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無敵真寂寞 > 第227章 空手套白狼 (第二章!)
    齊仁福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趙廣那深厚的聲音便響了起來,“這有什么不合適的,我覺得挺好。”

    話語間,趙廣挽起袖子,一副要大干一場的樣子。

    “只能他欺負我們的親人,就不能讓我們欺負他的親人?沒這個道理吧!”

    齊仁福緩緩坐了下來,翹著二郎腿,有節奏的搖晃起來。

    “我已經安排好了,就在今天晚上,你們等著看好戲吧!”

    胸有成竹說完這句話后,齊仁福便掏出手機,不慌不忙的撥通了一個電話。

    “一小時之內,把我想見的人帶到我這里來。”

    話音落下,根本就不給對方任何開口說話的機會,直接把電話掛掉。

    “你們也就別急著回去,待會兒讓你們看看我請來的是誰,看到這人后,你們絕對會很滿意的。”

    說到這里,齊仁福這才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茶,“張山這小子猖狂了這么久,現在也是時候讓我們占據主動,威脅威脅張山了。”

    看到齊仁福這么自信的樣子,趙廣和高長勝也踏實了不少,在他們看來,齊仁福辦事,他們還是很放心的。

    他們就這樣開始品茶,等待著好消息的到來。

    ……

    東川張家別墅四周,突然出現很多黑衣人,在夜幕的掩蓋下,很難發現他們的存在。

    他們每個人手上都拿著家伙,月光頃刻而下,時不時照在他們手中這些鋒利大刀上,散發出懾人的光芒。

    他們都帶著黑色面罩,沒有誰知道他們的長相。

    但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散發出懾人氣焰。

    能夠感受到他們的來者不善。

    最主要的是,別墅里面的張家人,并沒有覺察到他們的存在。

    他們并不知道,危險已經降臨。

    屋內的老爺子還坐在客廳看電視,張軍還陪著老爺子看電視,看電視的同時,還不忘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

    他已經聽大舅哥徐景說了,之前的事情,天地會十分生氣,這次要派更加厲害的高手過來教訓張山,據說是會長的首席大弟子!

    有天地會的存在,張軍相信,張山死,只是時間問題。

    他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要想辦法在張家把自己的威望和影響力樹立起來。

    就在他一邊看電視,一邊琢磨時,外面的黑衣人已經行動了。

    這些人手舞大刀,面目猙獰的朝張家別墅沖去。

    在他們看來,他們的行動肯定天衣無縫,等到任務完成以后,就可以去找齊仁福領賞了。

    就在他們即將沖進別墅時,突然有一群不速之客出現。

    這些人同樣戴著黑色頭罩,但衣服卻是迷彩服,個個虎虎生威,英姿颯爽。

    這群人雖然沒有黑衣人多,但無論是氣勢還是氣場,都絲毫不輸。

    他們出手果斷,而且招招致命,一看就是經受過專業訓練的高手。

    由于他們出現的很突然,打了這些黑衣人一個措手不及。

    不到一分鐘,之前氣勢洶洶的黑衣人,頓時變得潰不成軍。

    他們毫無反抗的能力,被打的狼狽不堪,連滾帶爬的離開了這里。

    張家別墅,因為這些人的出現,躲過一劫。

    這些人毫發未損,互相碰頭以后,也消失在夜幕之中。

    夜,依舊很安靜,安靜的就好像剛才那一幕,根本就沒發生過一樣。

    別墅客廳里面的老爺子,看電視看的有些累了。

    準備起身去房間休息時,一個疾步跑來的保鏢,打破了屋內的寧靜。

    “大晚上的,慌慌張張,一驚一乍的干什么?就不能淡定一點嗎?”

    張軍彈了彈煙灰,大聲質問道。

    “老爺子,出……出事了!”

    保鏢跑的太快,以至于說話時,大口大口喘氣,臉蛋憋得通紅,眼神中滿是慌張。

    “一……一群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把別墅包圍了,對方人很多,看樣子是想對咱們張家下手。”

    什么?!

    聽到這以后,剛把煙叼在嘴上的張軍,身體猛的一顫,差點把煙都吞進去了。

    “不過……就在黑衣人準備動手時,突然出現了另外一群人,這群人穿著迷彩服,直接把那群黑衣人打跑了。”

    “從他們的身手來看,應該都是接受過部隊特殊訓練的。”

    張軍那都快跳出來的心臟,頓時又落了回去,這跟坐過山車有啥區別?

    還好他心理素質好,不然非得整出心臟病。

    “你說來說去,到最后就是什么事也沒有對吧!”張軍坐直身子,大聲問道。

    “對對對,可以這么說……”

    張軍有種想打人的沖動。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發脾氣時,老爺子卻皺起眉頭,“想對我們張家下手的人,以及暗中保護我們的人,都是什么身份,查清楚了嗎?”

    “還在查,由于他們全都戴著頭罩,再加上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很難查到對方的身份。”

    聽到這以后,張軍似乎想到了什么,他雙眼放光,對他來說,這或許是一個機會。

    “行了,你先下去吧!”

    張軍擺了擺手。

    等到這人出去后,張軍坐直身子,一副邀功行賞的樣子,“爸,今天你可得好好表揚表揚我才行。”

    哦?!

    正在沉思的老爺子,聽到張軍的話,忍不住用深邃的雙眼看了張軍一眼。

    “爸,您可別用這目光看我,我知道你對我和張宇杰有偏見,覺得我們不為咱們家考慮,覺得不如張山,但是這件事情發生以后,就能說明一切。”

    “有話你直說,別跟我在這里賣關子。”

    “爸,其實吧,我也承認,無論是我還是張宇杰,的確有比不上張山的地方,我們的確不如他會做表面工作,凡是為張家做了點事情,凡是取得點小成績,恨不得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但我和張宇杰低調,并不意味著我們什么也沒做。”

    “我們都是默默無聞付出,之前遇到那種事情,為什么會有人出來保護咱們張家?”

    “如果沒有人提前打招呼,沒有人提前安排,人家會無緣無故幫助我們?”

    聽張軍說了這么多,老爺子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說……保護咱們的人,都是你安排的?”

    由于得知這件事情后,客廳里面的人越來越多。

    大家都忍不住用難以置信的目光打量著張軍。

    張軍倒是很自然,笑著說道:“爸,你可別忘了,我在東川有個一官半職,而且跟人武部的關系向來都不錯,我就讓他們暗中保護咱們。”

    “畢竟張山這孩子還年輕,太愛出風頭,這段時間,他的確風風火火,但他卻沒意識到,在他風光的同時,也得罪了很多人。”

    “這些人不一定會對張山下手,但絕對不會咽下這口氣,所以風光的是他,危險的卻是大家。”

    “所以我才做了這個決定。”

    張軍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把所有矛盾全部轉移到張山身上,而他卻成為一個大好人。

    這簡直就是空手套白狼的典型!

    最主要的是,他說的還是那么合情合理,沒一點毛病!

    原本很安靜的客廳,頓時變得熱鬧起來,那些親人們開始對張山惡語相加。

    “這個張山,自己風光,卻害慘了咱們!若不是二哥的話,后果不堪設想。”

    “可不是嗎?就這個沒爸沒媽的小子,也想當我們張家的家主?”

    就在大家你一句我一語說著時,張軍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看了看來電提醒,是一個陌生電話。

    他條件反射般的覺得,這個電話跟這件事情有關,他便起身走出客廳后,這才接通電話……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