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無敵真寂寞 > 第267章 那人是誰? (第三章!)
    說話這人,不正是趙凱嗎?

    如果一個人看錯,有可能是看花了眼,但幾十個人全都看錯,那就不是看花眼那么簡單了。

    喬德志也是目瞪口呆,下意識的往后退了好幾步,有種活見鬼的感覺。

    他渾身汗毛倒豎,頭皮發麻,眼前的畫面,顛覆了他的認知。

    他親眼看到張山下狠手,而且也是張山自己說的,趙凱已經死了。

    可現在……趙凱非但沒死,而且還與張山一起吃宵夜!

    想到這里,喬德志恍然大悟,他這才意識到,自己被耍了,從一開始,就被張山耍的團團轉。

    張山壓根就沒有打死趙凱,而且張山本身就醫術高超過人,只要還有一口氣,都能治好。

    之前他因為沖動,不僅不救趙凱,反而還落井下石,徹底讓趙凱寒心。

    自己自認為很聰明,萬無一失的計劃,在張山面前,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張山用看似大大咧咧的舉動,不僅撕破了喬德志那張虛偽的面具,而且還得到了趙凱這一員虎將。

    趙凱惡狠狠的怒視喬德志,什么話也沒說,直接站在張山身后。

    “老大,他們這是干什么呢?”趙凱滿臉橫肉,兇神惡煞的問道。

    “他們說我違法了,要抓捕我。”

    違法?

    趙凱說話聲音更大了,“蔣局,你這是玩的哪一出?現在已經到了吃個燒烤,都算擾亂社會秩序的地步了嗎?”

    “你們全都那槍對準我老大,他是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殺人了?沒錯,他的確殺生了,畢竟我們吃的燒烤有豬肉有牛肉,你們這次行動,是為了給死去的豬和牛討說法嗎?”

    “你們吃的還少嗎?那你們是不是在抓人之前,要先槍斃自己呢?”

    趙凱和蔣宏宇也是老相識了,以前每次在蔣宏宇面前,趙凱都要客客氣氣,裝的比孫子還孫子,現在好了,總算揚眉吐氣了一次。

    蔣宏宇被趙凱當著眾人的面挖苦諷刺,他臉都氣綠了。

    可最主要的是,他現在什么也說不出來。

    蔣宏宇扭過頭來,惡狠狠的瞪著喬德志,“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說趙凱已經死了嗎?而且還是張山打死的!”

    “蔣局,你難道不知道,喬德志這人說話跟放屁一樣,他的話你也信?他這簡直就是把你們當傻子一樣耍啊!”

    趙凱唾沫橫飛的嚷嚷道:“之前我和我老大在開玩笑呢,他居然還報警了,而且還讓你們抓我老大,這是挑撥離間嗎?”

    “喬德志,你也不用解釋什么,跟我們走一趟吧,報假警屬于虛構事實擾亂社會秩序,請配合我們的調查。”

    蔣宏宇說完,便示意兩個手下把喬德志帶走。

    至于他本人,則來到張山面前,客客氣氣的賠禮道歉。

    喬德志自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話,他這步棋走錯了,沒什么好說的。

    他還是低估了張山的手段。

    這一步走錯,讓他很被動,但還沒到走投無路的地步。

    以后再多加小心一點就是了。

    喬德志被帶走以后,趙凱別提有多興奮,一個勁沖著張山豎起大拇指。

    “老大,解氣,太解氣啦!我很久沒有這么爽過了。”

    張山也笑了,舉起酒杯,“好好干,這才剛開始,好戲在后面。”

    說到這里,張山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只要死心塌地,我不會讓你吃虧的。”

    趙凱杯中的酒早就喝完了,他并沒有倒酒,而是重新開了一瓶酒,一口氣直接把這瓶酒喝下肚。

    “老大,你放心吧,我絕對死心塌地,現在說什么都是廢的,就讓時間來檢驗吧!”

    張山很滿意的點點頭。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把點的燒烤全部吃完以后,張山便離開了。

    他并沒有去找納蘭嫣,而是來到母親白荷所在的酒店。

    當張山來到酒店時,白荷已經醒了,她身上的傷口全部愈合,整個人的精神也別提有多好。

    她根本就閑不下來,在酒店套房里,做了一頓很豐盛的飯菜。

    因為她知道張山要來,也不急著吃,就坐在餐桌前等著。

    看到張山來了以后,白荷的臉上綻放著燦爛笑容,起身歡迎張山。

    “媽,你沒事了吧!”

    張山開口問道。

    當聽到張山叫自己媽媽時,白荷心里先是一顫,她沒想到張山會這么叫自己。

    不過很快,她臉上的笑容更盛,心中的擔憂,蕩然無存。

    在這之前,她一直都還在擔心,張山無法原諒他們的做法。

    “已經全部好了。”

    白荷笑著笑著,眼淚便順著臉頰滑落下來。

    “孩子,這么多年來,讓你受苦了,都是我們不好,你可不要責怪我們。”

    “媽,你說什么呢,我怎么會責怪你們呢?我知道你們這么做,是迫不得已。”

    “不過現在好了,我們團聚了。”

    白荷用顫抖的手,輕輕撫摸著張山臉龐,感慨萬千。

    要知道之前分開時,張山還只是一個孩子,可再次相見時,卻已成年。

    作為母親,看著孩子慢慢長大,這是最幸福的事情,可白荷,卻缺席了張山的成長。

    這是她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白荷伸手指了指餐桌上的飯菜,“別站著了,趕快坐下來吃飯吧,這么多年沒見,媽媽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什么,就隨便炒了幾個菜,你嘗嘗合不合胃口。”

    “或者你跟媽說,你喜歡吃什么菜,媽馬上給你做!”

    與兒子團聚以后,白荷只想好好關心和疼愛張山,把最好的給他就行。

    “媽,只要是你做的,就是我最愛的。”

    張山雖然吃的很飽,但還是拿起碗筷,大快朵頤的吃了起來。

    對于做兒女的來說,媽媽所做的飯菜,永遠是世界上最美的味道。

    張山吃著吃著,眼眶也紅了。

    兩世為人的張山,還是第一次吃到媽媽做的飯,這味道很好,這感覺很好……

    對于其他人來說,每天吃媽媽做的飯菜,恐怕都吃厭煩了,可張山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吃!

    “慢點吃慢點吃,別噎著了。”

    白荷笑起來是那么慈祥,完全無法聯想到她就是無影手。

    吃完一碗飯的張山,抬頭望著白荷,“媽,既然我找到你們了,咱們就回家吧!正好也讓雨蝶見見她的那些親人……”

    “不不不……我們不回去……”

    恩?!

    白荷的反應很強烈,又是搖頭又是擺手,面部表情也不是很自然。

    張山把手中的碗放在桌子上,眨了眨眼,“媽,當初,你和爸為什么要離開張家?”

    “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反正媽媽我也熬過來了,而且還與你團聚了,這就是最好的結果。”

    “既然都已經過去了,那為什么就不能回家呢?”

    張山把筷子輕輕放在碗上,“媽,我現在也長大了,而且也是家里的頂梁柱了,還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訴我呢?”

    “我努力讓自己變強,不就是為了想要更好的保護家人嗎?難道你連這個機會也不愿意給我嗎?”

    張山說話聲音并不大,不過每一個字,都是發自內心。

    白荷聽到以后,鼻子一酸,眼淚掉了下來。

    她是真有一種熬出頭的感覺,其實她只是一個弱女子,卻被生活硬生生逼成現在的樣子。

    她就像大海中的一葉扁舟,找到了一個避風的港灣一樣。

    “媽,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當年你和爸爸,是被人逼出來的吧?你們之所以不帶我走,是為了保護我,不想讓我跟著你們遭罪,是這樣嗎?”

    “造孽啊,真是造孽啊!我和你爸,剛開始,太天真了!”

    “媽,你能跟我說說,當初逼你們離開的人,是誰嗎?”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