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七十年代喜當娘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皆縱與同在
    沈玲/瓏看了陳池一眼,假模假樣道:“沒有。”

    這話曾經也是說過了的,陳池不信,倒是沒有以前那樣的不高興,生悶氣,很是淡定的‘哦’了一聲,然后去工作室自己找了。

    沈玲/瓏也不擔心,她跟著過去,倚靠門口,且問:“怎么?找到了嗎?我說了沒有,你怎么還不信了呢?”

    真的沒找到后,讓陳池臉垮了下來。

    悶悶的上了樓,直接躺在了床/上,一句話也不說。

    這性子也不知道是像了睡,竟然跟個小孩一樣使脾氣。

    沈玲/瓏心里快要笑死,但怕調侃過分了,陳池惱羞成怒,將她壓下來就不太好了,現在這個點天雖然黑了,但沈玲/瓏并不想這么早睡覺。

    于是在看夠了以后,把放在柜子里,和她的新衣裳放在一起的灰色大呢子,一整套衣裳她之間拿出來了,踹了陳池一腳以后說:“喂喂喂,你自個找不到,怎么還生起悶氣來了?”

    陳池原本是閉著眼睛的,聽著沈玲/瓏的話,眼皮子動了動,沒睜開,依舊一言不發。

    像是真生氣了一般。

    但沈玲/瓏見怪不怪,她淺笑著,將衣裳放在床邊,邊往外走邊說:“那你記得試穿啊,我給你放在這兒了,雖然是呢子,不過我里面還是加了棉花了的,你也不怕冷,穿這樣肯定特別帥,還有那條寶藍色的圍巾也圍著,我看看好不好。”

    說完就走出去了,還合上了門,給足了陳池面子。

    不過沒有當面大笑,可不代表沈玲/瓏背地大笑。

    一出房門,沈玲/瓏那是哈哈大笑,房間里頭的陳池,耳根子都紅了。

    面紅耳赤是一回事,試衣服又是一回事。

    陳池聽到沈玲/瓏蹬蹬下樓的聲音以后,他便是起身去換沈玲/瓏給他準備的衣裳。

    不得不說沈玲/瓏準備的衣裳是很適合陳池的。

    陳池肩寬腰細,五官硬挺,長期鍛煉以至于身材極其好,屬于脫衣有肉,穿衣顯瘦的那種。

    灰色大呢子又是比較長的那種,正裝一穿,整個人都英姿煞爽的。

    幾個孩子大概是聽見沈玲/瓏大笑的動靜了,這回兒偷偷摸摸的推開門,一個壓著一個往里頭偷瞄的,看到陳池一身穿著以后,各個發出‘喔唷’的聲音。

    喝彩的聲音讓陳池抬頭看了偷瞄的孩子們一眼說:“看什么?”

    大福笑嘻嘻道:“爹,娘給你做的衣裳真好看!”

    小福跟著點頭道:“嗯嗯嗯,娘偏心,我們的衣服沒有爹的好看。”

    大姐兒有點兒不好意思道:“娘對爹真好。”

    沈愛華兩兄妹由衷的贊嘆:“真好看。”

    復讀機小妹點頭說:“好看好看。”

    最后由二福,嘖的一聲感嘆:“兒子女兒,還是比不上丈夫。”

    話音剛落,把樓下燈都關了,洗了臉上來的沈玲/瓏聽著幾個孩子的贊賞聲,沒憋住說:“你們這一個個的,是覺得我給做的不好?那還給我?我拿出去賣掉?”

    幾個孩子一聽,一個個一溜煙的跑進了自己的屋,將新衣裳藏了起來,堅決不給沈玲/瓏任何收走衣服的機會。

    瞧他們這模樣,沈玲/瓏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后走進屋,正好看見陳池要將衣裳脫下來。

    她連忙阻止:“欸欸!脫什么啊!我還沒看呢!”

    陳池不搭理她,特別珍惜的將衣裳脫了下來,抹平所有褶皺,疊放在柜子里。

    而后好心情的看向沈玲/瓏問:“碗沒洗吧?我去洗碗。”

    經過沈玲/瓏的時候,沈玲/瓏依靠在門口,撇著嘴說:“你就不知道,女人為他做衣服,都是為了脫下他的衣服嗎?你都不打算給為你做衣服女人的一個機會嗎?”

    陳池的眸色沉了下來,他驟然回頭,低頭凝視沈玲/瓏。

    這帶著野獸氣息的眼神,讓沈玲/瓏驚了一下,但更多的是躍躍一試,讓野獸臣服。

    兩人對視了幾秒鐘,陳池冷不丁啞聲道:“你要自討苦吃嗎?”

    沈玲/瓏挑眉:“不,我要馴獸。”

    話音剛落她便是被陳池抱了起來,長期的相處讓沈玲/瓏已經沒有那種羞澀,更多的是躍躍一試。

    房門關上,樓底下飯桌上的餐盤一個也沒收,上面還有點點醬油,在黑暗中靜待著有人過來將它洗刷干凈。

    但很可惜,它注定等待。

    直至深夜,陳池在下來給沈玲/瓏端熱水準備擦洗的時候,才順手把碗給洗了。

    日子過的飛快,快要過年的前兩天,下雪了,鵝毛大雪引得孩子們歡呼。

    隔壁屋里,一直守著任若楠的劉繁也沒忍住,跑出來跟大福他們一塊兒打雪仗,堆雪人。

    沈玲/瓏專門給他們弄了防水的保暖手套,痛痛快快的玩雪,也不怕手起凍瘡。

    北方的雪,比不上南方雪的易化,漫天飛雪飄下來,特別好看。

    沈玲/瓏站在門口看著,都想著要是有相機就好了,大概是能夠將這么美的雪景,這么快樂的孩子們都拍下來。

    剛想著,陳池從外頭回來了,領著一個年輕斯文的青年,這青年脖子上還掛著個相機。

    這青年似乎是怕冷的,跺手跺腳,盡可能的跳動,讓身體熱起來。

    陳池對幾個孩子喊了一聲:“別玩了,過來拍張照。”

    這年頭,拍照是奢侈事兒,不在影樓,在外景更是奢侈的。

    沈玲/瓏頗為詫異的問:“這人是?”

    陳池貼著她的耳朵小聲說:“我們檢查院的小伙子,我請他過來給我們拍張照。”

    沈玲/瓏點頭,但聽到這小伙子說讓他們全部在一塊兒,正兒八經的站著照全家福的時候沈玲/瓏是拒絕的。

    說真的,她真心覺得全家福照出來特別呆板,而且會比較丑。

    但陳池似乎執意要照,沈玲/瓏也只能丑一回了。

    這年輕小伙子照完了以后就要走,說什么要去下一家了,沈玲/瓏準備留吃飯都沒有留住。

    等人走了以后,沈玲/瓏嘆了口氣道:“欸,也不知道這相機打哪兒買的,要是自己有的話,我覺得還應該還是照的挺好看的。”

    最起碼她經歷過各個前人總結出來的拍照技巧。

    這種呆板,隨性的拍照法子,還不知道到時候照片出來了以后會有多丑。

    不過陳池喜歡的話,一次兩次也是沒問題的。

    這時,陳池冷不丁問了一句:“你還會洗照片?”

    沈玲/瓏搖頭:“不會,我拍的還可以。”

    洗照片這種技術活,她當然不會了,以前她就只會拍,拍完了上傳電腦就可以了。

    現在這年頭,要保存,只能是保存膠片,或者是洗出來。

    陳池點了點頭,沒繼續說了。

    倒是幾個孩子,像是特別感興趣一樣,湊過來不停的問什么時候能夠看到照片,連雪仗都不想打了。

    沈玲/瓏準備告訴他們要等多久,卻沒看見劉繁的人,她愣了一下問:“繁繁呢?怎么沒看見他的人啊?”

    說來剛才他們要拍照的時候,似乎就不見劉繁了。

    這時二福給沈玲/瓏解答了疑惑,他指向隔壁道:“他回去照相了,全家福,他也特別想。”

    沈玲/瓏擰眉,現在劉建業都跟任若楠離婚了,再一塊兒照相,叫什么全家福啊?

    她抬腳就往那邊走,快到的時候正好看見那個小年輕喊著:“笑一個!”

    三個人,都笑了起來,咧嘴的樣子,看起來倒是挺開心的,倒是不如沈玲/瓏所想的那種強顏歡笑。

    沈玲/瓏停了下來,在門口站了很久,最后轉身離開了。

    陳池看著她回來了,表情有些凝重,便問:“怎么了?”

    沈玲/瓏欲言又止,嘆了口氣先進了屋。

    等進屋以后,沈玲/瓏才幽幽問:“你說,我是不是很喜歡多管閑事啊?”

    陳池:“???”

    他試探著問了一句:“是任同志哪里有什么問題了嗎?”

    沈玲/瓏也沒有藏著掖著,把事兒給陳池說了一遍。

    最后感嘆了一句:“我真覺得有時候指不定是我太喜歡多管閑事了,剛才拍照的時候,我看見他們三個人都笑得挺開心的,一點兒也不勉強。”

    “不。”陳池斬說的斬釘截鐵,而后又盯著沈玲/瓏,嚴肅正經的說,“你非常好,特別好,不是我情/人眼里出西施,而是你真的好,你在盡你所能所想,去給你身邊的人提醒,沒有什么不好的,你比很多朋友都好,只不過并不是所有人都聽得進去的。”

    沈玲/瓏笑了笑:“我知道,只不過不是人人都能夠理智,在分析利弊以后,去走要走的路。”

    這一點,算沈玲/瓏的優點,也算是缺點。

    優在不用意氣用事,規避了很多不好的情況發生;而缺點則是太沒有人情味了。

    陳池似乎知道沈玲/瓏在想什么似的,當即道:“你若是沒有人情味,你不會去為伏家人與潘正立商議合作,如果你沒有人情味,不會收養愛華兩兄妹,不會讓沈老爹住到家里去,不會對人奉行能幫襯一把就是一把的行為準則……”

    他說了沈玲/瓏非常多有點,特別多。

    多到沈玲/瓏都有些懷疑自己真的有這么好嗎?

    也許沈玲/瓏的懷疑表現在臉上了,陳池再次補充道:“你就是這么好。”

    屋外白雪紛飛,屋內暖意滿間。

    沈玲/瓏忍俊不禁道:“你這不叫情/人眼里出西施,那什么才叫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陳池目光灼灼:“無論對錯,皆縱;不論好壞,同在。”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