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無敵真寂寞 > 第231章 說得對 (第三章!)
    呃……

    林龍的這個問題,就如同一把刀子,結結實實插在齊仁福他們心上。

    之前他們個個唇舌利劍,現在卻變得啞口無言,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林將軍,你就別問了,他們這次來,是想讓你對付我,想讓雪豹替他們把我除掉,從而鞏固他們在西南的地位。”

    什么?!

    聽到張山的回答,林龍先是詫異,隨后便是氣憤。

    這膽子也太肥了吧!居然敢和張山作對!

    十二個隊員,全都轉過身來,用充滿敵視的目光望著眼前的齊仁福他們。

    “總教頭,您直接說,這六個人,該如何處理?”

    他們開口詢問時,還不忘把手中的槍對準齊仁福他們。

    就算齊仁福他們見多識廣,但很少被十多支槍瞄準。

    現在這種情況,換誰誰也不淡定。

    齊仁福他們有種被嚇尿的感覺。

    張山輕輕擺了擺手,示意他們把槍放下。

    當之前還兇神惡煞的隊員們,因為張山一句話,就把手中的槍放了下來,就跟小貓咪一樣聽話時,他們才徹底明白,他們失算了。

    張山比他們想象的更加厲害!

    張山無論走到哪里,都有掌控局勢的實力。

    隊員們都很自覺的站到張山身后,如同小弟一樣。

    張山則走到齊仁福他們面前,冰冷的目光從每個人身上掃過,忍不住輕輕搖頭,“你們真是讓我失望啊!我真是看走了眼。”

    “沒想到你們居然是這樣的白眼狼。”

    本來就很壓抑的氣氛,現在變得更加沉悶,齊仁福他們都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他們想要開口求情,卻又不知道能說什么!

    畢竟他們之前,那些話說的太難聽了……

    張山雙手背在身后,在他們四周轉悠了幾圈后,嘴唇微張,輕聲細語的說道:“你們走吧!”

    恩?!

    聽到這四個字以后,齊仁福他們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誰不知道張山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主!

    他們之前都爬到張山頭上拉屎拉尿了,現在他不僅沒有報仇,反而讓他們走。

    這不科學啊!

    “回去以后,趕快辦理一下手續,把你們家族所有的產業,全部轉給張家。”

    什么?

    所有產業,轉給張家!

    這簡直就是吃人不吐骨頭。

    他們齊家趙家和高家,那可是西南三大世家,作為世家,產業何其龐大,如果真給張家了,那不就等于要了他們三家的命?

    他們家的人要怎么生存下去?

    其他人會怎么看他們?

    這一招,比直接捅你一刀,更加可怕。

    畢竟輿論的力量,是無窮的,而且還是長久的。

    如果真這樣做了,他們三家,恐怕再也沒臉見其他人,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再翻身了。

    齊仁福他們并沒有開口說話,也沒有按照張山所說的離開這里。

    他們每個人的表情,就跟吃了屎一樣難看,傻傻的站在原地。

    張山倒也不生氣,而是輕輕點頭,“你們不按照我說的做也沒關系,到時候大不了我辛苦一點,我親自登門拜訪。”

    “但是有一點我可要說在前面,如果這件事讓我親自來解決,性質就不同了,你們也知道我這暴脾氣,到時候你們的家人,能不能躲過這一劫,我就不敢保證了。”

    說到這里,張山雙手環抱胸前,臉上掛著和風細雨般的笑容,那感覺,就仿佛是鄰家大哥哥邀請大家去他家吃飯一樣自然。

    可……這哪里是吃飯!分明就是吃人!

    齊仁福他們沒有一個人懷疑張山所說的話。

    他們現在就跟丟了魂似的……

    心中那個郁悶啊!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如果他們一直擁護張山的話,也依舊可以吃香的喝辣的。

    雖說有時候會沒面子,但那又有什么關系?

    面子能當飯吃嗎?

    道理,總是在犯錯之后才會明白。

    不過世界上沒有后悔藥,不然的話,世界上就不會有失敗者了。

    “你們自己選擇吧,不管你們做出何種選擇,請你們立刻馬上,從這里滾蛋!”

    說完這話,張山便轉身坐在辦公椅上。

    其實讓張家接管西南也好,畢竟在這個社會上,白眼狼太多,防不勝防。

    張山可沒那么多精力去處理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

    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齊仁福他們就這樣灰頭土臉的從雪豹基地離開。

    當他們走出張山辦公室后,十二個隊員并沒有善罷甘休,而是好好教訓了一下他們。

    反正他們走出雪豹基地時,個個都是鼻青臉腫。

    現在的狼狽,與之前的風光和希望,形成了鮮明對比。

    張山并沒有去想這三個世家的事情,因為在張山眼中,這三家始終不值一提。

    他在林龍的帶領下,見到了蔣太太。

    張山沒有問任何問題,甚至都沒說一個字,干凈利索的就把蔣太太給干掉了。

    像她這樣的人,連活著的資格都沒有。

    ……

    第二天,在東川大酒店,張軍春風得意,別提有多風光。

    通過昨天空手套白狼,得到大家信任,又接到齊仁福的電話后,張軍覺得,自己的春天來了。

    他今天特意宴請所有張家的人,就連遠方親戚,一個也不落下。

    而且還叫上了東川的親朋好友。

    他那樣子,簡直比歡度新春,更加高興。

    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讓大家知道自己的厲害。

    讓所有人知道,張家到頭來,還是要依靠他才行。

    東川大酒店的宴會廳,滿滿都是人,不知道的,還以為他今天結婚呢!

    等到客人都來了以后,張軍一家三口,登上高臺。

    他們三人穿的很喜慶,畢竟他們在張家,總算熬出頭了。

    “各位,今天是我們張家聯誼的時刻,大家吃好喝好,好好享受!”

    張軍用一家之主的口吻說著。

    老爺子坐在臺下,沒有任何表情。

    從昨晚一直到現在,他都打不通張山的手機。

    難道說……事情真像張軍說的那樣,張山得罪了很多人?

    “各位,其實今天還有點遺憾,就是我沒能把齊哥,趙哥和高哥叫來,不過大家放心,以后有的是機會,下次我把他們叫來,介紹給大家認識。”

    “張主任說的是西南三大世家的家主?”

    臺下的人,忍不住開口發問。

    “正是!大家恐怕還不知道,他們三個,都是我大哥,是我生命中的貴人。”

    “真沒想到,原來軍哥是三大世家的人!”

    “可不是嗎?我們早就說了,軍哥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人,現在看來,我們的判斷,一點問題也沒有。”

    “軍哥,以后可得帶我們發大財啊!”

    大家頓時開啟了拍馬屁模式。

    就在這時,有一道聲音突然響了起來,“老二,你不是說,昨天的事情,是你暗自派人保護大家的嗎?今天這么好的日子,你不把人家叫過來?”

    開口說話的正是老爺子,“我們張家也正好可以借這個機會,好好感謝一下人家啊!”

    老爺子的話,著實讓張軍不知如何回答,倒是身旁的徐芳,反應很快,她心中雖然很不爽,但臉上卻掛著笑容,“爸,我知道您是一個有恩必謝的人。”

    “您一直都是我們學習的榜樣,但是這種事情很特殊,而且想打咱們張家主意的人,我們還沒查出來,人家在暗處,如果我們現在把那些保護咱們的人請來,那豈不是暴露了他們?”

    “這樣的話,不僅咱們張家有麻煩,就連他們也會受到威脅。”

    “爸,您放心吧,有張軍在,咱們張家會很安全的。”

    “對對對,徐芳說的對!”張軍連連點頭應和著。

    就在這時,原本緊閉的宴會廳大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