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無敵真寂寞 > 第119章 無計可施 (第一章!)
    原本還一陣嘈雜和喧囂的臥室,瞬間變得安靜下來。

    大家你看看我,我望望你,臉上滿是驚愕。

    反應最大的,當屬孫厚鏵和孫文武父子。

    之前的一切,都在孫厚鏵掌控之下,他甚至已經看到勝利曙光了。

    可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聲音,讓他始料未及,胸膛仿佛被萬斤巨石牢牢壓住,都快喘不過氣來。

    至于孫文武,呆若木雞,目光呆滯的朝門口望去,全身如觸電般,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誰都聽的出來,剛才那聲音,是孫涵溪的!

    難道說……孫涵溪回來了?

    她并沒有死?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他親手把孫涵溪推向雙頭妖蛇,而且路大師親口說的,在場所有人都會死!

    “涵溪……是你回來了嗎?”

    之前近乎崩潰的孫厚學,用顫抖的聲音開口詢問。

    他那暗淡的目光中,又閃現出絲絲縷縷的期望,就像迷失航向的孤舟看到了燈塔一樣。

    “爸,就算其他人都不相信你,但女兒信你,女兒支持你!”

    孫涵溪走了進來,快步來到孫厚學面前,撲入懷中。

    縱使在爾虞我詐的社會摸爬滾打多年,城府極深的孫厚學,此時此刻再也無法控制自己心情,緊緊抱住女兒,那種失而復得的幸運,讓他深感喜悅。

    也就是在那一剎,他突然明白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數不清的榮華富貴,人人羨慕的社會地位,都不及家人的健康平安。

    孫涵溪直直盯著不遠處的孫文武,那冰冷的眼神,讓任何人都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女人的回歸,讓孫厚學從之前的絕望中恢復過來。

    “大哥,涵溪這不是好好的嗎?你們之前為什么說她已經死了?”

    面對這個問題,孫厚鏵不知該如何回答。

    “因為他們想讓我死!”

    孫涵溪一字一頓,鏗鏘有力的說道。

    “當我看到孫文武時,我心里還很高興,以為他也是來尋找千年人參!”

    “但我太天真了,眼前這個和我一起長大,從小說要保護我,不讓任何人欺負我的哥哥,竟然親手把我推向了雙頭妖蛇面前。”

    “你們沒有聽錯,他親手推的,親手要害死我!”

    說到這里,孫涵溪眼眶有些發紅,眼淚也在不停打轉。

    “二哥,你是不是以為大功告成了?但你千算萬算,怎么也沒算到我能活下來吧!”

    “如果不是張山大哥,我真回不來了。”

    什么?!

    現在該輪到孫文武和路大師震撼了。

    聽孫涵溪的口氣,莫非張山把那雙頭妖蛇給殺死了?

    這怎么可能呢?

    雙頭妖蛇,那可是一頭擁有筑基境后期修為的妖獸,就連路大師都不是其對手,張山又怎么可能做到呢?

    而且路大師可以肯定,張山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罷了。

    “二哥,路大師,在你們計劃中,沒想到會冒出張山大哥吧!他親手殺了雙手妖蛇,不僅救了我,而且還讓我知道,這從頭到尾,全都是一場陰謀。”

    此言一出,安靜的臥室,再次變得一片嘩然。

    “你瞎說什么呢?不要在這里捏造是非,一點證據都沒有,誰會信呢?”

    孫文武大聲嚷嚷道。

    “怎么,敢做不敢當?敢殺我,還不讓我說啦?”

    “你和路大師早就知道千年人參有妖獸守護,而且你們也知道,這人參,根本就治不了爺爺的病,你們讓我去,就是想讓我死,想讓爺爺死,想逼瘋我爸,想得到家主位置……”

    “一派胡言!”

    在孫厚鏵眼神命令下,路大師大步沖向孫涵溪。

    他要讓孫涵溪閉嘴!

    可就在路大師抬起厚重的右手準備打向孫涵溪時,站在身后一言不發的張山突然上前,抬手抓住路大師的手腕,讓他無法動彈。

    路大師面色猙獰,想要擺脫張山的束縛,卻無能為力。

    這種事情,是他從未遇到過的。

    唯一能解釋的,只有一種可能。

    “你也是修仙者?”路大師用難以置信的目光盯著張山。

    張山只是望著路大師,沒有任何回答。

    路大師有種被耍的感覺,他受到極大羞辱,“你小子去死吧!”

    路大師面目猙獰,調動體內所有靈氣,從手臂涌出,想要對付張山。

    可下一秒,路大師倒飛而出,癱倒在地,連吐好幾口鮮血。

    “你……”

    他那深邃的雙眼中,滿是驚慌與震撼,指向張山的手,也不停顫抖著。

    “別害怕,我不殺廢物!你還沒有死在我手上的資格。”

    說完這話的張山,忍不住將目光移到孫文武和孫厚鏵身上。

    這種連自己人都不放過的敗類,愧為人!

    對于張山的實力,孫家人大吃一驚,誰不知道路大師很厲害?

    可他居然被一個年輕人輕而易舉打傷!

    “我勸你們還是再多看老爺子幾眼吧,等你們再吵幾句,估計老爺子是真要不行了。”

    一旁的喬老用冷冰冰的聲音提醒道。

    聽到這聲音后,大家才想起老爺子病重這件事情。

    “誰說老爺子不行了?”

    張山大聲質問道。

    面對張山的質問,無論是喬老還是他的助手,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喬老可是華夏第一中醫,他的話,就相當于權威。

    他治不了的病,絕對沒有其他人能夠醫治。

    “我說的,有什么意見嗎?”

    喬老皺了皺眉,深邃的雙眼中也迸射出幾縷不爽。

    “滿口胡話,一派胡言,看來你醫術也不怎么樣嘛!”

    張山說話的確有些難聽,但這完全是因為他太生氣,太氣憤。

    他最討厭亂斷生死的人,床上的孫老爺子明明還有十年壽元,可硬生生被喬老說成將死之人。

    “你說什么呢?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誰說話?”

    “年輕人,你算什么東西?就算是高官政要,也不敢對喬老如此無禮。”

    “喬老可是世界有名的名醫,你居然說喬老醫術不怎么樣?那算老幾?”

    喬老身后的助理們,頓時就不樂意了,你一句我一語的冷嘲熱諷,恨不得讓張山馬上跪地求饒。

    喬老雖然在努力控制自己情緒,但面部肌肉還是不聽使喚的抽搐好幾下。

    “聽你這口氣,你能治好孫老的病?”

    “當然能治好!”

    張山想也沒想,理直氣壯的回答道。

    張山越從容越淡定,對于喬老而言,就越是挑釁!

    “你若治不好,是生是死聽喬老處置,你敢嗎?”一個助理大聲嚷嚷道。

    “這有什么不敢的。”

    張山聳了聳肩,“那我若是治好了呢?”

    “老夫拜你為師。”

    喬老用厚重低沉的聲音說道。

    “一言為定!”

    張山說完,便朝孫老爺子走去。

    望著張山的背影,有一個助理忍不住圍在喬老身旁,壓低聲音小聲道:“喬老,您這未免也賭的太大了吧,萬一這小子真把孫老爺子的病治好了,您真要拜他為師啊?”

    助理雖然問的很直接,但喬老知道助理也是為他好,所以他并沒有生氣。

    只見他嘴角上揚,布滿皺紋的臉上露出幾抹堅定和自信。

    他雙手環抱胸前,不慌不忙的說道:“這種事情,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剛才我已經仔細檢查過了,孫老瞳孔放大,心跳變緩,就連體溫也開始下降。”

    “出現這種癥狀,其實就已經說明孫老的身體機能下降很嚴重,他的身體已經不堪重負,現在就算是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他!”

    說到這里,孫老伸手指了指背對自己,站在孫老身旁一動不動的張山,“你們看,他只是嘴上說的厲害而已,實際上也是無計可施!”
欧洲快乐时时彩