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輕風歸南時 > 第二百二十一七章 最后的甜蜜
    與陸老太爺談話結束之后,夕陽已經垂下,陸老太爺吩咐程管家送陸輕風回去,陸輕風謝絕了,臨走時對陸老太爺沒了稱呼,只敷衍了一句:“您保重”。

    她推開茶樓的門,心情有些沉重,原本有些是她以為還有轉圜的余地,可陸老太爺斷了她的念想。

    即使陸老太爺早已知道了陸輕風不是陸家三小姐,可畢竟外人不知道,為了顧及陸家的顏面她還是繼續扮演下去,而且還要以自己的婚姻來報答陸家這幾年贈予的恩情。

    其實,她不怨,本就是她居心叵測占了別人東西,如今這下場也是應得的。

    可她終究是害了陸歸南,他何其無辜,即將沒了做父親的資格。

    年后,氣溫有所回暖,陸輕風走在街上,腳下的路面被環衛工人清理的干干凈凈,她抬頭無助的望了一會兒天空,垂下時,目光觸及到對面高高掛起燈籠,火紅的顏色尤其刺目,陸輕風閉了閉要,將頭偏向了別處。

    她的鼻頭微紅,眼角沾了濕意,猶豫了一下,她掏出手機撥給了肖旭。

    忙音只響了兩下,便被接通,肖旭知道是她,恭敬的開口:“陸小姐”。

    “嗯”。陸輕風咬了咬唇。

    “陸總在公司嗎?”她問,聲音有些顫抖。

    “在”。肖旭的一個字,卻蘊含了多種情緒。

    “好,那待會兒我過去”。

    “你先別告訴他”。想了想,陸輕風又急切的補充了一句。

    “嗯”。

    掐斷電話,陸輕風走了半條街,進了一家看起來挺紅火的飯館,照著陸歸南平時的口味打包了幾道菜,才坐著出租車去了公司。

    正值下班期間,陸輕風的出現,引來了很多的異樣目光,卻沒人敢背后議論。

    陸輕風表現的很坦然,她乘電梯一路上行,等電梯門打開時,拎著食品袋的手才緊了緊。

    她沒有遲疑,走到辦公室門前,抬手敲了敲,片刻,傳來陸歸南的聲音,隔著一層門板,不太清晰,卻分明品的出語氣里帶了情緒。

    陸輕風握住門把擰開,漫天云霞傾灑,一室的火紅,陸輕風在門口停頓了一下,抬手拍了拍濃重的煙氣。

    陸歸南抬頭,咽下青黑,下巴上青黑的胡茬冒出,身上的襯衫無一處不是褶皺。

    “你怎么來了?”陸歸南下意識的出口,又有些后悔,他急忙站起身,有些無措。

    風雨他可以遮擋,最怕的是陸輕風不想躲在他的臂彎下。

    “你吃過了嗎?”陸輕風很是輕松,像是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陸歸南搖了搖頭,有些詫異。

    “那你也一起吃”。陸輕風放下皮包,彎下腰將食品袋里的飯菜一一拿出放置在茶幾上。

    她坐下,又拍了一下身側,嗔怪道:“怎么不過來?”

    陸歸南沒有回應,一聲不吭的湊近又坐下。

    陸輕風遞給他一雙筷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辯解:“你兒子太貪嘴,餓一下就鬧騰,不信你摸摸”。

    說著陸輕風拉過陸歸南的手在自己的小腹上轉了一圈,其實也沒有什么動靜,可陸歸南就是覺得哪里跳動了一下。

    這時,他的臉上才見了笑容,嘴角勾起,幸福洋溢。

    陸輕風心里微沉,她其實是在試探,可陸歸南的表現竟這么在乎,一旦真的失去了,不知會不會發瘋。

    陸輕風夾了口菜放進嘴里,慢慢的咀嚼,咽下去之后,陸歸南還沒有動筷,只是一味的看著她,似乎在觀察她的情緒。

    “要我喂你嗎?”陸輕風無奈的抿了抿嘴,還是夾了菜遞到陸歸南的嘴邊,陸歸南皺了皺眉,還是張嘴接下了。

    “干嘛這副臉色?”陸輕風伸手捏了捏陸歸南的臉頰。

    “事已至此,有什么事面對就好了,我沒那么脆弱”。陸歸南說出快慰的話,又貪嘴的低下頭咬了一口蝦仁。

    可她的眼眶微紅,動作機械的猶如慢放。

    陸歸南沒有察覺,驚喜握住她的手,問道:“你真是這么想的?”

    “當然”。陸輕風毫不猶豫。

    陸歸南的喜色掩飾不住,一整天,他都在糾結著如果陸輕風一時承受不住,退縮了怎么辦?

    他掰過陸輕風的臉,密集的嘬了一圈才罷休,陸輕風嫌棄,握著拳頭錘了他的胸口,抱怨著:“好扎呀,你那胡子”。

    抗議無效,陸歸南繼續為所欲為,到最后陸輕風索性扔下筷子開始配合。

    三個月的安全期已過,所以陸歸南盡量小心一些也沒什么。

    陸輕風就這么依了他,一時間辦公室里曖昧一片。

    一番消耗之后,陸歸南終于了餓了,可又嫌棄桌上的殘羹剩飯,于是等陸輕風穿好衣服,扯了扯她的衣角問道:“還是出去吃吧”。

    陸輕風斜了他一眼,傾身替他系好領口的扣子,點頭同意:“你想吃什么?”

    “聽你的”。陸歸南討好的環住陸輕風的腰,在她嘴角上親了親。

    “那就西餐吧”。陸輕風提議。

    “好,我現在就讓肖旭訂位置”。

    此時,肖旭正在跟何婧歡看電影,手機的震動聲響起,震的他全身發麻,何婧歡見他拿出手機,不滿的用手肘提醒了一下:“誰呀?”

    “你哥”。肖旭如實回答。

    何婧歡一聽,立刻推搡他:“快點出去接,別耽誤我哥的事”。

    肖旭有些無語,又不能說什么,伸手揉了揉何婧歡的頭發,彎腰穿過旁邊的兩個位置,舉著手機走出了出去。

    “喂,陸總”。肖旭倚在墻壁上,伸手在身上摸索著。

    “怎么這么長時間才接電話?”陸歸南的語氣微沉。

    “在看電影”。肖旭無奈。

    “和誰?”陸歸南忽然提高了音量。

    “您表妹”。肖旭猜出了陸歸南的心思,一字一頓的回答。

    “嗯,看完電影早點回去”。陸歸南最了解肖旭,他長著花花腸子,怕何婧歡吃虧,可他忘了,何婧歡也不是吃素了,兩個人半斤對八兩。

    “您打電話就說這事?”任肖旭再好的脾氣也忍不住要發作。

    經他這么一說,陸歸南終于想起了正事,于是咳了咳說道:“給我訂個西餐廳的位子”。

    “現在?”肖旭反問。

    “對”。陸歸南覺得肖旭問的是廢話,所以不耐煩的蹦出一個字。

    “訂好了,地址發給我”。沒等肖旭再說話,陸歸南便掛掉了電話,肖旭將手機從耳朵上移下瞪了瞪眼睛。

    “怎么回事?”何婧歡正好走出來,見他這副模樣,擔憂的問道。

    “沒大事,就是讓我訂個餐廳的位置”。

    “哦”。何婧歡點了點頭,反應了一秒,眼前一亮。

    “那肯定是我哥要和小姑姑一起吃飯”。她篤定的說。

    肖旭正從通訊錄里翻找號碼,沒空搭理她。

    何婧歡晃了晃肖旭的手臂,慫恿:“你看看現在能不能包個場?他們現在不宜在公共場合,這樣清靜自在一些”。

    這會兒何婧歡倒是心細了,肖旭沒想過這些,皺了皺眉,停頓了一會兒。

    “可現在正是用餐時間,我總不能叫他們把客人都轟出去吧”。肖旭一時犯了難。

    “哎呀,你總會有辦法的”。何婧歡嘟起嘴,撒著嬌。

    肖旭沒辦法,只能說試試看。

    電話打了一圈,肖旭終于找到一個貪財的,老板答應在一個小時之內清場,不過代價是價格將是營業額的兩倍,肖旭立馬答應,他相信陸歸南為了博美人一笑,舍出一點小錢不會在意的。

    談好之后,肖旭立刻給陸歸南發了信息,并叮囑他一定要在半個小時之后出發。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