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無敵真寂寞 > 第251章 要玩就玩大的 (第一章!)
    看到大門被推開以后,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大門位置。

    雖然還沒看到人,但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來的人是誰。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喬誠。

    畢竟喬德志在這里費了這么多口舌,鋪墊了這么久,就是為了這一刻的到來。

    其實他們倒也無所謂,畢竟張山的確很惹人厭,能夠除掉這人,也是一件好事。

    就在大家滿是好奇的注視時,還有幾個人,忍不住開始拍起了馬屁。

    “肯定是喬大少來了,喬大少無時不刻都心系我們喬家,這種精神,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可不是嗎?喬大少不僅帥,而且還這么有才華,簡直就是我的偶像。”

    “從今天開始,喬大少的一舉一動,都需要我去學習,從下一秒開始,喬大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喬大少如何衣著打扮,我就怎么衣著打扮,喬大少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還真別說,在這個世界上,永遠不缺的,就是拍馬屁的人。

    就在你一句我一語的馬屁聲中,有人進來了,正如大家所想,進來的是兩個人。

    一個人昂首挺胸,雄赳赳氣昂昂的走在前面,他手上還拖拽著一個人。

    這人雙手變形,兩腿折斷,滿臉鮮血,一動不動,任由被拉拽,而且在地上,還留下了一道很明顯的血跡。

    喬德志剛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欣慰笑容,準備享受大家所拍的馬屁時,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可就是這多看的一眼,喬德志卻覺察到了不對勁。

    只見他雙眼瞪得滾圓,多看了幾眼后,那面部表情別提有多難看。

    對他而言,眼前的畫面,簡直就是一場噩夢。

    走在前面的人,并不是喬誠,被拖著走的人,同樣也不是張山。

    這兩人調換了一個位置,張山拖著喬誠!

    而且喬誠受了很嚴重的傷!四肢全被廢了,鼻梁骨也被打塌了。

    就在喬德志傻眼時,其他人似乎并沒有意識到有什么不對勁。

    “喬大少真是太威風了,看著都帥。”

    “你們看被拖在地上那小子,跟死豬有什么區別?”

    “什么死豬?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傻逼!”

    他們以為用這種方式,就能讓喬德志高興。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聽到這些話的喬德志,非但沒有露出一絲笑容,反而面目猙獰,那樣子就如同有什么深仇大恨,有種想要殺人的感覺。

    “都特么給老子閉嘴,你們說誰是死豬?罵誰是傻逼?”

    喬德志面色鐵青,大聲咆哮道。

    他這聲音,宛如一道驚雷,震耳欲聾,使得所有人都傻了。

    你讓大家來,不就是為了讓大家拍馬屁的嗎?

    現在大家如你所愿的拍馬屁了,你反而還裝起好人了,這是玩的哪一出?

    大家對喬德志的呵斥都很不滿。

    不過他們還沒來得及反駁,定眼細看后,什么都明白了。

    因為他們這才發現,他們口中的死豬和傻逼,正是喬誠。

    至于張山,的確出現了,不過他卻毫發無損。

    這……這與大家所想的,完全不同啊!

    難道說喬德志號召大家過來,就是為了看笑話的嗎?

    不會吧……他的心,好像還沒這么大吧!

    看到喬誠的慘狀,喬德志心在滴血,氣的全身顫抖。

    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就在剛才與喬誠通電話時,喬誠還信心滿滿,拍胸脯打包票,說什么百分之百成功,而且還有視頻為證。

    可這短短幾分鐘內,到底發生了什么?

    此刻的喬德志,大腦一片空白,已經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了。

    他沖到張山面前,如同一頭發狂的猛獸,歇斯底里的喊了起來,“你這王八蛋,到底對我兒子做了什么?”

    喬德志本來是想讓喬誠立威的,可沒想到,這一次又變成這樣,這臉被打的一次比一次響。

    不過現在的喬德志,根本就不關心面子的事情,他最擔心的,是喬誠的生死。

    至于之前還算熱鬧的宴會廳,已經悄無聲息的離開的差不多了。

    之前視喬誠為偶像的人走了,之前想要效仿喬誠的人也走了,雖然他說喬誠去哪兒,他就去哪兒,可喬誠接下來肯定去醫院,他可不想去!

    大家雖然都是喬家人,但就算是親人那又如何?

    畢竟不是至親,所以大家也是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

    “你生這么大的氣干什么?是想跟我比嗓門大嗎?”

    張山顯得很平靜,歪著腦袋,目光冰冷的望著喬德志。

    “別特么把自己裝成受害者的樣子,老子又不是隨便打人的暴徒,我為什么動手,難道你心里還不清楚?”

    “想要害人之前,就應該想想,會有怎樣的下場!”

    說到這里,張山故意停頓了幾秒后,又接著開口,“如果我不動手的話,那么被拖著來的人,恐怕就是我了吧!”

    “你好好想想,我們之前是如何約定的,無影手和龍珠了?你們這是把我當做空氣嗎?”

    喬德志咬牙切齒的盯著張山,“就算有錯,你也不應該下這種狠手啊!”

    “那我應該怎么著?用轎子把他抬過來?感謝你們把我當成空氣?”

    張山與喬德志對視了好幾秒,眼神中充滿了兇狠與霸氣。

    “我沒要他命,就已經很給面子了,別給臉不要臉。”

    喬德志全身不受控制顫抖起來。

    他真沒想到,與張山斗,會有這樣的后果,但是現在的他,已經回不了頭了。

    這一次,喬德志打算親自出手。

    “張山,我有必要提醒你,這里是京城,與我們喬家作對,是你這輩子做過最蠢的決定。”

    “希望你能活著離開京城。”

    “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至于無影手和龍珠,我改天親自來取。”

    丟下這句話,張山看也不看喬德志一眼,轉身離開了酒店。

    喬德志不再搭理張山,而是以最快速度來到喬誠面前,看到喬誠的慘樣,他胸口仿佛被萬斤巨石牢牢壓住,他嘴巴雖然長的老大,卻有一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他伸出顫抖的雙手,小心翼翼的將喬誠擁入懷中,“兒子,我會找最好的醫生替你治病,至于對付張山,我親自來就行。”

    原本高高興興的一件事,現在卻變成這番田地,喬德志長嘆一口氣,便開車送喬誠去醫院。

    來到醫院后,他讓自己手下照顧喬誠,而他則離開醫院,開始了報復張山的計劃。

    他讓自己助手印了很多張張山的照片,然后通知京城大大小小企業老板開會。

    作為商會的會長,召集各行各業的老板開會,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身為一個社會人,無論如何都要與這個社會存在聯系,既然我無法在武術領域戰勝你,那么我就改變策略,只要你不是超人,我就肯定能在其他領域贏你。

    到時候,你別求我就好。

    喬德志讓助手打印張山照片時,還特意打了很多份張山的資料。

    由于這是一個緊急會議,再加上又是喬德志親自打的電話,不到一小時,各行各業的老板們,全都到齊了。

    喬德志沒有任何表情,也沒有半點寒暄,直接將張山照片和東川張家資料遞給每一個人。

    “這次辛苦大家了,各位先看一看手中的資料,不知大家有沒有和東川張家有任何生意上的合作呢?不僅你們,你們身邊的朋友有合作嗎?”

    “如果有合作的,還麻煩大家全部終止合作,一切損失和違約金,都由我們喬家承擔!”

    在喬德志看來,要玩,就玩大的!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