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盛世女侯 > 第182章 世子爺怎么會流血
    “怎還愣著?”

    岑隱很快也發覺出了時非晚的異常來,他突然便說道:

    “這個有時間限制,你可知?爺說了,但凡是有輸贏的玩意,爺都不想輸!”

    “……”聽到此,時非晚才正過了神來。瞧瞧四周她才發現其他組的人一入場就趕時間似的有了動作。

    再看岑隱……時非晚一抬頭就瞧見他正盯著自己。他方還說她發著愣。但時非晚這一望過去,才發覺岑隱自己也似正處于發愣中,莫測的眸子瞧著自己,分不清是冷冽還是其他的什么……

    “那開始吧。”時非晚忙偏開了腦袋。

    “行!”岑隱點頭。

    只好半晌過后……

    “還愣著做什么?”

    時非晚前頭,岑隱又冷聲這么問了句。

    “世子,這一關卡是……”

    “桌上放有介紹,你不識字嗎?”

    “……”

    時非晚當然識字,剛剛也仔細看了那規則介紹了。

    一般,每一關卡都設有桌臺,桌臺上會擺放工具以及關卡規則介紹。

    可這第一關的桌臺上……除了簡單的一張介紹后,就沒有任何其他的工具了。

    那介紹時非晚當然看懂了。可就是看懂了,她才覺得有些愣以及驚訝。

    “世子,你們辦這個是為了什么?”她忍不住問:“如果只是為了慶祝慶祝熱鬧熱鬧,怎么會設這樣的關卡呢?這跟單人組的關卡也不一樣。”

    “你很想知道是為了什么辦這個嗎?”

    “為了什么?”時非晚還真一點也不客氣直接問。

    “母妃說要辦的,關卡母妃一人設計的。”

    岑隱竟忽低聲回了句。

    “什么?”但他這聲就像是自言自語在嘀咕,時非晚壓根兒沒聽清。

    “有時間限制,你可知?”岑隱直接繞過,忽然不耐煩的冷冷道。

    “知道。”

    “知道還愣著做什么!”

    “……”

    時非晚聽到這,總覺得這一關卡實有些迷惑,但還是走上前了幾步,走到岑隱側邊時停了下來。

    然后,看向了他。

    “若不想暴露身手,你該知道怎么做。”岑隱望著前方,忽地道。

    “知道。”

    “知道為何還愣著?”

    “……”時非晚眼底染著厚厚迷霧,用一副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了一眼前方布設的關卡場景,隨即——

    她又朝岑隱走近了幾步,直接湊到了他跟前,忽地竟是主動拉上了他的胳膊。

    “別拉著爺的手,爺用內功需要用手。”岑隱眸子輕動了下,突道。

    時非晚忙放開了他的手。

    “世子爺,你們舉辦這個是想要做什么?這種關卡似乎不吉利也不喜慶,而且還不好玩,還有些……”

    “時非晚,有時間限制!你要再敢拖延……”

    岑隱不耐煩的直接打斷了時非晚的話,眸子終于正了過來盯向了他,道:“過來!”

    說罷,他將左手抬了起來。

    時非晚就站在他左側,瞧此,眨了眨眸子,神色莫名的再次伸出了手來,隨即,竟是直接摟上了岑隱的腰。

    岑隱的身子微不可察的輕顫了下,不意外,手也在此時一垂順勢也環上了時非晚。

    “世子,這關卡題太奇怪了!出這題的人腦子里裝的些什么!”

    時非晚此時實在又忍不住問了句!

    只此時,岑隱卻是已經運起內力,帶著她,突然就往前躍了去——

    是的!前方那是什么?

    竟是一層鋪設在地的炭火。熱炭擺得十分的寬。一般情況下常人是跳不過去的。

    而要通過第一關卡進入第二關卡,竟然是要——

    讓他們直接越過那些發紅的熱炭!

    不能離開關卡區便無法繞道,而不能繞道要過這第一關卡——沒有武的人,是根本行不通的!

    而時非晚不能暴露身手。也是因此,才有了二人此時的此舉。

    時非晚覺得這關卡太奇怪了。當然她知道雙男組跟雙女組,以及一男一女組關卡題某小部分是不一樣的。所以此時覺得奇怪倒也不是在想那其他的雙女子組能不能過。

    她奇怪的是——

    這活動是用來“熱鬧喜慶”的,性質應該跟歌舞一樣充滿了藝術性跟觀賞性才對啊。怎么會出這么奇怪的題——

    躍過熱炭?

    而且按大楚常態女子肯定是不會武的。針對這一男一女組,難道都要逼著女子抱著男子求他們帶著過去嗎?

    不覺得這題實在出格敗風氣又……莫名其妙嗎?

    “以前怎不見你這么好問?”

    岑隱卻是一直未正面答時非晚。

    他帶著她越過熱炭停在第二關卡時,時非晚的手忙便從他的腰上收了回去。

    岑隱手指在她腰間輕顫了下,時非晚猛地抬頭看向他時,岑隱的手這才也收了回去。

    “咳……”時非晚心情詭異的輕咳了聲,這次可比岑隱急切多了,忙朝著第二關卡的桌臺走了去。

    岑隱瞧著她逃離似的瞬間繞開了,眸子微暗了下,隨后也跟了上去。

    而第二關卡,時非晚很快就發現——

    他爺爺的比第一關還不正常!

    “世子,你們確定這種題適合喜慶場合?”

    時非晚不可置信的盯著第二桌臺上的東西,簡直難以相信自己不是在做夢——

    那他媽的擺的是什么鬼東西?

    一碗裝了五條活蟲子的碗?旁邊還有醬?

    然后過關要求竟然是——

    要吃光這些鬼東西?

    當然,上面倒是介紹了這是一種在某一小城流行的菜品,這玩意其實不是不能吃的。但是這也實讓人無法忽視掉——這蟲子挪動的樣子是真的滿分的惡心!

    “世子,你們這關卡——”

    時非晚沒忍住繼續想重復問某個問題時,卻是見岑隱突然伸出手來,直接端起碗,竟毫不猶豫的,一個人就將里邊的東西全部灌了下去。

    “……”時非晚傻眼。

    等岑隱放下碗又狠狠灌了兩碗水緩了緩吞下這些玩意的蒼白神色后,時非晚忙道:“我也可以吃這個的,你用不著一人……”

    她只是覺得這關卡題奇怪,沒說她無法忍受吃不了。

    別說這算得上是一種小眾菜品了,就是更瘆人的,她這個特種兵也都是吃過的。

    “爺一個男人,用得著你?”

    岑隱聽此不咸不淡的回了句,便懶得多言的領著她又往第三關卡走了去。

    來到第三關卡時,時非晚心情總算是平緩了一點:因為這關總算正常一些了!

    乃為品茶辨茶!即,品嘗完這桌上擺放的二十種茶水后,判斷出它的品質以及品種然后寫下答案來。

    此關卡,則是要計分的,五十過,低五十淘汰。

    “世子,你不用給我倒了,我喝不出。”

    只是讓時非晚尷尬的是,這題雖正常了點但她依舊毫無用武之地。

    這種奢侈茶品那是王公貴族的玩意。她兩世都只接觸過最普通的茶種。實際上她覺得喝什么都感覺差不多。哪像岑隱,竟還能辨出產于不同地區的同一種茶葉來。

    “沒指望你!”岑隱隨口又答了句。陸續嘗完寫完答案后,等評審的嬤嬤來審核答案過后,給出“過關”二字,岑隱才瞄了時非晚一眼,又帶著她繼續走下去了。

    接著……是第四關、第五關、第六關、第七關……直至,二人過完了第十一關!

    而等通過第十一關時,時間也已經過去很久了。時非晚跟岑隱來到第十二關的桌臺前時,還有其他的一些小組也都已經過了前邊十一關了,而且過關走到這步的竟也還不少。

    而時非晚……此時一點心思也沒放在第十二關上,她一個人沉思著,還在想著方才的全部十一關卡——

    太詭異了!

    事實上,除了一“女工”項目時非晚勉強拿了個及格分外,其他關卡,她幾乎全是靠岑隱過的關!

    十一關卡走過來,時非晚都覺得岑隱有些無所不能了。無論是優雅的文人項目,還是解特難棋局之類,或是其他一些形形色色的猜謎還是尋寶以及動手項目,他幾乎都是輕松駕馭的。

    時非晚幾乎覺得自己成了廢人。當然有些關卡題她也不是不能解出來。只是……因為他更快一步的緣故她自也不會繼續停在原地多想了。

    而這第十二關呢——

    時非晚看清題目時,更加知道:這是一項徹徹底底的與自己無關的關卡!

    因為,此項目乃為:武斗!

    此項目,雙女組是能直接過關的,用不著參與,就跟雙男組之前也能直接過“女工”這一項是一樣的。

    而一男一女組無論哪項都沒有例外能直接過關的。不過,此項,只需要男子一人直接出力。跟之前“女工”關卡只需女方出動一樣。

    即,只需男方出列,與其他勝方的男子來所謂的車輪戰!

    越打到最后,計分則會越高。

    “等爺一會,你在這待著,”

    二人在第十二關卡的桌臺前待了好一會,等其他能過關的組也全過了前十一關后,岑隱喚來計分嬤嬤問了問排名,這便站了起來看著時非晚說道。

    “好。”

    時非晚隨口回了句,便看著岑隱去跟其他組的男子會合去了。

    而她自己,則是走到了剩下的只需要看戲了的女子組中。

    “喂,時非晚,你衣服上沾了什么?”

    很不巧的,某個九公主竟然也通過了全部關卡,這會兒她一瞧見時非晚便立馬笑盈盈的跑了過來。

    只是注意到時非晚的袖子時,突然愣了愣。

    “嗯?”

    時非晚一時沒懂她說的什么。只是卻也立馬低頭瞧了瞧自己的袖子。

    然此一眼掃過去,卻是見她青色的寬袖之上,某一角竟染了污色——

    鮮艷惹目的色彩!那分明是人血的顏色!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