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精品小說 > 穿越到可以隨便做愛的世界 > 穿越到可以隨便做愛的世界(17)
    穿越到可以隨便做愛的世界(17)“亞一,我真想不到,在那么短的時間內,你可以把她們兩姐妹都操了,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我們點的菜剛端了上來,眼前的美女用筷子夾起一箸菜,放入我的碗里邊,然后歪歪頭露出淺笑,翹起左手的大拇指,而我卻看見了她戴在右手無名指上閃亮亮的婚戒。

    上次見她的時候,還沒有這東西。

    對于她的戲謔說話,我不知怎么回答,唯有一笑,說道:“可能是機緣巧合吧。對了,你不是已經離開林家了嗎?怎么還找上你一起過來?”

    “我今天還在茶室里邊,收到主母的電話,馬上和她一起過來了。”

    美女低下頭繼續吃著午餐,說話的速度也緩慢了一些。

    “看來在某些事情上,他們還是離不開你呀。大小姐了?她沒過來嗎?”

    說著,我看看窗外,馬路對面就是那家醫院。

    “你現在不是應該比我更熟悉她嗎?”

    美女笑道,“你怎么反而問我了?她在帶一個新婚夫妻聯誼團了,哈哈,她才應該是團里的新娘子,整個團的新郎估計都搞不定她一個,現在肯定走不開。”

    “其實……大小姐和二小姐她們……為何有那么大的區別?”

    提到林嘉碧,再想想她妹妹嘉華,我終于將心中的疑問問出來。

    和我說著話的正是張蕓蕓,未曾想到我們會在醫院里再見面,而且她是和兩姐妹的母親一起到。

    以我現在的身份,只能幫忙開開門,開門的一瞬間,在床上坐起來的“劉千蕙”,神情倒是相當平靜,叫了一聲“媽,你怎么來了。”

    然后是“蕓蕓姐,你也來了!”

    在說了一些安慰話后,張蕓蕓出來了,我們就在房門外望著里邊。

    化名為劉千蕙的林家二小姐嘉華和她母親開始互相傾訴著,兩個人的情緒還算是平靜,我隱約聽到林太太在問林嘉華這幾天的情況,說到今天的時候,林嘉華揚了揚包扎著的手,扭轉頭看看在門口的我,林太太執起自己女兒的手,看上去十分心痛,然后順著女兒的眼神也望了我一眼,我不禁心里一緊。

    林太太再和林嘉華說了幾句,包括:“你知道你爸的脾氣。”

    和“你這樣也沒用,跟我回家吧。或者找你姐幫忙說說……”

    我想再聽,張蕓蕓卻把房門關上。

    外人自然沒有資格聽林家的私密事,我們就聊著分別以來的一些經歷,因為她和林嘉碧一直有聯繫,所以一開口就取笑我和大小姐之間的事情,然后問我為什么和林嘉華一起在醫院。

    我把今天的事情和盤托出,聽罷,她臉上終于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剛想開口追問,病房門開了,林太太走了出來,我們只好先迎了上去。

    “主母,二小姐她現在情況怎么樣?”

    林太太今年已經5多歲,可以生得出兩個標緻的女兒,相貌自然也不差,但我對中年婦女沒啥感覺,只是有禮貌地打個招呼。

    “現在嘉華暫時睡了,本來打算帶她回去的,但她堅持睡到明天早上,我也拗不過,她現在也沒什么問題,明天早上我再來吧。”

    林太太估計也為這個女兒操碎了心。

    “那我留下來照顧她吧。”

    張蕓蕓說道。

    林太太搖搖頭,“不用了蕓蕓,你還有那么多事情要處理,我已經叫了兩個保鏢上來。”

    然后,她轉過頭對我說道:“陳先生,真是麻煩你今天照顧我這個任性的女兒。”

    大戶人家出來的果然是知大體,說話客客氣氣的,但問題是,我剛才的所作所為也算是照顧嗎?“林夫人言重了,是賓館怠慢了林小姐,我向你道歉,林夫人,請你原諒我們對林小姐的照顧不周。”

    “唉……嘉華她剛才已經大致和我說了所有事情,你們已經做得很好了,她的那點傷,就算是給她的一個教訓吧。這件事我會讓蘭蕊通知沉總,不要難為賓館的員工。好了,既然她沒事,我也放心了,我先回去了,辛苦你們了。”

    “主母慢走。”

    “林夫人再見。”

    林夫人離開后,很快上來兩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守住了病房門,也不知是保護還是監視。

    既然如此,我也不需要再看著病房了,于是就和張蕓蕓一起來了這個餐館,畢竟我和她都沒有吃中飯。

    “亞一,有些事情上次沒和你說,因為你那時根本就不認識她們兩姐妹,但現在……既然你和她們的關係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尤其是和大小姐……和你說一些也無妨。”

    說完這句,張蕓蕓歎一口氣,望望窗外,良久才回過頭,繼續說道:“你不是問過我在林家是做什么嗎?除了當她們兩姐妹的高級生活助理之外,最主要的工作,林先生需要她們兩姐妹出去陪護什么人,我要一起過去,對方先操我當熱身,讓兩姐妹聽著交合的聲音,身體進入狀態,當然了,如果是大小姐,我就是當個陪襯而已,很多時候,那些男人根本就不會理我。但二小姐,這個過程就比較有必要了。不過二小姐雖然體質不能和姐姐比,但畢竟是林家的二小姐,那些男人得了趣,也不會說什么。”

    這種工作,倒不是太出乎意料之外,我點點頭,示意張蕓蕓繼續就下去。

    “你也知道女兒家的處女是可以交換利益的,我上次和你說過的傳送集團王總裁,他和林先生的關係很深,其實,就是他們互相破了對方女兒的處。而且,他們也是自己女兒的第二個男人。”

    “啊!還有這種關係?!”

    以前說操過同一個女人的,大家是襟兄弟,但這樣互相破對方女兒的處,應該叫什么兄弟?或者應該是什么關係?襟爹?襟鬼父?“這里的富商有一個游戲,也是用來衡量富商之間關係的深淺,他們玩女下屬女員工早玩膩了,互相交換玩我們這種助理、情人和老婆也沒什么樂趣,最親近的聚會是互相交換玩自己的女兒又或者兒媳婦。如果像王總和林先生這種互相破女兒處的,那可謂是最頂級也是最硬的關係,對方有什么危難,都要傾力相助。”

    “那他破的,就是大小姐的處?那天赤裸天堂的什么老劉,也參與這種聚會嗎?”

    “那個老劉就是政府的一個局長而已,算什么人呀,所以那天才會高興得忘了形。大小姐破處的時候,我還沒去林家,但我聽說,大小姐當時沒有任何不適應或者不舒服,她甚至是主動把自己的陰戶向王總的陽具上頂,一下子就進去破了女兒身,把在場的王總和主人都嚇呆了,但大小姐之后馬上就動情,大腿內側不斷地在磨擦,甚至處子之血和愛液一起流了出來。”

    “原來她淫娃的屬性就這樣開啟了?”

    “是呀,大小姐對性的癡迷完全是天生的,當時在場的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王總再肏她的時候,大小姐居然完全懂得怎么去逢迎王總的抽插,用什么動作和姿勢都自然得很,當時大小姐就高潮了,王總高興得要命。”

    我一陣沉默,我穿越來這里,卻遇上了林嘉碧這種在這個世界都算是極品的淫娃,到底是命中注定嗎?我想起了至根大師說過的話,夙世孽緣。

    “那照你剛才所說,林嘉華她……完全不一樣?”

    我問道。

    張蕓蕓沒有第一時間回答,她再看了一下窗外,緩緩說道:“我剛進林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二小姐她的破處。可能之前大小姐破處的時候太順利了,林先生和林太太都以為兩姐妹體質應該差不多,結果,就出事了。二小姐她搞得要進醫院。我們都慌了手腳,當時實在沒想到兩姐妹的體質差別如此之大!破她處的……人太粗暴了,不管二小姐她拼命拒絕,直接就進去。二小姐疼得大叫,血流不止,總之一塌煳涂。之后二小姐就犯下毛病了,不單對做愛抗拒,而且,精神也不是太穩定。”

    “啊?那破她處的也是那個王總?”

    張蕓蕓卻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繼續說道:“二小姐這體質……亞一你也明白,之后她和林先生的關係肯定……無法和大小姐比,她在性方面……還比不上一個普通女人,在外人面前……肯定……不順林先生的心意”

    我一陣沉默,我還能說什么?只是從心底倒是升起了一股對林嘉華的同情。

    “二小姐的情緒也是反反復複,時好時壞,好的時候林先生有時也會讓對方搞個姐妹雙飛什么的,看這兩天的情況,應該是情緒又不好了。”

    “這個看得出來,用假名在自己父親的產業里搞事,甚至有點破罐子破碎,然后又寧愿要住醫院里邊。”

    “我估計又和林先生摳氣,被罵陪誰的時候人家感覺不如意吧。大小姐又不在家中不能調解,搞得她離家出走。她每次大吵一場之后情緒就會特別不穩,行事比較難捉摸,只不過,想不到讓亞一你抓住機會。”

    我不由得一笑,然后把話題從這個上岔開,于是說道:“你和她們兩姐妹的關係都還不錯吧,也因為如此,林太太要找上你一起過來。”

    “我是她少數說得上話的人。有我在,她的情緒也會平復一些,算了,亞一,我心里也不舒服,換個話題吧。”

    我視線不由得落在她手指的婚戒上,她也覺察到我眼光的異樣,“噗嗤”

    一笑,“啊,對了!我差點忘記重要的事情,今天見到你,我就不用給請帖你了。”

    說著,她微笑著支起右手,向我炫耀著那枚婚戒。

    “恭喜恭喜,是誰那么幸運可以娶到你?”

    我笑道。

    “你也見過,我那間茶室的主廚,王銳。”

    “哈哈,他居然討到你這個老闆娘的芳心?我記得那天晚上他操你操得可勐了,想不到雞巴還捅到你的心里去了。”

    我這番話引得張蕓蕓花枝不住亂顫,好一陣才歇下來說道:“哈哈,才和他的雞巴沒關係了,別看他經常胡說八道,人其實挺好的,茶室很多事情也是他幫我搞定,現在最高興的就是我嫂子了,簡直比起我媽還操心。哈哈,婚禮在兩個星期后,我哥我嫂子都會到,亞一,你也要早些到,到時,好好玩玩新娘子還有伴娘呀。”

    說到最后,她又捂著嘴笑了起來。

    “哈哈,‘摸新娘胸,福氣滿屋,捅新娘穴,財運熱烈’我當然不放過為自己帶來福氣財運的機會了。”

    “你算是我們女家的客人吧,不看在我嫂子臉上也看在大小姐臉上,不過你應該和大小姐一起過來,她肯定會來,主人不知會不會來,他生意忙。如果來,那就再好不過了,男家那邊也會感覺很有臉面。”

    我腦海里忽然有了很古怪的想法,有什么臉面?是這個男人曾經安排新娘被很多人操過很多次嗎?“不好意思,打擾一下,這位姐姐,你剛才說你快舉行婚禮了嗎?”

    忽然,我們身邊走過來了一男一女兩個高中學生,我特意抬起頭看著那個女學生,她跟在男生身后,捂著嘴在笑,頭髮梳了雙馬尾,發長及腰,身上是白色的貼身襯衣校服和綠色的短校裙,還有差不多及膝的綿質白襪和黑色的矮根皮鞋。

    “是呀,同學,我是快當新娘子了,怎么了?”

    張蕓蕓說道。

    “那先恭喜姐姐,恭喜你們白頭到老,永遠相愛。我有件事,想請姐姐你幫個忙。”

    男生說老實話長得挺俊的,笑容也很有親和力。

    “哦?那請說吧,我看可不可以幫你。”

    張蕓蕓也回了一個笑容,托著腮望著男生,眼神帶著幾分午后的慵懶。

    男女學生相視而笑,女學生拍拍男同學的背說:“你說吧!”

    “是這樣的,美女姐姐你也知道我們高三快高考了,為了祈求福運可以考個好學校,我們也想向新娘子求求福了。”

    說完這話,不單這對男女學生在笑,張蕓蕓掩著嘴,連我也一併笑了起來。

    “你們是要玩新娘子求福運是不是?沒問題呀。”

    那對男女學生明顯喜出望外,因為張蕓蕓大可以拒絕,但想不到她一口答應了。

    “那太謝謝你了姐姐,我們去那里了?”

    “就在這吧,你們是不是一會要去上課了?不要耽誤了。”

    張蕓蕓是我所見除了大小姐,對性最放得開的人了,她一邊說,一邊就直接站起來開始祼露自己的全身肌膚。

    那對學生卻面露難色,這里可是餐館呀!時間又過了中午,雖然現在沒什么客人,但窗外邊就是人來人往的街道。

    “怎么了?人家新娘子都不害怕,你們害怕嗎?”

    我其實也在打著那個女學生的主意,所以順勢激他一激。

    “那好,姐姐你行那我肯定也行,這是我女朋友,就讓姐姐你的朋友玩玩吧。”

    男學生說著把一直搖著頭的女學生推了上前,“搖什么頭,你也不是沒試過在學校大門口讓人操。”

    “來吧,同學,我不急,慢慢來。”

    我對那個有些局促不安的女學生招招手,然后直接把她拉進我懷中,讓她坐在我大腿上,“等他們開始了我們再來。”

    我輕聲安慰了一下,再輕輕捋弄著她的馬尾,嗅著發香,這位女同學的穿著裝扮,如果在原來的世界,肯定會引死一堆肥宅。

    張蕓蕓又一次實踐了她的理論,女人最美的時候,就是張開雙腿等著男人插進去。

    別看那個男學生年紀不大,雞巴卻是黑黝黝的,明顯是使用頻繁,張蕓蕓裸體趴在餐桌上,男生分開她的臀縫,開始用雞巴求著福氣。

    “姐姐……謝謝你……嗯……福氣……我要福氣……多多福氣”

    “進來……姐姐給你福氣……好棒……年紀不大……很會玩啊……”

    餐館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但并沒有人上來干涉,我抱著女生軟軟的身子,逗著女生:“可惜我不是新郎,不能帶福氣給你。”

    “沒關係,他一會兒再操我,不就把福氣也帶給我了嗎?”

    女生倒是一本正經地說道,只是這番話立馬就把我逗笑了。

    “那我們先來點前戲。”

    我湊到她耳邊輕輕說著,然后舔一舔耳珠,女生的身體明顯抖了一下,輕輕說了一句“不要舔!”

    “這個女生身體其實挺敏感,一會玩些什么好了?”

    我不禁細細思量了一下,忽然看到整個餐館中間有一條周長約二十米左右的環形過道,立馬有了主意。

    女生當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她看著自己的男朋友把不住哼叫著的張蕓蕓翻過來放在餐桌上,張開她的大腿相當用力地捅著花心,準新娘子讓他腫脹飽滿的肉棒玩得淫水不停噴泄。

    男生手放在張蕓蕓循勢不住起伏著的乳波上,神情相當興奮而且滿足,還沒忘記扭頭看看自己的女朋友,一臉得意神色。

    “你男朋友很會玩了,相信你們所有姿勢都解鎖了吧?不行,我們一會要玩些刺激的。”

    我說著一只手解開她的衣扣,卻看見她校服里邊是一個款式很保守的白色純棉全罩胸圍,把她的乳房全部罩住,只在中間位置露出了一點乳溝,胸圍上邊甚至還有校徽。

    “嘖嘖,這樣怎么行,如此傲人的胸器包在這樣一個又難看又老款的東西里邊,來,我幫你解開它。”

    “你別說,款式難看死了,學校里沒有一個人喜歡,但沒辦法。”

    女學生看著我把胸圍抽出來直接扔在地上,無論在那個世界,校服都是學生心中的痛。

    “這下舒服吧!年紀不大尺寸不小哦,你在學校肯定也是天生淫賤,這小屄肯定很受歡迎了!”

    我一只手開始在她胸上把玩,另外一只手在她大腿上摸著,順便掀起校服裙,果然發現她白色的純棉內褲上也一樣有校徽。

    “哈哈,這內褲比起胸圍還丑,真應該扔進垃圾桶!”

    我把她已經有水漬的內褲拉下來,女生抬起屁股方便我的動作。

    “丑又怎么樣……學校風紀早上在校門盯著……他們一眼就能看穿你里邊是不是校服……不是就撕掉你的衣服。”

    男生插口說道,此時他正放緩動作,讓陰莖維持足夠耐力,張蕓蕓閉上眼睛還在不住地哼哼。

    “哦?那么有趣?你讓人撕過多少次?”

    我的手也開始探進女生的桃源。

    “風紀的那群死鬼,一天到晚不知想什么,就算穿得整整齊齊一件不缺,都可以想辦法來找茬……啊……襪子一邊高一邊低……啊……衣服束在裙子里束得不好,皮鞋不夠亮,總之……啊……總之……他們揪了你出來,沒道理可講……你就只能一天祼體上課。”

    “怪不得你那么騷,原來經常讓人從上學干到放學。”

    我開始探兩只手指進去,另外一只手逗弄著她的乳暈和乳頭,再偶爾舔舔耳珠,女生的身體越來越燙。

    “哈哈,風紀最喜歡檢查她了,所以我有時故意在校門前弄歪她的衣服,然后看著她光著身子上去……哈哈……”

    男生回憶自己的女朋友讓人淫欲,明顯是興奮莫名。

    “啊……你好硬呀……想操死姐姐嗎!”

    身下的張蕓蕓馬上有了反應,“啊……換個姿勢吧……這桌子……硌得我好痛……”

    “好……”

    男生把張蕓蕓抱起,自己坐在椅子上——他也累了,讓張蕓蕓一下一下用陰道套弄著自己的陰莖,因為空間關係,她的隆臀一下一下地撞在餐桌邊沿上,上邊的碗碟隨著震動不住地飄來飄去。

    “同學,我看你現在身上的校服也是不合格,來,我這個風紀老師來執行一下學校的紀律!”

    女生身上的校服和校裙被我拿掉,但那對白襪和皮鞋是肯定不會脫的。

    “哥哥,那你準備怎么操我?”

    女學生輕聲問道。

    “我喜歡在你后邊干你。”

    “那,我要扒在飯桌上嗎?”

    她笑道。

    我輕輕湊過去在她耳邊說道:“不是,同學,你違反校規太多次了,這次我要罰你趴在地板上,就用手還有膝蓋!”

    說完之后,又舔了一下她的耳珠。

    “啊?趴在地上?”

    女生有點吃驚,但男生聽到了卻明顯興盛莫名,“哈哈哈,哥哥你真會玩!

    乖,聽哥哥的話,不然回去我生氣了。”

    “不要叫我哥哥,我現在是你們學校的風紀主任,叫我陳老師!”

    我笑著站起來,讓女生也一起站在過道上邊,示意她扒下。

    女生卻只是噘噘嘴,當我解開褲子的時候,她還站在那里發愣,我只好走上前用力拍打著她的屁股,說道:“同學,你真不乖,陳老師要罰你,我要拉著你馬尾,用我的教鞭好好罰你,讓你爽上天。”

    女生再看一眼自己男朋友,但他此時正在全力沖刺,根本不理會。

    “快聽陳老師的話,快!”

    我再催促,她只好按我所說,俯下去用雙手觸地支撐起身體,雙膝自然也跪在地上,屁股翹了起來。

    “這就對了,真乖!”

    看著她已經流水潺潺的秘洞,我也雙膝跪在她身后,左右手各執起她的兩邊馬尾,腰眼一用力,開始了替女學生賜福。

    “……啊……姐姐……我來了……我要來了……”

    那邊廂,男學生的第一次求福也結束了。

    “怎么樣?這姿勢你習慣嗎?”

    我稍稍用力拉拉她的馬尾“說說,以前有沒有試過這樣玩?”

    “當然玩過,但……在這種環境沒試過”

    女學生說道,“啊……哥哥你的好粗呀!慢點……”

    我一下重重拍在她屁股上,“叫我陳老師!記住,要聽老師的話!”

    “啊……陳老師……啊……你好粗呀!我……受不了了。”

    “喜歡嗎?老師的教鞭可不是那么容易侍候的?哈哈,一會還有更刺激的了,你這個不守校規的壞學生!”

    其實這個女生很有淫娃的潛質,她沒怎么調整,就把我整條陰莖收納了進去,我的每一下動作都感到她小穴的緊窄,也感覺到她身體的顫動。

    整個餐館,交合的啪啪聲此起彼伏,本來是下午茶的好時光,讓我們搞得一片淫靡,有些顧客離開了,更多人卻饒有興趣地看著,還拿起手機拍攝。

    “來,對你男朋友說兩句?”

    我繼續逗她。

    “啊……說什么?”

    “當然是你男朋友不知道的事情,還要老師我教?真不聽話。”

    我故意加大了縱送的力度,讓她的心理防線可以更放開一些。

    “喂……死人……你爸上次操了我了……你知道嗎!”

    想不到女生說的居然是這個,我不由得失笑,那個男生正扒在張蕓蕓身上休息,聽到之后“啊”

    了一聲,問:“是嗎?”

    “上次……你操完我……他就來了……說……我是……兒媳婦……要盡孝……”

    “哈哈哈,那你就盡孝嘛,反正是一家人,怕什么,來,姐姐,我們再來一次!”

    說著,男生就在張蕓蕓身后和她梅開二度。

    這次,張蕓蕓舉起了自己的手機,“啊……我……我要直播給……吳銳看看。”

    對著鏡頭,男生還擠眉弄眼地做手勢,“新郎官您好,你老婆正在替我賜福了……我先玩為敬。”

    “死人……你全家都……操過我了……何止你爸……”

    看見這個情景,女生有點惱怒了。

    “哈哈哈,果然是個淫賤種子,這么早就全家捅了,結了婚就是全家的性玩具。不行,老師要加罰你,你向前爬,讓全餐館的人都看看你淫賤的身體。”

    我大力拍了她的屁股幾下。

    “啊……向前爬?!”

    女生聽了我的話,扭轉頭驚訝地問道。

    “對,陳老師在后邊頂著你,你就一下一下地向前爬!”

    “啊!不要!”

    女生看了一眼自己的男朋友,他卻是看都懶得看,還舉手做了一個OK的手勢,示意我可以隨便玩。

    于是我再扯一扯她的馬尾,說道:“不聽老師的話?不行!老師在后邊給一點動力你吧。”

    說著,我不單加大了抽插的力度,還故意用骻部用力撞擊女生的臀部,又輕輕拉扯著她的頭髮。

    她在一波一波沖擊之下,終于抵受不住,手膝并用,向前爬出了第一步。

    “這就對了呀,果然是個好學生,別走那么急,老師的教鞭就跟在后邊。”

    其實女生爬著向前走,我只能站起來,因為身高關係,陰莖已經不能捅她了,我只是一步一步跟著她,絲毫不理會其他食客的目光。

    因為不習慣,女生才爬幾步動作就慢了下來,“嘖嘖,真不乖啊同學!”

    我上前左手拉著她的馬尾,右手從一邊的餐桌上拿起一個長柄湯勺,用木柄那邊一下一下拍在她的屁股上,當然,力度稍大。

    “啊,你別打我了!”

    女生叫道。

    “我說過幾次了,叫我老師!”

    我換了用手掌拍,直到她白嫩的臀肉上出現了隱隱的手掌印。

    “啊,老師……別打我了……”

    “乖,沿著餐廳的過道爬一圈,回到你男朋友那里,老師一會好好操你的小穴。我看你很有潛質了,小騷貨!你以后有得受了!”

    聽著我的話,“呼……”

    女生繼續低頭爬著,動作也不由得也順暢了許多,她還穿著白襪的小腿和黑皮鞋的腳丫子緊貼著地面一步一步向前爬,一對奶子也隨著動作不住晃蕩,從后邊看著她光潔扎實,淌著汁液的臀峰,春水還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我心底忽然涌起了一陣無以言表的滿足感。

    忽然,在餐館門邊爬過的時候,我看到有兩個人正站在那里,那是一男一女,男人看著女生爬了過去,正似笑非笑地望著我。

    而女的那位,露出一副相當厭惡的表情。

    男人的手攬在女的纖腰之上,女的也把身體靠在男人身上,兩個人的雙手,甚至還牽在一起。

    不知怎的,我心底油然升起了一陣嫉妒,女朋友不在,她那個難侍候的妹妹居然和你如此親近,云麾杰你可真有辦法呀!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