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無敵真寂寞 > 第195章 欺負人 (第三章!)
    “李佩,你瞎說什么呢?”

    蘇安希沒想到平時跟自己關系最好的人,會說出這樣的話。

    “瞧把你給急的,我說的有錯嗎?你看看你現在這樣子,別說舔地上的米飯了,就連男人,都不知道舔了多少。”

    “你……”

    蘇安希被氣的說不出話來,全身瑟瑟發抖,身體劇烈起伏,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在這個世界上,能替你兩肋插刀的朋友少之又少,在你落寂時,不被朋友插你兩刀,就算你運氣很好了。

    很顯然,蘇安希的運氣并不是很好。

    “切,在老娘面前裝純潔,你不覺得惡心,我都替你惡心。”

    李佩不依不饒,說話時,還一個勁的翻著白眼,那樣子,別提有多嫌棄蘇安希。

    “佩姐,你可千萬別這么說,凡事都要講證據嘛!要不我們哥幾個當一當小白鼠,檢驗一下,看看蘇安希是不是老司機!”

    一個留著中分,穿著還算時尚的男人,陰陽怪氣的說道。

    “怎么檢驗啊?”陸雙雙也來了興趣。

    “當然是讓蘇安希舔我們啦!我們知道,這么做,讓蘇安希占便宜了,但在追求真理的路上,我們愿意做出這樣的犧牲。”

    “你……你們簡直就是禽獸,混蛋!”

    縱使蘇安希的脾氣再好,她也無法忍受,從一開始,所有人都陰陽怪氣,都拐彎抹角,變著法子詆毀她。

    她想著大家都是同學,能忍就忍。

    本以為他們隨便說幾句就完了,沒想到他們還變本加厲。

    他們的話語,完全就是在侮辱蘇安希的人格。

    啪……

    陸雙雙直接站起來,一耳光結結實實扇在蘇安希的臉上,“你這臭婊子罵誰呢?別給臉不要臉!”

    “我們到這里來,給你小費,那是看得起你。”

    陸雙雙這一耳光扇的別提有多用力,蘇安希那白皙的臉蛋上,出現了一道栩栩如生的五指山。

    蘇安希哪里會想到陸雙雙會動手打人!

    毫無防備的蘇安希,被打的往后退了好幾步才勉強站穩。

    她頭發凌亂,單手捂住臉蛋。

    原本坐著的李佩,此時最先站起來,她并沒有去關心蘇安希,而是來到陸雙雙面前。

    “陸姐,消消氣,這種事怎么能讓你親自來呢?臟了你的手了,這種臟活累活,還是交給我們吧!”

    說完這話的李佩,眼睛也不眨一下,直接抬起穿著高跟鞋的腳,一腳結結實實踹在蘇安希的肚子上。

    一陣吃痛的蘇安希,連退數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只感覺肚子傳來一陣翻江倒海的疼痛。

    “臭婊子,跪在地上給陸姐賠禮道歉,不然的話,老娘今天讓你好看!”

    李佩挽起袖子,伸出手來,惡狠狠的指著蘇安希。

    看到蘇安希那狼狽的模樣,陸雙雙心里別提有多舒服。

    她在來之前,特意給蘇安希的三個室友送了三個MK的包,雖然價格不是很貴,但對于愛慕虛榮的女人而言,這也算是輕奢了。

    得到好處的李佩她們,自然要為陸雙雙賣命。

    從大一到研二,陸雙雙就從沒在蘇安希面前如此揚眉吐氣過。

    本來還在外面抽煙的張山,看到這一幕后,肺都差點氣炸,直接把煙扔在地上,一腳把包房的門踹開,風風火火沖了進來。

    “你沒事吧!”

    張山看到面色煞白的蘇安希,心里別提有多不是滋味,伸手去攙扶蘇安希。

    絕望的蘇安希,做夢也沒想到,張山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我……我沒事……”

    所有人對于張山的出現,都感到很意外。

    不過看清楚張山的模樣后,大家心中的顧慮被消失了。

    在他們看來,張山不過是一個細胳膊細腿的傻小子。

    他們這么多人,還會怕張山?

    “你看,我之前說什么來著?蘇安希在外面男人可多了,這就是她在外面裹的野男人。”

    李佩一個勁的翻著白眼,臉上滿是不屑。

    “山子,我……”

    “放心吧,我知道是什么情況,我來處理就好。”

    張山輕言細語說了一句后,便轉過身,面對李佩時,張山面無表情,目光冰冷。

    “你想干什么?這是我們的同學聚會,請你出去!”

    張山壓根就沒搭理李佩,一步一個腳印往前走著。

    “你特么是聾了還是啞了?佩姐讓你滾蛋。”

    “你再不滾,別怪我們哥幾個不客氣了。”

    有好幾個男同學已經站起來,手里拿著凳子。

    他們在學校,都是成績很好的學生,這種乖學生,基本上是沒打過架的。

    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

    他們也見過其他同學打架,無外乎就是人多有氣勢,喊的兇,打的少。

    他們只需要在氣勢上占據上風,張山就會慫。

    “關你們屁事!再鬧一句,老子連你們一起打!”

    張山就這樣站在李佩身前,卯足了勁,一腳踹在她肚子上。

    “我去你媽的,老子嫂子也是你能打,你能羞辱的?”

    李佩直接倒飛而出,重重砸在幾米開外的墻上,然后又結結實實摔倒在地。

    她體內一陣翻江倒海,喉嚨一甜,濃稠鮮血從嘴里冒了出來。

    “你怎么打人啊!”

    “還有沒有王法啦,這小子居然隨便打人!”

    包房里頓時炸開了鍋,這些人大聲嚷嚷起來。

    他們還真是圣母婊。

    說的就好像他們之前沒打蘇安希一樣!

    張山完全沒搭理這些人,又來到陸雙雙面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之前你也動手了吧!”

    “我……我警告你,我爸可是陸濤,你要是敢動我一下,我保證讓你出不了餐廳的門。”

    啪……

    張山一耳光抽在陸雙雙臉上,“你還有什么想說的嗎?”

    “我……我要殺了你!”

    陸雙雙面目猙獰,齜牙咧嘴,說話基本上都是在嘶吼。

    啪……

    “你能安靜一點嗎?別特么裝的這么委屈,不是你先動手,你會挨打嗎?”

    “別弄的自己就像是世界上最委屈的人一樣,你這完全就是賤!”

    就在這時,一個人急匆匆跑了進來,這人正是餐廳老板。

    “陸大小姐,這是怎么回事?”

    老板看到陸雙雙臉蛋腫的老高,嚇的不輕。

    陸濤的女兒在餐廳被打,要是被陸濤知道,那還了得?

    “叔,給我抓住他們,別讓這對狗男女跑了。”

    陸雙雙歇斯底里的喊著。

    她哪里會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她召集同學到這里來,就是要好好羞辱蘇安希,讓蘇安希抬不起頭來。

    可沒想到居然冒出一個野男人來,更氣憤的是,這個王八蛋居然還動手打了自己!

    如果不好好教訓眼前這野男人,她都沒臉在學校混了。

    她見張山不再說話,她便一副見到仇人的模樣,“你給老娘等著,等我爸來,剁了你的手!”

    “他要是不敢剁,他就是我孫子!”

    張山眼睛也沒眨一下,冷冰冰的回應。

    就在這時,外面又響起急促腳步聲。

    一個穿著西裝,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男人走了進來。

    這人正是陸雙雙的爸爸陸濤,孫涵溪則跟在他身后。

    看到陸濤以后,陸雙雙別提有多激動,伸手指著張山,“你給老娘等著,老娘待會兒讓你哭個夠!”

    說到這里,她便在眾人注視下,無比驕傲的朝陸濤走去。

    “同學們,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就是我爸爸,他身后那位,是他的秘書。”

    陸雙雙并不認識孫涵溪,但在同學面前,該顯擺的,還是要顯擺,畢竟孫涵溪站在陸濤身后,肯定沒有爸爸地位高。

    “爸,你總算來了,這對狗男女欺負我,這個婊子是我們同學,成天在外面勾搭野男人……”

    “我根本就沒招惹她,好心好意讓她坐下來一起吃飯,她就讓這個野男人動手打我!”

    好家伙,這臉皮也太厚了一點吧!

    陸濤看了臉蛋通紅的陸雙雙一眼,什么話也沒說,大步朝蘇安希走去……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