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愛你是我心底事 > 第133章 我是不會騙你的
    誰知道就在這時,譚易陽走過來二話不說,就跟搶人似的,直接拉著我要離開。

    我自然是不愿意,畢竟我和許之洲很多話還沒說完,至少我不愿意讓他誤解我對誰還余情未了。

    我掙扎著,可終究是他的力氣比較大,我根本掙扎不過他,在他拽著我的時候,高瀚已經擋在了許之洲面前。

    就算許之洲有心想要追過來,譚易陽已經三兩下將我直接塞進了出租車,甚至都沒等高瀚就讓司機開往機場。

    坐在車里我幾乎是瞪著譚易陽,差一點就吼了出來:“你要干什么?這里是國外,不是滬市你想怎樣就怎樣,還有你只是我的擔保人,沒有權利阻擾我和誰交談,明白嗎?”

    但在譚易陽看來,他才不在乎這是在哪里,他依然穩穩的抓著我的手絲毫不放開。

    我如此激烈的說話,就連出租車司機都時不時的看向我們,投來不解的目光。

    大概司機以為我們是正常的情侶吵架吧,他的表情挺耐心尋味的。

    我只好稍微壓低了聲音問他:“譚先生,你到底要干嘛?”

    可是這個男人卻不說話,一直冷著臉坐在車上,期間我狠狠的把手抽了過來,哪怕是他力氣再大,我也用盡了力氣。

    我很氣,特別氣他這點,不愛說話我都不知道那些年來是怎么忍過來的,在車上我根本沒有辦法,最終車子停在了機場之后,我第一時間推了門便走了出去,只留下譚易陽一個人在后面拎著行李默默的跟著。

    到了侯機廳的時候,他找了個特別安靜,人少的地方將我拉了過去。

    看樣子是要跟我交談,于是我靠在寬大的玻璃窗前抱著胸看著他。

    “我很早就說過,世事險惡,很多人心你看不懂,你太單純,我不否認許之洲對你的感情,但他也的確是為了邁高,為了他自己的利益拋棄了你,你不應該再跟他有任何牽扯。”

    什么叫我不該跟他有過多的牽扯?

    在他的世界里,還真是只需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憑什么我就不能跟別的男人有牽扯,憑什么跑到我的面前來擺出一副我為你好的樣子,殊不知他才是那個對我傷害最深的人呢。

    “譚先生,按照你說的,其實我也不應該跟你有過多的牽扯,可你還不是我行我素,想出現在我面前就出現的嗎?再說了,你不要擺出一副什么事情你都看的透透的樣子,許之洲有什么目的,為了什么目的拋棄我,這都跟你沒關系,我跟他要不要有牽扯這是我自己的事,我是一個正常有情感有思維的成年人,用不著你在我面前指手畫腳,說實話,我現在一點都不稀罕你這個樣子。”

    我每一句話,每一個字說的都是那么的明明白白,絲毫不帶含糊。

    我也管不著譚易陽聽了之后會有什么想法,說完這些就在他想伸手攬住我的時候,一個閃身我躲了開,他的手臂就這樣僵硬的落空。

    “恩恩。”譚易陽斂了斂情緒開口道:“好,你想怎樣就怎樣,一切都順著你來,如果你還想跟許之洲有牽扯的話,那你得知己知彼,你知道他的結婚對象是誰嗎?家庭背景怎樣嗎?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不管許之洲告沒告訴你,總之我是不會欺騙你的。”

    他這個人是在說笑話嗎?

    明明欺騙我最深的是他啊,現在反過來卻說自己有多好,他憑什么這么說,是誰給他的勇氣可以這么大搖大擺的站在我面前說著這一番話,是梁靜茹給他的勇氣嗎?

    即使我很生氣,但是我對許之洲的突然轉變有著無法理解的疑惑,于是我看著他靜靜的說道:“譚先生,我從來不知道你是個喜歡八卦別人的人,但我知道你若是想調查一個人,必定會調查的一清二楚。既然你知道,不妨說一說,讓我明白在許之洲這個男人面前,我究竟輸在了哪里?”

    譚易陽看著我的眼眸看起來深沉極了,下一秒便開口說道:“那個女人叫Vermeer,是澤蘭伯爵的女兒,她從小就喜歡許之洲,不過他們能訂婚,大部分的原因是澤蘭伯爵的家族勢力可以幫到許之洲很多,他在許家的地位相當的尷尬,也沒有你看起來那么光鮮,他還有其他的兄弟,如果沒有伯爵家的幫助,他和他母親就像是失去了保護傘,在許家也會被徹底的拋棄,許邁高是個無情的人,據說他一直想把邁高的所有都給許之洲的哥哥,其余的人一分錢都會得不到,這樣他和他的母親會變得一無所有,所以你不是能夠幫助他的那個人,也注定無法跟他有長久的未來。”

    聽完之后我還是無聲的笑了笑,他調查的可真是一清二楚,我竟然覺得譚易陽說的可能都是真的。

    就算許之洲愛我愛的情深似海,可終究是難敵這些現實的東西,如果這都是真的話,我甚至有些同情許之洲。

    所以無論我跟他在一起多久,大概都難逃命運的轉輪。

    愛情這種虛無的東西跟現實比起來,似乎就有些一文不值,我不是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只是讓我剛剛得到幸福的時候接受這樣的事情,不免的覺得生活對我來說太過殘忍。

    我輕笑了一聲,帶著嘆息低著頭說道:“說實話,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譚先生能告訴我這些,我還是挺感激的,只不過你以后也不要再多管閑事了,我跟許之洲分了不代表我會選擇以前的人,我跟你之間結束了就是結束了,就像你說的我注定無法跟他有長久的未來,也注定了我和你之間不會再重蹈覆轍了。”

    也許是我的話有些傷人,他只是有些怔住,轉眼間他就恢復了清冷的目光,暗暗的垂下了眼眸,眼里的幽深我再也看不到。

    看不到也好,正好此時響起了登機的提示,高瀚也趕了過來。

    我說完那些話,譚易陽一句話也沒再說就直接過了安檢。

    其實我對他的心早就死在了那個他告訴我事情真相的雨夜,我看著他的背影,心里面平靜極了,大概這就是放下了一個人才會如此的平靜。

    就在我進了安檢口,快要去登機時,轉頭收回視線的瞬間,忽然就在人群的另一頭發現了許之洲的身影。

    他就站在遠處,注視著我的方向,哪怕我和他之間人來人往的穿梭,他也沒有再動過地方。

    我不要再做任何人的絆腳石,于是我收回了目光,轉身直接奔向登機口便上了飛機。

    譚易陽定的是頭等艙,我坐到坐位上的時候,他已經坐好了,早已經閉著眼睛不再理睬任何人。

    一路上,我和他都再無話,直到十幾個小時之后,飛機穩穩的降落在滬市,我們走出機場的時候,譚易陽忽然牽住我的手,才說了一句話。

    “我知道你沒地方去,你也不用拒絕,市中心有套公寓,高瀚會送你過去,你可以暫時住在那里。”

    譚易陽根本不允許我拒絕,像是沒休息好,聲音比登機之前還沉啞的厲害。

    “你可以放心的住,我現在要出差幾天,至于我們之間,等我回來,我再跟你好好談談。”

    談什么?

    難道我說的不夠清楚嗎?

    這句話自然是沒能說的出口,因為方才說話的男人已經徑自的朝著那輛熟悉的奔馳而去,開車的人便是徐遠,車子幾乎沒做停留就已經開了出去。

    而留下的人只有我和高瀚。

    他不由分說的帶著我打了輛車直奔譚易陽所說的公寓而去。

    高瀚也是個直爽的人,尤其還是個律師,所以他有什么話也都直截了當開門見山的說。

    “黎恩,你沒想到過要重新回老譚的身邊嗎?”

    我盯著車外的景象,沉默了良久,才搖了搖頭:“沒有想過。”

    高瀚輕咳了一聲,然后嘆息道:“老譚的母親精神狀況越發的差了,你知道嗎?”

    我自然是知道的,我還親身經歷了那件事,于是我點了點頭,算是告訴他我知道。

    只是高瀚繼續說道:“其實你離開的這段時間,老譚真的是經歷了挺多,無論是他母親還是他妹妹的事,在他的心上都是一種難以抹去的傷痛。你失去過父母,也知道那種鉆心的疼通,應該能夠體會的到……”

    沒等他說完,我便打斷了他:“高律師,你究竟想跟我說什么?

    現在的我根本沒有心情聽這些,我才剛剛失了戀,我心里還有傷痛呢,何必跟我說這些?

    高瀚似乎也覺察出我的不耐煩了,但沒受我的影響,還是繼續了方才的話。

    “我跟他認識這么多年來,對于他這個人看的算是清楚,他是什么樣的人你應該也很清楚,畢竟你跟了他七年的時間。表面上冷,但他只是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內心的愛,他年紀輕輕的時候就要承擔了整個譚家和公司的重擔,讓他這個人看起來要冷硬許多,或許是以前小時候家庭不幸的緣故,這也讓他錯過了對他來說重要的女人。黎恩,你難道感受不到他的那份感情嗎?”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