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芳 > 080章 非分之想
    什么鬼話!

    俞慎之想板個臉嚇唬一下,可又憋不住笑,只能算了。

    “俞大公子來,就是問我這個?”池韞問。

    俞慎之見機極快“只是想起來了,順便一說。最重要的原因,當然是看望池小姐了。畢竟我們上回相談甚歡,也算朋友,是不是?”

    池韞對著他笑“是啊!”馬上道,“既然是朋友,能不能麻煩俞大公子一件事?”

    “……”俞慎之聰明反被聰明誤,只能認了,“什么事?”

    “幫忙把求子符的事宣揚一下。”

    俞慎之怔了怔“他們還未得子,不好宣揚吧?”

    池韞道“若是得了子再宣揚,固然也能揚名,可就沒有轉折的快樂了。”

    俞慎之啊了一聲,明白過來了“你現在要的不是美名?”

    池韞點點頭“隨俞大公子怎么宣傳,哪怕當成笑話講給別人聽都行,只要在一個月內,讓大多數人知道就行了。”

    “……好吧。”

    “對了,袁公子他們搬了嗎?”

    俞慎之道“搬了。家里鬧了一陣,不過,為了明年大考,表舅舅拍板了。”

    本是家中獨子,哪有搬出去住的道理。也就是這個理由正當,才能爭取這一年的時間。

    ——運氣好的話,也許用不著一年。

    池韞覺得,自己的運氣肯定很好。不然,已經死了的人,怎么會活過來呢?

    老天一定會站在她這邊。

    “他們住在哪?方便告知一下地址嗎?”

    俞慎之看著她,意味深長地笑“果然不止求子符吧?”

    池韞笑而不答。

    ……

    天陰了下來,不知道會不會下雨。

    兩人出了碑林,俞慎之告辭離去。

    他今天既是來看人,也是來解惑的。

    俞家祖傳好奇心,聽說一件事卻不知道答案,實在是心癢難耐。

    現在知道了,他滿意而歸。

    走到半路,天果然下起了雨。

    回到太師府,才換了衣裳喝了碗茶,俞大夫人就來了。

    “難得休沐,你一大早出去,這會兒才回來,別是避著母親吧?”俞大夫人笑吟吟問。

    俞家長房這兩位公子,長相都肖母,尤其俞慎之,未語三分笑的樣子,與俞大夫人出如一轍。

    “怎么會呢?”俞慎之起來給母親讓座,十分殷勤地捏背捶肩,一副大孝子的作派。

    別家會討父母歡心的,一般是后頭的弟弟。奈何俞家長房,二公子缺根筋,反倒大公子慣會甜言蜜語。

    “母親這是累著了?家里的事情,您用不著事事親為,像是三嬸娘、五嬸娘她們,不都閑著嗎?讓她們多干點,您就穩坐中軍帳,張張嘴就好了。”

    俞大夫人捏了他一把,嗔道“少給我扯開話題!一大早跑得不見人,是不是怕母親叫你出去相看?”

    俞慎之聞言,往旁邊的椅子上一攤,一臉絕望“母親,您能不能放過我?”

    “放過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幾歲了?”俞大夫人戳他的額頭,恨鐵不成鋼的口吻,“要不是退了親,老二明年就成婚了,你可比他大了四歲呢!”

    說到俞慕之退親,俞慎之不禁想到他的前未婚妻,心思就有點浮游……

    “母親跟你說話,你還發呆!”俞大夫人把他扯回來,“老二這親事還得重新找,長幼有序,可不得你先。以前說要專心學業,考中再說,現下你入仕都幾年了,一大把年紀不成婚,小心別人當你有毛病!”

    俞慎之滿不在乎“我能有什么毛病?那個樓四比我還大一歲呢,怎么不說他有毛病?”

    “你可別說他!”俞大夫人冷笑,“我上回聽人說了,你有事沒事就圍著他轉,怕是對他有非分之想!”

    “什么?哪里來的流言,簡直胡說八道!”俞慎之不可思議地指著自己的鼻子,“我看起來像是有斷袖之癖嗎?”

    “沒有嗎?”俞大夫人目光一掃,示意小廝捧茶來,慢悠悠道,“你們倆論年紀,孩子都能生好幾個了,偏偏一點成婚的意思都沒有。身邊找不著半個女人,紅顏知己就不提了,連個丫鬟都不用。俞推丞,以你斷案的眼光來看,是不是很可疑啊?”

    俞慎之摸了摸鼻子“好像有點……”

    “那樓四,還情有可原。他跟家里斷了關系,沒有長輩為他打算。而且以他的出身,眼光定然不低,偏偏現在是這么尷尬的處境,找不著好親事,拖著不成親也能理解。可你呢?家有高堂,少年得志,不趁機風流風流,還像個男人嗎?別說人家懷疑,你母親我也懷疑!”

    “母親!”俞慎之無奈,“不風流是咱們家的傳統,您看父親不也是這樣,心里眼里就您一個,旁的女子,一眼都不多看的!”

    俞大夫人被他一捧,撐不住想笑,嗔怪地拍了他一下,說道“別扯開話題,總之,你別再給我作怪,不然以后不問你,直接給你訂親!”

    俞慎之求饒“母親,我錯了還不行嗎?您可別這樣,我真不是不愿意成婚,只是一個也瞧不中啊!您也不希望我馬馬虎虎娶一個不喜歡的吧?”

    俞大夫人道“怎么就一個也瞧不中?母親給你找的,都是京城里最好的閨秀了,樣貌才學脾性,沒一樣不好,這你都瞧不中,是想娶仙女嗎?”

    “是啊!”俞慎之厚顏無恥地說,“孩兒就想娶個仙女,樣貌才學這是必須的,至于脾性,您覺著好,我倒嫌無趣。”

    俞大夫人忍不住又戳了他一下“你就瞎扯吧!”

    ……

    俞大夫人回到理事廳,跟著俞慎之出門的車夫已經等在那里了。

    她往椅子上一坐,淡淡問“大公子去了哪里?”

    車夫躬身稟道“回夫人,大公子去朝芳宮上香了。”

    俞大夫人點點頭,沒有多想。

    每隔一陣,俞慎之確實會去上香,有時候去朝芳宮,有時候去光明寺。

    可車夫下面那句話,讓她手里的茶捧不住了。

    “大公子去碑林的時候,是池家小姐陪著的,兩人有說有笑,在里頭逛了個把時辰才出來。”

    俞大夫人表情一僵,問“池家小姐?哪個池家?哪位小姐?”

    車夫頭更低了“就是……先前與二公子訂親的那位。”

    。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