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無敵真寂寞 > 第51章 請受徒兒一拜 (第二章!)
    看到這以后,張山示意曾毅不要說話。

    接通電話,張山沒等對方開口,便十萬火急的說道:“夢琪,你在哪里?別害怕,告訴哥哥,哥哥馬上來救你。”

    可他說完這話后,并沒有聽到張夢琪的任何聲音。

    “夢琪,我知道是你,你別讓我擔心,開口說句話好嗎?”

    “要真指望你來救人的話,人質早就死了。”

    就在張山很焦急時,電話對面傳來一道很沉穩,字里行間滿是不屑的男人聲音。

    “你是誰?我妹妹在什么地方?”

    張山全身一緊,心臟提到嗓子眼位置,大聲詢問起來。

    “別擔心,你妹妹現在很安全,她正在你們家里睡覺呢!”

    什么?在家!

    “至于我是誰,并不重要,反正三天以后,你會求著和我見面的,三天以后,我們不見不散。”

    說完這話,對方不給張山任何說話的機會,直接掛掉電話。

    張山還是第一次被別人如此支配,這讓他感到很不爽!

    不過現在并不是發脾氣的時候,他現在最要保證的,就是張夢琪的安全。

    張山拍了拍曾毅肩膀,“兄弟,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一定要完整的高清無碼版,我還有急事,先走一步。”

    說完,張山便以最快速度離開房間。

    曾毅卻獨自在風中凌亂。

    眼前的畫面,簡直不堪入目,可他卻要拍下來。

    他雖然看著很想吐,但能有什么辦法?權當幫助張山吧!

    ……

    離開酒店的張山,十萬火急的趕回張家別墅。

    當他來到張夢琪房間時,他發現在房間里面站滿了人。

    正如電話里面那人所說,張夢琪的確躺在床上。

    不過她此刻的臉色卻很難看,一副很痛苦的樣子。

    在張夢琪身旁,還站著好幾個老中醫。

    “出什么事了?”張山大聲問道。

    聽到張山的聲音后,滿臉焦急的三叔直接走了過來,“張山,想辦法救救夢琪吧,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夢琪就這樣了,而且在床邊,還發現了一張紙條。”

    “三叔,紙條給我看看。”

    三叔是張夢琪的父親,通過最近發生的這些事情,他對張山還是很客氣的。

    他什么也沒說,便把紙條遞給張山。

    “要想救張夢琪,三天以后,瑞享酒店宴會廳,不見不散。”

    張山反復看了好幾遍,已經猜到了,張夢琪這樣,都是對方所賜。

    而且對方之所以會留下這樣的紙條,是因為在他看來,除他以外,沒人能治好張夢琪的病!

    他是以治病,來要挾張山和張家。

    就在張山想明白以后,那幾個穿著白大褂的老醫生走到三叔面前,輕輕搖頭,“實在不好意思,我們已經盡力了,這病,我們治不了。”

    聽到這話的三叔,顯得無比失落,臉上滿滿都是擔憂。

    “三叔,讓我來試試吧!”

    張山主動請纓,沒等大家反應過來,便朝張夢琪走去。

    這幾個醫生聽到張山的話,看到他的舉動后,臉色不是很好看。

    二叔一把拉住張山,“你這是干什么?”

    “救張夢琪!”

    張山理所當然的開口。

    “你這不是胡鬧嗎?你知道他們是誰嗎?這位是咱們東川市醫院的院長,其他這幾位全都是東川最有名的老醫生,他們每一個人都有幾十年的臨床治療經驗。”

    “他們都治不好張夢琪的病,你能行?”

    “大哥,我們知道你是為了張夢琪好,但我們哪一個不想救他?你從來沒學過醫,你又怎么可能治好他的病呢?”

    張宇杰也開口了。

    在他們看來,張山這段時間風頭太盛,徹底飄了。

    都這種時候了,還要搶風頭,他們必須要殺殺張山的銳氣才行。

    “誰說他們治不好,我就一定治不好了?”

    張山冷冰冰的回答,完全沒把這些老醫生放在眼里。

    “年輕人,我們幾個老醫生,代表了東川醫學的最高水平,我們治不好的病,至少在東川,沒有人能夠治好。”

    一個滿頭白發的老人,被氣的不輕,語氣很堅定的說道。

    “井底之蛙,一葉障目!”

    “你……”

    這幾個老醫生氣的臉蛋通紅,不知該說什么好。

    二叔也急了,這幾個老醫生可是他托了很大的關系才請來的,要是惹怒了他們,以后就別指望請到他們了。

    “張山,你瞎說什么呢?趕快給他們賠禮道歉……”

    二叔話還沒說完就被東川市醫院的馬院長給打斷了,“就讓這小子治療,要是他真把這個病人治好了,我馬某立刻拜他為師。”

    “若是治不好,那就別怪我馬某不客氣了。”

    三叔聽到這話后也急了,他還沒來得及開口替張山求情,張山很爽快的聲音便響了起來,“一言為定。”

    說完,他便站在張夢琪身旁,將體內真氣釋放出來,進入張夢琪體內,檢查著他的身體。

    幾秒鐘以后,張山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因為他在張夢琪體內發現了蜈蚣毒、蛇毒、蝎子毒、壁虎毒和蟾蜍毒。

    這是華夏民間有名的五種劇毒。

    五毒皆有,難道對張夢琪下手的,是五毒教的人?

    可是五毒教的敵人不是自己嗎?

    他們干嘛要對張夢琪下手?

    如果真的是想以此來威脅,那五毒教的最終目的又是什么?

    張山大腦快速轉動著,可就在他思考時,旁邊那幾個老醫生臉上忍不住浮現出幾縷幸災樂禍的壞笑。

    在他們看來,張山無計可施了。

    “這小子之前不是很狂的嗎?怎么現在跟傻子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這種自以為是的小子我見多了,我倒要看看,他接下來該如何收場。”

    “就他這樣子都能治病,我就給大家表演原地爆炸!”

    這些老醫生的助理們可沒那么多顧忌,你一句我一語的說著。

    大家都把張山貶的一文不值。

    二叔則連連搖頭,面色鐵青的嘀咕著,“丟臉,真是丟臉,我們張家的臉,都被他給丟盡了!”

    他們的每一句話,張山都聽的一清二楚。

    他收回思緒,聚精會神的開始為張夢琪治病。

    他依舊站在原地,不過他卻源源不斷將真氣輸入張夢琪體內。

    先用真氣將五毒包裹起來,然后再用控制真氣,將五毒從體內移出。

    整個過程,張山都沒有接觸張夢琪一下。

    不到五分鐘,張山長舒一口氣,轉過身來,一身輕松的開口,“病我已經治好了。”

    什么?!

    現場一片嘩然。

    “這小子是在騙傻子吧!”

    “你們看到他剛才治病了嗎?反正我是沒看到。”

    “估計他是在用意念治病吧!”

    馬院長并沒有開口說話,而是冷笑連連的來到張夢琪身旁,開始為她把脈。

    他并不相信張山真能治好張夢琪,他把脈,只是為了讓張山輸的心服口服。

    可幾秒鐘以后,他那面部表情開始變得豐富起來。

    雙眼瞪得滾圓,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

    張夢琪的脈象平穩,沒有任何問題!

    這……這怎么可能?

    二叔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拉著張山來到馬院長跟前,“張山,趕快給馬院長賠禮道歉。”

    “我又沒做錯什么,為何要道歉?再說了,我真道歉,馬院長敢接受嗎?”

    “你……”

    二叔氣不打一處來,可話還沒說完,馬院長卻連連擺手,打斷了二叔的話語。

    看到馬院長的舉動,二叔別提有多著急,看來馬院長是真的生氣了。

    他在心里不停抱怨著,其實張山丟不丟人他無所謂,他在乎的是馬院長這樣的資源……

    撲通……

    馬院長直接跪在張山面前,大聲喊了起來,“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