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荒原閑農 > 第429章 出發
    經過這么一撞,村里的小子們也就不敢再嘚瑟了,也沒有人會沒事的時候擺弄別家的車子了,沒有買車的也就等著車停了上去擺弄兩下,過過癮頭就算了。

    就算是現在大家都有錢了,但是像李雙兩口子一樣賠人十萬那也受不了啊。眼瞅著快過年了別像他家一樣弄個這么鬧心的事情出來。

    平安也不拉著蒼海和師薇試車了,連他自己也沒有在村里瞎開,到是有事沒事和村里的其他人一樣,拿出了車上人家送的拂車工具,里里外外的撣撣灰什么的,弄的蒼海看到一次笑一次。

    東西準備好,尚青云老爺子定的儀器什么的也都運到了村里,所有的東西都到了位,大家便準備出發。

    “這兩個爬犁肯定拉不完的,必須得要三個”蒼海這邊看了一下地下的東西,張口對著尚青云老爺子說道。

    尚青云老爺子現在也知道啊,但是趕爬犁的人難找啊,而且就算是找到了人,多出一個人來就多出了各方面的事情,就說這一周的吃食那也要多出不少來。

    “蒼海,你那邊準備的食物怎么樣?”尚青云問道。

    蒼海想了一下說道“我這邊準備的沒有問題啊,多上一個人也沒事!”

    蒼海這邊自然沒事,空間里的東西都夠這些人吃上半個月的。

    尚青云又問道“那你說,希望誰來趕這第三輛爬犁?”

    這事蒼海想來想去現在村里也就一個人合適,那就是文一道,別看文一道是個外來戶,而且是個美國外來戶,但是野外的生存能力比蒼海都要利害一些。

    當然了這是不算上空間作用的,算上空間最地球上最牛叉的野外生存大師和蒼海比都是渣渣。

    除了文一道之外,就剩下老一輩胡師杰幾人了,這些老人家你讓他們這天氣出去挨凍受累去,那不是要命么。

    再看村里四十來歲的,魏文奎這一輩的,還真沒有幾個行的,年青一輩自然就更不用說了。

    “想來想去也就是文一道比較合適”蒼海說道。

    尚青云有點兒為難了,不是他不認識文一道,相反,他不光是認識文一道,和文一道相處的也特別的要好。

    雖然文一道是個美國人,但是對中國文化的了解比村里的毛頭小伙們都多,兩人還有點兒忘年交的意思,時不時的湊在一起喝個小酒,吹個小牛什么的。

    “他媳婦現在正懷著孕呢”尚青云臉上露出了苦色。

    蒼海也不搭茬,就這么等著尚老爺子決定,文一道的媳婦是懷孕了,不過所有孕婦的各種不適,對于他媳婦來說也幾乎沒有,只是時不時的有點輕微的惡心之類的,也不難過撐上個一兩分鐘的,一會兒也就好了。

    見蒼海不搭話,尚青云老爺子張口又問道“就沒有合適的人了?”

    “魏文奎,魏老叔”蒼海從嘴里吐出了一個名字。

    尚青云一聽,魏文奎那還不如找文一道呢,到不是兩人的關系不好,而是人家魏文奎有事情啊,人家老姑病重,一大早上就已經離開村子了,全家都走了還能讓人調頭回來不成?

    “算了,還是文一道吧,我現在就和文一道說去”尚青云想了一下,也就是文一道最合適了,哪怕是拒絕,自己也得張這個口。

    蒼海這邊見尚青云老爺子走了,自己則是專心致至的搬起了東西,今天和丑驢子搭活的是一匹公馱馬,這家伙運氣不好,被張久生黑下來之后,也沒有什么大的表現,為了榨取軍更多的盛于價值,鄉親們給了它一刀,去掉了它的是非根,讓它老老實實的干活。

    去掉了勢的馱馬比公馬好使多了,性子也更加溫和,最適合拉爬犁這種事情了。要是說丑驢子風孩子們到是力大,只不過都太小了還沒有滿一歲呢,這樣的牲口現在役使起來不合適。

    蒼海的爬犁上裝完了生活用品,還有兩件重的設備,平安駕的爬犁上則主要是擺了帳篷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儀器箱子,剩下的一輛爬犁估計也差不多,都得放儀器。

    多出來的東西不是大家準備不足,而且尚青云這群家伙臨時又加了一些東西,原本兩個爬犁將將的可以安放下,現在就不行了,得用第三個,這樣的話不光是牲口可以輕省一些,人也坐著舒坦一些。

    平安問道“哥,為什么不能堆一堆,兩個爬犁裝尖點不就行了么”。

    蒼海說道“那得多高的重心,萬一路上遇到一個陡坡,那么得翻車啊!又不是去鳳凰溝知根知底的,那地方我都還沒有去過,這幾位也就是坐著直升機去過兩次,路上什么情況還不太清楚呢,要不然我帶著虎頭做什么”。

    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尚青云帶著文一道過來了,文一道的背上還背著一個防寒睡袋,不用問文一道是答應下來了。

    瞅了一眼蒼海,文一道把自己背上的睡袋往蒼海的爬犁上一扔“我跟師薇說了一下,我離開的這些日子,讓她多照應一下我家婆娘”。

    “應該的!”蒼海點了點頭。

    接下來兩人也不多話,開始辦正事,平安去牲口棚牽牲口,尚青云則是去別家借爬犁,等著牲口和爬犁到了位,把剩下的東西都裝上爬犁,大家這才正式的準備出發。

    出發的時候,各家的媳婦親人什么的自有一番相送,蒼海這邊和師薇聊了幾句,親了幾下自家的兩個大兒子便趕著爬犁出了村子,一路往西南方向而去。

    隊伍中的所有人都裹的嚴嚴實實的,連眼睛都罩在了護目鏡中。

    村子里還能看到一點別的色兒,一出了村子放眼望去四周都只有一種顏色,就是鋪天蓋地的雪色,銀白色的雪給人的感覺除了天之外,鋪滿了大地,隨你怎么看,山川河流現在都化了一片銀裝素裹的銀白。

    要是沒有護目鏡,用不了多久大家都得得雪盲癥。

    不光是人裹嚴實了,連著牲口都披上了一層厚棉馬衣。雖然四家坪的牲口們都很著調,一到了冬天就自動披上了一層厚實的毛皮大衣,但是現在讓它們離開牲口棚活在野外那必須得披上一件馬衣保暖,要不然不一定抗的住野外的低溫。

    出了村子眾人還能聊上兩句,不過等著走了半個多小時的時候,大家就都沒有了說話的興趣,旅游的人或許覺得這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很有意境,但是對于趕路的人來說就不是那么舒坦了。

    好在丑驢子那真是一如既往的給力!

    一驢當先,踩著齊膝蓋的雪,居然如同無物一般,等著丑驢子拖著爬犁軋過之后,后面的兩匹騸馱馬就輕松多了,齊膝蓋的雪被掃成了將將沒過馬蹄,幾乎相當于丑驢子給它們卸去了百分之八十的力道。

    眾人一直跑到了晚上九點,這與天空都還沒有全暗下來呢,如果放到縣城這時候早就路燈全開了,但是這里,月亮一出配合著四周的皚皚白雪,直接把周圍起伏的坡地溝谷照的如同白晝一般。

    “蒼海,蒼海,今天就在附近找個地方扎營吧,大家伙休息一晚,明天再趕路,咱們今天走的路已經超過預期了”尚青云老爺子在后面平安的爬犁上沖著蒼海吼了一嗓子。

    蒼海立刻說道“好的,我看看挑個地兒,咱們今天就走到這!”

    也知道是聽到可以休息,還是有人說話打破了這一路上的平靜,大家伙的精神都為之一震,

    蒼海很快挑好了一個背風的谷地,在半坡上停下了爬犁。

    有還把三輛爬犁首尾相接,形成了一個擋風的墻,然后把牲口們都解開,拉進擋風墻內,解開了草料袋喂它們吃東西。

    野外牲口們可就不能像村里那么喂了,這時候喂的都是高營養的東西,像是豆渣餅,麥子片什么的,當然了少不了一些青料,這些青料都是蒼海特意準備的,草都是從空間里割的,切成了兩公分左右的小草碎兒,配上豆渣餅之類的粗糧,算是頂級的營養料了。

    喂的水也都是蒼海空間的,為了更好的恢復牲口們的體力。

    先伺候著牲口們吃上了東西,大家伙這才開始扎營,準備做晚飯。這個時候人雖然說是第一位的,但是牲口更加重要,一仨是牲口們病了什么的,大家也別提什么搞東搞西的事情了,直接回村求救算了。

    營地很快就建了起來,現在這地方舉目望去都是光禿禿的一片,找柴生火那根本就是妄想,現在燃料得自己帶。

    三個二十多公分高的煤油爐子呈品字型擺開,一個爐子上面熱著姜絲老雞湯,另一個爐子里燜著米飯,最后一個爐子里則是熱著紅燒肉,除了米飯之外,剩下的全都是做好了帶過來的。經過這一路都凍的結實了,不到鍋里走一次根本沒有辦法吃。

    大家伙圍著品字型的煤油爐子,眼巴巴的等著開飯。

    文一道同樣如些,這家伙直接坐在了雪地上,屁股下面鋪著一個草墊子,望著已經散出香味的鍋子,笑著說道“還是跟著蒼海出來爽。你看看這飯,太豐盛了,這冰天雪地的還有老母雞湯喝!”

    尚青云聽了笑道“我就是這么打算的,帶著蒼海不光是有了向導,還有了大廚!”

    范小霞問道“怎么不見點兒綠啊?”

    “您放心好了,范嬸,我哥那邊帶了一大包菜過來呢,都在那邊的箱子里,咱們這些人省著一點兒吃,足夠七天吃的”平安笑嘻嘻的回答道。

    蒼海接口又道“范嬸,菜每人都有量,肯定夠大家補充維生素的,這肉您可得多吃一點兒,這不是村里,這東西吃了不光是頂餓,還御寒!”

    “我知道了!”范小霞笑著說道。

    以前出來的時候,大家都是湊和著吃,就算是有肉,他們這些搞研究的人有幾個是烹飪高手?

    會弄點兒家常菜就不錯了。所以以往野外考察的時候,大家就是對付著過,有的時候一天三頓都是方便面,就算是有肉也太多是煮熟了就吃,有鹽熟了就吃,真的談不上什么手藝不手藝的。

    但是現在和蒼海一起出來,那待遇和以前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下地下。

    等著鍋里出現在嘟嘟嘟清脆的冒泡聲,蒼海掀開了鍋子看了一眼,加了一些小雞毛菜,然后繼續蓋上了鍋蓋子又煮了兩三分鐘,等著米飯一好,蒼海這邊才開始給各位打飯。

    大家伙各自拿出了自己的飯盒,就這么湊到了鍋邊,沿著鍋沿擺了一圈。

    蒼海這邊給大家打菜,先是給大家每人的飯盒里打了一勺子姜絲雞湯,讓大家暖暖身子,等著每人把雞湯喝完了之后,這才給每人的飯盒里加上了米飯,并且先澆上雞湯,然后在上面鋪上了五六塊紅燒肉,最后用筷子從鍋里挑出了幾根燙熟的雞毛菜擺到了飯盒里。

    蒼海打菜自然沒有什么手抖不手抖之說,每人的份量都給的足足的,不光是給人,虎頭這次也有自己的餐盆子,享受了和人一樣的待遇的,盆子里米飯雞湯和紅燒肉一樣不少。

    熱呼呼的一頓飯下肚,大家全身都熱乎了起來,把自己的飯盒子用干凈的雪擦一擦,然后收起來,所有人都開始整理睡袋,吃飽喝足了就得睡覺,這冰天雪地的鬧折騰就是浪費體力。

    蒼海這邊拿出了幾個小鐵盒子,又從車心拿出了一些木碳,用爐火引燃了之后,把紅彤彤的木碳放進了鐵盒子里,然后關的嚴實了,放進了帳篷里取暖。

    四五個鐵盒子散發出來的熱量,很快把帳篷的溫度給頂起來了,雖然說不可能到變態的十幾二十度,跟地暖似的,但是總比外面高了不少,所有人縮在了睡袋里,至少不像是一開始的時候那么冷了。

    暖和的賬災讓尚青云都感慨“蒼海,你這小子真會享受啊!”

    文一道笑著附和說道“這一趟出來有點兒意思了!”

    “大家都睡吧,趁著碳火的溫度還在!要不然早上被凍醒我可不管”蒼海把自己縮進了睡袋,閉上了眼睛開始睡覺。

    。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