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許你余笙靜安好 > 第一百一十九章:涼美人的保護色
    “還不如我呢,最起碼我知道不過去添亂,先打電話……雖然以為欠費打不了,但最起碼拿著手機吼一聲,也震懾到了他們。”涼靜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開始了碎碎念,想想自己那一嗓子吼得,回想起來都覺得吃驚。

    原來自己也能喊出這么大的聲音啊,果然緊急時刻可以爆發人的潛質,還以為自己這輩子都沒辦法很大聲的說一句話了呢,“你這里都流血了……顧余笙你是失去所有的感覺了嘛,味覺出毛病也就算了,連痛覺都感受不到了嗎?”

    顧余笙也是很心累,自己什么時候失去味覺和痛覺了,她是如何產生這種奇怪的想法的。見顧余笙還是不說話,涼靜手上的力度加重了一些,“為什么不說話,難道連語言能力也喪失了?”

    “喂。”顧余笙終于忍無可忍的抓住了涼靜的手,“我什么時候喪失了感覺,我一個男人這么點傷沒有叫痛的必要吧。”

    “既然有感覺為什么還……”一聲不吭的吃掉自己丟了兩勺鹽的面,剛才也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就算沒有叫痛的必要,也該說別碰之類的啊,如果換做自己受傷,就算不會喊痛,也不會喜歡別人碰自己傷口的。“等一下,前面有個24小時的藥房,我去買點藥給你處理一下。”

    “不用了。”顧余笙拉住了涼靜的手腕,卻因為胳膊痛又皺起眉,“家里都有,干嘛要在這處理,回去再弄吧。”

    涼靜聽到這話愣了一下,自己一開始是打算不回去的……可現在,因為自己沒有離開,都發生這樣的事情了。剛才那伙人雖說是被嚇走了,理論上不會再來,可誰知道會不會有萬一,就著這個臺階下算了,當做自己什么都沒問過,像之前那樣裝傻吧。

    “我胳膊被踢到。”顧余笙見提到回去,涼靜就沉著臉不說話,以為她還是不愿意離開,“可能開不了車了,你駕照帶了嘛?”

    “沒有,我駕照……”涼靜摸了摸下巴,“車禍那次丟在車上了,后來事情……你是不是說你助理處理的,沒有把車上的東西給你嘛,對了我的車呢?”

    “報廢了,直接送去處理掉了。”顧余笙剛才也只是找個理由讓涼靜不得不回去而已,聽到這話才想起來涼靜車里的東西自己拿回去之后都放到了書房里,一直也沒給她,出了這樣的事情自己怎么可能再讓她獨自開車,就沒有再還給她了。“東西上次拿回來放到書房了,這么晚了現在也有電子駕照,沒什么關系。”

    “知道了。”顧余笙這么說涼靜便去收拾了東西,關燈出去,準備拉卷簾門的時候,卻見顧余笙抬手準備幫忙,直接抬手拍開了他伸過來的手,“平時沒見你幫忙,現在受傷了又表現什么,想讓我感謝你嘛,不必了。”

    說著涼靜就刷的將卷簾門拉下來,一腳踩住上鎖……涼靜有些心塞,自己剛才做了什么,平時要壓上自己體重才能勉強拉下來的卷簾門,為什么這么輕而易舉的拽了下來,難道自己平時的柔弱真的是裝的嗎?不一定不是,就像是剛才面對醉漢吼出的那一嗓子,現在讓自己吼肯定是做不到的,所以這就是一瞬間爆發的潛能。

    顧余笙被拍的一臉懵,再加上目睹涼靜刷的拉下卷簾門的場景,十分的震驚,什么時候涼靜成為女漢子了?“我……被踢傷的是左邊胳膊,這是右手。”

    涼靜好想撞門,自己剛才做的都叫什么事啊,可看了眼顧余笙的胳膊,還是有些不放心,讓顧余笙開口說無法開車的傷啊。如果自己沒有跟他較勁,待在店里不愿意走,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樣的狀況了……可這總不能說是自己的錯吧。

    “你胳膊……需要去醫院嘛。”最后還是沒忍住問出口,涼靜說完又有些懊惱,管他做什么,他比自己還大兩歲,又有吞并An的腦子,用得著自己關心嘛。

    “沒事,只是有點疼而已。”顧余笙稍微活動了一下,其實也不是十分嚴重,開車也完全沒有問題,可不用這個做借口,他也不知道說什么能讓涼靜不得不跟著自己走了,“回去拿冰袋敷一下就可以了。”

    涼靜應了一聲,拿著鑰匙往車那邊走,路過副駕駛的時候隨手開了門,做出一副準備上車的架勢,然后又退了出來,裝作自己是因為習慣了坐副駕才會上錯的模樣,上了駕駛座。

    那次車禍之后,她就沒有再開過車,時隔一個多月,再摸方向盤竟然有點害怕,總覺得會回憶起車禍時的場景,說到底自己還是畏懼死亡的吧,雖然遭遇的那一刻十分坦然,可回想起還是會后怕。

    顧余笙看出涼靜似乎在害怕,抬手握住了她握著方向盤的手,“安心開車,我幫你看著。”

    涼靜因為兩人握住的手,一時間心跳有些加速,可想到他連給個讓自己死心的答案都不愿意,終究心里還是介意的,“你現在抬起的是左手沒錯吧。”

    顧余笙最終將手收了回來,今天的涼靜還真是有種把人往死里懟的架勢,一點都不可愛,之前是不是見她這么懟過涼嬡?當時怎么會覺得這樣的她很萌呢。

    自從涼靜車禍顧余笙開始回玉竹苑住,就換了車,他之前那輛跑車也不知停到哪去了,換了一輛黑色奔馳S級,倒是挺符合他那張冷漠臉的。涼靜想到那輛張揚的跑車,該不會也是顧余笙的偽裝吧,她就說總覺得那車像個花花公子紈绔子弟的,不管是之前他溫和的性格還是現在冷冰冰的氣場,都和那輛車不大符合,他為了套路自己,還真是用足了心思,這么一想自己是不是還該欣慰啊。

    “紅燈!”顧余笙見前方的燈已經變了,涼靜還沒有絲毫減速的意思,慌忙提醒了一下,涼靜回過神來,一個急剎,兩人都因為慣性往前沖了一下。顧余笙因為扯到了疼痛的地方,倒吸了口冷氣,他算是明白涼靜那車禍是怎么出的了,“開車出神多危險你不知道嘛!”

    “知道啊。”涼靜回答的相當淡定,而事實上她也的確知道,畢竟之前她可是因為開車出神險些掛掉,看著紅燈結束,發動了車子繼續往前,自己為什么出神,還不是因為他這個混蛋,自己作為一個有素質教養的淑女,沒辦法把混蛋二字說出口,但在心里罵罵還是可以的。

    顧余笙見涼靜回答的淡定,但有點知道有錯死不悔改,絲毫不覺得開車出神有什么問題的架勢,一時語塞,“你這個我知道是不是太不走心了,你都因為出神出過車禍了,怎么還敢出神!”

    “放心好了,我不會帶著你撞墻上去的。”涼靜覺得顧余笙有點啰嗦。

    顧余笙嘴角抽了抽,自己在車上還好點,能提醒她……現在的問題是這個嘛!“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我自己就更不會了,你不是說我車已經報廢了嘛,我又沒有兩輛車,平時沒有開車的機會。”涼靜哪里不清楚顧余笙表達的是什么意思,可是聽到這樣的話只會讓自己更煩躁,既然給不了自己一個明確的答案,又為什么還要給自己希望,猜測他對自己到底是什么樣的感情實在是太累了。

    顧余笙被涼靜說的沒辦法接話,畢竟她說的都沒毛病啊,“所以你……到底怎么了,從早上開始就不對勁。”

    涼靜沒有回答顧余笙的話,之前自己問他兩人之間算什么,他可以不說話,自己同樣也可以回避不想回答的問題……所以為什么從早上開始就不對勁,自己這種看什么都不順眼想要懟人的心情是從看到邢暖開始的吧。

    因為她的出現,自己想到了生日那天的事情,想到了她那輕蔑的眼神,想到了她說的話讓自己識趣點趕緊離開……其實當時就有所察覺吧,知道顧余笙和邢暖名義上雖然是兄妹,但沒有任何血緣關系。

    邢暖對自己的態度,若是理解為自己是害死她哥哥生父人的女兒,好像真的不大能說的過去,但如果是情敵的身份,那就說的通了。只不過那一天發生了太多事,自己在意的也只有顧余笙,所以根本沒有想過邢暖的事情。

    直到今天看到她坐在客廳里,自己才想到原來自己不是唯一一個可以進出這個家的女人啊,如果說涼嬡和楚君卿當初的事情,自己若是稍微敏感性發現不對勁,還有資格去說什么的話,現在的情況自己什么都說不了。

    不管顧余笙和邢暖之間有沒有愛情的成分,他們也是在一起生活十幾年的家人,而自己算顧余笙的什么呢,自己問他都得不到一個答案的關系,自己能對他們之間說什么呢。所以才會做出平時自己絕對不會有的反應,與其說實在放飛自我懟人,還不如說這是自己的保護色。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