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仙帝歸來 > 第九百八十二章 神念控制
    “好濃郁的氣息波動。”

    就在眾人的腳步,將要向著臥龍谷踏去的瞬間,林峰陡然在人群中,感受到了一種濃郁的氣息波動。

    與之前感受到的那種波動的氣息,一般無二,只是這一次,無論是波動的幅度還是其濃郁程度,都是前所未有。

    “是他!”

    一念之間,林峰已經鎖定了這種氣息的來源。

    這是來自天古派的一名強者,其在天古派數十人中的地位,僅次于馮遠。

    “域外天魔的共生體,怪不得那種天魔氣息若有若無,很難捕捉。”

    林峰目光鎖定此人之后,慌忙叫停了,眾人向前踏出的腳步。

    “干嗎?”

    眾人停下腳步,向著林峰投去不滿的目光。

    而被林峰目光鎖定的那人,更是目露濃意。

    “有話快說,馬上就要進入臥龍谷了。”

    “我警告你們,等會進了臥龍谷,誰都不許有任何的麻痹大意。”

    馮遠微怒的道。

    “進入臥龍谷前,先把咱們這群人中的奸細給清除了,不然進去之后,怕是要不了多久,咱們就要成為里面那些域外天魔的囊中之物。”

    林峰一字一句,緩緩說道。

    聲音不大,但是一番話落下,卻猶如在人群中,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彈,足足數百人的聯盟小隊,瞬間炸鍋。

    “你說什么,奸細?”

    血宗強者中,一道聲音,驟然響起。

    “是誰?誰是奸細?”

    玄天劍宗強者中,數十人目光來回轉動,警惕的掃視著四周。

    “怪不得這臥龍谷中,會在今日,多出那么多黑色的迷霧,看來一定是奸細通風報信了。”

    “如果真的有奸細的話,臥龍谷絕對不能進,雖然皇家的命令不能違抗,可咱們也不能進去送死吧!”

    “誰是奸細?快點站出來,不然待會被我們挖出來的話,一定將你千刀萬剮!”

    總之,隨著林峰這樣一番話落下,數百人的聯盟小隊,陷入前所未有的躁動之中。

    一個個警惕的目光之下,腳步更是下意識的,退開臥龍谷入口,一定距離。

    “你是主動站出來呢?還是我把你點出來呢?”

    林峰目光轉動之間,看似漫不經心的落在了天古派的一名強者身上。

    不過,僅僅只是片刻的停留,就抓到其他人身上,繼而收回。

    可即便如此,這名來自天古派,天魔共生體的強者,依舊是心虛的驚了一身冷汗。

    “開什么玩笑,咱們這些人里面,怎么可能會有奸細。”

    “咱們全都是,十大宗門精挑細選的內門弟子,我看這小子,分明就是在這里妖言惑眾。膽小怕了就直說,別在這里,蠱惑軍心。”

    似乎是為了掩飾內心的慌亂,這名天魔共生體的天古派強者,特意站了出來,大聲叫嚷。

    “對啊,好像也是!”

    “咱們這些人,全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內門弟子,怎么可能會被域外天魔滲透!”

    “關于域外天魔,滲透到昆虛宗門的事情,雖然有,但都是在一些實力弱小的宗門,到了咱們十大宗門的層次,還從未聽聞過。”

    “小子,你該不會是真的怕了吧?”

    “白羽,這就是你冰魄門的弟子,膽子未免也太小了吧?哈哈哈!”

    眾人仔細想了想,似乎確實是這么一個道理。

    頃刻之間,一個個的一掃之前的緊張與錯亂,沖著林峰和白羽,鄙夷的哈哈大笑。

    “都是你!”

    “咱們冰魄門的臉面,這次全都被你給丟盡了!”

    此時此刻,整個冰魄門的數十人這邊,除了白羽之外,其他眾人,紛紛投來怒氣沖沖的目光。

    “林……你說的都是真的?”

    白羽差點脫口而出來了個林公子,幸好話到嘴邊,及時止住。

    “當然。”

    林峰肯定的點了點頭,饒有深意的盯著那名天古派的強者,緩緩的瞇起了眼睛。

    以他和昆虛十大宗門的過節,這些人的生死,與他完全無關。但是為了對抗域外天魔,他必須要制止這些人,就這么沖入臥龍谷。

    “是誰?”白羽緊張的問道。

    “剛才誰指責的聲音最大,就是誰了。”林峰淡淡一笑。

    “你說的是他?”白羽目光落在那名天古派強者身上,驟然失聲。

    聲音落下,在場的數百人,乃至天古派領隊人馮遠的目光,也下意識的集中了過去。

    “放屁,我怎么可能是天魔一族的奸細。”

    這名天古派強者,有一種被戳穿的尷尬,惱羞成怒,勃然大吼:

    “休要血口噴人!小子,你這是污蔑,今天你要是拿不出證據來,老子和你沒完。”

    林峰淡淡一笑:“證據,我當然有。”

    “咯噔……”這名天古派強者,如遭雷擊,身體驟然一顫。

    不過他的反應很快,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之后,很快恢復正常。

    “好,那你就拿出證據來?”

    作為天魔共生體,他與普通的修仙者并無任何不同,除非暴露出天魔形態,否則沒有人可以看出問題。

    倒是要看看,林峰如何拿出指正他的證據來。

    “沒問題。”

    林峰說著,拿出一件法寶。

    這是一件龍紋令牌,背面雕刻著九條巨龍,正面猶如銅鏡一般。

    “這是什么東西?”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白羽和馮遠,還有在場所有人,好奇的問道。

    “小子,你說的證據,就是這個東西?”

    被自認為域外天魔一族奸細的天古派強者,仰天哈哈大笑。

    原本在林峰信誓旦旦的說有證據的時候,他還極為擔心,卻沒想到,對方口中所謂的證據,竟然是這么一面銅鏡形狀的法寶。

    靠這件東西來證明他是域外天魔一族潛伏在天古派的奸細?

    天方夜譚!

    “這是我在葬仙戰場歷險中,偶然得到的銅鏡,按照留下銅鏡強者的遺言,這是一枚天祀寶令,可以照出一切事物原本的真實面目。”

    “大家都知道,天魔一族的天魔形態,和修仙者有著很大不同,只要他愿意在這銅鏡上照上一照,究竟是不是域外天魔一族潛入的奸細,就一清二楚了。”

    林峰信誓旦旦的繼續道。

    “咯噔……”

    這名天古派強者,聞言心中咯噔一沉。

    雖然這種法寶,他聞所未聞,但畢竟是葬仙戰場那地方的東西,還是存在很大的未知因素。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只是這種失聲,很快就恢復正常。

    作為天魔共生體,他雖然和真正的天魔,還有一定的區別,但是對于天魔一族的情況,卻是有著絕對的了解。

    按照共生天魔的記憶,還從未聽聞過,有什么法寶,可以照出共生天魔的天魔形態。

    “沒想到這東西,竟然還有如此妙用。”

    “還愣著干嗎?趕緊過去瞧瞧吧!”

    眾人議論紛紛。

    “周濤,過去瞧瞧,如果你不是他口中的奸細,也算是還了你一個清白。而且,我也會要這小子,給你一個交代。”

    馮遠一聲令下,這名天古派強者,最終向前邁出了腳步。

    天祀寶令前,周濤剛剛駐足下腳步,一道洶涌澎湃的神念,已經從林峰識海中涌出,接著猶如潰堤的洪流般,席卷入周濤的腦海。

    頓時,周濤眼前一晃,整個人陷入一種無意識的狀態。

    一副模樣,就像是成為了被人控制的傀儡一般。

    “這……完全就是胡……”

    佇立在天祀寶令前的周濤,一如既往,模樣與之前并無任何不同。

    馮遠和在場眾人,乃至白羽,短暫楞了片刻之后,很快緩過神來。

    只是,正當他們想要開口想要指責林峰的時候,話未說話,周濤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臉色驟然大變。

    “不……不可能!”

    “這……鏡一定有問題!”

    周濤慌亂的大吼著。

    “怎么回事?”

    眾人滿臉愕然,不明所以。

    就在他們的失神之中,周濤的氣息,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小子,沒想到被你識破了,等你們到了臥龍谷,我會一點一點的把你的血肉,慢慢吞噬。”

    憤怒的咆哮聲落下,這名實則為天魔共生體的天古派強者周濤,迅速化身天魔形態,而后化作一縷黑焰,就要遁入臥龍谷。

    “什么!”

    “他竟然真的是,域外天魔潛入天古派的奸細!!!”

    馮遠眾人一掃之前的憤怒與指責,失神呆愣在原地。

    看著天祀寶令一如既往的周濤,他們正打算向林峰討要個說法,卻沒想到,這個時候,一切正常的周濤,竟是在陡然間,化身天魔形態。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