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全職國醫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中級舌診(永久)
    每天四五點左右其實也是急診科患者最少的時候。

    分診臺邊上,方寒坐在椅子上慢條斯理的吃著早餐,李小飛幾個人戰戰兢兢的坐在邊上一聲不吭,是個人都看得出方醫生心情不太好。

    江楓悄悄的看了一眼李小飛,眼神中有詢問的意思:“方醫生不會罵我們吧?”

    李小飛回了一個眼神:“我怎么知道?”

    算起來李小飛幾個人跟了方寒也有一月了,可他們還真沒摸清楚方寒的性子。

    方醫生平常為人是很好的,從來不發火,而且有問必答,你請教什么他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一直讓你聽明白。

    每天早上查房,方醫生也從來不刁難人,從來不問一些偏門的或者生僻的問題,都是問患者相關,哪怕你偶爾答不出來,方醫生也不當面罵人。

    可不罵人不代表不會罵人。

    正所謂咬人的狗不叫呸,正所謂老實人干實事好像也不怎么合適。

    總之就是那么個意思,方寒越不經常發火,李小飛等人越是摸不清楚方寒的性子,越是覺得方寒高深莫測。

    吃午飯的時候方寒喜歡狼吞虎咽,但是吃早飯他卻比較細膩。

    吃完最后一個包子,方寒拿起稀飯,稀飯已經不燙了,這會兒溫度正好。

    早上喝稀飯或者豆漿那是方寒的必備,早上剛起來,人的胃空虛,一晚上沒喝水,又有些缺水,喝稀飯是很養胃的。

    喝完稀飯,方寒站起身把所有的垃圾扔到垃圾桶,然后一個人走向更衣室

    “方醫生什么意思,真生氣了?”李小飛輕聲問。

    平常方寒吃過飯都會招呼一聲:“不早了,干活之類的話,可今天卻一聲不吭,有點反常啊。”

    “應該是生氣了。”江楓低聲道。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林光亮問。

    葉開一聲不吭的起身,邁步向更衣室走去,他是不用換衣服的,很顯然去跟著方寒。

    “怎么辦,跟著啊。”李小飛也急忙起身。

    進了更衣室,方寒已經把白大褂穿在了身上,看到李小飛幾個人進來,同樣不吭聲,邁步向外面走去。

    “方醫生。”葉開站在門口,看到方寒出來打了聲招呼。

    “查房。”方寒吐出兩個字,大步向留觀室走去。

    李小飛幾個人急忙穿了衣服,大步跑了出來,氣喘吁吁的追上方寒。

    一邊跟著方寒走,李小飛一邊強行鼓起勇氣問:“方醫生,您生氣了?”

    方寒回頭,奇怪的看著李小飛:“沒有啊,我為什么要生氣?”

    李小飛的心中咯噔一下,完了,方醫生真的生氣了,他咬了咬牙:“方醫生,我們錯了,你要罵就罵兩句吧,把您憋壞了就不好了。”

    方寒停下腳步,回過身看著李小飛幾個人:“我為什么要罵你們?”

    李小飛:“”

    方寒繼續道:“早上查房這件事我從來不強迫人的,這是我自己自愿的,你們有人愿意來,那就跟著,沒人愿意來我一個人也可以,本事是學給自己的,又不是學給別人的,查房是積累臨床經驗,學習本事的,又不是給人做樣子的。”

    李小飛一聲不吭,江楓低下了腦袋。

    “行了,不要胡亂猜測了,我沒必要罵你們,你們愛學不學,愿意學的,有不懂的,只要問,我都會說,沒人問我也不會主動說,查房這件事是我個人決定,要是有人覺得不樂意,我也不會勉強”

    說著方寒看向吳磊、林光亮三個人:“你們三個人都是實習生,要是擔心因為不跟著我查房而導致實習成績不過關,我親自去給方主任說,不影響你們實習。”

    “方醫生,您別說了。”李小飛羞愧難當。

    “行了,查房。”方寒也不說了,轉過身繼續向留觀室走去。

    李小飛幾個人跟在身后,心中很不是滋味,方寒要是罵他們幾句,他們或許還好受一點,可方寒不聞不問,甚至說自己一點不生氣,他們反而難受。

    特別是方寒的一席話,那真的是讓他們愧疚。

    早上四點查房這件事確實是方寒開了急診科的先例了,以前是沒有的。

    以前都是早上八點上班之后住院醫們查房,每周一三五主治醫查房,每周三大主任查房

    不管是誰查房,查房的時間都是早上八點開始,沒有凌晨四點的先例。

    當初方寒第一次查房為什么把時間選在四點,就是不想和人家其他醫生查房的時間沖突,確實是他本人行為。

    也正是因為是方寒本人行為,所以一開始哪怕是李小飛也有些怨念的,醫院醫生加班又沒有加班費,你二十四小時值班也沒人多給一分錢。

    這也是漸漸的李小飛覺得和方寒查房確實能學到一些東西,方寒要比那些主治醫好相處,不刁難人,有問必答,誰見過這么好說話的上級醫生?

    可即便如此,他們也是能偷懶就偷懶,方寒不在他們是能難得的睡個好覺,心情美美噠。

    可經歷了今天這一遭,幾個人的心情多少有些難受,有些不舒服,不是因為方寒,而是因為他們自己。

    人家方寒這么厲害,尚且一大早來查房積累經驗,可他們呢,學東西還偷懶,正如方寒所說,學東西又不是學給別人的,那是學給自己的。

    你要真的不想學,可以不來的,方浩洋最多覺得你這個人沒有上進心,也不會真的把你開除,幾個實習生也確實不會因為這件事實習不合格。

    你都不打算上進了,還在乎這個嗎?

    可問題現在跟著方寒的幾個人誰不打算上進?

    哪怕是一開始和方寒有些不對頭的林光亮都因為方寒沾了光,除了方寒,剩下的三個實習生,吳磊、林光亮、秦熙姌,不出意外都是會留院的。

    還有江楓,原本只是交流生,也因為方寒,極有可能真的留在江中院。

    前一陣方浩洋準備骨傷分區計劃的時候方寒把他們幾個人的名字都報了上去,要不然為什么他們這些人這幾天有資格在梁群風手術的時候觀摩?

    很多時候一個醫療小組的默契是很重要的,他們這些人都是從最初跟著方寒的,到時候方寒用著肯定最順手,所以他們這些人才會被培養。

    有些事不明說,可大家心中都像明鏡一樣,心知肚明。

    大早上每個人都給方寒帶早點,帶吃的,還不重復,為什么,僅僅因為跟著方寒?

    那是因為方寒給他們帶來了好處,帶來了利益。

    可他們呢,不求上進,傷了方醫生的心

    不錯,在李小飛等人心中,那就是這么認為的。

    這就好比上學的時候,老師要是經常訓斥某個學生,這個訓斥管教,說明老師還是想把你教好的,可要某一天老師都懶得訓斥你了,那就是真的把你放棄了,你已經把老師的心傷了,讓老師心涼了,覺得你無可救藥了。

    早上查房的時候,幾個人那都是非常的乖巧,平常喜歡私下交流的江楓和李小飛今天早上都不私下交流了。

    方寒查房的時候,幾個人也都看的很認真,方寒的每一句話他們都認真的琢磨,方寒的每一句叮囑他們都要想一想為什么。

    早上七點四十,方寒結束了查房,領著一群人準備前去交接班,突然系統的提示音在方寒的腦海中響起。

    “叮李小飛在宿主的幫助下望診技能達到了初級水準,獎勵宿主隨機技能禮包一個”

    正在走路的方寒下意識的愣了一下,李小飛的望診達到了初級水準?

    這幸福也來的太突然了吧?

    方寒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李小飛,這小子已經是第二個技能達到初級水準了吧,第一次是問診技能,這一次是望診,這是給自己貢獻第二個隨機技能禮包了。

    “早上一席話還是有作用的嘛。”

    方寒的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早上那會兒要說他不生氣,那是假的,怎么可能不生氣,他這還操心著其他人技能提升呢,一群人卻懶散自由,這技能什么時候能提升?

    擁有初級心理技能的方寒在把握人心方面那是很有一套的,故意來了一個欲擒故縱,沒想到效果不錯。

    李小飛被方寒看的有些心虛,自己已經認識到錯誤了,剛才那會兒在邊上看的很認真的,他都覺得今天早上他的收獲非常大。

    “不打不成材,這話果然不錯。”

    方寒喜滋滋的沉浸在腦海,系統空間,中央的位置,一個閃閃發光的箱子懸浮在半空。

    上一次隨機技能禮包開了一個凝神香,昨晚方寒已經試了效果,很不錯,確實有助于睡眠,他這么自律的人都多睡了半個小時。

    不知道這一次會開出什么技能?

    方寒意識碰觸金光閃閃的箱子,直接開啟,箱子化為光點消散無影蹤,系統的提示音隨之在方寒腦海響起。

    “叮恭喜宿主獲得中級舌診(永久)”

    “中級舌診?”

    聽到系統的提示音,方寒先是一愣,然后就禁不住一陣狂喜,竟然抽了一個中級永久技能,這可是價值五十萬崇拜點的中級技能啊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