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全都知道我愛你 > 第四百六十七章 你還滿意嗎
    還是在早晨的時候,我聽到程思遠與展云霆一邊吃早餐一邊說話,聊到了譚錦程死后,譚家的后事。

    我一邊吃飯一邊聽他們兩個有一句無一句的聊著。

    聊到譚家,我當然上心了,我很關注譚家的后續的,我很想看到,譚家另外兩個魔頭受到什么樣的懲罰。

    這兩天我也看了很多相關的資訊,都在議論譚家的身后事。

    因為譚錦程的突然死亡,譚明月還被調查中,所以譚家的公司只能有那個草包譚子奇接手,一直都是塊爛泥扶不上墻的的譚子奇突然接手了這個爛攤子,簡直是焦頭爛額。

    而且就在這期間,譚家的企業涉嫌違規操作,他們所有的項目都被查出原材料不合格,勒令停工,這樣一來銀行與幾個股東都不干了。

    已經是內憂外患了,股東大鬧,相關部門天天上門。

    本來這一次譚家因為這個項目砸進去了很多錢,為了能盡快翻身轉型,譚錦程這一次是豁出了老本要把這個重頭項目攬在自己的懷里,好達到他扶搖直上的目的。

    所以原始本金都砸進去不說,又從銀行挖門子盜洞的貸了大批巨額的款子,不顧股東的反對,肆意擴張公司。

    此時他是駕鶴西游了,可現在項目出了這么大的事情,讓他那個草包二貨來處理,那簡直就是超級大玩笑。

    面對父母雙亡,公司債務累累,銀行的通知單向雪片一樣往譚家公司砸,這個譚子奇只有嚎哭的分,而且這個時候,誰還能顧忌他們兄妹的感受。

    盡管譚明月與譚子奇,這些天不停的去跟她們認為的親信那作揖磕頭的,可是屁用不頂,到被罵的狗血噴頭,不但罵他們,就連他們的死爹都被罵了個祖宗八代。

    當然了,一旦宣布破產,他將一無所有,重債纏身,恐怕譚錦程到是真的死的是幸福的,活著的譚明月與譚子奇,將一無所有,負債累累,最底層都不是,那才叫折磨。

    這樣的結果只可惜譚錦程沒有嘗到,不過也許他逃離的時候就是一種絕望。

    到了時代大廈,我們停好車一起進入無名發。

    本以為今天這里也會人山人海,哪知道,進去后卻靜怡的很,我率先跑了進去,“二哥!”

    我一聲喊,卻尷尬在那,原來托尼正在給他的徒弟們上課。

    這一聲喊,工作室的所有人都看向我,嚇的我一吐舌頭,不知道該是進還是退。

    可下一秒二哥卻傻瓜一樣一聲一聲驚呼趕緊跑過來,“我娘呢!”

    我笑著指向身后,正好母親帶著她們三個走進來。

    “今天怎么人這樣少?”母親看向托尼問道。

    “怎么會少!娘,今天只為自家服務,剛好利用這個機會給他們培訓一下,我們自家的人就足夠我工作的時間了!嗨!美女們!”

    他跟她們幾個打著招呼,我暗暗的發現,肖小雨的臉像熟透的蘋果一般。

    給母親修剪完成,母親更加的容光煥發,下一個楊慧一把就扯過了肖小雨,“來!我們小肖先來!托尼先生,你可是要給我們小雨好好的設計,你可知道我們小雨可是你的鋼絲!那天在發布會上可是決絕的起身維護你的!”

    “啊哦!真的嗎?”托尼頑劣的看了一下肖小雨的臉,“那我不是欠了你好大的人情。”

    “是啊?怎么回報我們?”徐寧膽子大極了,隨口問。

    “當然手藝回報!以后發型歸我設計!”托尼回答的很闞快,驚的小肖一臉的興奮,小臉蛋紅撲撲的羞澀的看著托尼,我篤定這是她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看著托尼!

    我跟母親對視了一下,我能感覺到,母親對小肖還是挺滿意的。

    肖小雨被托尼按在座椅上,對著鏡子很專注的看了她一會,然后手起剪落,肖小雨烏黑的長發飛落,四十分鐘后,鏡子中的肖小雨整個人大變樣,原本圓溜溜的嬰兒臉變的瘦了好多,眼睛更大了,配上層次分明的中長發,閃亮度提升了好幾倍。

    他一邊給肖小雨做著頭發,一邊跟這里的大師傅說著她的臉型配合頭發的原理,以及下一次再次修剪時的重點。

    他修長潔白的手指不停的在肖小雨的發間穿行,令肖小雨全程都迷醉了一樣。

    當托尼看著鏡子中的肖小雨輕聲的問,“你還滿意嗎?”

    小肖呆滯了好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

    只是臉紅得發燒了一樣,托尼伸出修長的手指輕輕的在她的額頭彈了一下,“可否滿意!”

    小肖一驚,猛的站起來,“滿意!關鍵是......小月,這還是我嗎?”

    她在向我求助,我也學著托尼在鏡子中看著她,“簡直艷驚四座。這是什么手啊?二哥?”

    “哼哼!二哥這是一雙重了魔法的手!”托尼調皮的說道。

    “下一個誰來?”托尼看向我。

    “二哥,別急!你說這個模特夠漂亮嗎?”我故意說。

    我也看出托尼明白我的意思,他對我聳聳肩,很霸氣的回答,“我手下就沒有不漂亮的模特!”

    他顯然是點明了對他來說,這就是模特。

    我翻了一眼他,不屑的拉過肖小雨,“你的模特?有我家小雨好看才怪,手藝不錯,眼光極差!”

    母親看著我笑。

    隨即托尼有給徐寧做了一個利落的颯爽英姿的層次花燙短發,不僅僅是漂亮,是把徐寧的整個氣質都盡善盡美的顯示了出來。

    到了楊慧姐這里,托尼站在鏡子前端詳了好久,別說是楊慧,就連我都有點蒙圈,這怎么到了楊慧這,他怎么就遲遲不下手了呢?

    我很想問,卻怕托尼這個直男直接說出什么太直接的話,讓楊慧難看。

    楊慧從鏡子里看了托尼好幾次,也沒有問。

    托尼整整端祥了能有7-8分鐘,終于起剪子開始修剪起來,楊慧其實也是一頭長發。

    他只打出了一些層次,并讓助理大工給她燙了一個免打理的大花燙,自在發梢燙出大彎,令整個頭發像似自來卷一樣的卷波浪。

    整體上看,慧姐簡直有著異域的一種迷人的風情,本來就有些歐式眼的楊慧,一側自然垂下,波浪自然柔順,一點也沒有燙發的痕跡,另一側微微的夾在了而后,嫵媚生輝。

    托尼看著鏡子中的楊慧好幾分鐘,突然打了個響指,“OK!”

    每一個人都驚呼,“太漂亮了!這位小姐想混血一樣漂亮!”

    楊慧一臉迷戀的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不停的看著自己的各個角度,顯然滿意的不得了。

    “二哥!那我呢?”我趕緊站在他的面前。

    他不屑的掃了我一眼,“你清湯掛面最好看了,不用弄!”

    “二哥!你什么意思啊你?”我一聲不樂意的驚叫。

    “你天生麗質,在弄就是畫蛇添足了!”他看著我說道。

    “不行!她們都弄的漂漂亮亮的,怎么就我不給做?媽!”我氣的之哇亂叫,都向媽求助了。

    他無奈,一把吧我按在座椅上,用做卷的工具,直接給我的發尾卷了好多大彎,然后整理了一下,一個好看的波浪就完成了。

    他看了又看,我因為這樣很好看,嫵媚生資。

    我剛要嘚瑟,他一把按住我,幾下就把我的長發攏起,也沒看出他的手是怎么弄的,就給我扎了一個馬尾,不過發梢的波浪看起來特別的漂亮,在配上我精致的小臉,感覺確實要比剛才披著的時候感覺靚麗了好多。

    不得不說,大師就是大師。

    正好大哥打來了電話,我趕緊接了起來,他問我們弄完了沒有,說來接我們去餐館了。

    放下電話,我跟媽說,“大哥說來接我們!”

    托尼一聽大哥一會要來,突然伸手示意楊慧坐下,“楊小姐,我來給你化個淡妝示范,以后你就按我教你的畫!很簡單!”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