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無敵真寂寞 > 第269章 死不了的 (第一章!)
    離開這棟自建房的張軍和徐芳,開車回家。

    一路上,張軍的臉色都不是很自然,他還在琢磨之前的事情。

    仔細想想,自己好像還真有點混賬。

    為了達到自己目的,逼走大哥不說,現在連老爺子都不放過。

    這可是要下地獄的啊!

    不過任何事情,開弓就沒有回頭箭,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

    畢竟這一切,都是他自己選擇的。

    徐芳能夠感受到心事重重的張軍,她笑著開口安慰道:“親愛的,你別擔心,齊仁福他們辦事,還是挺靠譜的,如果沒有十足把握,他們是不會輕舉妄動的。”

    “現在這個社會,看的不是過程,而是結果,只要你成為家主,變成西南名人,大家都會擁護你,沒有誰會在乎你是如何達到這個位置的。”

    “你現在距離這樣的榮耀只有一步之遙,如果你現在動搖的話,很可能就會前功盡棄。”

    聽到徐芳的話,張軍心里好受了不少,連連點頭。

    回到家以后,這一宿他都沒睡著,第二天早上六點,張軍和徐芳來到客廳,見到正準備出門早鍛煉的老爺子。

    老爺子每天早上都會去泉湖公園鍛煉身體,泉湖公園距離他們所住的地方有些遠,每天都有司機接送。

    “爸,你這是準備去早鍛煉?”

    張軍一邊整理衣服,一邊問道。

    “對啊,早鍛煉。”

    說到這里,老爺子雙眼直直盯著張軍夫婦,頗顯意外,“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你們怎么起這么早?”

    在老爺子印象中,自己每次早鍛煉回來以后,他們才起床。

    “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我們要早點趕過去。”

    張軍很認真的說道。

    聽完張軍的話,可把徐芳急的,這張軍扯了半天,也沒說到點子上。

    她連忙往前大跨一步,站在張軍身前,笑呵呵的說道:“爸,正好我們要經過泉湖公園,我們送你去早鍛煉吧!”

    “也行,你們都忙,好久沒跟你們聊天了,正好也可以跟你們聊聊。”

    老爺子很爽快的答應下來,其實人老了,最希望的,就是子女能陪自己說說話。

    “爸,那咱們上車吧!”

    徐芳攙扶著老爺子往外走去,她還不忘回過頭來看張軍幾眼,那眼神中充滿炫耀和得意。

    張軍深吸一口氣,就這樣跟了上去。

    張軍開車,老爺子坐在副駕駛位置,徐芳則坐在后面。

    開車的張軍,并沒有說話,倒是心情大好的老爺子,仿佛有說不完的話,滔滔不絕的說個不停。

    “小軍,你說這人吶,以前沒錢的時候,想方設法的想要有錢,想要有地位,現在什么都有了,可又能怎么樣呢?”

    “每天的生活已經單調乏味,每天還是為你們這些孩子操心。”

    “你們媽媽走的早,要是她還在的話,你們的日子肯定會更舒服。”

    “唉,其實我也不求咱們家有多厲害,只要大家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

    說完這些,老爺子這才注意到外面的路,這路并不是去泉湖公園的,而是與泉湖公園背道而馳。

    “小軍,你是不是走錯路了?”

    老爺子小聲詢問起來。

    “爸,沒走錯。”

    “可去泉湖公園,不走這邊啊!”

    “爸,待會兒恐怕要委屈你一下了,不過你放心,我們這么做,并不是針對你。”

    此言一出,老爺子瞳孔猛然收縮,臉上笑容也蕩然無存。

    “你這是什么意思?”

    老爺子坐直身子,之前還很柔和的雙眼,變得無比警惕。

    張軍不知道該如何向老爺子解釋,他索性就什么話也不說,專心開車。

    “停車,馬上停車,我要下車。”

    老爺子也不想聽任何解釋,大聲喊了起來。

    張軍就跟什么都沒聽見似的,依舊一句話也不說。

    老爺子生氣了,說話聲音比之前大了很多,“你聽不見我說話嗎?我讓你馬上停車!”

    “你這死老頭,坐車就不能安靜一點嗎?你不嫌吵,我還嫌吵呢!”

    坐在后面的徐芳,可沒慣著老爺子,她用尖銳的聲音,尖酸刻薄的語氣大聲嚷嚷起來。

    老爺子做夢也沒想到,徐芳竟然會用這種語氣對自己說話。

    “徐芳,我平日對你不差吧?沒招你也沒惹你吧,你這是什么意思?你竟然敢罵我?”

    老爺子是真的想不通,忍不住跟徐芳掰扯起來。

    徐芳一不做二不休,“我罵你怎么了?我不僅敢罵你,而且還敢打你。”

    話音剛落,徐芳便抬起手來,用力拍打著坐在前面的老爺子腦袋。

    連續打了好幾下后,徐芳那尖銳的聲音更加刺耳,“你這老不死的給我聽好了,你最好乖乖聽我們的,好好配合我們,從今往后,我們就是張家的掌舵者,你要是想安度晚年,有人替你收尸,就乖乖配合我們!”

    徐芳說話很直接,而且她下手也很重,自始至終都沒把老爺子放在心上。

    老爺子的腦袋被用力拍了幾下后,他也來了火氣,側過身來,惡狠狠的怒視徐芳。

    “你們到底想要干什么?在你們眼中,還有沒有家規和國法啦?我是你們老子!”

    “老爺子,誰讓你和張山的關系好呢?現在張山躲著不敢露面,我們只好找你當人質了。”

    徐芳倒也沒藏著掖著,什么都說了出來。

    “好啊,好啊!你們倆簡直就是披著羊皮的狼,張山可是你們侄兒,你們連他的主意都打?”

    老爺子氣的全身不停發抖,“就你們這兩個人渣,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配合你們的,看來我真要好好教訓你們才行,不然你們真得翻了天。”

    老爺子說完,直接給了張軍一耳光,張軍并沒有還手,也沒有說話。

    正在氣頭上的老爺子,還準備抬起巴掌教訓徐芳。

    可讓老爺子萬萬沒想到的是,徐芳已經把腳上高跟鞋脫了下來,用很細的高跟,用力敲打老爺子的腦袋。

    她并不是敲一下就完了,而是一連砸了十多下。

    原本完好無損的老爺子,腦袋上和臉上被砸破了好幾下口子,鮮血留了出來,那樣子看起來很狼狽。

    他就這樣硬生生被徐芳給氣暈過去。

    “老不死的東西,還想教訓我,我忍你很久了!”

    動手打老爺子,徐芳并沒有任何心里上的過意不去,反倒顯得是那么理所當然。

    她見張軍依舊沒有說話,便忍不住開口道:“老張,不是我說你,你以后可不能這么優柔寡斷,人不狠站不穩!不管是誰,都是我們通往巔峰的墊腳石。”

    他們就這樣在約定的時間里,把老爺子送到郊外那廢棄輪胎廠。

    在輪胎廠門口,早已站滿了人,齊仁福他們三大世家的人差不多全都來了。

    對他們而言,今天是很重要的,所以他們也不敢有任何馬虎大意。

    當他們看到滿臉鮮血,昏迷不醒的老爺子后,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很好!”齊仁福很欣賞的拍了拍張軍肩膀。

    趙廣則讓人把老爺子五花大綁起來,然后吊在半空中。

    高長勝則手拿長鞭,用力抽打著老爺子。

    看到這以后,一直沒說話的張軍,再也忍不住了,“不是說好了,老爺子只是做人質嗎?怎么還打上了呢?”

    齊仁福瞇著眼,看了張軍幾眼,“沒錯啊,老爺子就是人質,但如果他的樣子不慘一點,又怎么會激怒張山呢?如果不激怒張山,他又怎么可能會不顧一切的回來呢?”

    “放心吧,我們下手自有分寸,老爺子死不了的。”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