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神級承包商 > 第四百六十八章 五美齊聚、充話費送的(萬字大章求訂閱)
    外面完全是按照皇家園林建造的,什么花園水榭,什么小河流水,并且在別墅前面還挖了一處人工湖,在這棟別墅的范圍內,秦始皇還準備種植一些名貴樹種。

    之前秦始皇在國外可是沒少弄這些玩意,當然,還有不是是國內的,反正隨隨便便拿出來都是名貴樹種,很多有錢人花幾百萬甚至上千萬買一棵種在家里。

    但是在秦始皇這里,就給大白菜差不多,沒辦法,他實在是太多了,秦始皇不是沒有想過把這些樹拿出來賣了,不過想了想還是算了。

    他又不缺這點錢,還有就是,一下子拿出來這么多,也賣不上好價格,最重要的是,這些樹放在千變空間里,什么時候拿出來種植都可以,一旦拿出來不種植,那就死了,這是秦始皇最不想看到的。

    這些名貴樹種是越來越少,可以說使用一棵就少一棵,說不定用不了多少年,這些樹種就滅絕了,秦始皇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這個,要不然他也不會收起來那么多。

    “主人,什么時候開始建這里?”

    “先等一下吧,最起碼要把外圍給圍起來。”

    是的,秦始皇準備用千變來建這個別墅區,一是建的比較快,二是質量,當然,最重要的是豪華,可以說除了千變建的豪華程度能達到秦始皇的要求,然后一家建筑公司或者裝修公司都達不到。

    現在很多建筑工地,在建之前都會把工地圍起來,一是防止別人進入工地,而是防止落磚傷人,秦始皇這里是建別墅,不需要防止這個,但是房子外人進入,擋一下外人的視線還是沒問題的。

    “明白了主人,那我今天夜里就把外面給圍起來。”

    “可以,不過要高一點,最好超過五米高。”

    “明白。”

    “那行,你今天夜里就干這個吧。”

    “是。”

    這個別墅區,可是比秦始皇村里的土地加在一起都多,村里的土地加在一起才兩千畝,這里有兩千二百多畝,足足比村里多出來二百畝。

    而這么大的面積,只是為了建十九棟別墅,說實話,還真是奢侈,不,應該說是僭侈,也就是奢侈過度,不過也無所謂了,如果這個網紅村真的弄好了的話,那帶來的效益,可是比把這里建成高樓大廈還要多。

    就在總公司還好,秦始皇的手機響起,拿出來一看是老爸打過來的,就連忙給接通了。

    “喂,爸,什么事?”

    “你快點回來吧,農科院把果苗給送來了,一下子送了十幾車。”

    “啊!現在就送過來了?”

    “是啊,都到村里了。”

    秦始皇當然知道老爸說的這個村里是怎么回事,就是到了新村中間的路上,沒辦法,就算是想送到秦始皇家里也不可能啊,因為那邊的路也停不下這么多大車。

    “行,我知道了,我這就回去。”

    “好,那我先組織人,準備種植。”

    “嗯。”

    等秦始皇到家的時候,果樹苗已經被卸下來了,也是,農科院估計是租的車,到了地方當然要卸下來,因為人家車要回去。

    而且有村民正在種植,看來秦爸的組織能力還不錯,說實話,這已經不需要秦始皇做什么了,因為接下來已經沒有什么事,只要把果苗種在地里就行。

    至于果苗的管理,不是有農科院過來的專家嗎!

    小老頭來了,還有幾個秦始皇沒有見過的中年人,另外還有二十幾個年輕人,這些年輕人很可能是剛畢業進入研究所的實習生,當然,也有可能是研究生。

    不過這和秦始皇沒什么關系,來多少人都無所謂,之前已經說好了,秦始皇不需要管他們,所以說他們愛來多少人來多少人,哪怕把研究所搬過來都無所謂。

    “秦總。”看到秦始皇回來,小老頭連忙過來和他握了個手。

    “陳所長,來的人不少啊!”

    “是啊,沒辦法,這些都是今年所里來的研究生,這不,就讓他們出來鍛煉鍛煉。”小老頭指了指那些年輕人。

    看來秦始皇猜測的沒錯,這些年輕人還真是研究所剛來的研究生。

    “那這么多人,你們怎么安排?”

    本來秦始皇還想著,如果人來的比較少的話,就給安排到村里誰家住下,可是這一下子二三十人,根本就安排不過來,這倒不是說沒有房子。

    主要是很多人都在外地,家里根本沒人,你不能把人家鎖給砸了,然后讓人住在人家家里吧,這根本就說不過去,至于說在家的人,基本上都是上有老下有小,雖然說不至于住的擁擠,但是也住不了幾個人啊。

    “秦總,這個你放心,我們研究所已經準備了一批集裝箱房屋,正在往這邊運,今天下午就能到,晚上直接就可以住。”

    “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

    秦始皇嘴上說放心,其實心里對這些研究生充滿了同情,這大夏天的,住集裝箱房子,如果有空調還好一點,如果沒有空調的話,那可是比蒸籠都蒸籠。

    “那個秦總,我這里還需要您幫個忙。”

    “您說。”

    “是這樣的,還要麻煩秦總給找個能接水的地方,另外幫我們把電接上,您放心,該交的水費和電費,我們一分錢不會少。”

    聽到小老頭這么說,秦始皇滿口答應說道“沒問題,這樣吧,等你們把集裝箱房子固定以后,我找人把電給你們接上,至于說水,我們村還沒有自來水,我會給您找個地方接水的。”

    “謝謝,太謝謝了。”

    說實話,秦始皇他們村雖然沒有自來水,但是吃的水要比自來水好多了,因為大家都是吃的地下水,當然,這不能和秦始皇家比,秦始皇家的地下水有上千米深。

    村民家的井基本上都是二三十米深,最多也不過四五十米,因為再深就打不動了,當然,還是可以打的,就是價格太貴,所以一般人基本上都是出水就行。

    “不客氣,這樣吧,我看大家都在栽樹,希望你們的人給指點一下。”

    “當然,當然。”小老頭連連點頭答應。

    而這個時候,秦始皇對一名保鏢招了招手,說道“你過來一下。”

    “少爺。”保鏢過來對秦始皇行了一個禮。

    “你這樣,去龍廣地那邊的超市買一些礦泉水過來,讓大家喝,這么熱的天,絕對不能讓大家中暑了。”

    “是少爺,那買多少?”

    “先買二十箱吧,不夠再說。”

    “是。”

    保鏢答應一聲,然后就離開了,秦始皇家別的不多,就車多,光秦府就停了好幾輛,有越野車、有轎車,還有跑車,保鏢開的是一輛越野車,因為越野車裝東西裝的比較多。

    龍廣地離秦始皇他們村很近,還不到五百米,也就是不到一里地,這里是一個十字路口,也是秦始皇他們大隊小學所在地,秦始皇小的時候就是在這里上的小學。

    因為是十字路口,又是大隊小學所在地,所以這里就慢慢的形成了一個小集市,別的倒是不多,但是光超市就有五六家,一般附近村子里的人買東西都會來這里。

    說實話,他們不需要秦始皇管,秦始皇還很高興,這么多人吃喝拉撒睡可是一個麻煩。這里是農村,可不是城市,如果是在城市,最多就是花點錢租點房子,但是在農村,租房都沒有地方租。

    “陳所長,走,去我家坐會。”

    聽到秦始皇這么說,小老頭本來是不想去的,因為怕打擾,不過想了想還是點頭說道“行,我去認個門,回頭有什么事方便找你。”

    “那走吧。”秦始皇指了指自己的法拉利。

    等小老頭上車以后,秦始皇就開車往家里走,到家以后,秦爸不在,秦爸現在正在組織人種果苗,家里只有秦媽和辛迪,還有就是管家、保姆和保鏢。

    再看小老頭,從下車以后,就震驚的說不出話,眼睛一直在盯著秦始皇家的別墅,說實話,小老頭不是沒有見過別墅,但是在農村見到這么豪華的別墅還是第一次。

    “陳所長……”

    “哦,哦。”

    秦始皇喊了幾聲,小老頭才反應過來,連忙跟著秦始皇進去。

    在小老頭往別墅進的時候,走在后面的秦媽拉了一下秦始皇的胳膊問“兒子,這人是誰啊?”

    當然,秦媽說的很小聲,估計就連旁邊的辛迪都聽不到,更不要說前面的小老頭了,但是秦始皇聽到了,秦始皇本來就比一般人聽力要好,秦媽又是對著他耳朵說的。

    “農科院的陳所長,也就是這次給咱們提供果苗的人。”

    “啊!你這孩子,你怎么不早說。”

    秦媽就是這樣,只要你對她兒子好,那么她就對你好,在她看來,小老頭給兒子提供了果苗,而且還是免費的,那么人家就是對兒子好。

    秦媽緊走幾步,追上剛進別墅的小老頭,說道“快請坐。”一邊說一邊把小老頭往客廳引。

    在小老頭坐下以后,秦媽對保姆說道“倒茶。”

    “是,夫人。”保姆答應一聲,就去泡茶去了。

    看到老媽這個樣子,秦始皇苦笑著搖了搖頭,不過他也沒有說什么,論年齡,小老頭要比秦媽大幾歲,所以秦媽客氣點也沒有什么問題。

    而這個時候,辛迪拉了一下秦始皇問道“縣里那邊怎么樣了?”

    “什么怎么樣了?”秦始皇不明白的問。

    “就是網紅村,什么時候開始建?”

    “很快,這兩天把外圍擋板裝上,馬上就可以開工。”

    “施工隊已經找好了?”

    “沒有。”秦始皇搖了搖頭。

    “不是吧,沒有找好施工隊你怎么開始建?”

    秦始皇還需要找施工隊嗎?當然不用,有千變在,建這種三層一下的別墅,根本就不是事,當然,這件事是不能說出來的,所以還是要找個借口。

    “我說辛大董事長,你是不是忘了?我也有建筑公司。”

    “呃!你是說你自己的建筑公司建?”

    “嗯,而且還是帝都過來的。”

    辛迪當然知道秦始皇有建筑公司,秦始皇和張超合伙開的建筑公司,一開始辛迪就知道,本來她以為秦始皇說的建筑公司是那個,沒想到秦始皇說的是帝都那邊的。

    也是,張超管理的那家建筑公司是什么水平,根本就沒有能力建好秦始皇設計的那些別墅,那家建筑公司,建個民房,建個普通高層還行。

    “你還真是下血本啊,為了建那十幾棟別墅,竟然從帝都把工程隊叫過來。”

    秦始皇攤了攤手說道“沒辦法,你也知道,咱們這邊的建筑公司,根本沒有辦法按照我的要求把別墅建好。”

    聽到秦始皇這么說,辛迪點了點頭,比較認同的說道“那倒也是,估計就算是省城的建筑公司,也達不到你的要求。”

    辛迪說的沒錯,不要說省城,就算是帝都的建筑公司,同樣達不到秦始皇的要求,而秦始皇這個要求,估計只有千變能達到,因為設計圖就是千變設計的。

    “我說你們兩個嘀咕什么呢?”

    從進別墅以后,秦媽就看到秦始皇和辛迪在那嘀咕,因為兩個人說的很小聲,所以秦媽并沒有聽到兩個人說的是什么,如果聽到的話,好像就不問了。

    “沒事,就說一些工程上的事情。”

    “是嗎?”秦媽明顯有點不相信,但是她也沒有多問,因為他知道,如果兩個人愿意說,她不問也說,如果兩個人不愿意說,她問了也是白問。

    看到老媽明顯不相信的樣子,秦始皇搖了搖頭,然后過去坐在沙發上,和小老頭聊了起來。

    與此同時,在大廣高速上,一隊車隊在行駛著,前面是兩輛奔馳g800,在兩輛奔馳后面,是一輛房車,就目前來說,在國內沒有幾輛。

    在房車后面,是兩輛蘭博基尼跑車,然后又是幾輛奔馳g800,在房車上,四個女孩圍在一起打牌,而且兩個女孩臉上貼了不少紙條。

    沒錯,這四個女孩就是何慧、秦爽、王婷和夏穎雪,而臉上貼紙條的正是何慧和王婷,看樣子她們兩個是輸了,也是,何慧基本上不玩牌,也不會玩,至于說王婷,估計也差不多。

    秦爽和夏穎雪就不一樣了,這兩個丫頭住在一起,沒事的時候兩個人都玩,技術肯定不錯,最起碼比何慧和王婷的技術好。

    “現在到什么地方了?”夏穎雪往車窗外看了一眼問。

    何慧往外面看了一眼,沒有看到路標,也沒有看到指示牌,搖了搖頭說道“我對這里不是很熟悉,我也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

    “這里應該是到了項城境內。”王婷看了外面一眼說道。

    要說對這里最大廣高速最熟悉的,絕對不是秦爽,而是王婷,因為王婷在帝都上學的時候,經常坐大巴車來回回家,所以對大廣高速還是很熟悉的。

    “啊!到項城了,那快到家了。”秦爽喊了一聲。

    從項城到老家出口,還不到一百公里,按照現在的車速,估計用不了一個小時,也就是說,一個小時后,她們就到了蔡州縣。

    “嗯,是快到家了。”王婷點了點頭。

    “那不玩了,大家收拾一下吧。”

    “好。”

    房車里有洗漱間,因為車上就幾個女孩子,也不需要打扮,所以幾個丫頭都是素面朝天,不光如此,連穿著打扮也都很隨便。

    “咱們回去先去什么地方?”在收拾的時候,何慧問了一句。

    “嫂子,當然是先回家了,不過我估計我哥可能不在。”秦爽眨了眨眼睛對何慧說著。

    何慧臉紅了一下,說道“他不在家能在什么地方?”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很可能在縣城,如果你想找我哥的話,你可以先去縣城。”秦爽憋著笑說著。

    看到秦爽這個樣子,何慧還不明白怎么回事,那她反應也就太遲鈍了,在秦爽秦爽是打趣她以后,過來就開始撓秦爽癢癢。

    五十分鐘后,車隊來到出口,這么豪華的車隊,在帝都那樣的地方都是焦點,更何況是鎮上,所以當車隊下了高速以后,基本上就開始被人圍觀。

    “嫂子,你不是想知道我哥在什么地方嗎?”

    “呃!”何慧楞了一下,連忙說道“不用了,咱們直接回家。”

    何慧還以為秦爽是要給秦始皇打電話,可是這樣的話,那她給秦始皇的驚喜就不存在了,如果要打電話的話,在回來之前就打了,何必等到現在。

    “嫂子,我不打電話。”

    “不打電話?不打電話你怎么知道?”

    “嫂子,你忘了,鎮上有人啊!”

    “呃!你是說張超?”

    “對啊!別人可能不知道我哥在什么地方,但是超哥一定知道,咱們只要去超哥家超市問一下,就能知道我哥在什么地方。”

    “這……”何慧還有點猶豫。

    “行了,就這么定了。”秦爽說完,就安排司機去張超超市那邊。

    這些司機全部是機器人,機器人之間可以互通,所以不管它們有沒有去過張超家超市,都知道超市在什么地方,再說了,還有秦爽指路。

    車隊很快到了張超家超市門口,看到車隊停下來,很多人都圍了過來,這附近的人不是沒有見過豪車,因為秦始皇就經常開車過來,但是他們是第一次見到房車,估計是想知道房車里面是什么樣的。

    “嫂子,你們在車上待著,我下去問一下。”

    “嗯,你去吧,我們就不下去了。”

    “好。”

    房車門是電動的,按一下就自動打開,秦爽從房車上下來,然后往超市走,圍觀人群立馬讓出來一條道。

    超市里就張超媳婦一個人,張超不在,孩子也不在,估計是和爺爺奶奶一起出去了吧,張超媳婦正在往這邊看,就看到一個漂亮的女孩走過來。

    看了一眼很熟悉,再看一眼,張超媳婦拍了拍腦門說道“小爽,你怎么回來了?”

    張超媳婦之所以第一眼沒有認出秦爽,是因為秦爽現在穿衣打扮和以前變化很大,不過兩個人認識的時間比較長,所以還是認了出來。

    “嫂子,超哥在嗎?”

    “你超哥不在,你還不知道他,一天到晚在外面。”

    “呃!”秦爽楞了一下,這個她當然知道。

    不過那是以前,現在不一樣了,現在張超開了一家建筑公司,就算是一天到晚在外面,也只是忙公司的事。

    “嫂子,超哥公司那么忙嗎?”

    “忙,有時候忙起來十天半個月都見不到他的面。”

    “啊!不是吧,比我哥還忙。”秦爽剛說完,馬上捂著了自己的嘴,因為她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比秦始皇還忙,那不是開玩笑嗎。

    “對了,你看我,忘了給你拿飲料了。”張超媳婦連忙岔開這個話題。

    “不用了嫂子,我不渴,我這次過來主要是問問超哥,我哥在什么地方,既然超哥不在,那我就先回去,改天我過來咱們再聊。”

    “你是找你哥啊,那你不用問你超哥了,我知道。”

    “呃!嫂子,你知道?”

    “嗯,你哥現在在村里,聽說農科院那邊把果苗給送過來了,所以你哥就從縣里回去了。”

    “這樣啊,謝謝嫂子。”

    “客氣什么。”

    “那嫂子,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你回去吧,坐了這么長時間的車,一定累壞了。”

    張超媳婦沒有留秦爽,秦爽剛回來,肯定要先回家一趟,如果過兩天在碰到,說什么她都會把秦爽留下來吃飯,但是今天不行。

    既然知道哥哥在家,那當然是先回家,再說了,她們本來就準備先回家,秦爽只不過是幫嫂子問一下而已。

    在回村的路上,何慧對王婷說道“你不先回去看看嗎?”

    要知道,王婷家也是蔡州縣的,雖然說和秦始皇不是一個鎮,但是離的并不遠,要不然也不會和秦始皇在高速路口再次碰到。

    “我先去看看伯父伯母,然后再回去。”

    王婷說的伯父伯母,當然是秦爸秦媽,反正已經回來了,早回去一會晚回去一會都沒有關系,再說了,何慧她們還在她車上坐著,不管怎么說還是先把何慧她們送到地方比較好。

    鎮上離村里本來就不遠,不到十分鐘車隊就回到了村里,回到了秦府,大車進不了秦府,但是房車可以,車隊直接開到了別墅前。

    秦始皇正在別墅和小老頭聊天,聽到外面的汽車聲,連忙站起來往外面看了看,然后對小老頭說道“不好意思,可能是我愛人和妹妹回來了,我先出去一下。”

    聽到秦始皇這么說,小老頭也連忙站起來說道“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

    “別啊,晚上在家吃飯。”

    “不了不了,那邊還有那么多人,我要把他們先安排好。”

    聽到小老頭這么說,秦始皇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吧,那我就不留你了,改天,改天有時間怎么好好的喝兩杯。”

    “沒問題。”

    秦始皇和小老頭從別墅出來,辛迪當然也跟著出來了,秦媽在廚房,估計沒有聽到,三個人剛來到別墅外面,幾個女孩也剛好從車上下來。

    “哥。”看到秦始皇,秦爽直接就撲了過來,把自己掛在秦始皇身上。

    “我說你這丫頭,都多大人了,怎么還給小時候一樣。”

    這樣的事已經發生很多次,每次秦始皇都這么說,可是現在看來沒有一點用,因為秦爽該怎么著還是怎么著,一點都沒有改變。

    秦始皇在秦爽后背上拍了兩下,說道“我說丫頭,你就是掛,是不是也等我和你嫂子說句話?”

    “呃!那好吧。”秦爽不情愿的從秦始皇身上下來。

    在秦爽下來以后,秦始皇對何慧喊道“老婆。”然后伸開手,何慧也沒有因為旁邊有人而不好意思,過來就抱著了秦始皇。

    要知道,兩個人的感情那可是很好的,這么長時間不見,當然是十分想念,不要說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抱一下,就算是親一下何慧都敢。

    不過這是在家里,所以何慧沒有怎么做,如果是在外面,那就說不定了。

    抱了大概有二十幾秒,秦始皇才把何慧松開,沒辦法,還有人沒有打招呼呢。

    松開何慧以后,秦始皇對王婷說道“小婷也回來了?”

    “是的秦大哥。”

    “穎雪……”秦始皇喊了夏穎雪的名字,但是不知道說什么。

    “嗯!”夏穎雪很給面子,點了點頭,答應了一聲。

    “老公,這兩位是……”何慧不認識小老頭和辛迪,所以就問了一下。

    聽到媳婦這么問,秦始皇指了指小老頭說道“這位是省農科院經濟作物研究所陳所長。”

    “陳所長您好。”何慧連忙給小老頭打了個招呼。

    “您好您好。”

    互相打完招呼以后,小老頭又和秦始皇說了一聲,然后就離開了。

    在小老頭離開以后,秦始皇又指了指辛迪說道“這位是省城輝煌集團董事長辛迪。”

    “辛迪?”

    “辛迪?”

    前一個疑問是秦爽,辛迪這個名字她并不陌生,在哥哥上大學的時候,這個名字經常從哥哥口中說出來,雖然說沒有見過,但是她知道,這個人應該和哥哥的關系很好。

    只不過她一直以為這個辛迪是個男的,因為哥哥從來沒有說過辛迪的性別,沒想到,辛迪不但是個女的,而且還是個大美女,更是省城輝煌集團的董事長。

    后面應該疑問,不要說,是何慧,因為辛迪這個名字她聽說過,而且還是從秦始皇口中聽說的,和秦爽一樣,她也一直以為辛迪是個男的,因為秦始皇說過,在大學的時候,辛迪和他關系最好。

    何慧在打量著辛迪,辛迪同樣在打量著何慧。

    在何慧眼里,辛迪是很厲害的,長的漂亮不說,年紀輕輕就是一家大型集團董事長,用女強人都不足與形容,應該用女超人來形容。

    在辛迪眼里,何慧就很普通了,除了長的還可以,別的真說不出來有什么好,可是如果說長相的話,旁邊那兩個女孩都不比何慧差,甚至還要強上不少。

    這讓她很不明白,秦始皇是怎么看上她的,而且還和她結了婚,當然,何慧也不是一無是處,比如說溫柔,比如說賢惠,在這一點上,自己比不了,就連旁邊那兩個女孩也比不了。

    當然,兩個人只是在心里想想,不但如此,臉上都沒有露出什么來。

    “進去吧,都別在外面了,外面熱。”秦始皇打破了這種平靜,沒辦法,這個時候也只有他說話。

    秦始皇剛說完,秦爽就上來拉著辛迪的手說道“辛迪姐你好,我叫秦爽,小時候就聽說過你。”

    “你好,我也聽你哥說起過你。”

    “咱們先進去吧,進去我好好給你們介紹一下。”

    “嗯。”辛迪笑著對秦爽點了點頭。

    進去以后,秦爽就忙著去介紹去了,沒辦法,秦始皇只能搖了搖頭進了廚房,廚房里,秦媽正在切菜,本來這樣的活,應該是廚師做的,可是被秦媽給搶了過去。

    用秦媽的話說,總要讓我做點什么吧,什么都不做,那還不憋出病來,沒辦法,秦始皇只能安排廚師,給秦媽安排一些比較輕松的活。

    “媽,小爽和小慧回來了。”

    “啥?”廚房里比較忙活,秦媽正在切菜,根本就沒有聽清。

    秦始皇只能再說一遍“我說小爽和小慧回來了。”

    “什么!在哪里?”

    “在外面客廳。”

    聽到女兒和兒媳婦回來了,就在外面客廳,這個時候秦媽也不說沒有什么事干了,放下刀,把圍裙解下來就往外面走,那步伐,絕對不比年輕人慢。

    等秦始皇和秦媽來到客廳的時候,秦爽正在賣力的介紹著,王婷先看到的秦媽,連忙站起來喊道“伯母好。”

    “好好好。”

    秦媽一說話,大家都聽到了,連忙往秦媽這邊看過來,特別是秦爽,跑過來抱著秦媽說道“媽,我想死您了。”

    秦媽把秦爽推開,然后說道“真的假的啊?”

    “當然是真的了。”

    “我不信,如果你真的想為了,為什么回來以后不先去找我,而是在客廳里待著。”秦媽這話當然是開玩笑的,剛才出來的時候,她就聽到秦爽在給幾個女孩子互相介紹。

    “我……”秦爽真是哭笑不得。

    “行了,你先一邊待著去。”秦媽把秦爽推開,然后來到何慧面前,拉著何慧的手上下打量了一下,說道“瘦了。”

    “媽,哪有。”

    “怎么沒有,不行,這樣吧,回來這一段時間你就住在家里,我給你好好的補補。”

    “媽,我也瘦了。”秦爽撒嬌的說著。

    可惜換來的是秦媽頭也不回的說道“瘦就瘦了唄,你不是天天嚷嚷著要減肥嗎?正好,不需要減肥了。”

    秦爽和秦媽的對話,讓不知道的還以為秦爽不是親生的,而何慧才是,這也讓秦爽很受傷,但是沒辦法,秦媽就是這樣,對兒媳婦比對女兒好。

    “媽,我說您親生的嗎?”

    “不是,充話費送的。”

    “噗!”秦始皇沒忍著,一下子笑了出來。

    秦始皇心想,老媽啊,您能不能說的靠譜點,有秦爽的時候,您有手機嗎?不要說手機,您有電話嗎?

    要知道,那個時候秦始皇家可是很窮的,不要說秦始皇家,就算是整個秦莊村都窮,秦莊村都沒有一部電話,村里有人在外面打工,如果需要打電話的話,只能去鎮上郵電局。

    不要說秦始皇,就連辛迪、王婷和夏穎雪,看到秦媽這樣,也都莞爾一笑,沒辦法,秦媽太逗了。

    但是有一點,秦媽對何慧這個兒媳婦實在太好了,她對何慧的關心,絕對不是做做樣子,而是真的關心,就這一點就足夠了。

    “你等一下,我去安排廚房,給你做個老山參燉雞。”秦媽說完,不等何慧說什么,直接就進了廚房。

    在秦媽離開以后,秦爽吃味的對何慧說道“嫂子,我嫉妒你了。”

    “小妹,這個好像不關我事。”

    “哼!反正我嫉妒了。”

    知道嫂子說的沒錯,這件事確實和嫂子沒有關系,不過秦爽嘴上還是這么說。

    “好了,大家都坐下來休息一下,然后吃點水果,應該很快就吃飯了,吃完飯大家休息一下。”

    就在秦始皇剛說完,王婷過來說道“秦大哥,我就不在這里吃了,我想先回家一趟,明天再過來。”

    “呃!”秦始皇楞了一下,把這個給忘了,王婷家就是這里的,并且離的也不遠,好不容易回來一趟,當然要先回去看看。

    “行,你回去吧,讓司機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只是要麻煩秦大哥借給我一輛車。”

    “沒問題。”秦始皇滿口答應著,然后說道“這樣吧,你開我那輛法拉利吧,這幾天我不出去。”

    聽到秦始皇這么說,王婷看了一眼何慧,何慧對她點了點頭,意思說沒關系,王婷這才對秦始皇說道“嗯,謝謝秦大哥。”

    “客氣什么。”

    王婷離開了,就連愛熱鬧的秦爽都沒有攔著,因為她知道,王婷回家是對的,不要說是王婷,就算是她自己,回到老家當然是先回家看父母。

    王婷家是陳店鄉的,離秦始皇家也就十幾里地,在王婷賺錢以后,在縣城給父母買了房子,甚至還要接父母去帝都,不過王婷的父母和秦爸秦媽一樣,都不愿意離開老家。

    不要說去帝都住了,就連縣城買的房子他們都沒有住,所以王婷是直接回陳店的,從秦始皇他們鎮上到陳店也就五公里左右,從鎮上一直往南,路還可以,最起碼開跑車沒問題。

    還有就是,王婷家和秦始皇家不一樣,最起碼之前要比秦始皇家好很多,也是,如果家庭條件不好,也不可能上音樂學院。

    王婷家是陳店街上的,父母在街上做點小生意,雖然賺的不是很多,一年十萬八萬沒問題,在鄉里來說,這已經很不錯。

    在王婷走后,秦始皇對秦爽說道“小妹,你的房間你辛迪姐在住著,如果你愿意,可以和你辛迪姐一起住,如果不愿意,讓你辛迪姐搬到客房。”

    “不用不用,就讓辛迪姐住吧,我住別的房間就可以。”

    秦爽為人很豪爽,從來不會在乎這些,要不然夏穎雪也不可能和她一起住那么長時間,別墅的房間有很多,特別是二層,就有四五個房間,一人住一間綽綽有余。

    “不用了,我還是搬到客房去住吧,那本來就是秦爽的房間,我住著算是怎么回事。”

    聽到辛迪這么說,秦爽連忙攔著她說道“辛迪姐,真的沒關系,你就住著吧,再說了,你都住了有一段時間了,來回搬比較麻煩。”

    “這……”

    “好了辛迪姐,就按我說的辦吧。”秦爽拍了拍辛迪的手背,然后拉著夏穎雪說道“穎雪姐,走吧,我先帶你去樓上,你挑一個房間,然后把東西拿進來。”

    “嗯。”

    在秦爽和夏穎雪上樓以后,秦始皇對辛迪說道“就按她說的辦吧,你還是住那個房間。”

    “那好吧,就是有點委屈小爽了。”

    “沒事,她就那樣,熟悉了你就知道了。”

    “嗯。”

    和辛迪說完話以后,秦始皇這才好好的看了何慧一眼,分開快半個月了,要說不想,估計說出去誰也不相信,老媽說的沒錯,何慧是瘦了,不過瘦的不多。

    看到兩個人含情脈脈的看著對方,辛迪連忙找了個借口說道“對了,那個我上樓幫她們收拾一下房間。”說完辛迪就跑上了樓。

    看著辛迪上樓以后,秦始皇過去把何慧抱到懷里說道“老婆,你瘦了。”

    “瘦了嗎?我沒有感覺到啊!”

    “瘦了,手感沒有那么好了。”秦始皇的手開始不老實起來。

    “干什么呢?這里是客廳,讓人看到多不好。”

    秦始皇當然知道讓人看到不好,可是他忍不住,也是,小別勝新婚,快一個月了,也算是小別吧。

    。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