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暖婚:霍少給個早安吻 > 第667章 一顧傾心篇(96)
    鄭云毅受傷住院,沒有人照顧,只有知情的姚伊每天燉湯去醫院看望他,這惹得顧驍心中很是不快,但又不好直接跟她發脾氣,畢竟這是姚伊的哥還是救命恩人。

    一連過了好幾天,姚伊照常去醫院看望鄭云毅,進了病房,居然看到大半個月沒見過的鄭云朵。

    “云朵,你怎么會來?”姚伊看看鄭云朵,又去看鄭云毅,心想她可沒把鄭云毅受傷的事情告訴鄭云朵。

    “我哥受傷住院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訴我?”鄭云朵看著姚伊,說話時語氣里滿是指責的意味,連姐都沒有叫。

    鄭云毅不贊同地對鄭云朵說:“是我讓她不要說的,你別這么沒大沒小的,怎么跟你姐說話呢!”

    鄭云朵被鄭云毅訓了,心里不快,委屈地嘟囔,“她又不是我姐,我沒她這樣的姐姐。”

    鄭云毅擰著眉,聲音沉了幾分,“鄭云朵,你好好說話。”

    鄭云朵撇撇嘴,沒敢嗆聲。

    姚伊并不在意鄭云朵的態度,她將帶來的湯倒出來遞給鄭云毅。

    鄭云毅接過湯,“一一,云朵從小被慣壞了,她說什么,你別在意。”

    姚伊在床邊坐下,笑著說:“沒關系,我們一起長大的,她什么脾氣,我比你清楚。”

    鄭云朵覺得姚伊說的不是什么好話,不高興地瞪了她一眼,但沒說什么,當著鄭云毅的面,她也不敢說什么。

    鄭云毅慢慢地將湯喝完,姚伊主動找話題問鄭云朵,“你最近工作怎么樣?”

    鄭云朵漫不經心地說:“挺忙的,工作行程都排到了明年。”

    姚伊知道她最近上了個綜藝節目,反響還不錯,有人著重分析她簽約顧氏后的參加的幾個活動,力證她將被顧氏力捧,并且斷定她和顧驍有某種不可言說的關系。

    “那你過年是不是不回家?”鄭云毅問。

    “應該要參加活動,回不去了吧!”鄭云朵說,雖然時間還早,但是像春節舉辦的大型活動是提前確定好檔期的,而且這是很好的機會,她不能缺席。

    “我們家難得聚一次,你居然因為工作不能團聚,”鄭云毅本來就不喜歡她的工作,聽見她說這話,有些不高興。

    鄭云朵不以為然,“你以前不也常年不回家么?你自己數一數,你有多久沒陪爸媽一起過年了啊!”

    鄭云毅反駁,“我那是特殊情況,我要是能回家,你覺得我會不回家?”

    鄭云朵不甘示弱道:“就你那是特殊情況,我就不是特殊情況了嗎?”

    姚伊見兩人有種要吵起來的架勢,忙說:“行了,你們一人少一說一句吧,現在離過年還有幾個月的時間,這么快因為這事兒吵什么啊,這有什么好吵的啊!”

    鄭云朵道:“又不是我要跟他吵的,是他要說我的,嫌棄我的工作,又說我不孝順。”

    鄭云毅氣笑了,“我什么時候說過這話?”

    鄭云朵梗著脖子,“你話里話外就是想表達這個意思,你別以為我傻聽不出來。”

    鄭云毅被堵得說不出話來,鄭云朵說的沒錯,他對她這個行業還真的是有偏見,也不喜歡她現在拋頭露面的。

    有幾次他還聽同事們談起鄭云朵,議論她的長相,討論她的唱歌和舞蹈功底,還有人聊她的家庭情況,以及她和顧驍的緋聞。

    這些人在議論的時候,甚至還會拉著他一起說,絲毫不知道他們口中所說的人就是他妹妹,他親妹妹。

    這種感覺很不好,甚至可以說是糟糕透了,他想要反駁維護鄭云朵,但又不想暴露她的個人隱私。

    “哥他沒這個意思,”姚伊輕聲說,“他做為你哥哥,肯定是想你好的。”

    姚伊說這話時,還給鄭云毅使了個眼色。

    鄭云毅緩了緩臉色,淡聲說:“一一說得對,我們是一家人,我們當然希望你好。”

    鄭云朵輕哼了聲,“從小到大,你就喜歡護著她。”

    這個她,沒明說,但姚伊知道說的是她。

    姚伊沒接話,也沒再繼續說這些事,而是轉移話題跟鄭云毅聊了些別的。

    要走的時候,鄭云朵說跟她一起走。

    姚伊跟她一起下樓,鄭云朵對姚伊說:“一一姐,你送我一段路吧!”

    “好,”姚伊沒拒絕,讓鄭云朵上了車。

    車開動后,鄭云朵掃完姚伊的車子,對姚伊說:“一一姐,你這車是家里給你買的,還是顧總給你買的?”

    姚伊從她的眼神里就看出來她想說什么,輕笑道:“我覺得車子就是代步的,能用就行。”

    鄭云朵撇撇嘴,“那也不是這么說的,你看我們圈子里那個誰,她生日的時候,她男朋友給她送了一輛上千萬的豪車,還是限量版,對她多好啊!”

    姚伊不緊不慢地回,“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好不好,不是單純的從物質方面來衡量的。”

    鄭云朵不認同,“可他都不愿意給你花錢的話,那不是更說明他不在乎你嗎?”

    姚伊眼角的余光掃了她一眼,仍舊是那不急不緩的語調,“云朵,你有談戀愛嗎?”

    鄭云朵搖搖頭,“還沒呢。”

    姚伊道:“還沒有戀愛,那你沒資格來評論這些。”

    鄭云朵愣了下,隨即不高興地說:“我就是發表一下我的看法而已,你至于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么?”

    前方紅燈,姚伊停了車,轉頭看向鄭云朵,“那你跟我說話的口氣很好?”

    鄭云朵被姚伊這突如其來的嚴肅模樣嚇了一跳,“你干嘛啊,突然這么跟我說話?”

    姚伊彎唇笑著,“我怎么跟你說話了啊?”

    鄭云朵與她對視著,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她瞥見前方的信號燈轉綠了,提醒姚伊,“該走了!”

    姚伊開車往前直行,她認真地說:“云朵,現在很多人都很物質,尤其是進了你這個圈子,看慣了別人所看不到的繁華,你更應該保持潔身自好,不要讓自己變成一個物質虛榮的人。”

    鄭云朵唇角牽了牽,露出的笑帶著點兒嘲諷,“你還真把自己當我姐啊,跟我說這種話。”

    姚伊瞥她一眼,“我是為了你好,你愿意聽是你的事,不愿意聽也隨你。”

    鄭云朵哼了哼,“你真對我那么好?你讓顧總把我簽到顧氏時,有問過我的意見嗎?”

    姚伊蹙了蹙眉,“照你這話的意思,你是不想進顧氏?”

    鄭云朵道:“這不是想不想的問題,而是你沒有提前告訴我,征求我的意見。”

    姚伊有些猜不透鄭云朵說這些話的意思,她進顧氏,又不是她讓顧驍幫忙的,現在倒是還沒落好,還要被埋怨?

    之后的一段路,兩人沒怎么說話,姚伊將鄭云朵送到她所住的小區,就開車去找余曉星,兩人約好了晚上去吃大閘蟹。

    “顧總不來嗎?”余曉星見到姚伊一個人,問了一句。

    “他晚上有事,下次再喊上他一起,”姚伊說。

    “那也行,”余曉星說,“其實顧總不來也挺好的,我們兩個人吃起來更自在,他要是在,我都要矜持一點兒,不好太豪放。”

    姚伊好笑地說:“你怕什么,那是我男朋友,又不是你男朋友,你不需要在他面前注意形象。”

    余曉星不以為然,“那也不是啊,就顧總那氣場,跟他同桌吃飯很有壓力的。”

    姚伊想了想平日里開會嚴肅得讓底下人大氣不敢出的顧驍,笑出聲,“他工作的時候挺嚴肅的,但是私底下還是很好相處的。”

    余曉星朝她翻了個白眼,“那是你男朋友,當然跟你和顏悅色好相處啦!”

    姚伊搖頭失笑,兩人拿著單子,去外面選新鮮的大閘蟹,再點了花甲,扇貝粉絲,還有蝦。

    “要不要吃碳烤生蠔?”余曉星瞧著新鮮的生蠔,有點兒饞。

    “別吃了,吃多了容易上火,”姚伊拒絕。

    “吃一兩個而已,上什么火,再說了,你真要上火了,你家不是有滅火的么?”余曉星沖她擠眉弄眼的笑得一臉的曖昧。

    姚伊無語了,沒想到她連這種話都說得出來,好歹是個女孩子,不能矜持一點兒么?

    最后還是拗不過余曉星,要了半打生蠔。

    “我覺得我們點的有點兒多,”菜都送上來之后,姚伊看著滿桌的菜,覺得吃不完啊!

    “哪里多,以我們兩個人的飯量,肯定是吃得完的,”余曉星拍著姚伊的肩膀,“朋友,你要相信你的實力。”

    姚伊笑著罵了一句,“屁的實力,我明明吃的很少的。”

    嘴上說著吃得很少的人,最后跟余曉星兩個人將所有的食物一掃而光。

    兩人吃完飯,去步行街溜達了一圈,買了點兒小東西,姚伊開車送余曉星回家,然后再回自己家。

    到家后,顧驍還沒有回來,姚伊洗完澡就躺沙發上了,收到余曉星甩過來的一條鏈接。

    “什么東西?”姚伊給余曉星回消息。

    “自己看!”余曉星回。

    姚伊點開那鏈接,是有關鄭云朵的緋聞,緋聞男主角正是她家顧總,照片拍得還挺清楚的,是顧總扶著像是喝醉了的鄭云朵。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