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無敵真寂寞 > 第45章 你好壞啊! (第四章!)
    什么?!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張山這一句話,把在場所有人,全都給得罪了。

    尤其是那三個白袍老人,他們可都是受人尊敬,獨霸一方的宗師。

    不管是企業家,還是高官,都將他們列為座上賓。

    對他們也都客客氣氣,恭恭敬敬,現在倒好,眼前這小子居然懷疑他們的實力!

    “小子,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你的意思是我們沒你厲害?你可以去打聽打聽,武林界,誰不知我們齊,高,趙三個老怪!若不是看在葉老的面子上,你連坐在這里的資格都沒有。”

    “你這是懷疑我法器有問題?”黑袍老人也是沉著臉,大聲向張山討要說法。

    他心里那個氣憤啊!

    眼看就要成功了,居然被一個小兔崽子給攪和了。

    張山沒有理會這些人的質問,而是我行我素道:“這個青銅方鼎,從嚴格意義上來說,根本就不是法器,只是最簡單陣法的堆砌,而且這所謂的陣法,勾勒的很失敗,足足失敗了十多次,才勉強繪成一個完整的陣法。”

    “你們所看到的方鼎表面的紋路,并不是花紋,而是勾勒失敗的陣法。”

    “至于催動陣法后所謂的銅墻鐵壁,完全是夸大其詞,最簡單的幾根線條而已。”

    說完這些,張山饒有興趣的看了看黑袍老人,“就你這玩意兒,我能輕而易舉的毀掉!”

    話音落下,張山很失望的搖頭,他本以為可以接觸到地球上的修仙者,可沒想到,居然是一個半罐子。

    就這破玩意兒,也叫法器?

    簡直就是在羞辱法器!

    越想越氣的張山,慢條斯理的抬起右手,在虛空中輕輕一捏。

    伴隨一聲悶響,桌子上那青銅方鼎直接變成碎片……

    張山這是隔空碎物!

    僅僅這一個舉動,就不再有人懷疑他的身份。

    如不是宗師,是不可能做到的。

    身著白袍的高老,齊老和趙老三名宗師,看向張山的眼神很復雜。

    他們自認為見多識廣,但像張山如此年輕的宗師,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年紀輕輕就是宗師了,那他以后,會達到何等高度?

    就在他們三個宗師發愣時,眼前的黑袍老人暴怒,如彈簧般站起來,一巴掌拍在紅木圓桌上。

    結結實實的圓桌,瞬間變成碎木屑。

    “你這兔崽子,不僅侮辱我,而且還毀我法器。”

    三個老宗師見情況不對,往后退了好幾步。

    對于眼前這人的實力,葉老也有些驚訝。

    “假的就是假的,難不成還不讓人說?”

    “你喜歡說是吧,那行,今天我就讓你永遠也說不出話來,讓你知道,與我五毒教作對的下場。”

    五毒教?!

    聽到這三個字,高老他們三人都皺了皺眉。

    五毒教是江湖最大毒門,位于苗疆五毒嶺,神秘而恐怖,他們信奉的是利益決定敵友。

    而且他們殺人的手段眾多,陰狠毒辣,讓人防不勝防。

    沒想到這人竟然是五毒教的人。

    “能夠死在我鐵手手上,也算是你小子走運。”

    鐵手!

    他就是五毒教的四大護法之一!

    看來這小子今天真是插翅難逃了。

    只見鐵手手腕一抖,十幾把飛刀如雨點般,密密麻麻飛向張山。

    這些飛刀的刀刃上,全都沾有劇毒,若是中了五毒教的劇毒,一分鐘之內,絕對會暴斃而亡。

    最主要的是,鐵手扔出的飛刀,角度極其刁鉆,完全封鎖住張山所有躲閃的路線。

    這么一看,對于張山而言,應該是死局。

    張山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冷笑連連,霸氣十足的開口道:“就這雕蟲小技,也想要我命?”

    “給我破!”

    張山壓根就沒有躲閃逃避的打算,大喊一聲,左手很隨意在空中劃了一下。

    下一秒,急速而至的飛刀,在空中全都變成了粉末!

    這……這是什么情況?

    原本的死局,就這樣輕而易舉被破了!

    就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時,張山的身子,已鬼魅般來到鐵手身前。

    “我之前忘記跟你說了,敢對我下手的人,現在都已經死了,墳頭的草,估計都跟你差不多高了吧!”

    “你……”

    張山完全不給鐵手任何說話機會,一拳打在他胸膛,胸膛不僅凹陷了下去,而且還直接被打穿,前后透光。

    鐵手還沒回過神來,就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現場,一片寂靜。

    高老他們三個宗師嘴角肌肉都抽搐好幾下,張山所展現出的實力,遠在他們之上。

    他們是真想不清楚,江湖上什么時候冒出這么一位厲害的人!

    至于葉老那三個朋友,都不敢正眼看張山。

    畢竟他們之前可說了一些很難聽的話。

    “張……張宗師,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齊家家主齊仁福,這是我名片,有……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您盡管開口。”

    “張宗師,我是高家家主高長勝,這是我名片,有需要的時候,您隨時打電話。”

    “張宗師,我是趙家家主趙廣,這是我名片,我們都是葉老的好朋友……”

    這三個西南地區頂級大家族的家主,全都將他們那金卡名片,送給了張山。

    他們都是老狐貍了,像張山這樣的高手,他們是無論如何都要交好的。

    張山接過名片,點點頭,“行,這些名片,我就勉強收下了。”

    “多謝,多謝張宗師給面子……”

    這三個大家族的名聲,張山已經都有聽過。

    他們并不是黔省的,而是西南其他省的大家族,他們與葉家和陳家齊稱西南五大世家。

    張山現在的勢力,是任何人都不敢想象的強大。

    在他看來,這并不是運氣,而是自己實力的體現。

    “葉老,送我回東川吧!”

    對于今天的林城之行,張山還是挺失望的,他依舊沒有見到地球真正的修仙者。

    而且就目前來看,地球上的修仙水平,比他想象的更低。

    張山并不打算在林城久留,畢竟晚上還要陪曾毅去瑞享酒店參加宴會。

    張山和葉老剛出茶館,還沒走到車前,便看到在賓利防彈車旁,靠著一個女人,正把玩著手機。

    這個女人正是葉子芩。

    今天的她穿著一條吊帶連身超短裙,裙擺真的很短,短到在大腿位置,便戛然而止。

    兩條美腿被超薄黑色絲襪包裹著,雪白肌膚隱約可見,這種朦朧之美,讓人浮想聯翩。

    呃……

    這丫頭怎么會在這里?

    “張山哥哥,你到林城來,怎么也不跟我說一聲啊!”葉子芩收起手機,用甜到發膩的聲音開口道。

    “我這不臨時有事嗎?現在又要趕回東川。”

    “爺爺,讓我送張山哥哥回東川吧!”葉子芩滿臉懇求的望著葉老。

    葉老想也沒想,直接點頭,臉上還掛著我什么都懂的笑容。

    “子芩,你對張宗師要客氣一點。”

    “放心吧爺爺,我對張山哥哥很溫柔的。”

    說完這話,張山便被葉子芩拉上她那輛粉色帕拉梅拉。

    “張山哥哥,還要麻煩你開車咯!”葉子芩坐在副駕,系好安全帶。

    “你送我,你還讓我開車?”張山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人家穿著高跟鞋嘛!你總不可能讓人家光著腳開車對吧!”

    說完這話,葉子芩將兩條美腿搭在中控臺上,自己伸手輕輕摸著。

    她簡單的動作,使得車子里面,充滿了曖昧和欲望。

    “張山哥哥,你想摸嗎?”葉子芩快速眨巴雙眼,嫵媚多情。

    “別鬧,我……開車呢!”

    “張山哥哥,你想什么呢!我又沒讓你現在摸,你好壞啊!你別著急,等我們去了東川,我讓你摸個夠!”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