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科幻小說 > 世紀孤兒 > 第一百零一章 工族船工
    “你瞧咱們兜了一圈,又回到了造船工坊。”韋德爾用既自豪,又帶點諧謔的語氣說。

    “這兒不會還是,那間懸掛巨大舵盤屏風的屋子吧?那兒又窄又暗,與這完全開放的露天式船塢相比,簡直就只能給稱作是彈丸之地呢!”

    海歌不太相信,但想到全息影像不過是通過電子合成的虛擬世界,就趕緊閉了嘴。

    韋德爾一出現,立即在船工中引起轟動,人們紛紛解下安全帽向他敬禮,尊敬地稱他為“比托尼船長”。

    韋德爾似乎很樂意聽別人這樣稱呼他,微笑著不時扭頭與船工們打招呼,以回敬他們的問候。他仿佛真是來到了中世紀的歐洲,作為一艘大型遠洋郵輪的船長,在登船前向他的水手們發出問候。

    然而很快,海歌就察覺了那些船工的異樣相比正常的地球人,他們的身體長度要高出一截,寬度又窄了一半,并且露在紅色條紋工作服外的皮膚是金紅色。再看掛滿笑容的臉,除去一雙大眼是見不到眼白的黑色,連雙頰都是火紅的!

    “他……他們是……”海歌嚇了一跳,頓時背脊涼颼颼的,這滋味與浸泡海水產生的涼爽感不同,后者是享受,前者是驚嚇。

    “別害怕,他們是韋德爾-u星上的工族人。與純火族人不同,他們屬于半進化人種,擅長干制造類的體力活。你可能奇怪他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別忘了咱們已進入全息環境,一切都是虛擬的。我只是依照回憶創造了他們,以及他們的工作場景。”

    海歌見到船工的真實模樣后不太敢往前走了,在韋德爾的意料中,于是便扭頭告知實情。

    原來是u星三大族人里的一類,海歌七上八下的心落回原處。韋德爾是出于對故土的懷念,才創造出了如此熱火朝天的船塢景象,那些船工就算真有其人,恐怕也早死在了u星的氦閃災難里。不過經這一嚇,海歌也真正體會了u星上不同人種之間的差異,其實那種區分與地球的人種區分相差無幾,能說明u星也不是一個單一的世界。

    他不再害怕,也熱情地向船工們打招呼,就好像他們是真實的存在。他也明白了韋德爾為何要打扮得象中世紀的歐洲船長,因為在這全息圖景里,所有人都來自遠古時代,著裝與現代人差異極大,倒是他這位穿著運動裝,脖子上掛條黑鏈的“現代人”,顯得與整體畫風格格不入。

    從塢口進去,就是塢室,海歌又吃一驚。在這里,他見到的竟然是本來僅有半米長的火伊人號宇宙飛船模型!但與模型不同,現在的飛船長度已伸展到圖紙上標注的13米,也就是正常尺寸。從尺寸角度來說,火伊人號已不再是小小模型,但它所使用的材料,與呈現出來的藝術之美,卻絲毫未減。

    “萊姆,全制向式螺旋槳裝上去了嗎?”韋德爾朝身邊一位正舉著儀器在艙門邊檢測的人問道。

    “比托尼先生,”萊姆立即直起身,恭敬地回答“全制向式螺旋槳是火伊人號核動力宇宙飛船的靈魂,我們就等您來主持最后的安裝儀式了呢。”

    “很好,那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了。我的朋友正等著試驗這項奇跡,看看是否真如他想象的那般神奇呢。”韋德爾說著指了指海歌,海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萊姆再鞠一躬,急忙就奔向塢首,同時朝站在一處高高的,類似崗哨塔上的人打出手勢。

    那人收到信號,迅速將一個海螺狀的喇叭對準嘴猛吹,吹出幽遠空靈的螺音。螺音一長一短很有規律,海歌猜測其中的含義是“集合”,因為號角吹響后,所有船工都放下手頭活計,如紅色大潮般一齊朝塢首趕去。

    安裝全制向式螺旋槳為何如此隆重?還要等船長親自來舉行儀式?這可真有趣。海歌好奇心大起,也跟著人流趕向塢首。

    咦,擺在塢首正中的巨大物體,怎么看起來那樣眼熟?那是一個表面涂著黑紅色金屬漆的圓環。正中心的圓盤大得能鉆進去一個人,圓盤右上角還有一面漂亮的浮雕徽章。圓環的邊緣,安裝著三片同樣均勻地刷著黑紅色金屬漆的葉片。

    “哦!”海歌一拍腦門想起來了,這不正是真實的造船工坊里,那面懸浮在空中的舵盤屏風嗎?只是等分圓環的六根長軸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三扇葉片。

    “舵盤屏風的重要性,竟然不僅限于操作系統,連環形外殼,其實都是火伊人號的驅動螺旋槳?”海歌恍然大悟。

    此時舵盤正中的電子操作系統已被取走,應該是安裝進了火伊人號的駕駛艙,所以曾經用虹膜驗證控制開關的小門已經封死。螺旋槳后端已完工,前端插著一根差不多四米長的尾軸,給整個擺放在一輛大型工程車的拖板上。

    韋德爾走到工程車的駕駛艙前,已有人上來為他打開車門。

    他卻沒踩著踏板上車,而是轉向海歌說“孩子,你將是火伊人號真正的主人,為這位太空美人點亮靈魂之光的任務,就交給你吧。”

    “啊?我……我?”海歌驚訝地指著自己,再向周圍看看,u星工族人中卻沒誰吃驚,而是全帶著順從的笑望著他,以相同的表情等他上車。

    “火伊人”這船名,是韋德爾為紀念愛女艾兒而取,實際卻成了送給他海歌的禮物。但這份禮物又不是供他觀賞與享受的,而是承擔著拯救地球,以及復興韋德爾-u星的重任。

    海歌思來想去也找不到謙虛推脫的理由,只好邁開沉重的腳步,登上了工程車。

    工程車的駕駛室很寬敞,不僅坐得下兩個人,前方還豎著一整面液晶顯示屏。顯示屏標示出這輛車的與眾不同之處—在駕駛室里找不到前車窗,就不知開動起來怎樣認路。

    在正駕駛座上坐好,海歌左瞧瞧右看看,沒找到方向盤,看不出該如何啟動這大家伙。

    。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