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錦鯉小娘子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祭旗
    林霜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她暗暗掐了一下掌心,好讓自己從迷糊中恢復神志。

    這兩個攙扶她的婦人手勁很大,林霜回想到剛剛進驛館后,山門外和大殿內都安置著許多人,進進出出好幾撥人與她們有接觸,而且驛館也被風吹壞了門窗,磚瓦掉下來砸壞了廂房內的家具,有工匠抬著木板在修補,但怎么跟秋實她們分開的,她完全沒印象了。

    兩個婦人的腳步越走越快,架著林霜往一處岔路口走。

    林霜裝作迷迷糊糊的開口問:“我那個裝金銀首飾的匣子放在坐墊下,你們拿了沒有?”

    兩個婦人腳步一頓,林霜這才仔細看清她們的臉,疑惑道:“咦,你們是驛館的人嗎?怎么不見我的丫頭?”

    其中一個高一些的婦人不懷好意的笑著道:“大小姐你瞌睡醒了?我們帶你去個好地方。”

    林霜出發前高估了自己的身體素質,這些天趕路累的有些虛脫,全身酸軟無力,她心里計算與這兩個婦人之間的力量懸殊,硬打肯定是打不過的,她們一看就是長年勞作的粗婦,手拽著她跟鐵鉗似的。

    “什么好地方?你們是誰?”

    沒人回答她,另一個矮一些的婦人用手摸她的衣服,嘖嘖稱贊道:“小姐家里真富裕,瞧這衣服又厚又軟,真是又好看又暖和,我一輩子沒見過這么漂亮的衣服。”

    林霜打量婦人足有四個她這么粗的腰身,遲疑道:“嬸子要是喜歡,我車上有上好的布料,您可以拿去做兩身衣服。”

    婦人還真有些心動,高的勸她:“車上的行李有人看著,咱們不能回去。”

    矮的問:“你的首飾匣子里有些什么?”

    林霜看出她們的所求來了,連忙掰著手指頭數給她聽:“這次進京求人辦事,所以專門在銀樓訂了幾套貴重的頭面送禮,其中有一套十一件的金廂玉寶壽福祿首飾,共重三十三兩七錢;一套十四件的金廂玉鳳頂珠寶首飾,共重二十兩零三錢;還一套十八件的金廂玉桃孔雀首飾,共重十六兩五錢,另外還有一些雜寶首飾,也值不少錢。”

    她的聲音甜軟,這些金銀寶物從嘴里說出來,不帶一絲俗氣。

    兩個婦人聽得目瞪口呆,矮的那個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驚呼一聲:“我的乖乖,大小姐你可真富有!”

    林霜連忙謙虛的搖頭,“這可是我們家全部的家當了,我娘常戴的金戒指都融在里面,還從外面貸了利子錢。”

    說著用手揩了揩眼角,哽咽道:“我二哥在京城犯了事,爹爹讓我帶著銀子去打點關系,要是事情辦不好,我們一家人都活不成了。”

    兩個一時傻眼了,高個子婦人問:“你不是劉員外家的大小姐?”

    原來是綁錯人了。

    “不是啊,我姓林。”

    矮個子的注意力全在那個首飾匣子上,對高個婦人道:“你管她是劉員外家的還是林員外家的,咱們把匣子拿到手再說。”

    林霜好心給她們出主意:“現在大家忙著搬樹、照顧傷員,說不定發現我不見了,發動大家在找人。驛館里亂糟糟的,你們可以趁亂去拿,要是等我家的保鏢回過神來,肯定就拿不出來了。”

    兩個婦人合計了一下,覺得這個險值得冒,于是商量后決定,讓高個子帶林霜藏起來,矮個回去找首飾匣子。

    等她走后,高個子帶著林霜往岔道口的密林里去,林霜十分配合,不吵不鬧,奈何體力不支,走一步喘半天,高個子婦人只好停下來等她。

    林霜索性坐在路邊上,跟她聊起天來。

    “嬸子家里這次沒有遭災吧?這風真是邪門。”

    “屋頂都掀開半邊了,正等著人來修。”婦人搖頭唏噓,神秘兮兮的告訴她:“聽說是皇帝抓了允文帝的轉世仙童,所以天降災星作亂,以后沒有好日子過嘍。”

    這么說她家就住在附近,帶她去林子里估計是想躲避追查——或者是殺人滅口

    林霜十分捧場,故作驚訝的問:“這么玄乎,你們怎么知道那是允文帝的轉世仙童,別是個神棍吧?”

    “大家都這么說,那仙童才丁點大就會說話,也沒人教,他開口就說自己是允文帝,還能說出許多宮中的事情來,而且,他是九月初九出生的。”

    林霜想起那個河南王姓妖童的傳說,不知道過了十幾年,怎么又開始傳了。

    “九月初九出生就是仙童嗎?”林霜懷疑道,心想自己也是九月初九生日。

    “反正都說他是純陽之體,出生時滿天七彩霞光,天降祥瑞。”

    林霜忍不住笑起來,往來的路上張望,“那位嬸嬸怎么還不回來?”

    “哪能那么快。”

    林霜道:“您倒是信任她,放心她一個人去取匣子,那里面的首飾如果拿出去賣,能換一個縣的地呢,要是我就不回來了,換個地方過逍遙日子去。”

    高個子女人的臉色一沉:“那可是我的親嫂子,她干不出這種事!”

    說完粗魯的拉她起來,林霜被她拉得跌跌撞撞,一邊嘀咕道:“金錢使人墮落,要有那么多錢,換個地方生活,有的是小鮮肉愿意上門,干嘛惦記著家里的糟老頭子?”

    高個婦人被她氣死了,林子里樹木被風吹得東倒西歪,非常難走,她還要帶著林霜這個拖油瓶。

    突然她停下腳步,林霜這話就像一根刺卡在她心里,越想越覺得害怕,萬一嫂子真拿著錢跑了,她不但損失了發財的機會,還害哥哥沒了媳婦。

    趁著她愣神的工夫,林霜撿起一截樹枝。

    “不行我得回去。”

    高個婦人回頭,眼里露出兇光。

    林霜像絲毫沒察覺到危險,依著一顆樹笑嘻嘻道:“那您回去便是。”

    “林家小姐,對不住你吶!”夫人猛的撲過來,雙手掐住林霜的脖子,她的手勁可以跟一個男人想比了。

    林霜抬起左手向她揮去,婦人下意識的偏頭往右躲閃,可林霜的左手只是虛晃,全身的力氣都集中在右手的樹枝上。

    以弱敵強,必須一擊斃命!

    婦人“啊”的一聲慘叫,被擊中后倒在地上翻滾,她的手捂著脖頸,汩汩的鮮血從指縫間冒出。

    林霜退后幾步,靠在樹干上喘氣咳嗽,右手上握著一截樹枝,上面還有血在往下滴。

    “你按著傷口不要亂動,我現在去找人來救你!”

    林霜提著裙子往林子外跑,然而那個矮個婦人卻領著兩個男人來了。

    “你把我小姑子怎么了?”婦人看到她手上的血,驚恐的叫起來。

    “她在林子里面,你們必須馬上找大夫來給她止血,不然她很快會流血而死。”

    “我要宰了你!”其中一個男人紅著眼叫道。

    另外一個男人拉住他:“不能殺,驛丞說她是長興侯的未婚妻,咱們把她交給勝天軍!”

    他說完與矮個婦人一起將林霜綁起來,那要殺她的男人則跑進樹林里救人去了。

    林霜覺得這次運氣應該是用完了,輾轉被人送到這里,男人口中的勝天軍,原來就是眼前手臂上綁著白布帶的流民隊伍,他們稀稀拉拉的坐在地上,一個個表情陰冷,似乎對從高臺上被綁著的女孩有著血海深仇。

    這樣的打扮和眼神,林霜曾經見過一次,就在那年給四少爺沖喜的路上,不過這支隊伍似乎是草臺班子,也就二三十人。

    臺子最前排擺著兩壇酒,旁邊條凳上擺開十幾個空碗,一個粗壯的漢子走上前來,掃一眼下面參差不齊的腦袋,用暗啞的粗嗓子吼一聲:“諸位,世道將亂!”

    “狗皇帝的江山來路不正,是他爺爺殺侄奪位搶來的,是罔顧人倫,忤逆天道的行為!如今狗皇帝囚禁允文帝轉世仙童,已犯天怒,所以上天奪了狗太子的命,狗皇帝現在病重,也時日無多了!”

    下面一片寂靜,一雙雙冒火的黑眼珠子盯著他。

    漢子繼續道:“死戰的日子到了!狗皇帝殘暴不仁,惹天地震怒,災星降臨,咱們的日子只會越過越艱難,只有順應天道,殺掉狗皇帝,迎回仁君,才能平息天怒!”

    他指著林霜:“現在各地都有咱們的兄弟,狗皇帝的軍隊早已腐朽,他們享受慣了安逸,拿不起刀槍,不敢跟咱們拼命,攔在咱們面前的就只有長興侯,他的未婚妻已經被我們綁了,今天就拿她祭旗,用她的血為咱們勝天軍開路,咱們殺進紫禁城,迎回允文帝!”

    下面群情激昂,表情快意,紛紛振臂高喊:“殺狗皇帝,迎回允文帝!殺狗皇帝,迎回允文帝!”

    林霜嚇了一跳,她的雙手被反綁,身后兩個男人架著她走到高臺的中央。

    漢子提著一把刃口雪白的大刀走過來。

    “等等,我有個疑問!”林霜連忙喊道。

    “你要問什么?”漢子問。

    “請問為什么要祭旗?”

    下面的人發出哄笑聲,漢子道:“自然是用你的血祭祀神靈,求得神靈的庇佑,以保我們勝天軍旗開得勝!”

    林霜道:“可你們殺了我,把我的血灑在軍旗上,我的怨念也附在軍旗上。你們想想出征的時候,軍旗上有個女鬼用怨恨的眼神惡狠狠的瞪著你們,這仗能打贏嗎?”

    漢子被問得一噎,隨后不耐煩道:“哪來那么多廢話,歷來起事都要祭旗的,我哪知道什么道理!”

    “你都沒搞清楚就亂祭旗,我看這是你們屢戰屢敗的原因!”

    說著向下面喊道:“你們干大事,都是拿命在拼,可死也得死得有價值,如果因為祭旗祭的不對,害你們全軍覆沒,那就是冤死!人只有一條命,大家要慎重啊!”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