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萬世為王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差一步成魔
    伴隨著充滿仇恨的戾吼,雷霆劍嘯更加刺耳,鋒利的劍芒變得更加密集。

    “噗!”

    “噗!”

    “噗!”

    血水迸濺,一片又一片的血肉從金煉皇主身上落下。

    “啊!”

    金煉皇主慘嚎,竭盡全力想要掙脫出姜南的攻擊范圍,但卻始終沒有用。

    這個時候,姜南的攻勢太猛烈了,他根本掙脫不了,只能被動承受那密密麻麻的鋒利劍光。

    “這……”

    “他,他在,在……”

    金煉皇朝附近,來這個地方觀戰看熱鬧的一眾修士,個個不由得脊背發寒。

    這時候,姜南竟在以凌遲一般的手段在對付金煉皇主,一劍一劍在切割對付的血肉,金煉皇主身上,許多地方已經可以看到內里的白骨了,讓人頭皮發麻。

    縱然是本就是姜南這一方的穆先淵和賈子正等人,這個時候也個個都變色。

    “老,老大……”

    賈子正微微哆嗦。

    在他的認識中,姜南雖然對待敵人一點也不客氣,但卻也絕沒有這么狠戾啊。

    這簡直如魔一般。

    “小輩,他和金煉皇朝到底發生過什么?僅僅只是因為被追殺?絕不可能!”

    吞魂木妖皺眉,問賈子正。

    早在之前,姜南放過穆先淵,而后一次次搗毀金煉皇朝的分支,要一個個將金煉皇朝屠殺干凈,他就覺得有些不正常,這怎么看也不像是因為被追殺而復仇。

    如今,再看著姜南這般近乎如魔的模樣,他徹底肯定了下來,姜南和金煉皇朝的仇恨,絕對不可能僅僅只是因為被金煉皇朝追殺,當是遠比那要深的仇怨。

    以姜南如今對待金煉皇朝的模樣,縱然是殺父弒母之仇,怕也不過如此吧?

    “我,我不知道啊。”賈子正微顫,道:“我……我所知道的,只是金煉皇朝為了太劍山莊的事追殺老大而已,其它好像沒有了啊。”

    “啊!”

    慘叫聲從金煉皇主口中發出,凄厲無比,極為刺耳。

    “皇主大人!”

    金煉皇朝大長老忍不住開口,直接朝著姜南那里沖去,要相助金煉皇主。

    只是眨眼間而已,這人便是沖到了近前,猛攻向姜南:“小賊,納命來!”

    金煉神通一展,無邊殺劍演化而出,壓向姜南頭頂。

    姜南回頭,瞳孔中近乎生出了血芒,一劍往后蕩開。

    鏗!

    凌厲的一劍,帶動起滿天的雷霆風暴,瞬間擊潰所有的金煉殺劍,而后趨勢不減的繼續蕩開,第一時間將金煉皇朝這化仙后期的大長老淹沒,直接卷的粉碎。

    連同神魂,也一并崩碎。

    當場形神俱滅!

    這一幕,使得這個地方一眾修士狠狠一顫。

    金煉皇朝大長老,那可是一個化仙后期的強者啊,如今,竟一劍就被斬了!

    “鏗!”

    劍嘯刺耳,震動八方。

    姜南重新盯住了金煉皇主,手中的雷霆神劍不斷斬下。

    劍芒密集,不斷落在金煉皇主身上,血肉,一片又一片的飛出,血腥至極。

    如此一幕,使得附近許多修士連連顫抖,許多人臉色都白了。

    真的是以凌遲一般的手段在對付金煉皇主啊!

    一些女性修士,甚至臉都發白了。

    修行界,殺人這等事,并不算什么,但是,以如今手段殺人,卻讓人驚悚。

    “啊!”

    慘叫聲凄厲,從金煉皇主口中不斷傳出。

    “住……住手!饒過……啊!”

    金煉皇主慘叫著求饒,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會敗在姜南手中,而且,也想不到姜南的手段居然會這么的殘忍。

    姜南眼中的兇戾變得越來越濃,想著前世的種種,絲絲縷縷的血芒持續涌現。

    “殺!”

    “殺!”

    “殺!”

    他低吼,出劍速度更快。

    “啊!”

    金煉皇主慘叫的更加厲害,片刻間而已,兩條腿的血肉,完全被斬了個干凈。

    只剩下白骨,清晰可見。

    這等劇烈的痛楚,縱然是以他化仙后期的修為,也難以承受。

    他想著舍棄肉身,神魂脫離,但是,卻也做不到。

    神魂,完全被姜南的劍威壓制在了肉身之中。

    “皇,皇主……”

    金煉皇朝一眾弟子門徒顫抖,有人想要上前相助,但卻不敢。

    方才,大長老可是一劍就被轟殺了啊!

    “啊!”

    慘叫聲不斷,凄厲刺耳。

    金煉皇主不斷慘嚎,身上,一片又一片的血肉飛出。

    姜南揮劍,滿目戾氣,眼中的血芒越來越多,視野甚至都籠上了一層血色。

    一股子痛快涌上他的心間,使得他的殺心越來越濃,心中漸漸只想著殺伐。

    一時間,他甚至忍不住狂笑,眼中的狠戾越來越烈。

    “他……要入魔了!”

    穆先淵變色。

    作為化仙后期的強者,他明顯感覺到姜南的自我意志變得薄弱了,如今似乎漸漸在被無邊的殺戮支配。

    吞魂木妖自然也察覺到了這一點,第一時間便是動了,直接朝姜南那里踏去。

    如今,姜南將要入魔,一旦入魔,絕對不是好事,那時候,姜南必定有難,而他因為被姜南種下了鎮奴印,也會跟著遭難,成會魔中魔,會一起失去自我。

    不過,就在他剛剛踏出才五丈距離的時候,姜南揮劍的身軀突然狠狠一顫。

    “嗡!”

    一圈銀白色光輝從姜南體內交織而出,化作一圈圈的古纂,如同是守護戰將般,將姜南牢牢封在其中。

    “這是?!”

    吞魂木妖神色微動,這個時候明顯察覺到,姜南的戾氣和殺戮氣息弱了一些。

    一時間,他不由得停了下來,一瞬不瞬的看著前方停下了揮劍動作的姜南。

    姜南握著雷霆神劍,銀白色的光輝環繞,一枚枚的古纂交織淡淡光芒,使得他狂暴的心,漸漸在平息。

    他的意志,這時候慢慢從無邊的殺戮和仇恨中恢復了些,再想著方才的一幕幕,脊背不由得為之一寒。

    前世的仇恨壓抑了太久,他方才以最殘忍的手段對付金煉皇主,看著對方慘叫的凄厲模樣,只覺得內心無比痛快,漸漸不由得沉浸在其中,漸漸被殺戮影響支配,甚至單純的覺得殺戮是一件非常痛快愉悅的事,一只腳已經是踏入了魔殿。

    若非體內突然有銀白色的那古篆沖出,使得他清醒過來,他估計就成魔了。

    “這是……”

    看著體外的這一圈圈的古纂,他瞳孔不由得為之一縮。

    這是,神農氏傳他的那篇經文。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