛,卻又害怕對方忽然醒來誤會自己的用意。

    想了半天還是小心翼翼的從女人身后解開胸罩的搭扣,吳勇經常幫妻子穿胸罩因此很有經驗,所以即便是隔著衣服也能順利的解開,不過當把胸罩從衣服里取出來之后,吳勇的呼吸又急促了,那兩團碩大飽滿之物沒有了胸罩的束縛,越發肆無忌憚起來,隔著單薄的衣服不停的抖動著。

    吳勇看著眼前這個衣著雍容華貴、氣質典雅軒昂的貴婦,看到對方那一對豐滿的乳房正在胸前跳動著,雪白肉球圓滿結實,挺翹飽滿,乳房前端那嫣紅的乳頭驕傲的向上挺翹著,雪白肥膩的乳肉讓人頭暈目眩,渾身上下散發著成熟女人特有的氣息,那隆起的臀部充滿了熟女的肉感十足,兩條雪白豐滿的修長美腿如同兩根象牙雕刻的柱子一般又長又直。

    “哦,熱死了。”貴婦下意識的呻吟著,伸手扯著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膚,兩條大腿也胡亂的踢著,頓時春光外泄,看的吳勇目瞪口呆,正要離開,那美婦人卻忽然伸手拉住了吳勇,吳勇站立不住倒了下去,腦袋卻毫無隔閡的貼住了對方那豐滿肥嫩的充滿奶香的乳肉上,鼻子上也傳來一陣又麻又癢的感覺,吳勇下意識的掙扎了幾下,卻將自己的臉更加深入的深入到對方那肥美滑膩的乳肉之中,美艷貴婦用力按著吳勇的腦袋,那滑膩柔軟的乳肉將他的臉捂得嚴實合縫,甚至有些無法呼吸,吳勇剛張開嘴巴想要呼吸,只是對方那滑膩豐滿的乳肉頓時堵著他的嘴巴,讓他無法呼吸。吳勇只得用力掙脫了對方,才勉強從貴婦人那誘人無比的乳溝中掙脫出來,大口大口的呼吸起來,沒有想到被女人乳房埋進去的感覺如此美妙卻又充滿了危險,可是看到貴婦人白嫩的乳房上亮晶晶的布滿了自己的口水,仿佛自己看過的黃色錄像里面的情節,不由又有些騷動。

    眼看自己就要控制不住,吳勇深深呼吸了一口,連忙跑到衛生間用涼水洗了洗臉,這才冷靜下來,告誡自己這個女人自己可是萬萬碰不得的。

    不過這樣一來,吳勇才發現自己就這么一走了之也不合適,這女人喝得酩酊大醉,萬一晚上有點什么事情也沒有人招呼,畢竟她是在自己酒吧喝醉的,又是自己把她送到酒店的,如果出了事情,自己也脫不了干系。

    想了一會,吳勇干脆決定自己也不回去了,就在這里守著這女人過一夜,正好他開的是雙人標間,房間里還有一張床,自己還能睡上一覺。

    不過這么一打岔,他也就忘了給秦嵐打電話的事情了,卻不知道自己的手機在酒吧的桌子上正不停地響著,而酒店里服務員也都下班了,空無一人,即便有人在恐怕也不知道吳勇去哪里了。

    而在秦嵐家中,秦嵐一臉焦急的神情,站在地上不停地走動,手里拿著手機一直撥打著吳勇的電話,可對方電話響著可卻一直沒有人接電話,也不知道到底干什么去了。

    剛才秦嵐接到母親的電話,說是她父親忽然覺得不舒服,她趕緊送他去了醫院,醫生說可能是心臟病發作,要給父親做一個全面檢查,母親擔心的不行,便給秦嵐打電話,讓她如果可能趕緊回來一趟,可偏巧吳勇又聯系不上,秦嵐心急如焚,拿著手機無意識的翻動著電話本,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號碼。

    宋自成這幾天事情比較多,因為一場宣傳活動,洛神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名聲大噪,短短時間內已經承攬了好幾項重要的業務,成為天子投資集團旗下子公司中前景無限的一家子公司,而宋自成在其中的作用也為眾人所了解。

    其他幾家子公司的老總看的眼紅了,也改變以前那種冷眼旁觀的態度,開始主動找宋自成匯報工作,希望宋自成能夠也給他們出個主意,扭轉乾坤,宋自成當然是來者不拒,把這些人都納入麾下,成為他的第一批核心成員。

    看到那些老總屁顛屁顛的離開,宋自成啞然失笑,在他看來經營一家企業其實和組建一個幫派沒什么區別,只要自己確定好方向,有一幫聽話的手下,有幾個能打能沖的狠角色就足夠了,不需要有太多會思考的人,那樣反而會混亂。

    當然實際情況可能會復雜許多,比如宋自成就做不到和父親那樣白手起家去創建一家公司,那不是他擅長的事情,不過對一家現成的公司進行有效掌控對他來說并非難事,何況宋天問已經為他剪除了最大的障礙。

    隨著宋自成的勢力在天子投資集團逐步擴張,大家已經開始迎接后宋天問時代的到來,當然這個過程不會那么簡單,人心難測,更何況宋自成要接手的是一家市值上百億,直屬員工上千的大型集團,其中很多的利益糾葛不會如此簡單的完成轉移。

    當然宋自成現在只需要冷靜的觀察,看每個人的反應,視情況而定,那些主動投靠的不一定會重用,那些騎墻之徒也不一定會被清洗,至于那些還沒有意識到風頭變換的人,在任何一個時代他們都是最無足輕重的人。

    宋自成在工作之余,更多的思考的是天子投資集團的未來戰略,天子投資集團以煤起家,但能源行業對市場依賴性太強,而政策性因素也影響很大,所以宋天問才會毅然啟動公司的戰略轉型,開始進入房地產市場,并嘗試對其他行業進行試探性發展。

    。

    而宋自成的想法更為大膽,他已經決定徹底放棄集團的能源資產,把房地產作為一個新的增長點,同時尋找下一個適合進入的產業,目前看文化娛樂產業會是一個相當熱門的領域,他也決定當自己成為集團負責人時,會對洛神傳媒有限公司加大投入,使之成為集團另外一個支柱產業。

    當然在那之前,他會把那個高平調回到總部做一個清閑的部門主管,這個洛神公司會是他將來親自掌控的一個核心部門,不能有任何不可控的因素,將來的天子投資集團將會是一個全新的集團,一個不同于他父親時代的集團。

    不過這些想法都僅僅停留在他腦中,從來沒有宣之于口,就連他父親也不知道自己的野心,這正是宋自成做人做事的風格,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晚上宋自成還在辦公室加班看著各種文件,忽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宋自成看了一眼,露出了古怪的表情,這個電話竟然是盧小樓打來的,自己上次剛給了他一巴掌,沒想到他居然忍了下去,現在又給自己打電話不知道是何用意。

    宋自成任憑電話一直響著,沒有去接,等著盧小樓失去耐心,不過這個盧小樓似乎也是和宋自成杠上了,不停地打著宋自成的手機,似乎宋自成不接,他就會一直打下去。

    最終宋自成還是放棄了考驗對方的耐心,接起了電話輕輕喂了一聲,電話里面響起盧小樓那獨特的嗓音,哎呀我的劉大少,你可算是接我的電話了,你要是再不接我的電話,我可就直接給劉叔打電話要人了,什么事,我現在就在大都會歌廳,你可別不相信,要不讓王大美女和你說兩句。

    電話里很快響起了劉莉莉有些緊張的聲音,她壓低聲音對宋自成說道,宋總,盧小樓是一個小時之前來歌廳的,帶了不少人來,看樣子是來找事的,洪總也來了,不過盧小樓好像是喝多了,誰的面子也不給,非要給你打電話,我攔也攔不住。

    宋自成嘴角掠過一絲冷笑,看樣子盧小樓是想找回那天的場子,不過他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連洪海鑫的面子都不給了,還和自己叫板,不知道這家伙現在是不是昏了頭了,忘了他老子現在還不是市委書記。

    聽到劉莉莉的匯報,宋自成大概知道了那邊的情況,應該是盧小樓威脅要查封歌廳,逼著自己現身,宋自成想了一下,這事因為自己而起,他還真的自己處理一下,不然雖然他不怕盧小樓,可總不能讓余薇一直提心吊膽的上班啊。

    宋自成想到這里和劉莉莉說道,你告訴盧小樓,我馬上到,讓他給我等著,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想了一下還是給父親打了個電話,順便把那天的事情也說了一下,并說自己準備去見盧小樓了解此事。

    宋天問沉聲問道,你準備怎么解決這件事情。雖然說這件事情本身不大,最多也算是年輕人之間爭強好勝,可涉及到趙久祥那就不是小事了,雖然天子投資集團和趙久祥聯系不算緊密,可宋天問也不愿意把關系搞僵了,更何況如果年后趙久祥能成功上位的話,那情形就完全不同。

    現在雖然不方便和趙久祥靠的太近,但也不能距離太遠,所以宋天問希望宋自成能主動示弱,不要和盧小樓繼續發生沖突,不過他知道自己這個兒子看似沉穩理智,但沖動起來連自己的話都不聽,所以有些擔心。

    宋自成笑著說,父親你放心吧,這點小事我都處理不了,以后怎么接您的班呢,盧小樓想要的無非是一個面子,我就給他這個面子,不會讓你擔心的。

    宋自成驅車來到大都會歌廳,看到洪海鑫在門口等著自己,身邊還跟著四大金剛,看到自己過來忙迎了過來,面色陰沉的說道,宋少,這個盧小樓簡直是一條瘋狗,逮誰咬誰,媽的,要不是他老爸是市長,我早讓人把他丟到市郊喂豬了。

    宋自成止住了洪海鑫的抱怨,微微一笑說道,不用說了,他是沖我來的,這事我來處理,你回去吧,對了把你的人也都帶走,別搞得這么興師動眾,最近低調點,我聽市里風聲有點緊,你注意點,該處理的記得處理一下。

    洪海鑫臉色一變,知道宋自成指的是什么,當下也顧不上多說什么,帶著四大金剛坐車離開了,他的根基在兄弟會,而不是區區一個歌廳,要是兄弟會出了問題,他寧可把歌廳送給盧小樓換取兄弟會的平安。

    宋自成跟著一名服務員來到VIP包廂,看到盧小樓正大馬金刀的坐在寬敞的厚背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拉著劉莉莉的手正在給她看手相,說劉莉莉有富貴相,將來準能嫁個大老板,逗得劉莉莉咯咯直笑,似乎并沒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發生。

    宋自成當然知道這只是一個假象,如果不是自己要過來,盧小樓絕對不會是這么一副與民同樂的嘴臉,依他的性格想要整垮一家歌廳簡直不要太簡單,工商質監消防公安輪流上,不用一個月就要關門大吉。

    看到盧小樓假裝沒有看到自己進來,宋自成直接走到他對面坐下,沖著劉莉莉說道,行了,這沒你事了,你先出去吧,我和盧少單獨聊聊。

    劉莉莉不動聲色的把手從盧小樓手里抽出來,和盧小樓告了一聲罪,才施施然離開房間,心里這才松了口氣,看剛才盧小樓的架勢分明是想搞事,連洪海鑫來了都壓不住他的氣勢,要是宋自成不出現,她還真不知道如何收場。

    不過這也堅定了她從歌廳馬上脫身的想法,今晚過后她就會和洪海鑫提出離開大都會的想法,和洪海鑫斬斷最后一點經濟上的關系,一心一意做自己的美容會所。

    劉莉莉離開后,宋自成看向了盧小樓,好整以暇的說道,盧少,你不是希望見我嗎,我來了,不知道你有什么指教。

    盧小樓卻收斂起剛才的嬉皮笑臉,看向了宋自成有些認真的說道,宋自成,我這次找你來不是想報復你那天的一巴掌,那是我自己活該,我是想和你談一筆生意,十個億的生意,你有興趣嗎。

    十個億的生意,宋自成楞了一下,轉而輕輕一笑說,盧大少真會開玩笑,我又不是開銀行的,別說十個億,就是一個億我也沒有。

    盧小樓眼珠轉了轉,似乎在琢磨宋自成的話是真是假,他是真的想和宋自成做一筆生意,而這生意在江城也只有宋自成有資格做,十個億的盤子不是隨隨便便什么人都能吃得下來的。

    之后盧小樓的話讓宋自成明白對方不是信口開河,而是真的有一個大項目,江城政府要在三年內對整個北城區的棚戶區進行拆遷改造,會騰出一大片地皮,這在寸土寸金的江城可是一塊香噴噴的大蛋糕。

    不少房地產公司已經聽到風聲,開始和盧小樓接觸了,并且許諾給盧小樓很大的好處,希望能夠得到最大的一塊蛋糕。

    。

    不過盧小樓已經看不上這些好處了,而且這些房地產公司魚龍混雜,自己沒有能力去鑒別,萬一有一家房地產公司出了問題,不但自己會倒霉,還會連累自己的父親。

    所以盧小樓想干脆找一家規模大的集團公司合作,做一筆大買賣,把自己能得到的那部分資源打包給對方,既能夠得到足夠回報,又能把風險降到最低。

    不過他想來想去,有這個資金實力吃下這個大盤子的除了天子投資集團也就寥寥無幾了,別的大型房地產企業都有自己的長遠規劃,不會往一個地方投入那么一大筆資金,所以他也只能來找宋自成。

    不過為了防止宋自成趁機漫天要價,盧小樓才故意來歌廳搗亂,希望先打壓一下對方的氣勢,免得自己吃虧太多。

    聽了盧小樓的描述,宋自成的確有些心動了,如果盧小樓的話沒有太多水分的話,這的確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讓天子投資集團一舉樹立在江城房地產業的地位。

    當然這個項目也有很多風險,前幾年集團四處投資,現在又在海南買地蓋樓,資金流沒有原來那么充裕了,要短時間內籌集到十個億并不容易,而現在銀行也在收緊銀根,企業貸款沒有原來方便了。

    宋自成還想和盧小樓進一步了解一下細節,忽然他口袋的手機響了起來,宋自成拿出來一看卻是秦嵐的電話,心中一震,知道這個時間對方來電話肯定是出了大事了,不然秦嵐不會給自己打電話。

    宋自成剛接起了電話,就聽到秦嵐在電話里抽噎的說道,宋自成,我爸住院了,我媽一個人在醫院,我現在又聯系不到吳勇,一時半會我又回不去,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宋自成顧不上多問,馬上說道,你現在在哪兒,我馬上過去找你。說完放下電話,沒來及和盧小樓解釋,就匆匆離開了歌廳的包間,丟下盧小樓在那里發呆,不知道突然發生了什么事情。

    宋自成離開歌廳,開車一路疾馳來到秦嵐家所在的小區門口,看到秦嵐正在那里等待,忙招呼秦嵐上車說道,你家在哪兒,我現在送你回去。

    秦嵐卻猶豫了一下搖搖頭說道,這不太合適,你送我去酒吧我想去找吳勇,還是讓他陪我回去吧。

    宋自成笑了笑,知道秦嵐現在對自己防備很深,只好開車帶著秦嵐來到舊日情緣酒吧的門口,可看到酒吧大門已經關上,里面漆黑一片,一個人也沒有。

    秦嵐下了車跑到門口喊著吳勇的名字,可半天都沒有人回應,也不知道吳勇去了哪里,看著旁邊坐在車里的宋自成,臉上露出遲疑的表情,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宋自成送自己回去,可那也是秦嵐最不希望的結果。

    她剛才給宋自成打電話也是心中慌亂,不知道該和誰商量,可見到宋自成出現在自己面前,卻又意識到這是一個愚蠢的舉動。

    宋自成沒有吭氣,也沒有說什么,而是點起一支煙慢悠悠的抽了起來,他知道自己說什么秦嵐都不會聽得,只能讓她自己去做選擇。

    過了一會,秦嵐才無可奈何的走過來,說道,宋自成,我現在確實是沒有別的辦法了,希望你能送我回去一趟,不過你不要多想,我給你打電話也是病急亂投醫,沒想到你會過來。

    聽到秦嵐竭力想撇清和自己的關系,宋自成微微一笑說,上車吧,我是那種趁人之危的人嗎,還是你父親的病要緊,我們先去醫院吧。

    秦嵐的老家距離江城有一百多公里,距離不遠不近,要是走高速一個多小時就到了,這也是為什么秦嵐很多高中同學都在江城工作的原因。

    宋自成開車出了市區上了高速,一下子把速度提到了一百三以上,在漆黑的夜晚如同一道閃電一般在公路上飛馳,這段高速還偏偏是監控重點地區,宋自成這么開估計能收到幾十張罰單,不過他并不在乎。

    連盧小樓的十個億的生意他都能說丟下就丟下,他還會在意這區區幾百塊錢的罰款嗎,他現在其實很享受這種和秦嵐在深夜驅車狂奔的感覺,有點像是偷情的刺激。

    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和一場奮不顧身的愛情,現在似乎宋自成都具備了,他看了看旁邊有些臉色發白的秦嵐,安慰的說道,放心吧,你爸肯定會沒事的。

    秦嵐下意識的點點頭,這個時候她會把身邊任何一個能抓住的人都當成自己的依靠,更不要說是宋自成了。

    雖然她想和宋自成保持距離,可一旦自己遇到麻煩,真正想到可以依靠的人除了吳勇,其次便是宋自成。

    可自己之前已經和宋自成說了那樣的話,現在卻依然要讓宋自成送自己回家,秦嵐覺得自己很無恥,有點在利用宋自成的感情,不由臉上有些發燙,不敢去看宋自成,也許自己真的不是一個好女人吧。

    宋自成感覺到身邊女人有些不安的心情,不過卻沒有說什么,不愿意給秦嵐增加心理負擔,順手打開了CD,放了一首舒緩的曲子,這個時候說什么都是多余的,最重要的是當秦嵐心情不好的時候,陪在她身邊的人是自己。

    而此刻在江城大都會歌廳中,盧小樓臉色陰沉的坐在沙發上,自從宋自成離開后,他一直沒有改變過姿勢,旁邊一個男子試探的說道,盧少,宋自成是不是聽到了什么風聲,畢竟這么大一筆買賣,他沒有理由就這么輕巧的放過啊。

    盧小樓哼了一聲,咬著牙說,不管他了,既然宋自成不上當,我們必須再找一頭肥羊,那塊地必須趕緊出手,把錢從銀行套出來才是關鍵。他當然沒有那么好心讓宋自成發財。

    這件事本來就是一個圈套,看起來是一個美味的蛋糕,但吃下去才知道是毒藥,只要宋自成肯接手,他就會幫著對方從銀行貸出錢來,至于后續土地開發的種種風險就都是宋自成的事情了。

    不過宋自成竟然接了一個電話就匆匆離開了,也不知道對方是誰,居然能讓宋自成丟下十個億的生意離開,盧小樓眼中掠過不甘的神色,他是生意人,最看中的是錢,讓他專門去設計報復宋自成很不合算,只能就此作罷了。

    媽的,劉莉莉哪去了,讓她給老子過來,盧小樓忽然想到了剛才那個美艷的老板娘,心里又有些癢癢起來。

    不一會劉莉莉走進來,笑著說道,盧少,有什么吩咐。

    沒什么,讓你陪老子玩玩。盧小樓笑嘻嘻的說著,忽然一把將劉莉莉拉到自己大腿上,感覺到這個美艷成熟的風情女人那柔軟豐腴的屁股在自己大腿上磨蹭著,忽然胯下肉棒躍躍欲試起來,伸手就摸到了劉莉莉穿著黑色絲襪的大腿上。

    盧少,別這樣。劉莉莉心中一跳,阻擋著盧小樓的動作,微微一笑說道,您要是喜歡玩,我給你叫兩個年輕漂亮的,我都人老珠黃了。

    老子就喜歡你這樣的。盧小樓卻摟著劉莉莉不讓她起身,示意跟著自己的人去門外把風,把嘴巴湊到劉莉莉耳朵邊笑嘻嘻的說道,怎么樣,寶貝,陪我玩一把,老子不會虧待你的。不然。嘿嘿……盧小樓沒有把話說完,但是威脅的意味卻是十分明顯,劉莉莉知道盧小樓的能量很大,想要搞點破壞太容易了,那本來想要掙扎的身軀也慢慢放松下來。

    盧小樓見到劉莉莉的樣子,知道她已經放棄了抵抗,便直接湊上去吻住了劉莉莉的小嘴,還將舌頭伸進去胡亂攪動著,感覺到劉莉莉有些喘息,便直接將劉莉莉推倒在沙發上,用手撩起對方的套裙,看到里面穿著一件黑色的蕾絲內褲,包裹著一個鼓囊囊的大肉包,用手在肉包上摸了兩把,笑嘻嘻的說道,寶貝,你這大包子可夠騷的,是不是已經饑渴的不行了,老子幫你通一通吧。說著便把褲子一拔下來,彈出了一根冒著熱氣的大肉棒,用左手兩根指頭握住龜頭過去,用小指頭勾開了對方的內褲,露出了里面毛茸茸的陰唇,將龜頭頂在陰唇口上就要往里頂去。

    劉莉莉感覺到盧小樓火熱的龜頭在自己敏感的大陰唇上用力頂著,想著馬上就要被對方的陰莖給插進去了,雖然她并不是處女,以前也和宋自成以及洪海鑫都做過,只是卻對眼前這個官二代比較抵觸,只是卻不想得罪對方,眼睛一閉想著自己就當是被狗給咬了。

    只是盧小樓也不知道是喝酒喝多了還是過于興奮,龜頭頂在劉莉莉的大陰唇上卻怎么也插不進去,抱著劉莉莉的兩條滑溜溜的大腿用力往里插,卻怎么也進不去洞口,最后肉棒干脆軟了下來,軟綿綿的如同一條半死不活的小蛇一樣垂頭喪氣的耷拉在盧小樓的胯下。

    媽的,真是邪了門了,今天是怎么回事,面對劉莉莉這樣的美艷少婦,自己竟然雄風不再,這不免讓盧小樓覺得很丟面子,用力的捏了一把劉莉莉的大奶子,才不甘心的從沙發上爬起來,提上了自己的褲子,臉色陰沉的往門口走去,今天真是他媽的倒霉透頂了,想要坑宋自成一把卻被對方給逃走了,想要玩一個女人結果還硬不起來,干脆還是回家算了。

    看到盧小樓離開了包廂,劉莉莉才松了口氣,本來以為今天自己無法幸免要被對方給凌辱了,可卻沒有想到這家伙竟然會突然陽痿了,劉莉莉坐起身來,胸前的兩座豐滿高聳的乳房不停晃動著,散發著誘人的光澤,通體晶瑩雪白的肌膚更是毫無瑕疵,難怪會被盧小樓給盯上,劉莉莉穿好衣服,站起身來,無奈的嘆了口氣,雖然自己現在已經是KTV的半個老板,可是在那些大人物眼里還是一個有些姿色的玩物,她不甘心做這樣的女人,她要堂堂正正的成為一個不看任何人臉色的女人。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