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無敵真寂寞 > 第130章 還有疑問嗎? (第一章!)
    蔣欽的話音剛落,站在身后的方鈺瑩便一個勁的拍打著她肩膀。

    “爸!媽!你們快看那兩個人!”

    方鈺瑩語速極快,字里行間充滿了難以置信。

    方勇和蔣欽的目光,順著方鈺瑩手指的方向望去。

    他們看的很清楚,眼前這兩人,正是張山和張雨蝶兄妹。

    “他們怎么來了?”蔣欽劍眉倒豎,忍不住開口嘀咕起來。

    本來很好的心情,在看到他們倆以后,徹底毀了。

    就連在商場摸爬滾打多年,城府很深的方勇,也是面色鐵青,一口氣把杯中紅酒全部喝掉。

    “這些物業的都是干什么吃的?之前不是跟他們說過要確認身份嗎?”

    方鈺瑩雙手叉腰,一副標準的怨婦模樣,“這兩人肯定是之前聽到銷售顧問邀請我們了,然后他們打掃完別人家衛生后,想要進來混吃混喝!”

    聽完女兒的分析,蔣欽也很贊同的點點頭,“還真有可能是你說的這樣,畢竟這兩人的不要臉程度,我們是見識過了。”

    “像他們這種社會最底層的人,還有什么臉面可講?咱們這晚會,無論是吃的還是喝的,都是他們一輩子也享受不起的,現在有這么一個白吃白喝的機會,你覺得他們會錯過嗎?”

    方鈺瑩挽起袖子,一副正義感爆棚的樣子,“不行!我不能讓他們占這種便宜!”

    “我不僅要趕他們出去,還要讓他們顏面全無。”

    說到這里,方鈺瑩嘴角上揚,臉上浮現出一抹壞笑,“像他們這樣的人,臉就是用來丟的嘛!”

    話音落下,只見方鈺瑩手拿紅酒,高貴而又優雅的走了過去,徑直擋住張山和張雨蝶的去路。

    “哎喲,這不是保姆兄妹嗎?這可是小區業主晚會,你們這些保姆下人,是沒資格參加的。”

    方鈺瑩的聲音很大,大到在場所有人都聽的一清二楚,原本有說有笑的眾人,全都用怪異的目光打量著張山和張雨蝶兄妹。

    別看這些人是那么的光鮮亮麗,但他們的優雅和修養,只會在與他們實力相當,或者是比他們厲害的人身上體現。

    至于不如他們的人,他們都戴著有色眼鏡。

    在他們眼中,張山和張雨蝶兄妹穿著普通隨意,與他們的高貴完全不搭。

    “這兩個保姆未免也太不要臉了吧!”

    “依我看吶,他們就是想要借這個機會攀關系的。”

    “對啊,現在這種不要臉的人可多了,大家都要注意啊!”

    聽到大家的議論,方鈺瑩心里別提有多高興,有種陰謀得逞的快感。

    至于張山,似乎沒有聽到方鈺瑩的話似的,面色冷峻,沒有任何表情的望著方鈺瑩,“給我滾開!”

    “你……”

    方鈺瑩哪里會想到張山會說出這樣的話,“你們是聽不懂人話嗎?這個晚會你們沒資格參加!”

    “你說沒資格就沒資格?我們是受到邀請的!”

    受到邀請的?

    聽到這幾個字后,方鈺瑩冷笑起來,將目光集中在旁邊那些銷售顧問身上,大聲問道:“你們有邀請過他們嗎?”

    毫不知情的銷售顧問們,你看看我,我望望你,大家都一個勁搖頭。

    他們還真沒邀請過張山和張雨蝶,別說邀請了,就連看都沒看過。

    此時的蔣欽也走了上來,她雙手環抱胸前,看起來是那么高傲,“現在你們還有什么藥狡辯的嗎?”

    “你們也不照鏡子看看自己這模樣,哪一個會邀請你們?”

    說到這里,她與方鈺瑩對視一眼,笑的是那么不以為然,“如果真有人邀請你們,那人肯定是一個傻子,分不清有錢人和吊絲的傻子。”

    “你們今天就給我指出來看看,不指出邀請你們的那個傻子,你們還別想走了!”

    張雨蝶再也忍不住了,多次的怒火,在這一刻全部爆發。

    只見她抬起一杯紅酒,把紅酒全都潑在蔣欽的臉上,“你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能把嘴給閉上嗎?”

    看到妹妹如此霸氣的舉動,張山心里別提有多高興,從這一點來看,妹妹已經在改變了。

    剎那間,蔣欽變成了落湯雞,那樣子別提有多狼狽。

    不過現在的她,根本就沒有心思打整臉上的紅酒,而是面目猙獰的怒視張雨蝶,齜牙咧嘴的樣子,恨不得要把張雨蝶活吞。

    方鈺瑩也是火冒三丈,“你這臭婊子,簡直就是找死!”

    方勇也是大步向前,他沒想到這兩個年輕人如此過分。

    “今天誰也幫不了你們,別想從這離開!”

    四周的這些人,都滿臉驚愕的看著這兩個從未見過的年輕人。

    這兩人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吧!簡直就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

    他們招惹的,那可是方家啊!林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方家!

    就在方勇準備打電話叫人時,寂靜無聲的晚會現場,響起厚重如古鐘般的聲音,“誰說今天沒人幫得了他們?”

    嗯哼?!

    聽到這道聲音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這人身上。

    只見一個五六十歲,頭發略顯花白的男人走了過來。

    對于這個人,在場的嘉賓并不認識。

    “這人是誰啊?這種閑事也敢管?”

    “他該不會是喝醉了吧!”

    “這是明目張膽的得罪方家啊!”

    方鈺瑩和蔣欽聽到這些議論后,那暴脾氣直接就上來了。

    就連這些人都不認識,那就說明眼前這人在林城沒什么地位!

    “你這個老東西,最好少管閑事,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我們方家,可不是你能招惹的。”

    方鈺瑩咬牙切齒,雙手叉腰的大聲嚷嚷道:“現在滾,我們能放你一馬。”

    “我要是不走呢?”這人冷冷回了一句。

    “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

    說完這話,方鈺瑩迅速轉身,大聲喊了起來,“爸,這個老不死的東西跟這兩個賤人是一伙的,我們一起教訓吧!”

    方鈺瑩和蔣欽,是被氣昏了頭,并沒有意識到,當這老人出現后,方勇便不再說話。

    在場其他人不認識這人,那是因為沒有認識的資格,但是方勇卻在幾個會議上,見過這個老人。

    這人是齊仁福!

    西南世家齊家的家主!

    他……他怎么會在這里?

    他又怎么會站出來幫張山和張雨蝶說話?

    方勇并沒有理會方鈺瑩,而是三步并作兩步,以最快速度朝齊仁福跑去。

    方鈺瑩并不知道爸爸在想什么,看到這陣勢,她臉上浮現出壞笑。

    在她看來,爸爸這是生氣了,要沖上去教訓這個老頭。

    就在她雙手背在身后,等著看好戲時,方勇來到齊仁福面前,恭敬的行著鞠躬禮,而且臉上還露出諂媚和討好的壞笑,“齊老,您……您怎么來了?”

    嗞……

    所有人,見到眼前這一幕,全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誰會想到方勇會有這樣的舉動!

    而且從方勇的稱呼,大家已經判斷出眼前這人的身份了。

    西南齊家,那可是龐然大物般的存在,哪怕是方家,都無法相提并論。

    齊仁福并沒有理會方勇,而是掃了方鈺瑩和蔣欽一眼,“你們之前不是問誰邀請的他們嗎?”

    “是我齊某親自邀請的,有什么問題嗎?”

    齊仁福親自邀請的張山和張雨蝶,他們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待遇?

    “你們之前問銷售顧問,他們不知道也很正常,畢竟像張爺這種大人物,他們沒資格接觸!”

    “張爺和雨蝶姐,是林城首府一二三四號四套別墅的主人,現在你們還有什么疑惑的嗎?”

    什么?!

    四套別墅的主人?這四套別墅,是林城首府最貴的四套啊!

    這……這哪里是什么保姆?分明就是真正的大佬呀!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