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第一序列 > 168、刷新對任小粟的認知(三更求月票)
    任小粟收回影子重新爬上了屋頂,只見許顯楚正坐在屋頂劇烈喘息,而他的對手也已經徹底死亡,連脖子都扭曲的像是麻花一樣了。

    任小粟看向遠處的一棟高樓,對那邊揮揮手,然后他對許顯楚說道“先去我們那里洗個澡換身衣服吧,想去178壁壘也得吃頓飽飯再出發。”

    許顯楚感動道“謝謝!”

    “來自許顯楚的感謝,+1!”

    這一刻任小粟真想對許顯楚說要不你留下吧,每天說一聲謝謝就行……

    但此時許顯楚緊接著說道“但我不能在這里停留了,今晚這戰斗過去,搞不好整個壁壘都會封鎖的更加徹底,到時候我再想走就不現實了,所以現在是離開的最好時機。”

    任小粟惋惜道“不再等等嗎。”

    “留下來只能拖累你,”許顯楚情真意切的說道“任小粟,我們有緣再會!”

    任小粟想了想點頭道“也許會在178壁壘重逢,保重!”

    說完,許顯楚頭也不回的離去了,至于他會用什么辦法離開壁壘,這似乎對許顯楚這個曾經的私人部隊軍官來說也不是什么難事。

    此時,街道的遠處已經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看樣子壁壘里的人馬上就到了。

    現在任小粟真切希望這壁壘里的各方勢力趕緊打起來,到時候大家把狗腦子都打出來,就沒人有精力來在意他了。

    等任小粟他們離去之后,壁壘里秩序司的治安隊才姍姍來遲,他們很快將現場封鎖起來,并迅速派人通知李氏財團。

    戰場里的戰斗痕跡隨便一看就能辨認出不對勁來,這可不是普通人的戰斗,而是超凡者之間的廝殺。

    而且幾名死者衣服上的火種標志讓秩序司的人明白,這已經不是他們能插手的事情了。

    事實上秩序司的人也知道最近不太平被血洗的第四精神病院,火種公司因抓捕超凡者制造出來的爆炸,這幾件事情綜合到一起,傻子也都知道想活命的話最好別亂參和。

    要知道他們秩序司里都是普通人,配備的槍械還都是小口徑的,這玩意管管普通的小偷還行,這要碰到超凡者,他們肯定死的透透的。

    遠處高樓的樓頂,楊小槿剛剛被槍械收了起來,駱馨雨在她旁邊扶著欄桿好奇道“你不覺得奇怪嗎,雖然這不是凌晨小組的主力,可那小子殺人也殺的太輕松了吧,我們之前對他的評估是不是太低了?”

    “嗯,”楊小槿看著遠處的戰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確實有點出乎意料,我之前還以為他的戰斗力并不算高,沒想到竟然能以一敵三,雖然沒有看到胡同里的戰況,但許顯楚只面對一個人的話,那么任小粟面對的一定是三個人。”

    “5個人出來行動是凌晨的標配,他們向來喜歡以多打少,”駱馨雨百無聊賴的說道“結果這次不小心翻了船,估計他們這次之后就該明白一個道理,在超凡者的面前,數量已經不足以抹平絕對的力量了。”

    “我原本是想給他打開一條逃生的路,”楊小槿也有點意外“沒想到他的計劃竟然是殺光凌晨這組人。”

    “這小子殺性很重的,”駱馨雨說道“境山路上你看他眼神就知道了,但凡有威脅的,他都下意識的想要以絕后患。荒野里走出來的超凡者,向來比壁壘里的狠一些。”

    楊小槿說道“這算是生長環境所致吧,他也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你急著替他解釋什么,”駱馨雨好笑道“現在這小子自己就很厲害了,他身邊還有一個戰力未知的陳無敵,這已經是一個很強的小團體了,我們要不要把李氏和你們楊家的注意力引到他們身上去,好分散一下注意?”

    “他們只是想在壁壘里好好生活,沒事別給他們招惹麻煩了,”楊小槿平靜說道。

    “哈哈哈哈哈,”駱馨雨大笑起來,其實她也沒想真干什么,就是想試探一下。

    楊小槿淡定道“有點古怪啊,到現在竟然還沒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能力。”

    駱馨雨好奇道“你不知道他的能力是什么嗎?”

    “我怎么知道,”楊小槿撇了駱馨雨一眼。

    “你倆關系那么好,他沒給你說過嗎?”駱馨雨低笑道“同桌嘛,一個是學委,另一個還是班長……”

    楊小槿看了她一眼“李氏的作戰部隊快來了,走吧。”

    “好吧好吧,”駱馨雨開啟暗影之門帶著楊小槿從天臺上一閃而逝。

    今晚,就連楊小槿和駱馨雨都刷新了對任小粟的認知,她們猜到任小粟是超凡者,但她們沒想到任小粟會這么強。

    任小粟與凌晨戰斗的時候總覺得有種奇怪的感覺,他感覺凌晨很浮夸,明明沒有多厲害,結果非要裝的飛起。

    但其實這中間是有誤會的,對方其實還挺出名的,要知道這支作戰小隊早就成功抓捕過三名超凡者了。

    平日里,這支小隊已經算是火種公司第二梯隊的主力了。

    ……

    當天晚上,李氏財團一反常態的忽然開始對整座壁壘進行戒嚴,而且在這關鍵時期,他們甚至直接下令宵禁,晚上10點之后出門的居民,一律當做罪犯抓捕!

    原本李氏財團是不想分散力量的,他們想要全力保護研究成果,畢竟這才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情。

    可是這壁壘里出事的頻率越來越高,就算再能忍,這時候也坐不住了。

    事實上羅嵐他們不斷的搞事情,本身也是想讓李氏財團這邊焦頭爛額,最終把力量分散出來。

    而任小粟他們今晚的戰斗,讓李氏徹底爆發了。

    天還未亮便有大隊士兵在街上巡邏,發現可疑人物還會上前盤查。

    私人部隊和秩序司已經全面停止休假,李氏的作戰序列也投入了三分之一,整座壁壘忽然像是要打仗了似的,那根原本松散的弦,緊繃了起來。

    任小粟在店鋪里感受著外面緊張的氛圍,整個壁壘里仿佛有種風雨欲來的氣息。

    。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