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佔有姜西 > 第518章 在線教學
    她抬起手,秦佔忍著沒躲,只下意識的微微瞇眼,以為她要打他,閔姜西頗具神秘氣息的招了招手,示意他低下頭,秦佔瞬間心潮澎湃,乖乖照做,閔姜西沖著他的耳邊,無比清晰的吐出三個字:“不可以。”

    秦佔在心里褲子都脫了,她就告訴他這個?他接受不了,當即軟聲喚道:“西寶…”

    閔姜西神情一如往常,不容置喙的口吻說:“沒用。”

    秦佔抵著她,軟磨硬泡,裝乖賣慘,閔姜西抬眼說:“五分鐘之前我們還在吵架。”

    秦佔說:“我知道錯了。”

    閔姜西說:“老師要找家長之前,學生也說知道錯了,不過是形勢所逼。”

    秦佔蹙眉,“我是大人,說到做到。”

    閔姜西道:“小時候我問我媽要玩具,她問我能不能好好學習,我也說能。”

    秦佔說話帶著鼻音,“我保證改,發誓。”

    閔姜西道:“我沒懷疑你的決心,也不是擔心你以后做不做得到,而是怕我們對彼此失望,說實話,我們沒有特別了解對方,不確定在一起的時間久了,還能不能受得了彼此身上更多更大的缺點。”

    “現在這樣,我不會要求你每天必須要給我打幾個電話,一定要對我無微不至,但如果我們上|床了,我潛意識就會覺得你要對我負責,你晚點回我電話都必須給我一個詳細的解釋,在信任度沒有達到一定基礎前的性行為,只會為這段感情帶來負擔,用不了多久我們都會覺得很累,累完就會覺得不合適,不合適就要分開,分手后我保不齊要罵你渣男,睡完就厭,這是個百害而無一利的嘗試,你說呢?”

    秦佔一眨不眨的看著閔姜西,沉默半晌,低聲道:“我后背冷汗出來了。”

    閔姜西不置可否,只回以一個‘實話實說’的眼神。

    秦佔說:“不愧是老師。”

    她不用一兵一卒,只用一副嘴皮子,把他安排得明明白白,關鍵秦佔聽進去了,他能理解她作為女人的‘弱勢’和擔憂。

    閔姜西打量他臉上表情,“你想清楚。”

    秦佔單手撐在墻上,垂目睨著她,低聲道:“想清楚了。”

    閔姜西問:“想清什么了?”

    秦佔道:“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他聲音低沉暗啞,像是心底的妄念還沒退干凈,正在努力用理智壓制,閔姜西見狀,腦袋一白,忽然就說了句:“乖。”

    秦佔聞言,聲音更低,“喜歡嗎?”

    閔姜西道:“老師都喜歡聽話的學生。”

    秦佔問:“有沒有獎勵?”

    閔姜西想說沒有,但又想有所改變,人不能太自私,只一味地要求別人來迎合自己,她也有問題,有問題就要試著改。

    抬眼看著秦佔,閔姜西問:“你要什么獎勵?”

    秦佔不貪心,要的不多,“你親我一下。”

    閔姜西心里早有準備,偷偷憋了口氣,揚起下巴去親他的臉,她是蜻蜓點水,于秦佔而言卻是一觸即發,他將人按在墻上,又是一番耳鬢廝磨,最后頭抵在墻壁上喘粗氣,折磨得還不是自己。

    閔姜西見狀,試著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諄諄教誨的口吻說:“以后別這樣了。”

    她是為他好,秦佔沉聲道:“就這點福利,死我也要挺住。”

    閔姜西有一句沒出息,不知當講不當講。

    兩人在安全通道里磨了快二十分鐘才出來,得知閔姜西真要給楚晉行訂餐,秦佔堵得三天吃不下飯,有一句話閔姜西算是說對了,有些道歉和服軟不過是形勢所逼,他跟閔姜西說對不起是怕她心里難過,并不是真的覺得自己做錯了,畢竟他從沒想過讓她受傷,而是那種情況下解釋不清。

    同樣,他也一直覺得楚晉行活該,是他自找麻煩。

    外賣到了,閔姜西要給楚晉行送進去,秦佔不想再見到他,囑咐道:“不許喂,他又不是缺胳膊斷腿。”

    閔姜西說:“你去請個護工過來。”

    秦佔面無表情,“我還要伺候他?”

    閔姜西補充,“當幫我的忙。”

    秦佔這才高抬貴腳,閔姜西心累,管他可比管秦嘉定和榮昊累多了。

    閔姜西輕手輕腳的推開病房門,楚晉行并沒有睡,兩人目光相對,她出聲道:“外賣來了,吃點吧。”

    楚晉行說:“謝謝。”

    閔姜西道:“是我要跟你說謝謝,你這次不是幫我,是救我,要不是你現在躺在這的就是我。”

    楚晉行道:“是朋友誰看見都會幫忙。”

    閔姜西幫他擺好了小桌子,把粥菜打開,自顧道:“你好好休息,這些天我都會在夜城,你有任何事直接跟我說一聲,我去辦。”

    楚晉行說:“我不用你照顧,夜城現在有點兒亂,你還是回深城安全。”

    閔姜西聽出他的言外之意,他能猜出是張揚派人綁架,當然也知道張揚為什么綁架她,明人面前不說暗話,閔姜西直言道:“我不怕,問題根源不是出在我們這邊,天子腳下沒人能一手遮天,更何況現在急得該是那些無中生有仗勢欺人的人。”

    楚晉行看著閔姜西的目光里帶著意味深長,像是詢問仗勢欺人說的是張家而不是秦佔?

    閔姜西面色坦然,她說的就是張家,被欺負的就是秦佔。

    楚晉行沉默片刻,重新開口道:“有些人不會管對錯,你跟他們講不通道理,上面人爭名逐利,受傷的都是無辜的人,你躲遠一點兒,別受牽連。”

    閔姜西說:“有些事可以事不關己,但這件事因我而起,我幫不上忙也就算了,總不能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去年就生怕給你惹麻煩,到底今年還是連累你,對不起和謝謝說再多也沒實際用途,我會記住今天的事,以后你有任何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我義不容辭。”

    楚晉行看著閔姜西,“沒事兒就好。”

    閔姜西應聲:“最好大家都平平安安長命百歲。”

    身后傳來敲門聲,而后一起進來兩個人,一男一女,女的是秦佔找來的護工,男人進門后喊了聲:“楚總。”

    楚晉行對閔姜西道:“不用擔心我這邊,我叫人送你回去。”

    閔姜西說:“不用送,我明早過來看你。”

    她這么一說楚晉行就明白了,秦佔肯定在外面,兩人打了聲招呼,他目送閔姜西離開。

    房間里只剩他們兩個,楚晉行面色淡漠,不辨喜怒,男人從包里拿出一部新手機遞給他,楚晉行說:“我打個電話。”

    男人秒懂,點頭離開,新手機里一個號碼都沒有,但楚晉行上學時就養成了博聞強識的能力,自顧撥了個號碼出去,待到對方接通,他說:“是我。”

    對方還有些詫異,“行哥,你怎么換號了?”

    楚晉行說:“幫我找個人。”

    “誰?”

    “張敬方的二兒子,張揚。”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