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神帝的小閻妻 > 第358章 吞噬
    人類的本命靈寶與自然生物以及創造物有著天然的聯系。

    本命靈寶的種類數量和出現幾率更是與之息息相關。

    物種數量龐大的生物,人類本命靈寶出現的幾率也更大,強大的妖獸靈植數量稀少,相應的人類本命靈寶出現的數量也稀少。而自然界種族滅絕的話,武者本命靈寶也會慢慢消失。

    創造物更是如此,傳言在五行大陸尚未分裂之前,煉器師也被稱之為造物師,他們在煉制出的新種類的寶具之時,與之同時在五行大陸誕生的嬰兒都將擁有相應的本命靈寶。

    最輝煌之時,枯骨尊者煉制出神器之時,山海尊者出生,天生本命靈寶強大,僅用了三百年,便飛升上界,成為流傳萬年的佳話。

    只是,現在的煉器師都沒有了這個本事,便是能夠煉制圣品寶具的煉器師都罕見若無盡海中尋滴水,神器更是萬年來再未有人煉制出來。

    話說回來,自然界沒有的物種,煉器師未煉制出的寶具,都不會成為武者的本命靈寶,而等級更是劃分限制極高。

    自然界噬金鼠中最高品階的便是六階噬金鼠王,那所有擁有噬金鼠本命靈寶的武者,本命靈寶品階升至最高,也不過只有六階,這是天然的限制,不公平,卻無法改變。

    嫜橙說姬長夜培育出了變異噬金鼠王,和煉器師造物不同,那是違背天道的喪心病狂之舉。

    曾經也有人這么做過,差點造成種族滅絕,最后被天道懲罰,被天雷劈死了。

    貪狼好半響才道:“他……怎么還活著?”

    嫜橙道:“他是靠圣山大陣抵御過天雷的。”也因此,圣山大陣受損,影響了很多大能的修煉,只是后來姬長夜拿出了許多補償,又答應以自身元氣補充圣山元氣三百年,這才作罷。

    所以這么多年,姬長夜的修為都沒有寸進。

    他這個圣山之主的身份,除了聽著好聽,其實是一種變相的禁錮。

    貪狼嘆了一口氣,“他成功了。”

    嫜橙點頭,“他是個瘋子,卻是個非常聰明的瘋子。”

    如果獨一針醒著,一定會告訴他們,有句話叫做:天才和瘋子之間只有一步之遙,左跨一步就是瘋子,右跨一步就是天才,很多瘋子或者說天才都是一腳踩在這邊,一腳踩在另一邊,搖搖擺擺。

    “那……變異噬金鼠王有什么弱點嗎?”貪狼盯著滄伐戰斗的方向,他只能看到滄伐的身影,卻根本捕捉不到姬長夜的身形,他太快了。

    滄伐已經受了不少的傷,但有月光的加持,他的傷轉瞬就能愈合,可這樣的加持并不能一直持續下去。

    不說滄伐的身體能不能承受,貪狼朝天邊看了一眼,天,快亮了。

    嫜橙搖頭,她這是第一次見到姬長夜動手,敢冒犯圣山的人不多,而大能之間的戰斗,她根本接觸不到,便是姬長夜本命靈寶的秘密也是家中長輩告訴她的而已,目的是怕她冒然去探知姬長夜的未來。

    這種被天道厭棄的存在,根本沒有未來,冒然探知,是會被反噬的。

    “嗷嗚——”

    再一次被突然出現的爪子抓傷,滄伐越發憤怒起來,他越憤怒,便越冷靜。巨大的狼站在半空中,微微垂著頭,連眸子都垂了下來,掩住了血眸中的狠厲和危險。

    月華之力包裹在他周圍,像是一個倒扣的銀色罩子,時而有華光閃過。

    巨狼一動不動,姬長夜的身影也似乎消失不見了。

    忽然,貪狼背脊一寒,還沒反應過來,身后‘砰——’的一聲,眼前一道身影飛了出去。

    定睛看去,竟是一直沒有動手的陸仁嘉,他已經昏死了過去,只是比獨一針好一點,他沒有傷到命魂。

    但顯而易見,擋住姬長夜突然而來的一擊,已經是他極限。

    看到姬長夜的身影出現在貪狼身后,滄伐被徹底激怒,眸中最后一絲光亮消失,血紅被黑暗取代,整只狼卻縮小了很多,較之最開始的身形都小了一些。

    就在這時,姬長夜手中的祖龍蛋卻又有了一絲變化,他視線下意識的朝獨一針身上落去,只見點點月華將之包裹,鉆入她的身體。

    又是轉瞬即逝,祖龍蛋再次平靜下來。

    前后兩次祖龍蛋有反應都和獨一針的變化有關系,姬長夜幾乎已然篤定獨一針身體中有什么東西是祖龍蛋所需的。

    如果說一開始他只是因為本性中的小肚雞腸,想給這些不把自己放在眼中的小家伙們一些教訓,現在為了祖龍蛋的變化,他也絕不會放過的獨一針。

    壓下體內翻涌的命魂傷痛,姬長夜長臂變爪,飛速朝獨一針抓去。

    他的命魂也在斷崖下受了重傷,又經過長時間的打斗,即使他修為壓制,也已經快要支持不住了。

    那只畜生在月光下加持太大,必須趕在對方之前速戰速決。

    姬長夜的速度太快,快到即使近在咫尺,貪狼和嫜橙也完全無法阻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姬長夜抓住獨一針的胳膊,將之從自己眼前抓走。

    巨狼踏月而來,轉瞬天光乍亮。

    姬長夜大笑,天助他也,沒有月色加持,對方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看到月色消失,姬長夜離開的心思消失,對滄伐等人阻攔導致他命魂創傷更重的惱恨占了上風,他要殺了他們。

    姬長夜是個小人,一個聰明的,狠厲的,不擇手段的小人。

    趁你病,要你命!

    姬長夜揮袖轉身,一手抓著獨一針,另一只胳膊化爪,目光鎖定滄伐。

    月色消失,滄伐從半空跌落,巨狼身影消失,玄衣男子落地,他的眸子,依舊是血液濃郁凝結而成的黑。

    似乎,并沒有恢復理智。

    看到那雙眸子,嫜橙倒吸了一口冷氣,一把抓住貪狼,“快走!”

    貪狼還要給滄伐幫忙,哪里會老實被她拉走。

    嫜橙急切的喊道:“快走,這里危險!”

    貪狼抓住她的手,“危險我就更不能走了,我得幫滄伐的忙!”

    嫜橙急的不行,“滄伐就是危險的來源,你信我,他和獨姑娘都不會有事的,快走!”

    貪狼一怔,嫜橙預言者的身份實在太具有說服力,她這么說,貪狼看向滄伐的眼神中多了幾分研究,少了幾分擔憂。

    兩人又把已經變回人形的蘇博和還在昏迷的陸仁嘉撿走,幾個閃身消失在樹林中。

    就在貪狼反應過來,“既然危險的來源是滄伐,我就更……”要去幫忙了。

    ‘砰——’

    ‘砰——’

    ‘砰——’

    接連三聲巨響,一股強大的令人窒息的威壓從剛才的地方傳來,壓得他們瞬間撲倒在地,連呼吸都變得艱難起來。

    貪狼艱難的側過腦袋,在無數的飛沙走石間隱約看到半空中頭頂雙角的奇異妖獸,他再想看清的時候,那要手機張開了嘴巴,令人難以匹敵的強大吞噬之力傳來。

    巨石崩裂,古樹拔根而起,貪狼化身為錘,讓嫜橙和蘇博抓住自己,又壓住昏迷不醒的陸仁嘉,勉力抵抗這股力量。

    距離妖獸最近的地方的天空傳來一陣扭曲。

    ……

    月山山頂,空間一陣扭曲,接二連三的出現幾道人影。

    各個身受重傷,為首的竟是玉成卓和風三。

    代表著玉頂山和無間崖最頂尖的力量竟然聯合到了一起,二人一人手中抱著一個人,玉成卓手中是巴蛇,出現在山頂的瞬間,巴蛇便化作一條巨蟒,巨蟒縮小被玉鐲揣進懷中,他受傷頗重,已經無法維持人形。

    風三懷中的九風也同樣化作一只紅色小鳥被他揣進懷中,兩人并肩而立,怒視人族三人。

    剩下的人都死了,而造成最大傷亡的便是姬長夜的設計。

    在場人族三人,竟是一個圣山之人都沒有,可見姬長夜有多狠,為得秘寶,竟是將自己身邊的人推出去送死。

    天一老人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對手,所有從一開始便躲在眾人身后,可即使如此,他也身受重傷,景老更是被他推出去擋了致命一擊。

    能僥幸活下來,天一老人心中不無慶幸,若是死在這里,他的所有謀劃,都將功虧一簣。

    可不等他開口,月山,或者說整個驂境忽然一陣顫動,還不等眾人反應,山腳下便傳來一股令人心驚膽戰的吞噬之力。

    力量龐大,竟將山頂的巨石都瞬間崩碎。

    天一的臉色巨變,不等他開口,風三和玉成卓已然震撼開口,“祖龍之力!”

    聲音未落,兩人已然朝山下飛去。

    天一老人也想跟上,可他受傷太重,竟是站不起來了。

    另外兩人,都是極寒之地蓮華宮的隱者,蓮華宮向來神秘,從不參與世間爭端,保命手段層出不窮,他們受傷并不重。在崖下親眼看到天一老人將同伴推出去的舉動,對其十分不屑,看都不看他一眼,便也飛身離開。

    天一老人扶著巨石勉力壓下命魂之痛,他不是姬長夜,沒有那么強大的意志力和修為能夠完全壓下痛苦,只能一腳深一腳淺的往山下走。

    心中不停的祈禱,這股力量千萬不是他想的那樣,否則……一切就都毀了。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