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九零,拐走賢妻計劃 > 第二十二章 思考,各有心思
    好……好熱……

    腦袋昏昏沉沉的林茵有意識的第一感覺就是熱,伴隨這種熱的,還有身上的重量。

    腦袋的沉悶和悶熱讓林茵有點喘不過氣來,無意識地翻身想把身上蓋的東西給弄走,然而她的手才抬起來,就被不知道什么東西給擋住了。

    林茵皺皺眉,很不情愿地睜眼,腦子還沒反應,首先進入視線的就是一個黑色的毛茸茸的腦袋。

    她怔了怔,隨著外面腳步聲隱約的響起,她的意識漸漸清明。

    她就說怎么這么熱這么重,被這么厚一張毯子蓋得嚴嚴實實的不說,這人的胳膊還橫在她身上。

    就這情況,能不熱么?

    想著,林茵有些艱難地呼出一口氣,看著有些別扭地趴在床沿睡著的人,她蹙了蹙眉,準備把身上的胳膊拿開。

    只是在手觸碰到那溫熱的皮膚時,林茵就跟碰到了燙手山芋一樣,手上猛地一震又給挪遠了。

    木質的老床在她動作的時候發出“吱呀”的聲音。

    林茵一驚,反射性地往少年身上看去。

    果然,把人吵醒了。

    放在她身上的胳膊動了動,林茵屏著呼吸,第一時間想到的并不是閉上眼睛裝睡,而是目不轉睛地看著他。

    于是她就看到本來一條胳膊橫在她身上伏趴在床沿睡的少年以緩緩抬起頭來,同時還像剛睡醒的小孩那樣在抬頭的瞬間揉了揉眼。

    而放下手睜開眼的那一瞬間,她從那雙好看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絲剛睡醒時的茫然和怔忪。

    曾經很多次她都像這樣看他醒來,曾經的每一天,唯有這個時候的他是最沒有防備的。

    可惜卻只是短短幾秒鐘的事,每次這樣的幾秒鐘過去后,他的眉毛就會像平時一樣皺起,然后開始他不滿的一天。

    就算再怎么裝,剛睡醒這會兒的人腦子都不會轉得有多快。

    前晚加昨天一天,她算是徹底領會到了什么叫“裝的最高境界了”。

    她就不信,剛睡醒的他還能裝得跟真的一樣。

    所以,這么想著的林茵緊緊盯著敖戰,確切地說應該是盯著他的眼睛。

    剛醒的敖戰是有些迷糊的,他揉了眼睛后就直接看向了林茵。

    結果毫無意外地對上了那雙黑曜石似的眼睛,小小地嚇了他一跳。

    但他并沒有向林茵想的那樣出現多大的反差,而是直接把手往林茵額頭上伸。

    林茵覺得有點怪,沒等她說話,敖戰的手就放在了她額頭上。

    “嗯,不燒了,”敖戰一只手放在她的額頭上,另一只手則放在他自己的上。

    林茵百思不得其解,以至于第一時間都忘了把手從她額頭拿下去。

    敖戰自然察覺出了她的異常,只是因為這次經過前天晚上和昨天一天后他有點搞不清楚她現在到底是什么情況。

    所以他沒問她為什么盯著他看,而是問:“感覺怎么樣?還難受么?肚子餓不餓?”

    林茵的心情可謂一言難盡,自以為對這人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她這次也是真的不知道該說啥了。

    太大了,付出的代價也太大了。

    上輩子那會兒,就算是做戲,這人在她面前基本上也是沒收斂脾氣的,偶爾雖然會關心,但絕對不會露出這種表情,從來都是沒什么耐心的。

    沒想到這次居然下了這么大的“血本”。

    難道是因為她重活過來影響了什么,所以連帶這人也比之前更會演戲了?

    嘖嘖,要真是這樣的話,那可就太拼了,她要是不回應點什么豈不太不給面子了?

    想著,林茵壓下心里的那股不是滋味,配合他地搖了搖頭,沒說話。

    見狀,敖戰松了一口氣,笑著說:“那我就放心了,你……”

    “喲,茵子醒了啊。”

    周瓊秀掀開簾子,洪亮的嗓門兒極具穿透力地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假靜謐”。

    她一來,兩人就齊刷刷地看過去。

    “小姨,”林茵喊了一聲,掀開身上的毯子要起來。

    卻因為剛發了一場燒身上沒什么力氣,手上沒撐住,差點栽倒。

    “小心,”敖戰麻利地坐上去,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她的那只胳膊,另一只手則攬著她的肩。

    林茵的身子僵了僵,動了動手要把人推開跟他保持距離,但敖戰并沒有意識到她的抗拒,只認為是她剛剛好身子不穩,于是就這么把人摟著。

    周瓊秀沒發現兩人之間的小動作,笑著站到敖戰剛才坐的位置的邊上,做了敖戰剛才對林茵做的一樣的動作。

    “嗯,是沒燒了,”她感受了一會兒后把手放下,放心地呼了一口氣,“病去抽絲,今兒個就在家好好待著,別再熱著了。”

    當著周瓊秀的面林茵也不好真對敖戰做出什么大動作來,只好先點頭應下。

    本以為小姨說這么兩句就會走的,卻沒想到她并沒有要走的打算,而是看了看敖戰,笑著看向林茵。

    “這小子,長這么大總算是干了件像樣的事兒,昨兒個你不舒服的時候他就跟生根了一樣,巴巴地定你這兒了,你昨晚吃的稀飯還是他煮的,又是洗碗又是……”

    “小姨!”敖戰很不自在地打斷周瓊秀的話。

    周瓊秀看過去,“咋?怕我把你笨手笨腳的事說出來啊?”

    說完,也不管敖戰是個啥表情,直接就又看向林茵,說:“他啊,說啥要幫我洗碗,結果把我那套陪嫁的碗打碎倆。”

    聞言,林茵怔住了。

    煮飯,洗碗??敖戰?

    “看吧,我就知道茵子不信,”周瓊秀笑著在敖戰身上玩笑地揪了一把。

    敖戰不喜歡被除了林茵以外的人這么碰,今天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放寬了他的底線。

    關于煮飯洗碗這種事,他本人是覺得沒什么的,不知者不罪,這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完美的人,他不會煮飯洗碗又不犯法。

    可想是這么回事,當著林茵的面就是另一回事了。

    “小姨……”

    在林茵面前,他面前掛不住,無奈地看了周瓊秀一眼,眼角一直往林茵臉上瞟。

    周瓊秀被他的樣子逗得哈哈笑,邊笑邊向林茵揶揄他。

    林茵剛從久違的感冒中緩過來,本來就沒啥心情,再一想他之所以會這樣的原因,更沒有心情了。

    但當著周瓊秀的面,她不得不僵硬著表情應和。

    敖戰原本還想著周瓊秀在這能讓她放松一下心情也好,只要她不難受,他就是被當成笑料也沒關系。

    然而當他看到林茵臉上的勉強時,心里卻五味陳雜。

    他摸了摸林茵的額頭,然后站起來說:“再睡會兒吧,時間還早。”

    周瓊秀還笑著,一聽這話也立馬打住,連連道:“睡吧睡吧,今兒反正也沒啥做的,就用不著你操心了。”

    說完,便站起來,扭頭對敖戰說:“也沒你啥事,你今天的任務就是看著茵子知道不?”

    敖戰沒有馬上回答,而是轉頭看了一眼林茵,之后才點點頭。

    周瓊秀沒有再說啥,交代了林茵好好睡之后就風一樣地出了屋子。

    她一走,屋子里立馬就又只剩敖戰跟林茵兩個人了。

    林茵渾身乏力,腦海中又不停地閃過夢里的片段,不僅身體,連心好像都很疲憊。

    周瓊秀一走,她在看了一眼敖戰后就把眼睛閉上了,沒說話。

    好累。

    敖戰本來還想問她有沒有哪里不舒服,然而才剛準備張嘴,到嘴邊的話就因她閉眼的動作滾回了喉嚨。

    看著躺在床上的這瘦瘦小小的人,如此明顯的拒人于千里之外讓敖戰的心小小地刺痛了一下。

    大概,這就是所謂的“自作孽不可活”吧。

    “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就叫我。”他抿了抿唇后道,聲音壓得很低,處于變聲期的聲音還帶著稚嫩。

    話落,回應他的依舊是安靜。

    敖戰的心緊了緊,卻沒有再說什么,盯著那張巴掌大的小臉深深地看了一眼后轉身往外走。

    林茵閉著眼睛豎著耳朵聽他的動靜,確定人已經出去了才稍微睜了睜眼,睫毛根部的地方有些濕潤。

    與其說疲憊,還不如說是她不知道該怎么去面對他。

    都多少年前的事了,竟然還能這么清楚地出現在她夢里。

    只可惜那時候的她曾天真的以為那是真的,以為他對她的感情跟從他嘴唇上傳來的熱度一樣真實。

    那時的她怎么會想得到,將來的某一天,他們兩人會走到那樣的地步。

    算了,不能再想了。

    林茵眨眨眼,扯了扯身上的毯子翻了一個身朝里面,渾身的脫力感和因為那個夢帶來的無力感讓疲憊地閉上了眼。

    然而她并不知道,門口簾子邊,少年那雙好看的眼在她翻身的同時定在了她身上。

    視力一向很好的敖戰清楚地把她臉上的表情守在眼底。

    有那么一瞬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是因為累?還是因為他?又或者因為別人?

    以前在他從來沒注意到的時候,她也會露出這樣的表情么?

    敖戰想不通,心里像被放了一塊大石頭。

    “林騰!你過來!”周瓊秀的聲音從雞圈那邊傳來。

    避免被里面的人發現,他趕緊著放下簾子往那邊去。

    他剛一走,林茵就把頭轉了過來。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